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汉平王 > 第141章 惊险过堂

第141章 惊险过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兆尹田彦的铁面无私,刘景只是听说过但没有亲身体会过,不成想,今天终于体会到了一次。

    大概是看官差有点太温和了,刘景也就以为这田彦顶多就是把自己叫过去问问话,万万没有想到,田彦竟出乎意料升起了大堂来迎接自己。

    看着两边杀气腾腾的衙役,刘景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不得不重视,一个疏忽恐怕今天自己就很难走出这个大堂了,不过刘景却在想一个问题:这厮不会今天坐了一上午就等着审问自己吧?

    于是,刘景又把两边手执杀威棒的衙役们仔细观察了一个遍,从衙役脚掌微微晃动中,刘景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台下所站之人,见了本官为何不跪?”堂上一阵大喝,把刘景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抬头一看,田彦正一脸怒意地盯着自己。

    “草民见过大人!”刘景只好跪了下来,在这大堂上和审问官对着干,那指定是没好结果。

    “你可是马邑郡商人刘景?”

    “小民正是刘景!”

    “那好,我来问你,昨天傍晚时分一直到今早凌晨,这段时间内你都干了什么?务必老实回答,否则休怪本官无情!”

    却见那田彦双眼放出精光,直直盯着自己,刘景有些不自在,灵机一动,就双手向前趴到了地上,来了一个五体投地,然后高声回答:

    “启禀青天大老爷,草民昨天中午接到刘相国的邀请函,所以傍晚就去相国府上拜访相国大人了,没多长时间就离开相国府了,之后又遇到汉中候的小公子李亨,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就产生了摩擦,事情解决完之后,草民就回家了,然后……”

    “慢!”田彦一声喝道,“详细讲一件你和李亨李公子是如何发生摩擦的。”

    “是,大人。”刘景恭恭敬敬回应道,“我出了相国府的大门,就发现李公子带着一大群人堵在门外,说是要把上次的账算了,草民虽然会一些武功,但是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最后被一个高手给制住了,然后他们就把我塞进麻袋扔到了马车上。一路上,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最后把我扔到了大街上。”

    “嗯,说的不错,很好,那我来问你,他们把你扔到哪里了?那条大街?哪个路段?都有什么标志?”田彦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回大人,草民已经记不清了,当时他们把我脑袋打懵了,昏昏沉沉的,只记得旁边有好多店铺和摊贩,其他的一概想不起来了。”刘景大声地回答。

    “都有什么店铺和摊贩?”田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记不清了。”

    “你是怎么回去的?”

    “迷迷糊糊回去的。”

    “大胆!”田彦狠狠地拍了一下惊木堂,怒道,“你在戏耍本官吗?老实回答刚才的问题,否则大刑伺候!”

    “回大人,草民回答的都是实情,当时脑袋确实被打懵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实验一番。”刘景露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田彦被刘景的话噎的直翻白眼,不过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那好,就算刚才你说的都是实话,本官再来问你,你的车夫和马车去呢了?”

    “回大人,草民冤枉啊!”刘景边说边抹眼泪,“那李亨原本想报复的对象是我,谁料车夫却跟着受了无妄之灾,至今不见回府,这件事大人要给草民做主啊!”

    原本刘景应该是受审的对象,不曾想却在大堂上当场喊起冤来,田彦虽然明白这刘景就是在无理取闹,但是却又不好发作。

    “行了,行了,这件事本官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我再问你,你这次进京带了多少人的护卫?”

    “一百人左右。”刘景最担心的就是扯到了自己的护卫身上,现在看来,这田彦恐怕早就盯着自己的护卫了,否则也不会放到最后来问。

    “昨晚你那些护卫可有人出去?现在这些护卫又在哪里?一一如实回答,本官最后再警告你一次,若还是耍滑头,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启禀大人,小的回答的句句属实,不敢欺骗大人。昨天晚上,护卫们没有出去,因为在城外已经劳累了一天,所以回去后都很快入睡了,现在这些护卫应该还在城外修建庄园,大人随时可以传唤。”

    “啪”的一声,惊木堂狠狠地砸到了案台上,田彦直接怒道:“当真如此,你以为本官这么好欺骗吗?来人,大刑伺候!”

    刘景被吓的打了一个冷颤,这田彦富果然不是好糊弄的,自己反反复复想了很多次,都觉的没什么破绽,就是不知道这田彦从哪里看出了破绽。

    “狗官!你无凭无据凭什么敢对老子用刑?”刘景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田彦的鼻子大骂道,

    “骂你是狗官,完全是侮辱了狗,因为狗还知道效忠主人,而你呢?拿着民脂民膏,却不为老百姓做主,简直就是枉读了圣贤都读到狗身上的。这件事你要想搞清楚,你去问那李亨啊,李亨对这件事可是清清楚楚,但是你不敢,因为你惧怕汉中候的权势。不敢审问那李亨,就拿我这个升斗小民来大发官威,简直就是卑颜屈膝、仗势欺人,绝绝对对的势利小人。”

    “竟敢当堂如此辱骂本官,来人,将这刁民拉出去先打五十大板。”田彦被气得眉毛都要竖了起来,不过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的官了,最不缺的就是经验。

    两边的衙役立马上前把刘景给拖到了棠外,二话不说就准备抡起杀威棒狠狠打下去。

    刘景却还在骂着:“狗官,被老子说到痛处了吧?哈哈哈,你就是一个浪得虚名、盗世欺名的小人,不过一鼠辈尔!”

    刘景现在心中若是不害怕肯定是假的,终于彻底地完整地体验了一回过大堂。

    “慢!”

    就在这时,府外闯进来一人,却是那刘府管家刘福,“田大人稍等,刘相国亲自前来,这会儿就在府外。”

    杀威棒就要落到刘景屁股上的时候生生止住了,衙役们听到是相国前来,立马停了下来,而那田彦也从大堂上走了下来。

    却见一脸苍白的刘相国在下人们的搀扶下,不紧不慢地从府外走了进来,田彦急忙上前迎接,“恭迎相国大人,不知相国所来何事?”

    “呵呵,田大人啊,没事,没事,老夫就是来看看,族中有不肖晚辈冒犯了田大人,老夫在这里赔礼道歉了。”说完,刘相国艰难地用双手给田彦施了一礼。

    “当不得,当不得。”田彦立马回礼,“却不知相国的晚辈是哪位?”

    “呵呵,就是趴着准备吃板子的那个,先前一直流落在外,直到昨天老夫才确认他就是我族中晚辈,所以就请了他过府一叙,却不想走的时候和汉中候的小公子发生了冲突,还望田大人给老夫一个薄面,不要和区区的一个晚辈计较。”

    “相国大人教训的是,只是下官还在审案,这刘景和昨天晚上大福酒楼的凶案有莫大的联系,所以还请相国大人见谅。”田彦终究是驳了刘相国的面子。

    “无妨,无妨,老夫在一旁听审就可以了,难不成这一点田大人还要拒绝吗?”刘相国笑了笑。

    田彦只好强笑道:“下官自然不敢。”

    于是,刘景又被衙役们从板凳上押到了大堂上,田彦这次问话就没有刚才那么凶,而是很无聊地把刚才所有的问题又问了一遍,然后又添了一些无甚营养的问题,刘景自然也是一字不差地又对答了一遍。

    不过,让刘景感到奇怪的是,这刘守仁不会真的精神错乱了吧?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晚辈,而且还是流落在外的,再说,自己和刘相国这老头长得可是一点都不像啊。

    也难怪,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刘相国都一大把年纪了,脸上松弛的皱纹早就覆盖了原本的样貌,只有见过刘相国年轻时候模样的人,才会觉得刘景和刘相国长得很相似。

    田彦知道今天刘相国在这里自己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只好使出最后一招。

    “刘景,本官今天早上已经派人前去调查了,酒庄附近有好几户都已经证实,昨天半夜因为你们酒庄的动静太大而被惊醒了,之后又发现了你们酒庄人影憧憧的,而先前你告诉本官,说酒庄的护卫没有出去,这一点如何解释?”

    “回大人,草民愿意和附近的邻居当面对质,昨晚酒庄的护卫确实没有外出,至于所谓的吵闹,草民更是不知。”

    刘景之所以敢如此肯定,是因为听高威讲,昨天晚上护卫集合的时候那是静悄悄的,连火把都没有打,被看到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半夜起来撒尿,而田彦很明显是在诓自己。

    而那刘相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直眯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老成精的妖怪,良久,开口询问道:“田大人审完了吗?”

    田彦很想回答没有,可是自己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审的了,除非能够把刘景的哪些护卫一个个抓来过问一遍,于是,恭敬地回应道:“已经审完了。”

    “那就好,老夫就把这个不肖的族中晚辈带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汉平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丹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丹哥并收藏汉平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