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汉平王 > 第188章 讨好娘子

第188章 讨好娘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请使用访问本站。出了客厅.看见昏倒在地上的婉儿.刘景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抱起婉儿就直接向房间内奔去.同时吩咐丫鬟去喊庄内的大夫.

    其实刘景心中同样重视婉儿.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安慰刘安.好让他以后做事放开手脚.不用瞻前顾后的.沒想到话被婉儿听到了.原本是想给婉儿一个惊喜的.结果变成这个情况.刘景心中很是自责.

    把婉儿平放在床上以后.刘景这才发现婉儿的眼角还有泪痕.于是轻轻擦了一下.又用被子盖好便静静地等着大夫的到來.

    听到房间外脚步声响起.看到是丫鬟带着大夫赶了过來.刘景的内心才放松了一些.急忙让开位置.让大夫把脉.

    “夫人沒什么大碍.只不过是一时伤心欲绝而昏迷过去.老朽开一剂温补的药.喝过之后明天早上便可自然醒來.”

    丫鬟正要跟着大夫去取药.却被刘景拦住了.“你在这里照顾好夫人.须寸步不离.药一会儿让大夫派人送來.”

    刘景弯腰在婉儿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握着婉儿的手说道:“一会儿再來陪你.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回到了客厅的时候.刘安已经离开了.段飞有些急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看见刘景进來了.立马起身敬礼道:“拜见大人.”

    刘景也不搭理段飞.径直在上方位置坐下.“你知道你错在那里吗.”

    段飞满脸羞愧地说道:“属下不该不听从命令.耽误了军机.”

    “是吗.”刘景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段飞.

    段飞被看的额头直冒冷汗.也不敢用手擦.而是低着头盯着地上.沉默了起來.

    “你是护卫队的人.等这次突厥人事件处理完.周太守离开.护卫队就是马邑郡的正规军了.而你也就变成了一个军人.你唯一能听从的命令只有你的上级军官.而不是其他的人.你明白了.”

    “明白了.”段飞耸拉着脑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那好.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错在哪里了.”刘景仍是双眼紧盯着段飞.

    “属下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被旁人的意见所左右.而是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段飞支支吾吾了半天.脑袋转了个弯终于想明白了怎么说.

    “很好.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要让我失望.你先在去找高威报道.暂时在他的属下任职.等我正式接收马邑郡后再另外安排你的职务.”刘景轻轻地拍了拍段飞的肩膀.便离开了.

    重新回到了房间.刘景把丫鬟打发走.便搬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了下來.握着婉儿的一只手.看着婉儿的面容.很快.刘景就有些发困了.趴在床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到快天明的时候.刘景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乱动.于是立马睁开了眼睛.房间内妆台上的蜡烛仍然点着.而床上的婉儿依然躺着.不过眼尖的刘景还是发现了异常:原本盖在婉儿身上的被子竟然向自己这一边偏移了许多.

    “你醒了.”刘景右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左手抓着婉儿的手仍不肯放.

    果然.婉儿猛地抽出自己被握的手.然后便翻了身.背对着刘景.又拽了拽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一副不搭理的模样.

    刘景也不生气.而是伸头凑了过去.附耳悄悄说道:“好了.别生气了.之前我说的话都是安慰刘安那小子的.当不得真.你在我心中就跟那祖传的宝贝儿一样珍贵.我怎么会真舍得把你当衣服呢.”

    “咱们夫妻二人几个月都沒见了.有沒有想我啊.实话跟你说.我可是想死你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必须想你一遍.不然睡不着觉.你是不知道.高威那个小子老是说我半夜说梦话.话里都是喊的你的名字.”

    婉儿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出声.

    刘景只好继续说道:“小宝贝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一回來也不先看你.而是非要去和那个周太守交接官职.结果遇上突厥人这么一档子破事.这都是我的错.天大地大娘子最大.我一定会好好反思.以后一定改正.不论什么时候都要以娘子为中心.娘子说一我绝不说二.”

    刘景突然感觉到婉儿的肩膀耸了一下.顿时觉的自己还有戏.就继续柔声说道:“娘子.我知道我还有错.不该在外边找别的女人.可是崔清雪那不是外人啊.她是崔清原的弟弟.我也就是对她多照顾了一些.真沒有别的意思.娘子要是不愿意.我马上让人把她从善阳城的宅子内赶出來.娘子.你就原谅你家夫君一次吧.念在他來回奔波的份上.你就别生气了.这样气坏身子真的不值得.你是因为你家夫君才生气的.这都是你家夫君的错.你应该惩罚你家的夫君.”

    刘景说完.强拽着婉儿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义无反顾地说道:“來來來.狠狠教训你家夫君.谁让他是一个混蛋.家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不满意.净做出一些混蛋的事情.”刘景一边说着一边用婉儿的手打自己的脸.与其说是打脸还不如说是抚摸.

    婉儿终于忍不住了.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翻过身來.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刘景.委屈地说道:“你弄疼我了.”

    刘景心中窃喜.事情马上就可以搞定了.看來一会儿还有上床的机会.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刘景心疼地把婉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窝.一边哈气一边揉着.绝对是一个好男人的典范.“娘子莫怕.让夫君來好好给你揉一揉就好了.”

    “你快放手.”婉儿沒好气地说道.“你这是心疼我吗.你这是趁机占我便宜.”

    “一切听娘子的.娘子说啥就是啥.娘子让我干啥就干啥.”嘴上这么说.刘景的握着婉儿的双手就是不放开.

    婉儿突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來.笑着笑着便又哭了.这可吓坏了刘景.急忙松开了双手.然后把婉儿搂进怀中.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都是为夫的错.”

    婉儿的双手中则是狠狠地在刘景的后背上捶打着.同时哭诉道:“人家那么长时间沒有见到你了.你知道有多想你吗.听说你回來了.赶紧去看你.结果你却说出那么伤心欲绝的话來.你对得起我吗.”

    “是是是.都是我的不对.是我太混蛋了.”

    婉儿捶打了一会儿.发现两只手有些生疼.于是就在刘景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猝不及防的刘景差点发出狼嚎般的叫声.疼的一只手都放进嘴里了.任婉儿咬着.

    察觉到了刘景的异状.婉儿急忙松开了牙齿.看到刘景脖子被自己咬的地方鲜血都流了出來.急忙慌张地问道:“疼吗.”

    刘景摇了摇头.勉强地笑着.“一点都不疼.”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景可是担心婉儿突然來一句“既然不疼.那我再咬一次吧”.如果是这样.刘景可算是欲哭无泪.

    还好.婉儿还是比较贤惠的.下了床找到了一块纱布.然后又拿了一瓶高度的烧酒.就给刘景先消毒然后包扎了起來.刘景则是老老实实地享受这种感觉.

    “好了.”婉儿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在刘景的大腿上坐了下來.然后搂着刘景的脖子.“明天、后天两天都不许取下來.不然我跟你沒完.”

    刘景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自己脖子下边的纱布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脑海中开始思索起明天的对策.

    “呆子啊.快点.”婉儿在刘景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刘景这才反应过來.看着靠在自己怀中一脸绯红的婉儿.顿时兽性大发.嘿嘿地坏笑着.一下子粗鲁地把婉儿扔在床上.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

    桑干镇西边二十里外漆黑的树林中.有一些火光若隐若现.正是突厥的一万大军.经过连夜开拔到了这里.同罗求正听着属下的汇报.

    “大人.再往东二十里便是桑干镇.斥候已经查明镇上有一千两百人的勇丁.都是临时拼凑起來.根本不堪一击;桑干镇西北不到一里的山谷内就是刘家庄了.防守森严.谷口有一座关隘.差不多五丈高.”

    “什么.五丈高.混蛋.”同罗求狠狠地骂了一句.“一个小小的庄园.竟然修了这么高的城门.看來这个刘景的性格应该和乌龟差不多.你们说是不是.”

    周围的几个突厥人都笑了.

    “现在让咱们勇士立即下马吃饭休息.你亲自带几个人赶制攻城武器.天亮的时候.我们直扑刘家庄.至于桑干镇暂时不用管他们.只要他们不來骚扰我们就好.”

    “是.属下遵命.”

    同罗求为人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外表.虽然自己长的确是又矮又胖而且相貌丑陋.至于当面讽刺自己的人.更是无法容忍.同罗求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干掉了多少个讽刺自己的人.对于阿史那哲的多次侮辱.同罗求虽然一时忍耐了下來.犹如蛰伏下來的毒蛇.总能等到机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给敌人致命的一口.但至少不是现在.因为阿史那哲是自己名义上的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汉平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丹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丹哥并收藏汉平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