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 > 59 用扫帚赶人!

59 用扫帚赶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才肖宝贝喊了乔卓凡,他都没有过去!

    现在他让她过去,她也不要!

    对着乔卓凡一扭头,肖宝贝表示她现在气鼓鼓的,才不想理会他。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还在纳闷这个女娃子的脾气挺大的。连乔少的面子都不给?

    看样子,这又是一个作死的人!

    众人都等待着,传闻中心狠手辣的乔卓凡,会怎么收拾这个女娃之时,却没想到,这男人在等不到这个女人的回应之后,突然笑了。

    那笑容,也不似刚才对着其他人阴狠,反倒有股子无可奈何和纵容。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得不到回应的乔卓凡,连生气都没有,反倒讨好似的直接将自己送上前。

    “好了,乖!”他一上前,就将她亲昵的护在怀中。

    更用两人间才能听到的嗓音,哄着肖宝贝。

    最终,肖宝贝一连甩了他的大爪子两次都甩不开,才露出一副“拿这个男人没办法”的表情,老老实实的呆在这个男人怀中。

    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中,乔卓凡这才转身对上刚才那对父女。

    只见,他们两人此刻对肖宝贝的眼神,已经由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不知所措了。

    可这还不是乔卓凡想要的结果。

    盯着这两人,乔卓凡突然就开口问道:“你们刚才谁说的,谁娶了我家宝宝谁倒霉?”

    不似刚才和肖宝贝耳鬓厮磨的温柔,此刻开口的乔卓凡,黑瞳一扫,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因为这一幕的动静挺大的,所以此刻也有不少人在这边围观着。

    看到当事人是乔卓凡之时,不少人为这胖董事长捏了一把汗。

    而胖董事长,也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

    此刻,他更埋怨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那意思似乎在告诉乔卓凡,这话可是他女儿说的,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女儿也觉得自己哀怨。她不过是照着自己父亲要的,演下去。谁能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祸端。

    看样子,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小丫头在乔卓凡的心目中还占

    着挺重要的位置。

    莲莲此刻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来推卸责任。

    “乔少,我刚才真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我已经娶了我家宝宝,所以我就是那个倒霉男人的意思咯?”

    乔卓凡又问了这么一句,却让周围所有人都唏嘘不已。

    或许,他们谁也不知道,乔卓凡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男人,竟然会娶了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

    而最吃惊的,莫过于这两个上演一出“卖女求荣”的父女了。

    他们不过是通过嫁女儿,改变一下生活。谁又能想到,这生活还没有改变,倒是当着人家面挑拨了人家夫妻关系?

    “不……乔少我们刚才真不是这个意思!”

    “乔少,我……”

    他们父女两人,都急于解释点什么。

    “没这个意思?”乔卓凡挑眉,扫了这两人一眼之后,突然道:“也罢,既然是这样,你们可以走了!”

    “真的可以走了?”他们貌似没有想过,乔卓凡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嗯,可以走了!不过以后这个城市,你们也不用呆了!”羞辱了他的宝宝,这样的人留下来做什么?

    但凭他们刚才那么粗暴的将他的宝宝撞开,他觉得让他们死几百次都在所不惜。

    “什么……不,乔少您听我说……”那胖董事长还想说些什么。

    可乔卓凡突然打了个响指,人群中突然出现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迅速朝着这边走来。在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之际,一人拽着他们一个走了。

    “不要这样对我们……”那女子还想要说什么,黑衣男子从口袋里找了一团白色物体,直接塞进了她的嘴巴。

    很快,人被带走了。

    而刚才这一小片地方,又恢复了平静。

    从这一天开始,这见识过了刚才这一幕的人都知道,乔卓凡有个心上人,叫做宝宝。

    惹了她,比直接惹了乔卓凡还要恐怖……

    ——分割线——

    “宝宝,过来!”入夜,乔卓凡已经洗簌好,躺在床的一侧。

    肖宝贝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昏暗的光线下,乔卓凡一身暗灰色的居家服,侧靠在床头。他的手上,有个黄色文件夹。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乔卓凡看的极为认真。

    看到她从浴室里走出来,他便将文件放在一边,对着她拍了拍另一侧的位置。

    一张床,孤男寡女!

    肖宝贝也懂得,此时凑近这个男人,有点危险。

    可不知道是因为乔卓凡的笑容太过柔和,还是因为今晚的气氛很好,肖宝贝的脚步不自觉的朝着他凑近。

    在临近乔卓凡的身边,她本打算停下脚步。谁知道,这男人突然伸手,就拉住了她。下一秒,她被带到了这个男人的怀中,继而坐在他的大腿上。

    如此亲昵的姿势,让肖宝贝的脸儿一下子腾红。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谁知道被乔卓凡逮住了机会,让她和他更为贴近。

    她穿着的睡衣,上面带着的是乔卓凡最讨厌的口水羊,脑袋上还带着一坨粪便图案。乔卓凡一直都很郁闷,这么丑的羊,肖宝贝怎么会喜欢?

    他一直都觉得,女人穿性感睡衣,最好。

    可现在,当肖宝贝穿着这印着他最讨厌的卡通图案呆在他怀中之时,他却觉得出奇的好看。

    尤其是她身上的这味道,让乔卓凡不自觉的想要凑近。

    眼看着乔卓凡都快要将脸凑到她胸口了,肖宝贝赶紧伸手将他的大脑袋拦下来。

    “不行。”她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听起来,就让他想要咬一口。

    “怎么就不行?”他的嘴角始终带笑,看不出一点生气的迹象。

    尤其是这低沉婉转的嗓音,让人有些拒绝不了。

    “我们还没有到那个时候……”虽然他们现在关系不错,但要这么快就发展到那个进程,肖宝贝貌似还有些接受不了。

    “证也扯了,婚礼也办了,我也算证件齐全。宝宝,给我好不?”

    他压低的嗓音,放低了姿态。

    此时的乔卓凡,已经没有了寻常对待其他事物的冷酷。这样的他,反倒让人觉得,他在刻意讨好着肖宝贝。

    看着近在咫尺,那张漂亮得有些不像样的脸,肖宝贝此时的某个答案,呼之欲出。

    “宝宝,我也是个正常男人。再这样,我会忍不住发疯的!”

    乔卓凡没等到回答,脑袋直接拱到了肖宝贝的怀中,乱蹭着。

    本来洗完整齐的墨发,此刻变得有些凌乱。

    肖宝贝被拱得又羞又臊的,只能突然挣扎了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肖宝贝的挣扎让他不满,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此时乔卓凡的手突然松开了。

    看着本来环住自己腰身的手,此刻就放在床的一侧,肖宝贝突然觉得生命好像缺失了点什么东西。

    “乔卓凡,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其实,这个季节还不是很冷。

    尤其,是她才刚洗完热水澡。

    可乔卓凡的手一离开她的腰身,原本那里的暖消失不见。她突然有些不适应,更开始打起冷颤。

    而乔卓凡在这个时候,没有和以前一样,上前抱住她。反倒,任由她一个人在那边愣着。

    其实,这也没什么。

    以前和季川在一起,他不理会她的事情多了去了。

    那个时候,肖宝贝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好。

    就像此刻,她拼命的告诉自己,没关系了。季川那么多次没有理会她,她不也一样一个人支撑过来了?

    所以,当乔卓凡松开手的时候,她也老老实实的从他的身上跳下来,继而在大床的另一侧躺下来。

    肖宝贝的打算是,既然乔卓凡不理她,那她就乖乖的呆在床的另一边,一个人瞎捣鼓点什么,很快就睡着了。

    以前,季川不理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一个人自娱自乐。

    再说了,乔卓凡把这房子里的另一张床都收走了,原本宽敞的大沙发也换成了不够一人躺下去的迷你沙发。这样,她就算想要搬出这个房间,也难。

    可肖宝贝没想到,当她往床的另一边躺下去,本来呆在她左侧的乔卓凡突然就跳下床,朝着大门外走去。

    半响之后,大门处传来声响。

    乔卓凡走了。

    她知道,他生气了……

    因为她没有给他,他生气了。

    肖宝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觉得一个人呆着的大房子,好空旷。

    突然间,她也跟着跳下床,半响之后她套上了外套。

    其实,这么晚了肖宝贝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上哪儿去。

    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要一个人呆在这个空旷的房子里……

    屋外,一片漆黑。

    那是肖宝贝最讨厌的颜色。

    入秋的夜,风也有点冷冽。

    这让只穿着一件薄外套的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可最终,她还是毫不回头的迈开脚步走进了这一片漆黑中……

    ——分割线——

    夜宴,本市最奢华的娱乐场所。

    据说,是乔卓凡和谈聿这几个公子哥一起创办的。

    可正常营业,你压根就看不到这几个人在场。

    唯有这样的休闲时光,才会偶尔碰到一两个。

    到这边来上班的女人男人,大多是崇拜这一群城市象征性的人物来的。

    可基本上,就算是常年呆在这边上班,想要见到他们也是登天难。

    不过今儿个挺幸运的。

    前边来了个聿小爷,后头乔卓凡也跟着走了进来。

    而他们一进门,经理就轻车熟路的将他们两人带到这夜宴最里端的那个包厢里。

    据说,这个包厢也只为他们自己人开设。

    其他人就算开价再多,也不可能外借。

    “乔,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进来,就是这么一僵尸脸!”聿小爷显然已经在里头好一会儿了,身边还有个年轻女子作陪。

    不过这人并不是美貌和泼辣齐名的小公主。

    聿小爷坐在正中间,享受着皇帝般的伺候。

    那女子先是往聿小爷的嘴里送了颗剥好的葡萄,又紧接着送上美酒。聿小爷吃完之后就往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惹得包厢内的口哨声此起彼伏。

    可乔卓凡从一进来,就安静的坐在边角上。时不时的,还往自己的嘴巴里灌了一大口酒。

    那一脸郁闷的样子,看得出今晚心情实在不佳。

    “没你什么事情!”再加上他对聿小爷不冷不热丢出了这么一句,大伙儿更加确定了这位爷心情不好。

    也就在这个时候,聿小爷推了自己身侧的美女一把,道:“去,陪陪乔大少!我告诉你,乔大少可我小爷我的钱多了去!”

    这话,逗得小美人咯咯咯笑。

    A城的人都知道,聿小爷的老妈也就是顾念兮,一年光一家公司的收入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更何况,他们家还有三家跨国集团!

    比聿小爷钱还多的,这国内都屈指可数。

    所以女人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直接走到了乔卓凡那边,在他的身边落座的同时,更熟练的为乔卓凡倒酒。

    “乔少,我敬你一杯!”女人的纤纤玉手,将盛满了褐色液体的杯子往乔卓凡的面前一递。

    “聿,把这女的都弄走吧!Anna过会儿就来了,别到时候找苦头吃!”乔卓凡没有直接接过这女人手上的美酒,反倒眸色一沉,看向谈聿。

    “没事!反正这种场面,她又不是没有见过!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我又不是非她不可。”这话一说,就开始为自己斟酒了。

    昏暗的光线中,他的大部分脸都隐藏在阴影中。

    此刻,谁也看不透聿小爷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怎么?你是怕肖宝贝过来,看到了?乔,你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等待肖宝贝那只小兔子被撞死的树吧?”

    聿小爷这话中,有三分是调侃,七分是讽刺。

    而乔卓凡一听这话,又突然想起了刚才肖宝贝的拒绝。

    还未完全熄灭的火气,突然上窜。

    为了防止这火气四窜伤了其他人,他突然就接过了那个女人手上的那杯子酒。

    不,不应该说是接过去。

    看乔卓凡那粗鲁的动作,还差一点将那一杯子酒打翻了。这应该用“抢”来形容,比较贴切。

    而这一杯子酒被他拿过去,一仰头就如数灌入自己的腹中了。

    那感觉,就像是他企图用这酒水来浇灭自己心中那莫名的火气。

    可谁都知道,这不是水,而是辛辣的酒精。

    乔卓凡又怎么可能用这酒水浇灭了自己满腹的火气?

    “乔,慢点喝。不是还有美女作陪么?”聿小爷看乔卓凡的这动作,又好意的劝着。

    老实说,在这霓虹灯下,聿小爷看上去真的跟玩世不恭又纵横情场的公子哥没什么区别。

    可实际上,他真的是这样?

    其实,一年前的聿小爷基本上是不会出现在这样的酒吧里的。

    可从一年前凌家的聚会之后,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除了每天进出这样的*,和一个又一个的女人逢场做戏之外,他还会用这种漫不经心的调子说其他人。

    这样的聿小爷,让人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按照谈倾的说法就是,他哥越来越像他们家谈大爷了!

    可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谈聿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没人比凌公主更想知道。

    可直到现在,凌公主都查不到什么东西,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乔少,凌公主到!”就在他们喝得起劲的时候,门外的经理进门报道。

    其实,凌公主以前也不是这边的常客。

    可自从聿小爷开始频繁进入这边之后,这边也俨然变成凌公主的另一个家。

    基本上,她下班之后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这边。

    只因为,这边能看到聿小爷。

    “妹子,回到小爷身边来!你乔大少,怕是不需要你了。”听闻经理说了这一番话,聿小爷挥手示意他出门。

    这之后,聿小爷又用那宠辱不惊眼儿,看向刚才被他喊去伺候乔卓凡的女子,开口这么说着。

    那女子像是早已察觉到聿小爷会这么做一番,抿唇一笑就回到他的身边坐着。

    等凌公主进来的时候,便一如既往的看到聿小爷环着一娇俏小美人,谈笑风生的一幕。

    其实,那一刻乔卓凡也在看着凌公主。

    只见,她从进门那一刻,就用凶狠的眼神盯着那个女子。

    本来,那个女子见到她是想要离开的。但不知道聿小爷覆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那个女人又笑了笑,继而稳坐那个位置。

    “Anna,到我这边坐吧!”

    看到这,乔卓凡也有些心疼凌公主。

    但那种疼,别于其他。

    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疼,更像是哥哥对妹妹的疼。

    “嗯!”凌公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慢步来到乔卓凡的身边。

    一身紧身漆皮连身裙,让她凹凸有致的身段看上去极为惹火。裙摆只到大腿边,下边是过膝长靴。

    如此火辣的装扮,绝对是夜店猎艳的第一人选。

    可想而知,这凌公主从进入这夜店之后,有多少人已经和她搭讪过了。

    “你怎么穿成这个德行就出门?”聿小爷也是在凌公主落座于乔卓凡的身边之际,才察觉到她这一身惹火的装扮。

    这一看,聿小爷的眉心就皱成一堆。连同他的眸,也漆黑的不见底。

    这副样子,摆明了就是在告诉任何人,小爷我生气了!

    可偏偏,他手还环着其他女人。那副样子,真叫人看不懂。

    “我觉得漂亮就穿了!”凌公主没有理会他,直接拨了下长发就拿起乔卓凡为她倒好的酒抿了起来。

    其实,她也没有尝试过在夜宴穿成这样。

    这一套,不过是今天她拉着小哥哥谈倾出去逛街撞见的。

    买到手之后,她就突然想要穿到这边。

    凌公主这人和她那个性格泼辣的母妃一样,做事从来都不按常理。

    就像现在她所说的,她觉得漂亮就穿了。没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

    “你妈和你爸让你穿成这样出门,没先打断你的腿?”聿小爷还在说着。

    可因为怀中还搂着其他女人的缘故,让他脸上的不悦显得有些奇怪。

    “没有。我父皇只要我想做的事情都会支持,你放心好了!”至于他们家苏老妞,她随便几句话就能掩盖过去了。

    “这衣服可是我刚才和小哥哥一起逛街买来的!好看不?”其实,能点亮凌公主的世界的,只是谈聿的一个眼神。

    就像刚才,她一进门瞅到谈聿的怀中还有其他女人的时候,她就沮丧着脸。而现在,一发觉这套衣服能让谈聿多看自己一眼,她就笑开了花一样。

    凌公主的喜怒哀乐,只为了那个叫做谈聿的人!

    他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她高兴一天。他的不开心,却能让她悲伤上好几天。

    “这还好看?难看死了!不知道倾这眼睛往哪里长!”

    聿小爷扫了一眼凌公主那一坐下,都快要遮不住屁股的裙摆,出口的话夹刀带枪。

    而凌公主本来的好心情,也因为谈聿的话消失殆尽。

    “我和小哥哥怎么惹你了?真是不可理喻!”

    一怒之下,她将刚才只抿了一小口的酒,一仰头倒进了嘴里。

    那辛辣的口感,刺激的她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等她再度睁开双眼之际,还有些许晶莹在她的眼尾流窜。到她拼命的告诉自己,那并不是她的泪。

    那只不过是因为酒太过辣,才导致的。

    “喂,你喝得那么急干什么?到时候喝醉了,我可不管你!”聿小爷本来别开脸的,可好长时间没听她说话,还是忍不住转过来看她。

    这会儿看她都将一整杯酒喝下去了,他又开启碎碎念模式。

    “去你的!我不用你管!”凌公主的脾气也不好,一怒之下竟然将酒杯朝着聿小爷那边丢过去。

    幸好,聿小爷家传的反映能力不是盖的。轻而易举的,他就躲过了这“暗器”的来袭。

    可他身边的小姑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因为聿小爷躲开了,那小姑娘的额头被砸了。

    虽然不至于破相,但额头一角出现了明显的淤痕。

    “我说你这脾气能不能改改?别动不动就伤人!以后谁娶了你,肯定倒霉到底!”不知道是为身侧的女人抱不平,还是有其他原因,此刻聿小爷出口的话,连乔卓凡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我脾气就这样了!嫁给谁,不用你管!”

    她是凌二爷的掌上明珠。

    从小到大,谁都不敢给她气受。

    她的脾气,早已成渣。

    若不是他,她又何必委屈自己?

    眼见这两个二世祖即将拔刀相见,乔卓凡开口“Anna,我们出去跳舞!”

    到这边,从来都不会离开聿小爷一步,生怕她一离开,他就被别人占便宜的凌公主,第一次跺脚离开。

    只因为,今天她真的被伤到了。

    而眼看着乔卓凡和女人离开的背影,聿小爷的手突然紧握成拳……

    ——分割线——

    劲歌辣舞中,舞池里有两个不怎么和谐的身影。

    在那一群扭来扭去的人中,这两个人都呆站着。

    “想哭?”从离开包厢之后,乔卓凡就一直注意着凌公主的反映。

    可她一直耷拉着脸,刘海也挡在她的脸颊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没!我才不会为了这么点破事哭。”凌公主吸了吸鼻子,扫了一把长发就对着乔卓凡笑了笑。

    可她不知道,不想笑的时候努力憋出来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听到这话,乔卓凡也点了点头,不揭穿。

    就算她真的回答想要哭,乔卓凡最多也只会让她:“憋住!”

    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因为她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所以他也不会将过多的耐心用在她的身上。

    “有时候,真的很想放弃……”给了乔卓凡一记笑容之后,凌公主又突然盯着那个包厢的方向,这么说着。

    霓虹灯下,她那张美艳的脸盘,莫名的染上了哀伤。

    “那为什么不放弃?”其实,乔卓凡也很好奇这个答案。

    追随聿小爷那么多年,凌公主被他伤了心的次数,不计其数。

    可那么多年过去了,她都没有放弃。

    乔卓凡自然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支撑她到了现在。

    但小公主的答复,有些出乎乔卓凡的预料:“要是能放弃的话,早放弃了!再说了,老娘在他身上耗了这么多青春了,要是不好好在他身上虐回来,这不就是赔本生意?”

    果然是苏悠悠和凌二爷这两个彪悍人物的女儿。连想法,都是那么劲爆。

    “你不担心,捞不回本?”乔卓凡果然是个资本家。

    就连在爱情上,也讲究礼尚往来。

    而凌公主的一句话,将他堵得死死的:“乔,那你坚持了那么多年,你不担心?”

    是啊,都坚持了那么年了。

    不就是再多等一下么?

    突然间,乔卓凡有些后悔今天的行为了。

    没等到乔卓凡的回答,凌公主又说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挤进他们家的户口本的!”

    看着凌公主刚才那备受打击的眼神,一扫而空。现在,又是那么信心满满,乔卓凡笑了。

    对啊,他和凌公主一样,都坚持了那么多年……

    好多人都劝他,世间女子多的是。何必挂在那在那只笨兔子身上?

    可他们哪里懂得,天下女子何其多,你却只有一个!

    周围的人再好,可他们都不是你……

    “乔,我突然想到,是不是我直接把他灌倒,霸王硬上弓更好?”

    凌公主又念叨着。

    其实,这想法不止一次在她脑子里闪过。

    可每一次,都因为现实止步了。

    乔卓凡只因为她刚才的一番话,今日所有的想不通,统统变通。

    此刻,乔卓凡也露出了今晚第一个舒心的笑容:“这想法不错!”

    其实,乔卓凡只是想要表达一番对凌公主的话的赞赏。

    可他忽略了,前边凌公主和他说的话。

    “你也是这么觉得?”以为得到了肯定的凌公主,突然双眼放出晶晶亮的光芒。

    “嗯!”他满脸的肯定。只为了,她刚才让他茅塞顿开的话。

    可乔卓凡不知道,凌公主以为他这是对她的想法的肯定。更不知道,他刚才下意识的点头,造就了凌公主和聿小爷今后的一切……

    “嗯。那我先去准备准备……”说这话的时候,凌公主已经快步朝着刚才的那个包厢走去。“乔,你还不快点过来?”

    “不了。我想,我还是回去好了!”

    突然间,他无比想念他和她共同躺过的那张床。

    这么想着,乔卓凡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而凌公主也在这之后,掏出了手机,对着某个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小哥哥,我需要一种东西……”

    夜色加浓,城市的故事继续上演。

    “宝宝,你乔大爷回来了!还不快端茶递水……”乔卓凡一回到他和肖宝贝居住的小公寓,踢掉了鞋子就朝着屋子里头喊着。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话,一点都不假。

    这才跟肖宝贝住两个月,她身上的习性他几乎都染上了。

    例如这回家必定要朝着屋子里呐喊一番的事儿,他最近也常干。

    而且,他还一点都不觉得如此幼稚行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宝宝?你去哪儿了?”

    踢完了鞋子,乔卓凡又继续朝着卧室的方向喊了几声。

    可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让乔卓凡纳闷了。

    难道,她已经睡着了?

    琢磨着,乔卓凡迈开脚步,朝着里头走进去。

    卧室里的一切,一如既往。

    被子,因为他刚才的离去有些凌乱。

    乔卓凡一度以为,肖宝贝还躺在这被褥里。

    因为他知道,肖宝贝的小身板躺在被子里的时候,何其小。有时候,他一个不留神都怕压坏了。

    “宝宝,被我逮到的话,今晚就要让我扒光亲两口!”

    乔卓凡在这卧室里制造出很大的动静,其实就是为了让肖宝贝主动跑出来。

    可喊了大半天,里头还是很安静。

    等他掀开被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里头真的没人。

    而且,被褥间一点温度都没有。

    这证明,这被窝里已经长时间没人窝着了。

    大半夜的不躲被窝,肖宝贝会上哪儿?

    这个想法,让乔卓凡的心跳一连漏掉几拍。

    “宝宝,咱们不玩了!你出来,我保证不扒光你!”乔卓凡在这个房子里的步伐有些凌乱,嘴里头还振振有词。

    可不管他怎么说,肖宝贝像是从这个房子里蒸发了似的。

    直到找完最后一个房间,乔卓凡真的慌了,因为肖宝贝真的不在这个房子里。

    这么晚了,她到底上哪儿了?

    ——分割线——

    “川,我们去礼服店吧。肖氏的年度晚宴不是要开了么?趁着今晚有空,我们去一趟吧!”

    今晚,可以说是肖萱最近这阵子最开心的。

    季川是最近这阵子第一次早回家,第一次吃她做好的晚饭,也是第一次说要吃完饭出来散步。

    这让肖萱觉得,他们好像回到了先前没结婚,也没有被肖宝贝发现他们的地下恋情的那段时间。

    那个时候,季川也时常会带着她,吃完饭就去散步。散步完,他们就会到偏远的酒店开房。

    虽然那个时候,肖萱苦于不能和季川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但那个时候每夜在酒店里留下的回忆,都是甜蜜的,刺激的。

    不像这结婚之后这样,每晚他们都背对着对方,连说话都鲜少,更不用说是肢体接触了。

    正因为今晚的气氛很好,肖萱也多少有些期待着。

    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自然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她打算,和季川去买礼服之后,就到附近的酒店去,重新温存,找回当初他们在一起的那种快乐。

    当然,今天的季川也不知道抽的哪根筋。

    对肖萱的要求,都答应了。

    “好。”对于肖萱主动勾住他的手,他倒是没有拒绝。

    这反映,让肖萱嘴角的弧度拉大了好些。

    “川,你说你这次要穿什么颜色?我觉得,银灰色还不错!”肖萱拉着季川,来到一条商业街。

    这里,有几家店面都是比较大的。也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前来选购礼服最多的商店。

    一边看着橱窗里那些男士礼服,肖萱一边说着。

    “那就听你的,银灰色!”季川扫了一眼肖萱所说的银灰色礼服,便这么说。

    其实,他也想要买一身好衣服,去参加肖氏的年度晚宴。

    因为他知道,这晚宴到时候,肖宝贝也必定会参加。

    往年,肖宝贝都会没脸没皮的硬拉着他和她跳舞。

    只是,以前那个时候,季川根本没有将这当成一回事。

    每次,他都应付式的和肖宝贝跳完之后,又会亲自邀请肖萱。

    那个时候的季川,怎么也想不到曾经他所不屑一顾的,如今正成为他期盼着的。

    扫了一眼那银灰色的礼服,他觉得这站在肖宝贝的身边还不错,便说:“这套吧!”

    “季川,你喜欢?和你逛了那么多次街,还真的没看过你主动挑衣服的!”肖萱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打量着季川刚才所说的那套衣服。

    从样式颜色,到这衣服的材质,她都仔细研究着。

    正因为此时的肖萱研究的很仔细,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当她说那一番话之时,季川脸上闪现的不自然。

    “这衣服还真不错,就这一套吧。你试穿一下……”

    肖萱以为,季川应该会拒绝她的。

    按照她的了解,季川一般都不喜欢在外头试穿服装。

    可出乎了她的预料,季川竟然真的按照她所说的,拿着衣服就进了试衣间。

    “……”看着季川进入的更衣室,肖萱总感觉有那么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天的季川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似的……

    不过一想到以前她和季川有过的那些甜蜜,她也觉得没什么。因为之前的季川,好像也是那么对待她的。

    估计,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季川才会变成这样吧?

    肖萱在心里想着。

    而就在这时候,肖萱看到了这店家大门外如同幽魂般晃荡的身影……

    “肖宝贝?”

    一开始,肖萱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她知道,肖宝贝不喜欢黑夜。所以,她一般不会晚上一个人出门。

    但今天……

    肖萱仔细对比着,发现在门口晃荡的那个人,还真的是肖宝贝!

    而她的身上,是一套幼稚的卡通睡衣,外面套着薄薄的粉色棒球服外套。脚下,也只踩了一双拖鞋。

    因为脚丫子过小的缘故,她的好几个小脚趾都蹭在了前头。

    这是怎么回事?

    肖宝贝怎么会大半夜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她大半夜被乔卓凡赶出来了?

    这答案,对肖萱而言是再好不过的。

    只要乔卓凡不站在肖宝贝那边,肖萱就不相信那种一根筋的笨蛋会是她和母亲的对手。

    不过,眼下肖宝贝是被乔卓凡赶出来的也好,不是也罢,都不是肖萱最在意的。

    今晚,季川好不容易恢复和以前差不多的态度,他们的生活也眼看着要进入正常夫妻轨道。

    肖萱下意识的觉得,这个时候不能让肖宝贝出现在季川的面前。

    可眼下,这肖宝贝一直在外头逗留。

    一会儿季川要是从更衣室里出来,肯定要撞见她了!

    光是想到最近只要有关肖宝贝的事情就能让季川走神好一阵子,肖萱就觉得莫名的焦躁。

    “美女,外头那人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你觉得,会不会是个疯子?”

    琢磨了一阵,肖萱有了主意。当即,她将这家店的服务员喊了过来,对她这么一说。

    “疯子?”服务员一听,也有些紧张兮兮的朝着门口张望着。

    果然,照肖萱所指的方向,她还真的看到了一个如同幽魂似的女人,穿着一身睡衣和拖鞋在他们门口走来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晚的风比较大的缘故,肖宝贝的头发被吹的很是凌乱,乍一看还真的跟小疯子没有什么区别。

    这么一看,服务员也觉得像是那么一回事。

    “你不管管?”肖萱催促着。一边,还悄悄的看向季川所在的那个更衣室。

    “怎么管啊?”服务员没了主意。

    “用扫帚赶啊!你想,让她呆在你的门口走来走去的,影响了你的生意可就不好了!”

    肖萱像是个聪明的导师,一直在边上出谋划策。

    ------题外话------

    打滚,求个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律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律儿并收藏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