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 > 63 老不要脸和小不要脸!

63 老不要脸和小不要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脑子里重叠在一起的两张面孔,让叶子希的心一连漏掉好几拍。

    他有些无措的拿起刚才放在一侧的平板电脑,努力将自己刚才调出来的金色悍马的照片放大。

    无奈,这拍摄的手机像素过差。

    除了一个轮廓,根本拍不到其他……

    这一刻,叶子希不断的安慰自己,应该不会的!

    肖宝贝嫁的是个穷光蛋,怎么可能会是开着金色悍马的神秘男?

    再说了,要是那人真的是金色悍马的主人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带着自己的女人坐出租车?

    如此丢脸的行为,叶大少爷觉得自己打死都不会做的。更何况,是拥有十位数以上金色悍马的男子。

    “希,你还在听电话吗?”叶子希的良久失声,让电话那端的人察觉到了异常。

    “我还在听呢!”不知道安慰了自己第几遍之后,叶子希终于回过神来。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边的人,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执着。

    一如这几年,他对肖宝贝的执着。

    明知道她和季川在一起,从别人口中获得关于她的再多消息,也是对自己的折磨。可那人,却从没放弃。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从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打一通电话询问和肖宝贝闺蜜关系最好的叶子希。

    他们的每通电话,从不聊其他,唯有肖宝贝。

    可以说,这些年叶子希甚至比肖宝贝更清楚,她的经历。

    只因为,他需要知道她所有的一切,继而能跟另一个人清楚的转述。

    可这一切,肖宝贝不会知道,也没人会让她知道。

    “那个人……其实我也不清楚。”关于那个男人,叶子希还真的没有多了解。

    从一开始,他认定那就是个穷光蛋,所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不过从今儿个开始,叶子希觉得自己是该好好的调查一下那人了。

    叶子希的话音落下之后,那边又是一顿沉寂。

    那中安静,其实很可怕。

    就像是一个人被抽走了灵魂,游离在第三空间。

    那诡异的静寂,让叶子希都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先开口打断这样的一幕。

    不过在这个时候,电话那边的人像是释怀那般,轻叹出声:“其实,只要不是季川,是什么人不重要!只要,他待宝贝好就行了……”

    说完那句话之后,电话那边又是良久的沉寂。

    再度席卷而来的死寂,如同致命的毒药。能在人所察觉不到的时刻,夺走人的性命。

    当那男人不再出声之时,叶子希总感觉电话那端的人儿生命正随着这沉寂流逝。那一刻,他突然作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惊讶的举动:“闫帅,你回来吧!”

    “回去?我回去做什么?”

    心上人已是他人妇!

    以前她还不是的时候,他没回来。现在她已经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他还回来做什么……

    ——分割线——

    “咕咕咕……”今天这还没有下班,肖宝贝的肚子就开始吵了。

    “丢不丢人?早上吃了那么多,你还饿?”肖宝贝对着自己咕噜噜直叫唤的肚皮挥舞了下小拳头。

    今天一大早,乔卓凡就让人送来一大堆吃的。里头,都是她最爱的蒸饺什么的。

    肖宝贝吃的很欢畅,可乔卓凡一口都没吃。

    也对,这混蛋昨晚上都将她煮的爱心晚餐吃了个精光,连口汤都不给她剩,到最后肖宝贝只能吃了几口米饭填饱肚子。估计,这男人早上叫来了这么多的早餐,是想要弥补昨晚上她没能吃到的那些。

    说实在的,乔卓凡的体贴,让她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看他那么喜欢吃她做的东西,肖宝贝决定今晚下班给他再整一顿晚饭好了!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当肖宝贝正为自己下的这个决定,觉得各种伟大之时,她的手机叫唤了起来。

    一看是乔卓凡的来电,她想也没想的接起来就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乔卓凡,我真羡慕你!”

    “哟?羡慕我啥?我帅,还是我完美的比例?再不然,是我的多金?”乔卓凡一听到电话那端的女音,忍不住跟着心情大好。

    “不是。我羡慕你有个这么贤惠的老婆!”某女在那边得瑟的回答。

    “……”那话,让乔卓凡好半响都回答不上。

    要她肖宝贝真是个贤惠的老婆的话,今儿个他乔卓凡也不用到办公室都带两卷纸了。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一个番茄都煮鸡蛋都能做得出泻药的效果。

    从昨晚半夜开始,乔卓凡就频繁的蹲茅坑了。到现在,他都感觉身子快要被抽空了。

    “怎么?你不承认我是个贤惠的老婆?”电话那边良久都没有回应,肖宝贝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没有,这个世界上你最贤惠了!”乔卓凡这话说的有多违心,你看他现在那苍白的脸上嘴角抽搐弧度有多大就知道了。

    “嗯,所以说你娶对人了!”电话那边的小人儿沾沾自喜。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跟城墙似的厚,电话这边的某位爷在心里吐槽。

    “那贤惠的老婆,你现在打算做什么?”乔卓凡其实是想要带着她到外面吃饭,省得她又临时起意说要给他做饭。

    现在只要想到肖宝贝在厨房里挥舞着锅铲的样子,乔卓凡半点幸福都没嗅到,就觉得菊花一紧。

    可这怕什么,偏来什么。

    电话那边的肖宝贝说了:“你贤惠的老婆打算去一趟菜市场!”

    “……你去菜市场?要做什么?”乔卓凡光是听到这话,心都拔凉拔凉的。

    “给你做饭吃啊。看你昨天吃的那么香,我决定今天多做点!”电话那边的女人,兴致颇高。

    别啊,毒了他一晚上还不够,现在还要第二轮!

    想到今天都用掉了一卷多的手纸,乔卓凡脸色一绿。

    “那什么……老婆你还在上班,挺辛苦的!要不这样吧,咱们今天还是到外面吃吧!”

    关键是,老子拉了一夜也听辛苦的。

    “辛苦什么呀!乔卓凡,只要看到你吃我的饭,我什么辛苦都没了!好了,就这样。我先挂断电话,整理一下快下班了!”

    某女哼哼唧唧的,已经先行将电话挂断了。

    而到这,乔卓凡有些欲哭无泪。

    你不辛苦,我菊花辛苦啊!

    这都拉了一夜了,手纸都没了。

    听她要做饭,乔卓凡都觉得这会儿要让助理去多买两卷手纸回家侯着才行!

    “乔少,你家贤惠的妻子?”Anna此时正站在一旁。

    刚才,她就进来将乔卓凡明天的行程给他过目。

    没想到,正好撞见了他给肖宝贝打电话的场景。

    光是听着那对话,Anna差一点笑到在地上打滚。

    “唉,那小不要脸的!”

    乔卓凡一声轻叹,正如同他现在的心境那般,拔凉拔凉的。

    而Anna听着这大爷的话,只丢给他一记白眼:你个老不要脸的!

    谁刚才说自己长得帅,身材比例完美,还多金来者?

    总之,这两人还真的不要脸的挺登对的!

    怪不得,人家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Anna一直以为,自己将笑容掩藏的很好。

    谁想到,她的笑还是被乔卓凡发现了。

    “Anna,你再笑的话,我就将你昨天做的事情告诉聿!”

    不愧是乔卓凡,每次威胁人都妥妥的!

    本来笑得满脸抽抽的Anna,当下只能老老实实的闭嘴,瞅向别的地儿。

    不为啥!

    谁让她昨儿个做了偷*摸狗狗的事儿?

    当乔卓凡顺利解决了Anna的“嘲笑”之时,他又不得不为自己的肠胃担忧了。

    而肖宝贝这一边,和乔卓凡通完电话,刚一挂断,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本以为是乔卓凡又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自己,可肖宝贝掏出电话的那一瞬,脸上所有的笑容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只因为,手机频幕上跳跃着的“肖萱”二字。

    这都已经到下班的点儿了,肖萱突然打电话给她做什么?

    “你好,我是肖宝贝!”接通电话之时,肖宝贝已经将办公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

    “宝贝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肖萱的嗓音中,带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那种妩媚。

    若是男人,铁定被这样的声音迷得有些神魂颠倒。

    只可惜,接通电话的是肖宝贝。

    听着这个女人,她除了感到不悦之外,没有其他特别的情绪。

    “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她不喜欢和肖萱多接触。

    尤其是在她抢走了季川之后,每次看到肖萱,她都会想到这两人的背叛……

    以前,她还会收敛一下脾气,念着他们是一家人。

    可那日的股东大会,让肖宝贝意识到,她将他们当成一家人,可别人并没有将他们当成一家人。

    他们只会伺机,想要将她和老爹往绝路上逼。

    以前是肖薇和肖萱,现在还多了一个季川。

    他们一家子联合在一起,想要将她的老爹赶下台。这样的时候,她若是不奋起反抗,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老爹被这几人打压?

    从股东大会上亲眼目睹那一切之后,肖宝贝就不想再忍着这几个人。

    “宝贝儿,我想你误会了!这次找你虽然是公事,但这也算是你的分内之事。你还记得你前一段时间负责的那个企划案么?这里头出了点问题,我们现在需要商讨一下,怎么跟合作方说清楚这事情!”

    肖萱说的这个,让肖宝贝记起了她回公司之后,第一个独立负责的企划。

    据说,这个是这段时间肖氏要新开发的产品。

    肖宝贝的这个企划案,合作方似乎也很满意。

    肖宝贝一度以为,等样品出来稍微调整一下,这事情就算解决了。

    可按照肖萱这说法,貌似合作方那边出了点什么问题!

    “宝贝儿,我知道我们之前是有些过节。但这公司,毕竟是肖家的,你姓肖,我也姓肖,关键时候我们还是要团结一心才行!在外部矛盾之前,我们应该要将私事放在一边。”

    肖萱说的头头是道,这让肖宝贝不由得一愣。

    “好,我现在过去找你!”说着,肖宝贝只能迈开脚步朝着肖萱的办公室走去。

    ——分割线——

    “宝贝儿,这是你的企划书,里面标出红色的地方,就是咱们合作方觉得不适当的地方。”

    肖宝贝这才到肖萱的办公室,肖萱就拿出一份文件摆在肖宝贝的面前。

    看着这文件,确实有不少地方被标红的。

    “可之前他们不是说挺好的么?”肖宝贝有些半信半疑的打开了那份文件,看了看。

    “这些大老板都一样,没事就爱瞎折腾!”肖萱今天看上去,倒挺正常的。

    貌似,他们也有许久没有像是今天这样心平气和的讲过话了。

    “那表姐,这文件我先拿回家看看,行不?”肖宝贝觉得,这上面还真的有许多地方需要改动的。可她今晚答应了乔卓凡要给他做晚饭,要是她没能回去做饭的话,他该多失望啊?

    “这不大行!我已经定了饭局,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把该说的当面和合作方说得清清楚楚,以后也省得每一次都被喊回来修改!”肖萱说这话的时候,也跟着开始整理着自己办公桌上的那些文件。

    “可表姐……”

    肖宝贝不喜欢什么饭局。

    尤其,还是和肖萱一起参加。

    再说了,她这要是出去吃饭,那乔卓凡的晚饭谁来给做?

    可她还没有说出话来,肖萱就先行开口:“宝贝儿,就耽误一顿饭的时间不行么?你想想,最近公司的股价连跌了多少个点?这个时候我们要是连这一单都失掉的话,怕是……”怕是距离肖氏倒闭,肖腾下台也不远了。

    但这话,肖萱没有说完,只是看向肖宝贝。

    只见那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耷拉了好半响,最后还是抬起头来对她说:“我知道了。那表姐,我先去打一通电话!”

    说完,她已经先行迈开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乔卓凡?”

    电话打给乔卓凡的时候,她听到电话里还不时传出喇叭声。

    看样子,乔卓凡已经在外头了。

    “怎么了?是买菜完了么?那再等等,我还在路上,一会儿就到!”自从娶了肖宝贝,乔卓凡每天下班之后都会到这边接了她下班,再带着她一并回家。

    这么三点一线的生活,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乔卓凡,有个不那么好的消息要跟你汇报一下!”

    “什么不好的消息?”听着电话那边肖宝贝的口吻,乔卓凡的眉心一皱。

    从后视镜中,乔卓凡也正好看到自己眉心这一皱的一幕。

    在乔家那弱肉强食的环境下,乔卓凡从小就学会了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这,在商场上也是必须的。

    喜怒不形于色,这才是最成功的典范。

    在这之前,乔卓凡在这一点上一直做的很好。

    刚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轻易就皱了眉,他也被吓了一跳。

    曾经何时,面对那么多亲人的排挤和对峙的他,都不曾轻易皱一下眉头的他,如今竟然因为肖宝贝的一句话变了脸。

    乔卓凡自然知道,这情况对自己不利。

    若是自己太过轻易展露自己的情绪的话,那很快便会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弱点的。而乔卓凡也即不喜欢让人轻易的察觉到自己的弱点。

    顷刻间,他也有些不开心。

    “你家贤惠的妻子,今晚要留下来加班了!也就是说,你的爱心晚饭飞了!”

    肖宝贝有些哀怨的语气,加上此时她如同拨浪鼓般摇晃的小脑袋,别提多可爱了。

    电话这边的乔卓凡虽然看不到她摇头晃脑的模样,可在听到她那哀怨的声音之时,他的唇角还是不自觉上扬。

    “没事,吃不到也没关系!”关键是,菊花不用遭罪了!

    “你加班的时候小心一点,等会儿要回来就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

    “那等明天晚上我再给你做一顿丰盛的晚饭吧!”出于歉意,肖宝贝信誓旦旦的说着。

    “嗯,我等着!”

    明晚,屁股又要遭罪了!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乔卓凡还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只为了,博得电话那边的人儿一笑。

    “宝贝儿,我们出发了!”当他们两人聊着电话之时,肖薇从办公室走出来,并且说着。

    “宝宝,你要去哪儿?”乔卓凡也听到,肖萱的声音从里头传出。

    后视镜所反射出来的那个他,眉峰一挑。

    这个女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他们家傻愣傻愣的宝宝,到底不是她的对手。

    当乔卓凡听到肖萱的声音,变得有些毛躁之后,肖宝贝却对他说了:“乔卓凡,我要出发了。等会儿回来,我再跟你说。”紧接着,她便将电话挂断了。

    ——分割线——

    某星级酒店的包厢内,明黄色的桌布尤为显眼。

    而在这桌子上,摆放最多的怕是这一个又一个的酒杯了。

    他们的头顶,还有一大串的水晶吊灯。

    那光芒,折射的肖宝贝有些睁不开眼。

    和肖宝贝的格格不入相比,肖萱对于这样的氛围倒是一点都不陌生。

    “杨董事,我是肖萱,肖氏集团的副总监。”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将肖萱本来就玲珑有致的身段包裹的尤为惹火。尤其是胸口间那一层薄薄的蕾丝,隐隐约约的都能看到裹不住的雪白。

    这不,这据说是合作方的杨董事长,看得都眼睛发直了。握着肖萱的手儿,迟迟不肯松开。

    “都说肖副总是个妙人儿,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杨董事长也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肖萱。

    若是他的手不那么死死的拽着肖萱的手,他的眼神不那么赤果的在肖萱的领口上徘徊的话,他这话的效果会显得更好。

    光是看着这一幕,肖宝贝都为肖萱捏了一把汗。

    不过,相比较之下,肖萱真的游刃有余。

    “李副总,您好我是肖萱!”她这话一说,杨董事长再怎么不舍,都只能放开她的手,让她和他们的副总握了下手。

    “你好!”

    “这是我们这次负责这个合作企划的主任,肖宝贝!”

    肖萱紧跟着又介绍着一下肖宝贝。

    到了这个陌生的环境,肖宝贝变得比较乖巧。肖萱让她打招呼,她就赶忙打了下招呼。

    “是这样的,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跟杨董事长,就我们这次合作的事情详谈一下……”肖萱落座,就开始说着这些。

    不过杨董事长貌似不这么想在公事上浪费时间。

    在肖萱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让人送上了一瓶醒好的红酒,继而主动的帮肖萱和肖宝贝斟酒。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今儿个难得和大美人相见,咱们还是喝点酒,助助兴!至于这公事么,等会儿再说也可以!”

    杨董事长说着,已经主动的举着酒,和肖萱碰了碰杯。这之后,又和肖宝贝碰了下杯。

    “我先干为敬,两位美女随意!”说完,杨董事长一仰头,就将一杯红酒干掉了。

    人家董事长都说到如此了,他们自然也不能让人家失了面子。

    肖萱的酒量好,几杯红酒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

    所以,她一仰头就将一整杯的红酒喝了。

    剩下的,只有拿着一大半杯红酒发愣的肖宝贝。

    老实说,她这一杯倒的酒量,这么喝下去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而肖萱和杨董事长喝完了之后,就一直盯着肖宝贝看着。

    尤其是肖萱,这会儿她还劝着:“宝贝儿,杨董事长敬酒呢!快点喝啊……”

    “我……”要是能喝,她当然也会一口气喝下去。

    可这喝下去,她要是在这里发酒疯怎么办?

    肖宝贝正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那个杨董事长又说了:“没事没事,小姑娘不会喝酒抿一口就行了!”

    也不知道杨董事长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肖宝贝就真的抿了口。

    不过这红酒,没有乔卓凡在家里弄的那一瓶甜。肖宝贝只尝了一口,眉头就皱巴巴的。

    不知道是这模样难看,还是对她这做法的不赞同,肖宝贝在喝完这一口之后,就接到了来自肖萱的白眼。

    这之后,几人都心照不宣的吃喝。

    这顿饭下来,肖萱几次都想要跟杨董事长说合作的事情,可这男人一直都在回避。

    每次提及,就是喝一杯酒。

    这么下来,肖萱都喝了三四杯了。

    而肖宝贝这边,虽然每次都抿一口,但几口下来她的脑袋也开始涨涨的。

    身边,那个什么副总,好像也变成了好几个。

    “宝贝儿,还不快给杨董事长敬酒!”

    肖萱还在努力的维持着笑脸。

    说实在的,她虽然聪明,也抵不过这么车轮战的喝酒法。

    眼下,她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赶紧拉过肖宝贝,顶替着。

    “不好喝,我想回家!”肖宝贝扁了扁小嘴儿,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说实在的,刚才她们进来的时候,肖宝贝一副清汤挂面的样儿,引起不了谁的注意。

    可这一喝了酒,就不一样了。

    这不,肖宝贝的整个小脸都红了。

    那双漂亮的眼儿里,更是有着让男人极为着迷的迷离光芒。

    “肖宝贝小姐,你的名字还真的挺特殊的!这样吧,这一杯我敬你!”杨董事长这次也注意到了肖宝贝那张粉扑扑的小脸。尤其是那撅起的小唇瓣,看起来尤其可口。

    这下,他终于松开了肖萱的手,继而将手落在了肖宝贝的手背上。

    那小手儿,滑滑的嫩嫩的,比肖萱的手牵着还要让人舒服。

    “不喝!”肖宝贝觉得那酒极为难喝,就算杨董事长都送到她的嘴儿跟前了,她还是照样摇头晃脑的。

    “宝贝儿听话,就喝两口!”肖萱在边上劝着。

    其实,肖萱也是出于无奈。

    她真的没想到,这个杨董事长这么难缠。

    你看看,这一杯又是一杯的,总是喝个没完没了。正紧事儿,都不知道该什么时候谈。

    这酒的度数也不少,她也开始昏昏沉沉的了。

    这会儿拉上肖宝贝,肖萱还琢磨着要不要跟季川通电话,让他过来接他们两人。

    看这杨董事长,怕是盯上他们了。

    可当肖萱触及到自己的手机之时,她突然一愣。

    这个时候通知季川,他是一定会过来的。可问题是,她真能让肖宝贝和他们一起回去?

    季川接回肖宝贝,怕是很乐意吧。

    但眼下肖宝贝喝了酒,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那双眼儿里的光,别提多勾魂了。

    这不,连游走万花丛中的杨董事长,都被她迷得团团转的。

    这要是让季川看了这样的肖宝贝,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最近季川和她的关系才好不容易好了一点,这一见到肖宝贝怕是又……

    突然间,肖萱有个恶毒的想法。

    要不,把醉酒的肖宝贝留在这儿?

    想到这,肖萱又看向了这正在喝酒的两人。

    “小宝贝,喝一口!”

    “不喝!”

    “乖,就喝一口。听哥哥的话,你要什么东西哥哥都给你!”

    眼下,四五十岁的杨董事长已经自动降低了身份。

    可听着他一口一句“哥哥”自居,肖萱没来由的厌恶。尤其是当她的视线落在这个杨董事长那头地中海中间呈现出来的那一片油光发亮,肖萱的表情更臭。

    这样的人,碰她一下她都不愿意。

    想到自己的手今天晚上就呆在这样一个男人的掌心里杯搓揉了大半天,肖萱决定今晚回去之前,要用肥皂浸泡几个小时才行!

    但若是这老头碰了肖宝贝呢?

    肖萱看着此时肖宝贝极力想要摆脱,却被那人死死拽在掌心里的手儿……

    若是肖宝贝被这样一个老头子糟蹋了的话,那季川以后的心思也不会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吧!

    顷刻间,一个恶毒的念头在肖萱的脑子里闪过——将肖宝贝留下,让这个糟老头为所欲为!

    “怎么?肖副总怎么不吃?”一旁,杨董事长带来的女副总,看到肖萱一直盯着他们两,没下一步动作,便警惕的问着。

    “我想去上个洗手间,就是当着杨董事长的面不好意思……”肖萱说这话的时候,对着杨董事长抛了个眉眼。

    而已经将心思完全挂在了肖宝贝一个人身上的杨董事长,自然也一下子应付不了那么多的女人。

    听肖萱要上洗手间,他赶紧乐呵呵的说着:“去吧去吧,没啥不好意思的!”

    “那我就先离开一会儿了!”说着,肖萱提着包离开了。

    这一幕,让女副总有些纳闷。

    这女人,不过上个洗手间,为什么要带包?

    不过想到这女人刚才脸上那精致的妆,怕是要到洗手间补妆吧?

    而当女副总看着肖萱离去的背影发愣之际,肖宝贝的小嘴儿又杯一杯酒堵住了小嘴儿。

    一头的地中海大叔,一个劲儿用恶心的口吻说着:“小宝贝,就喝一口!喝完之后,就会舒服一些的……”

    其实,他就想趁机将人灌醉了,到时候什么事情都可以为所欲为了。

    女副总也看得出这老男人的想法。

    可没办法,这多年来他都不知道灌醉了多少人,趁机占了多少便宜了。

    但这事情,她也没法阻止。毕竟,她也需要靠这老男人吃饭。

    “喝一口。快一点!”好一会儿都没有将酒灌到肖宝贝的嘴里,杨董事长有些着急了。

    他粗臂一伸,打算将这小人儿纳进自己的怀中好好哄着。

    而肖宝贝感觉到了陌生的侵袭,伸手就往前一推。

    本来即将要靠过来的男子,被这么一推,突然身子就倾斜了。

    椅子往旁边一歪,肥胖的身子就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估计不轻。

    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你这个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揉着自己的腰身站了起来,这会儿先前那挂在脸上的虚伪笑容已经荡然无存。

    “呜呜,我头好晕!”肖宝贝貌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这会儿还自顾自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呜呜咽咽的。

    从在家醉酒之后,老爹就不准她在外头喝酒。

    刚才她也没敢多喝。可抵不过,这老头子的车轮战。

    这么几轮下来,她的一小口一小口,也变多了。脑子,也乱成一片浆糊。

    听到前方有声响传来,肖宝贝抬头就见到好多人朝着她走过来。

    “好多的大胖子!”她的一声惊呼,让杨董事长更是里子和面子荡然无存。

    他在商场上游走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如此奚落他。

    所以,他认定了这个女娃子肯定是装的。

    “行,你继续装!看今晚老子怎么收拾你!”说这话的时候,他一把就将肖宝贝拉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边走,他还边吩咐着:“李总,你待会儿把这儿的账结了。告诉肖副总,我和这个女职员有点私人的事情需要解决!”

    撂下这话,他带着肖宝贝离开了。

    “走开!我不要你搂着!”

    “别说话,不然小心我待会儿不饶你!”

    “呜呜……我怕……”肖宝贝一喝酒,头脑就有些不清楚。

    一有不顺自己的心的事儿,她就开启哭腔模式。

    可那老头儿,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再加上,肖宝贝这小嘴儿虽然哭,可身子却没有怎么挣脱他。

    这让他越是肯定,这是这女孩子的欲擒故纵招式。

    既然是这样,那他今晚就顺了她的意。

    “走快一点……”最后这话落下,那杨董事长基本上是半扛着肖宝贝的离开的。

    而女副总,也就是李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看样子,又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要被糟蹋了……

    ——分割线——

    “喂,你好!”从外头刚回到家的肖萱,立马掏出了手机,往某个号码上拨去。

    “喂,你好李副总,我是肖萱!是这样的,我刚才有点不舒服,直接打车先回家了!杨董事长那边,您帮我跟他说一声,行不?”

    “我知道了!”

    李副总那边的声音,有些怪异的安静。这让肖萱不由得多问了一句:“杨董事长不会是生气了吧?”

    “没有,刚才杨董事长已经先回去了!”

    这话,让肖萱一愣,握着手机的手也明显的收紧了。

    那泛白的手指关节,也好像在说明她的慌张。

    “杨董事长已经先回去了?”那肖宝贝呢?

    “是的。杨董事长说他和肖小姐有点私人的问题要处理。”

    这话,已经很露骨的暗示着什么。

    “这……”

    其实,肖萱听到这整件事情已经按照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之时,应该是开心的。

    可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听到这话之时,有些心疼。

    也对。

    若是没有季川,她对肖宝贝是没有任何敌意的。

    再加上,肖宝贝小她几岁。小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追在肖萱的身后,一口一个“萱萱姐姐”的喊着。

    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很好的。

    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肖宝贝也会第一个喊上她。

    想到那个时候肖宝贝的可爱笑容,肖萱突然有那么些不忍了。

    “李副总,杨董事长……”杨董事长将肖宝贝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时候的肖萱,是想要这么问的。

    她甚至还想着,要不要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前,赶过去将肖宝贝救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房子里突然传出季川的声音:“萱萱,你在和谁打电话?”

    这话,让肖萱的背脊一僵。

    季川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那她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季川都听到了?

    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肖萱发现自己刚才并没有说出什么可疑的事情。

    “肖副总,还有什么事情么?”电话那边的人见她说了开头,一直都没有说下去,便开口问着。

    而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响,肖萱又警惕的看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放居家服裤兜里的季川。

    “没什么事情,我想说的是咱们下次再见面吧!”

    “那好!下次见……”

    “拜拜!”

    肖萱迅速的结束了通话,挂断电话之后她的眼神总有那么些不安。

    “你怎么了?”季川喝了两口咖啡之后,扫了她一眼,发现了她的异常。

    “我……我没什么。就是刚才和朋友多喝了两口酒,胃有些难受!”

    肖萱怕季川知道事情的真相,更害怕他知道她竟然恶毒的将肖宝贝推给那个老男人,便随口扯谎。

    “你晚上不是说你要去和客户见面么?”季川放下咖啡杯,在沙发上落座。他所不知道的是,他随口问出的这一句,让肖萱的十指深陷自己心爱的名牌包包里。

    那指甲刮过的包包,看起来已经有些破损。若是寻常,肖萱肯定会惊叫连连。

    可今儿个的肖萱,只是一个劲儿的掐着包包。仿佛只有这样的动作,才能尽可能的舒缓她心里头的不安。

    短暂的惊愣过后,肖萱又赶紧开口,继续撒谎:“嗯,是要去见客户。不过今天结束的有些早,我就顺便和朋友碰面,喝了点小酒!就是,上次我们两人一起在蓬莱酒店遇到的那个……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过去问她!”

    说出这一句的时候,肖萱的手指更是深陷在包包内。

    她哪里会真想要让季川去确认此事?她刚才分明就是直接从酒席上离开,更没有碰过什么朋友!

    她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让季川继续追问下去。

    而季川听到她的语气,也有些不爽。

    “行了,我又没有说我不信你!”季川说着,便继续拿起他刚才从公司带回来的几个文件,开始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文件。

    而看到这一幕,肖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先洗澡去了。”

    “知道了!”

    得到了季川的回应之后,肖萱放下了包,就急匆匆的闪进浴室中。

    可此时,她的手上还握着那把手机。

    她在犹豫着,她要不要救肖宝贝!

    可眼下,季川还在家。

    而这个时候要是单独行动,杨董事长那边恐怕不好应付。

    要是喊上季川,那就等于不打自招。

    再者,就算将肖宝贝救出来了,那又怎么样?到时候,肖宝贝会怎么看自己还是一回事,季川那边她怕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想到这,肖萱最终将自己刚急匆匆带进浴室里的手机放了下去……

    肖宝贝,对不起了。我的婚姻虽然不幸,但我真的不想失去它。

    今晚的事情,也只能这样了……

    手机放下的那一刻,肖萱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晶莹。

    ------题外话------

    月票虐我千百遍,我待月票如初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律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律儿并收藏闪婚之抢来的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