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47章 无题

第147章 无题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周一时变得静悄悄的,场上几千双眼睛都集中到了这对大金最尊贵的夫妻身上众人明显兴奋不已。

    在众人的各色目光之下,本来带着笑的皇太极缓缓的低垂了一下目光,然后又缓缓抬眉浅笑道:“来了,赶快上来吧。”

    “谢大汗。”眼中溢满了笑,小玉儿迅速的站了起来直接上前。

    三丈远的距离,几个不高的台阶小玉儿走的飞快。因为发觉上面只有皇太极一人的座位,小玉儿笑着顺势直接向着皇太极身后走去。

    手被拉住,小玉儿下意识满脸询问的看向了皇太极。

    却见皇太极对着左右轻声道:“就在这里给福晋加个椅子吧。”

    皇太极身边的都是聪明人,待他的声音刚落。一宝椅已经被搬了上来。

    看着皇太极身侧这刚刚搬上来并不是特别华丽精致的檀色木椅,小玉儿先是惊讶。后来却在皇太极轻轻点头后毫不客气的落了座:“多谢大汗”

    放在皇太极身侧的宝椅让众人一下子对小玉儿有了全新的认识。上次这个女子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时,一身风袍风华绝代,但是当时她还是只能跟哲哲大福晋一起坐在左右的福晋位置上。而现在这个与大汗皇太极离得没有间隙的宝椅已经让大家再也没有,也不敢有任何侥幸和其他怀疑了。皇太极如今的态度足已证明一切。

    “给大福晋请安,大福晋吉祥!”

    待上面的小玉儿缓缓抬起眸子看向下面后,众人一愣却又连忙下了跪。

    “给大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可能是士兵都中气十足的原因,小玉儿感觉传到耳边的声音好像的大的离奇也传的甚远。

    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无法言喻别样的冲动,小玉儿看着低下跪的密密麻麻的身影并没有及时出声。

    被皇太极牵住的手,突然微微用了一些力道。看了一眼已然回头看着下方的皇太极,小玉儿转头立马大声道:“众大人,众八旗平身吧。是本宫打扰了,万望众位不要笑话。”

    “臣等不敢!”对于小玉儿对自己的称谓,大家自然都听到了。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自称却给大家给了不一样的讯息。

    哲哲大福晋一向守礼规矩,对于这样帝王家一宫之主的称谓,众人自然不可能从她口中听到游戏宅的通关生涯最新章节。

    大汗没有臣帝而且一直拒绝称帝,但是此时大福晋自称本宫。上面的大汗和大福晋自己都没有察觉出一点的异样那就有一丝微妙了。

    “众位起身吧,在不起来我们的八旗重军可就等的不耐烦了。”

    微微含笑,皇太极在众人都起身后,指着前方模模糊糊的身影对小玉儿轻声侧头道:“玉儿总算没有错过重头戏,看看我大金的重兵吧?”

    在小玉儿意外时,早有一骑黑马极快的骑了过来。

    “重军统领安达礼参见大汗福晋,大汗万福,福晋吉祥。”

    异常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让小玉儿反应出那个一身盔甲连头都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和手的人是谁。

    “其旺咯”那个很久以前奉皇太极的命令保护过她一阵子但却失踪很久的人。

    “安达礼将军开始吧,大汗福晋可都等着你表演完,然后好休息呢?”

    后方有一蒙古台吉,一脸兴奋大大咧咧催促起来,看样子这段时间他早已与众八旗将领熟识了。

    众人都嘻嘻哈哈起来,场上有了一时的放松和随意。安达礼连忙看向上方大汗,却见皇太极微微挑眉看了一下一边的福晋然后幽幽道:“把弓箭给我吧。”

    皇太极这话一毕大家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这几日虽然说是大汗带着众人去秋猎。但是实际上大家并没有见大汗露出一手射出一箭。

    要不是早先大家都见过皇太极在沙场上的恨绝和不要命,大家说不定早就议论纷纷了。

    但是即便这样,场上自然有没有见过皇太极出手的人。现在见大汗想亲自动手,众人立马兴奋起来。

    只是稍微有点意外,不一会安达礼已经亲自从一边的侍卫手中捧过了一把黑色弓箭小心翼翼的递了过来。

    安达礼手上的弓,外面贴了金桃皮,但是上面隐隐可以看出黑色的飞鸟花纹来。

    小玉儿见皇太极亲自走了下去,也有些惊讶不觉得跟着站了起来。

    但是奇怪的小玉儿这才刚刚站起,便见皇太极却有突然站起然后奇怪的看向了自己。

    “怎么了?”察觉他好像是有话说,小玉儿连忙向下走去。

    但是刚刚上前,小玉儿便见皇太极伸手向着自己而来。

    总感觉皇太极是伸向自己的胸部,脸色有些发烫小玉儿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玉儿那个给我一下吧?”

    指着小玉儿放在胸下捏在手中的蓝色丝绢,皇太极的样子看起来无辜至极。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反应有些太大了,小玉儿连忙低头。

    下一刻待想通他想要丝绢做什么后,小玉儿的眼神飘忽一下。然后迅速将右手的丝绢转到左手。然后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向前亲自低头牵起了皇太极的右手。

    底下再一次的躁动了,满八旗和汉军旗的将军人马还能自持一些。但是蒙古的各亲贵士兵天生豪放,早有人忍不住吹起口哨来,而里面首当其冲的便是小玉儿的亲哥哥。

    刚才因为皇太极的抬手动作心下误会的小玉儿,此刻虽然心中冷静无比。但是面上的燥热依旧还是没有下去。

    不想看到此时皇太极的表情,而不想现在立即扫了皇太极的雅兴藏朵美人娇。所以小玉儿异常小心的的将手中的丝巾缠在了皇太极的右手掌心,期间不是没有犹豫但是很快小玉儿便没有了一丝的心软。

    夕阳余晖时其实是最美的时刻,高居临下看着小玉儿低眉顺眼眼帘闪闪的摸样,皇太极心情一下子好的无以复加。

    鼻息间都是喜欢人的味道,从来没有见小玉儿这般的打扮。皇太极在高兴之余却还是有了一丝的遗憾,如果--如果时间能够再提前个三年,如果他能够第一个发现她。如果---。

    “大汗,好了。”见上面没有一丝污迹,小玉儿不觉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

    弓箭手在打猎时都喜欢在身上挂上心上人的东西,寓意心中有所牵挂一定要平安顺利满载而归。

    皇太极早年迫于无奈待在下面军营隐姓埋名许久,在习的一身杀人和保命的手段外。这些从其他士兵处听过的各地风俗也算是一种难得收获。

    抬起右手看了一下手上的蓝色丝绢,心中飘过一丝自豪。皇太极立马直接转身向下。

    拿弓箭,翻身上马皇太极的动作快的离谱,等小玉儿终于不太紧张了重新上前站在高台向下看时。皇太极骑着马在众八旗的吆喝声中已经跑向了最中央。

    “大汗万岁!”

    “大汗万岁!”

    “博格达·彻辰汗万岁!”

    “博格达·彻辰汗万岁!”

    四周声音整耳欲聋弄的小玉儿都有紧张,等侍卫放开四周早已准备好的猎物后,场上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漫天的飞禽,黑压压。震耳欲聋的鸟叫声,让人在恐怖的同时却异常兴奋起来。

    向前一步看着一身黑色紧身骑装的皇太极,冷着脸面无表情的一手拉弓一手持箭骑在马上,小玉儿不觉有担心起来。

    “嗖”的一声,小玉儿连同场下所以的人都伸长了脖子鸦雀无声。

    “嘎--”

    一声悲愤的长长悲鸣声音后,场下一下子又沸腾了起来而且声音大的离谱。

    “是苍鹰!”不知谁谁吼了一声,大家更加兴奋起来。一时吆喝声,大叫声,口哨声不断。

    “大汗!”

    “大汗!”

    “嗷嗷——天命汗万岁!”

    又一只猎物掉了下来,四周的声音惊的那些刚刚飞上天的各式猎物惊叫不已。

    觉得有些眩晕,小玉儿呆呆的看着在不远处一直面无表情的皇太极直觉的呼吸困难。

    吆喝声时起时落,等到最后小玉儿眼里只有皇太极抿唇,不断拉弓射箭的动作。

    当目光一下子落到皇太极手上那已经松开正在飞扬的蓝色丝绢后。四周声音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小玉儿突然的后悔了。

    有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手段。她为何要这么残忍偏偏就要在他最得意,最开心时,让他难受让他为难。而且也许她这样会打乱他的计划。

    她这样似乎太不应该了,一路走到现在。她能如此的肆意嚣张不都是因为他吗?可现在她又在干了什么韩娱之你是我的幸福(主太阳)。

    面前的一切似乎成了哑剧,小玉儿刚刚抬头便对上了皇太极的亮的吓人的目光。

    两人之间起码有几百丈,但是奇怪的小玉儿就是知道他在看她。

    不自觉的向后一退,待自己的大腿挨着后面的椅子。小玉儿这才连忙慌慌张张露出一个笑举起了自己的手摇了一下。

    皇太极身边的圈子早就被兴奋的八旗子弟围得的越来越小,待看到小玉儿手忙脚乱的样子。骑在马上的皇太极第一次收起了他严肃的表情。

    摸出后背箭筒中的最后一支箭,皇太极立马转头。天空中还是有好些傻鸟被吓到了始终没有飞的太远。

    这样的涉猎在皇太极看来已是再简单不过,射中是其次,现在关键是看要射中什么。

    眼神微眯,待终于决定了自己最后的猎物后,皇太极终于露出下场后的第一个笑容来。

    将弓箭举得高高的,皇太极大叫一声,加紧马腹立马直接上前。

    。。。。。。

    四周的气氛已经完全可以用高涨来形容了,待一边的统计官。最后报出大汗只有一箭射空,但是却有三箭是一箭双雕后,众人的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大汗,这是您最后的猎物,还是活的。”

    今日皇太极射的东西都是黑色的,只有这一只特别。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安达礼立马亲自将那猎物给抱了过来。

    “将它---”

    将坐骑调转方向,皇太极刚刚抬眉便一下子没有音。

    台上空空无影,刚才还对他露出笑的女子早就没有没有身影。似乎他刚刚握住的人,看到的笑全是虚假似的。

    “大汗,福晋刚刚说身子不适,想回去。”这话安达礼说的有些小心翼翼。

    自从上次大汗察哈尔失踪,三贝勒莽古尔泰逼宫玉福晋来了一个诈死后。安达礼便再也不敢随意的提及小玉儿和对皇太极没大没小了。

    那次之后因为他护主不力引得皇太极对他说出重话,那样的情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从最开始不知道他是大汗之子到最后被他一路从一个小兵提到如今的地位。对于皇太极的知遇之恩以及重视,外人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他的心情。

    “大汗,福晋身边有安统领应该不会有事。”见皇太极的面色越来越黑。安达礼连忙道:“要不奴才这就去追,绝对--”

    回应安达礼的是一个绝尘而去的黑色背影。

    见大汗突然毫无预警的离去,众人一下子惊慌起来。连忙上前询问起来。

    “大汗只是想单独跟福晋聊一会。”对上无数人的询问目光,安达礼如此说道。

    。。。。。

    在这盛京皇家猎苑中无人不识大汗的黑色战马,所以在一身黑色骑装的男子靠近前,众人早就让开了道全部都跪了下来。

    将唇抿的紧紧的,这次皇太极真的有些生气了。

    出了猎苑的大门,站在路口。见前方竟然依旧看不到小玉儿的身影,皇太极突然拉住身下坐骑,然后猛然去拽右手上的丝巾。

    “亏我刚刚---简直就是一个傻瓜废太子重生记。苏拉玉儿你---"

    丝巾上那明显的血渍让皇太极一下子面无血色,抖着手慢慢的展开丝巾,看着那上面那刺眼的红,皇太极慢慢的喘起粗气来。

    “怎么会?”脑中闪过小玉儿盈盈含笑的摸样,皇太极喃喃不信起来。

    突然想起他刚刚在台下看小玉儿时她手足无措的摸样,皇太极紧紧的捏住了手上的丝巾。

    “大汗福晋是向着右面去了,刚刚走了没多久。”

    一跪在脚下不远处的士兵,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

    “驾”深深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年轻士兵,皇太极立马调转马头直接向右。

    脑中一时乱糟糟的,但是面上还是一片冷静的皇太极,只是让自己的坐骑越跑越快。

    本以为他需要很久才能追到那又胆大妄为企图逃跑的小玉儿,但是当拐过弯看到那个骑在马上晃晃悠悠的蓝色身影后。皇太极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却又立马面无表情大声道:“都闪开--”

    皇太极的马太快了,待小玉儿身边的侍卫连忙应声躲开后。下一刻一抬头便见小玉儿的坐骑上早就没有人影了。

    。。。。。

    刚刚才走了没多久的小玉儿,其实早就察觉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对所以才越走越慢。

    现在见被皇太极斜斜放在马上,本来其实也没有太害怕的小玉儿立马尖叫着做惊恐状。

    皇太极没有出声,但是小玉儿明显感觉出自己身下的马儿终于有些慢了。

    就在小玉儿暗自窃喜时,她被皇太极毫无预兆的直接拉了起来。

    尽管这时候小玉儿确实有些害怕,后来现在的惊叫声也不是作假。但是刚刚拉起小玉儿面对着他的瞬间。那一脸的坏笑还是让皇太极的心稍微的安稳了一下。

    待察觉后面的侍卫很是识趣都没有跟上来后,皇太极终于拉紧了手上的缰绳。

    坐下马儿急急的停了下来,尽管被颠簸个不轻。但小玉儿却不敢再叫了,只是迅速的伸出了双臂紧紧抱住面前人的腰。

    “大汗,你终于有时间陪玉儿了。刚才我就在想要怎样才能让你只能陪着我,果然偷偷---”

    身子被粗鲁的抱着拖下了马,小玉儿依旧笑容不变道:“偷偷溜走让你着急这招果然是对的。”

    对面皇太极只是冷冷的看着小玉儿一声都没有吭。

    轻轻的将面颊靠在皇太极的胸口上,小玉儿举起自己的左手撒娇道:“看看我为了见大汗你多卖命手都被缰绳磨破了。”

    “是吗?真的吗?”放在一侧的右手缓缓的屈起,将大拇指连同大拇指上面的碧色扳指紧紧的捏在手心皇太极轻声道。

    “当然,玉儿太想你了。从盛京到这里我只用了短短三个时辰,只想早点的看看你。”知道只要她不再逼着闹,不再不松手。皇太极便一定会像以前对待哲哲一般的选择暂时的装作不知,所以感觉心头的石头和愧疚没有那么重了,小玉儿连忙点头。

    “玉儿为什么会选择走右边。”这是去科尔沁的路,这皇太极可是清楚不过。

    “额---”刚才无端端的愧疚和不忍现在想想都有点莫名其妙。小玉儿自然不能说觉得自己从盛京便存着小心思来这里看他,觉得自己太过阴险胡闹后悔了女配修仙血泪史。

    事到如今她决定只选择进行计划的最后一步了。

    微微的低垂着目光,小玉儿轻声道:“我听姑姑说过五日后便是额娘的忌日,所以想提前跟大汗过去一次。”

    见皇太极面色一下子黑了起来,小玉儿小心翼翼道:“我嫁过来两年了,刚开始在科尔沁。去年偏偏大汗在察哈尔没有办法带玉儿过去。我知道大汗一向不喜大家提及额娘的忌日,但是我以为---我以为我是不同的。我毕竟已是大汗的福晋,而且我想----”

    见小玉儿完全没有刚才的娇俏随意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发着抖,紧紧的将小玉儿抱在怀里。皇太极幽幽道:“不碍事的,我都懂的,玉儿我都懂的。”

    “我还以为大汗要冲我发火呢?我不想惹您生气,不想让您不开心。”所以皇太极让我开心吧,今日为了你的心情放过多尔衮我已是委屈了。所以让我开心,彻底的废了哲哲,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开心放心,只有我开心了,我才能让你开心。

    就在小玉儿挤出笑容,心中忐忑不安时。抱着她皇太极轻声冷冷道:“大概玉儿说额娘哲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见小玉儿抬起头来,皇太极咬牙道:“我的额娘孟古哲哲是万历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日过世的,记住了玉儿。五日后九月三十日那是---那是多尔衮额娘阿巴亥的忌日。”

    见小玉儿一下子绷直了身子,皇太极重重的将小玉儿按在怀中神色莫名道:“万历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是我额娘大妃孟古哲哲的忌日。十月二十四是额娘的四七日。十月廿五是我的生辰,十一月三日是阿巴亥成为大妃的日子,十二月是额娘的百日。哈哈哈,我当时完全都搞糊涂了,完全不知道是该开心好还是难过好。”

    不是不知皇太极的生辰是什么时候,但是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不在。从来没想到会是这般,小玉儿一下子感觉今天真是糟糕透了诸事不宜。

    这边皇太极抱得她越来越紧,而在他怀里小玉儿却在心疼皇太极的同时只觉得心虚不已。

    那日被哲哲气到她想了很久,直到在无意中翻看玉蝶时才在发现这个时间上的巧合后,想到这么一出。

    但是她却猪油蒙了心,完全没有注意阿巴亥成为大妃的日子。也没有把它跟大汗联系起来。

    才十一岁的皇太极,刚刚没有额娘。却因为额娘的四七无法面对自己的生辰。而且当时阿巴亥成为大妃刚刚举行过大妃庆典,他更是不能在那个时候扫大家的兴致给当时后宫第一人阿巴亥打脸大肆操办什么百日。

    “对不起,对不起."想通一切关节,小玉儿连忙道起歉来。

    “没事,一点都没事。”

    见皇太极声音低低的,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小玉儿推开皇太极立即激动道:“有了,大汗早先也是迫不得已。但是现如今大汗已经不是当年的贝勒爷了何不遂了额娘的心愿。”

    “额娘的心愿?”

    见皇太极这个时候呆愣,小玉儿大声道:“当然是和夫君葬在一起,这是每个女子都梦寐以求的。”

    越来越觉得这个主意好,小玉儿狠狠道:“凭什么阿巴亥大妃就可以跟先汗葬在一起,而我们的额娘却要一个人孤零零的葬在那么远的地方。”

    心头思量再三,皇太极抬起头沉声认同道:“不错我额娘也是父汗的大妃,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迁到盛京而不是一个人葬在东京”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补齐昨天的份额。谢谢将军今晚来侍寝和小开的地雷了╭(╯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