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51章 无题

第151章 无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给大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太极殿殿外,哲哲冷眼看着跪在的一边的侍卫太监,抬头淡淡道:“大汗怎么说?”

    哲哲以往不管何时都带着得体的笑容,现在语气淡然明显是心情不好。小心翼翼的抬头,小全子连忙为难道:“启禀福晋,大汗刚才乏了。所以将我等都赶了出来,要不福晋进里面再等等,或者大汗等会能醒来。”

    小全子这话说的期期艾艾为难之极,哲哲心中的火一下子腾的着了起来。

    今日种种,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哲哲做梦都没有想到现在连一个太监都对她说假话。

    “好一个阉---”

    “格格---”

    哲哲的话被察觉不对的阿纳日连忙截住,见小全子一直都带着笑,一点异常表情都无。阿纳日连忙上前一边将小全子扶起,一边将自己手腕上的镯子不动声色的塞了过去:“公公勿怪,既然大汗累了。我家福晋自然是改日再来。”

    见手中镯子终于被推下了两下的小全子收了起来,暗暗的松口气,阿纳日小声道:“公公这门口的侍卫可是最近才进的宫,怎么连我们福晋都拦着啊?要知道这事情以前可都不曾发生过,我家主子在怎么说都是大汗的大福晋。这以前就算大汗不能召见,但这殿门可是让进的啊?”

    侧头轻轻的瞟过跪着的十来个侍卫,小全子尴尬道:“这---这主子有令,我们做奴才的也不敢善加揣测,还请姑姑好好的跟福晋说一下。”

    小全子说话时虽然是低声,但是站在不远处的哲哲哪有没有听到的道理。

    在这么多人面前掉了脸面,本来若是小玉儿下的令她还可以有什么其他说法。但是一声“主子”却让她的脸色从红转为铁青。

    “格格----”

    阿纳日满脸担心的看了过来,哲哲咬着牙狠狠的看向了四周。四周静悄悄的,周围天色已经越来越暗。看着里面的那一点点光亮,半响哲哲突然收起了刚才生气的表情。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金碧辉煌的太极殿。哲哲缓缓的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直接转身。

    看哲哲没有发怒,阿纳日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扶住了她:“主子小心脚下---”

    哲哲刚才的脸色奇差,小全子还以为她今日会发怒。如今的结局,可以说在意料之外,但是仔细想想哲哲的一贯对外的作风,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小全子缓缓的跪了下来:“恭送福晋,福晋慢走。”

    小全子这动作跟以往没有任何的差别,在他身后众人连忙也都开始恭送起她来。

    但是不知怎么的,今日这一声一声的福晋声音,却让哲哲感觉异常的刺耳不舒服。

    一行人默默的回到清宁宫,四周宫人干什么都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犹豫很久阿纳日只能再次上前:“格格,不如来点燕窝怎么样?暖暖胃,然后再好好的休息一晚。等明天我们再求见---”

    “把七阿哥抱过来。”

    “格格?”

    “去把七阿哥抱过来阴司来客最新章节。”语气虽然低沉,但是哲哲的表情太过严肃了。阿纳日不敢说什么,只能快速的去抱七阿哥福临。

    阿纳日出去没过多久,孩子就抱了过来。让所有人都下去后,看着还在牙牙学语的福临,哲哲紧紧的抱着他一直一直都没有出一声。

    ……

    竖日早朝,因为皇太极前一段时间一直都让人直接把重要的奏折都送到猎苑。所以朝堂之上积压的要处理的事情并不是很多。

    皇太极把重点放在了边关的异动上面,待细细的看过多尔衮和多铎送来的奏折。了解这次明朝之所以敢有异动完全是因为前不久的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将降金,大明崇祯皇帝暴怒所致。

    所以想了又想,皇太极干脆直接下令让他们三人立即带着汉军旗直奔边境去帮忙。毕竟他们三人都是从辽东过来的,带来部众也多是辽东人。熟悉那里的地形并且旧部尚多。此去完全是天时地利也算是给他们一剂定心丸,让他们知道他皇太极一视同仁对他们汉将绝无怀疑轻视之意。

    朝堂之上,待处理完这件事情后。皇太极又下令让代善一定要安排好蒙古各亲贵,暗示给他们一些利处后然后立马责令他们赶快出去。以防前边刚刚出事情,后方漠北蒙古那边又出什么乱子。

    就在皇太极不紧不慢的处理朝政时,刚刚起来才洗漱完没多久的小玉儿却匆匆的赶往清宁宫。

    “到底怎么回事?”坐在软榻,小玉儿立马怀疑起来:“七阿哥怎么会上假山?那奶娘宫女太监都去哪里了?还有这清宁宫就没有人了,一定要她堂堂大福晋亲自上去救。”

    这事情只要是宫里人大概都会有所怀疑,但是如今哲哲大福晋受伤,小阿哥收到惊吓确实也不假。看着四周荣欣只能小声道:“听说福晋心情不好,所以宫人们才出主意让她带着三个公主和小阿哥在院子里赏赏花。但是却没有想到一不留神七阿哥便上了假山,周围恰好都是婆子丫鬟全都慌慌张张的,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哲哲大福晋她就已经上去了。”

    “让人现在立马去请大汗过来,如果还没有下早朝。便直接拿着这个去见全公公。”将腰间的佩玉解了下来,小玉儿沉默很久然后又道:“见到他就说我姑姑情况不妙,请他务必尽快向大汗禀明情况。”

    “嗻--”

    荣欣才刚刚走了几步,小玉儿又立马道:“干脆你自己过去,给我跑着过去。然后派人立马将太医院的所有医师都召到清宁宫。”

    抬头见小玉儿已经将软榻两边的绢纱给落了下来,荣欣连忙应是然后匆匆的跑了起来。

    见荣欣和他的手下都已经远去,高高坐在软榻的小玉儿缓缓的靠在上面然后神色冷了起来。大汗只有五子,而且稚子无辜。希望哲哲是真的爱子心切才那么冲动,否则那也太不择手段了。

    因为小玉儿的不停催促所以轿夫几乎都算是用跑的了,一行人匆匆来到清宁宫,小玉儿还没有进去便被立马滔天的悲哭声给惊到了。

    面色有写发白,以为是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小玉儿立马冲了进去。

    “福晋她---她--还是七阿哥---”迎面碰到哲哲的侍女,小玉儿立马问道。

    “玉福晋吉祥---”几个侍女期期艾艾的互相看了一眼,都跪了下来。

    此时不管是哲哲出事情还是七阿哥出事情都不是小玉儿想看到的,见面前几人如此摸样,小玉儿整个身子一下子凉的彻骨。

    “热水呢,怎么还没到。太医都还等着用呢?”一嬷嬷有别与其他人的语气,让小玉儿立马清醒过来冷了脸。

    冷冷的看着面前人,小玉儿立马一脚踢了过去“都长着舌头干嘛呢?还不快回话,快说福晋和七阿哥到底怎么样了?”

    宫中主子即便生气也不会在众人面前直接亲自动手,被小玉儿这一手吓住豹隐。

    不光被踢到胳膊宫女吓住了,就连其他三人也停止了哭泣声。

    “启禀福晋,我---我们主子她---她的右手折了,而且还擦伤了脸颊。”一宫女抬头看了小玉儿一眼,连忙跪着大声道。

    见她开口,刚才被小玉儿踢到胳膊的宫女也连忙道:“七阿哥只是擦伤了肘子。我们是担心难过这才失了常态,请福晋赎罪。"

    呼吸渐渐平顺了一些,小玉儿立马直接向前。

    右手折了可以接上去,擦伤也有太医在。最重要的七阿哥也只是擦伤,所以完全不用太过担心。

    漫长的不顺眼,猜忌争斗早就让小玉儿没有了那份对哲哲的倾慕。刚才之所以担心不已最多的只是因为皇太极。现在听到侍女的话,小玉儿真真正正的放下来了心。这样他便不会自责担忧了吧?

    刚刚到了内殿门口,小玉儿这才发现,其实比起外面这里面的情形才算是更加的夸张。

    “帕子,帕子---”

    “冰块,冰块在那里,没见福晋都一身汗了吗?”

    “干脆用折扇,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

    “一群死奴才,还不利索一些。赶快将把公主抱走啊!“

    “太医,我家主子到底伤到那里了?怎么还是疼痛不已啊?”

    “快点,快点把窗户都封起来,这福晋现在可吹不得风,受不住凉啊。”

    “啊!!啊呀是玉福晋啊,给福晋请安。”

    见自己站在这里许久终于有人主意到了自己,冷眼扫过已经都低下头的众人,小玉儿轻轻道:“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说的挺起劲的吗?”

    “福晋---”见一屋子的大活人一见到小玉儿便没有声音。阿纳日连忙放下手中的帕子跑了上来。

    “福晋吉祥,不是我等有意吵闹,实在我家主子呜呜----”

    “哦---”目光扫过被人挡住的哲哲,小玉儿缓缓的收回目光,然后毫无预警的一巴掌打了过去:“我说这宫中何时成了闹场,原来是你起得头。”

    “福晋息怒!”目光微冷,捂着脸颊阿纳日连忙跪了下来。

    没有错过她眼过也一闪而逝的怨愤,小玉儿缓缓上前从一边侍女的手中接过帕子。轻轻的擦了擦哲哲面上的冷汗小玉儿这才压低声音道:“姑姑受伤,七阿哥受惊。你作为清宁宫的一等宫女姑姑的贴身侍婢。不能体谅宽慰主子已是大过,现如今太医都还没有说什么你便引得宫中上下哭哭啼啼到底是何用意。”

    目光扫过还小的几个孩子,小玉儿立马道:“还不快起来,让奶娘把公主和阿哥都抱出去。吓到他们我看你拿什么跟大汗和姑姑交待。”

    哲哲的三个公主年岁已经不小了,所以即便是脸色发白。但是都还忍着没有嚎啕大哭,现在也只有才两岁不到的福临一直啼哭不已。

    见小玉儿说这话,围在公主身边的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阿纳日。

    阿纳日心中连连叫苦,连忙道:“玉福晋让几位小主子留在这里吧,我家福晋不放心小主子们女神老婆爱上我。我想他们也一定想留在这里。”

    好像是完全没有将小玉儿刚才的呵斥放在心上,说到此处阿纳日又开始抽噎起来。

    “你---”没想到她话说到如此地步,阿纳日竟然还这样。看着现在闭上眼睛不知是晕还是睡的哲哲小玉儿一下子火冒三丈。

    “坏女人,贱蹄子。”

    一尖尖的童音突然冒了出来,待听明白她说了什么后。不知道别人是什么表情,但是小玉儿的一张脸一下子爆红。

    “雅图你说什么?”

    小玉儿看向才过两岁生辰没多久的雅图脸上带着笑,周围人被吓到全部都没有音了。就在此时一直都闭着眼的哲哲突然咳嗽起来。

    一边奶妈连忙抱起雅图,然后直接给了后面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丫鬟一巴掌:“该死的臭妮子,叫你整日的胡说八道。看吧,教坏主子了吧。”

    小丫头捂住脸颊连忙跪下求饶起来。小玉儿阴着脸顿了很久,这才艰难道:“留下几个人帮助太医即可,其他人都出去。”

    “奴婢遵旨。奴婢这就让奶妈把几位小主子送出去。稚子之言并无什么意思,还请福晋见谅。”这下阿纳日再也不敢留着他们四人等大汗过来了,连忙冲着为首的老嬷嬷使眼色。

    收回放在阿纳日身上的目光,小玉儿也不看已经醒来的哲哲。只是对着太医干巴巴道:“大福晋她到底怎么样了?”

    太医院几次三番人员变动全是因为面前这两位的缘故,所以刚才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太医此刻也不敢说的太过,只能支支吾吾道:“禀玉福晋,哲哲大福晋是伤到右手的韧带了。这伤虽然看着不是特别的严重,但是却奇疼无比。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福晋这一百天看样子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那身上呢?”

    “玉儿我已经无事了。”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哲哲意外的开了口。

    小玉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看向了太医。

    太医连忙毕恭毕敬道:“因为宫人上前接住了哲哲福晋,所以福晋身上倒是无事,真的长生天保佑啊。”

    “是啊,真是长生天保佑。”转头看向额头被刮伤的哲哲,小玉儿幽幽道:“幸亏姑姑无事,不然大汗可能都要担心死了。”

    “大汗?”猛地抬头,哲哲连忙急道:“大汗都还在早朝,玉儿你怎么能如此不知轻重。“

    此刻小玉儿自然不肯承认,她是真的被传信的太监吓到,以为她是气急抱着孩子寻死。

    看着哲哲一身柔弱的摸样小玉儿轻声道:“无妨,等大汗回来我自然会亲自请罪.只是玉儿很好奇,清宁宫的奴才都是死人吗?需要你亲自上去。”

    缓缓的将眼帘垂下,哲哲轻声道:“都怪我,让大家都离得远远的。却不曾想一时不注意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我当时是真的急了。”

    太医在为哲哲冰敷,到了此时小玉儿也不想再说什么。只是坐在床边定定的看着太医的动作。

    而就在大家因为哲哲和小玉儿的意外沉默不知所措时,外面终于传来了大家一直都在等的声音。

    看着所有宫人都跪下给皇太极请安,看着皇太极一步一步的逼近。小玉儿这才从哲哲的床边起了身。

    “大汗---”

    身后自家姑姑气若游丝慌慌张张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玉儿想向下的步子一下子顿住白骨道宫。

    “怎么回事?”

    “都怪我,自己伤心难过也就罢了。还连累了福临,幸亏福临没事,不然哲哲可真的---”

    “七阿哥没事了?那你呢?”目光扫过哲哲的手腕皇太极快速的打断了哲哲的哭泣声。

    “我---"

    "启禀大汗我家主子的手伤到了,太医说一百天都不能动了。但是好在长生天保佑主子的一番心思总算是没有白费,七阿哥只是被吓到了全无大碍。刚才主子晕迷前还一直叫着大汗和----”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重重的叹息一声,皇太极看向了才从殿门进来的阿纳日轻声道:“今日是谁在守卫?福晋身边的宫人侍从呢?”

    “大汗这事情都怪我,我不该任性的。何况她们都还接住了我不然我怎么会只伤到手腕。"

    望向阿纳日的皇太极听到哲哲的话,慢慢的低头露出一丝冷笑。然后立即道:“除去今日接住哲哲的那几个侍婢,其他人,尤其是保护七阿哥的太监宫女侍卫全部拖出去。”

    “嗻奴才这就去安排。”

    “大汗我---”见皇太极身后的安德海向外走去,哲哲连忙直接坐起了身子:“大汗真的是我的错,是哲哲不该任性。”

    哲哲还想说什么,皇太极却上前扶住哲哲的肩膀将她按在床上:“宫中上上下下也就这么几个主子,他们连你们几个都保护不了,那留着还有何用。”

    “大汗说的有理,这清宁宫奴才上百。结果竟然还让您和七阿哥受伤受惊。本就应该严惩,不然这传出去可就成笑话了。”缓缓上前小玉儿站在皇太极身侧同样看向了哲哲。

    "这---我总觉得不妥,但是既然大汗执意,哲哲也无话可说,全听大汗的。”尽管折了自己十余年才培养出来的奴才有点可惜,但是看出皇太极的坚定,哲哲只能点头。

    "大汗---”

    “玉儿---”

    在哲哲低头时,小玉儿和皇太极同时出了声。但是很快小玉儿便轻声道:“大汗要去看看七阿哥吗?玉儿刚才已经见过了。现在有点身体不适,恐怕不能陪大汗了。”

    见小玉儿神色阴郁,似乎当真不舒服。皇太极不自觉的收回放在哲哲身上的手,远离了床铺一些,轻声道:“那玉儿先回去吧,我看过七阿哥便回来。”

    “恩”轻轻的点点头,小玉儿向下给皇太极福了一个礼,然后立即转了身。

    才走两步,小玉儿突然转头看向哲哲带笑道:“对了,玉儿刚刚忘了给姑姑见礼了。”

    “不用,自家人客气什么。”哲哲连忙微微起身贤惠道。

    “呵,姑姑果然不是一般人,真是贤惠淑良到让小玉儿都惭愧了。”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起来,小玉儿突然幽幽道:“姑姑玉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旁边皇太极一直都没有出声,有了不好的预感哲哲连忙勉强道:“玉儿有什么话自然可以畅言。我和你是亲姑侄,又同是大汗的福晋,你不用顾忌的。”

    缓缓低了一下头,小玉儿笑道:“不算什么重话,只是希望姑姑以后说话慎重一些。有些话能不让孩子听到就不要让他们听到吧,不然玉儿会很不开心的,会多想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