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对不起,掉线了 > 第26章 黑篮:拉拢栖归(上)

第26章 黑篮:拉拢栖归(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幸清水久式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仅仅是被陆栖归毒舌几句他就忘了自己目的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机智聪明的他身上的。

    深呼吸一口气,久式决定使用迂回战术,“我们好基友这么多年了,竟然忍心拒绝我小小的请求,说说看,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

    语气之荡漾,配合他紫色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笑意,一时间他的神色竟透露出几分的暧昧。

    陆栖归扶了一把眼镜,不为所动地移开视线,装作不经意地另起一个话题:“你眼睛的颜色换的很奇怪。”

    久式被说的一愣,额前细碎的黑色刘海下,一双眼眸迎光晕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整个人不知不觉中的气质较之前更盛了几分,倏尔展颜一笑,“玩个游戏嘛,不要这么当真呀。”

    话语间少不了几分玩笑的意味,然陆栖归眼镜下的一双黑色眼眸看不出深浅,这一下久式倒是有些疑心自己之前的猜测了。

    “既然升级了,应该会有技能吧。”栖归推了下鼻梁上的镜框,明明是在说游戏,却一派学者的正气范儿,眉宇间皆是正经十分的意味。

    “有是有,不过感觉又被坑了,而且感觉都是没有攻击力的能力,这个游戏不会就这样了吧?”久式一提到刚才看到的那个技能就觉得很是蛋疼,连带着整个人的眉目间都染上了忧愁的神色。玩游戏憋屈成这样的他怕是天下头一遭。

    “玩下去你不就知道了。”陆栖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有几分神棍的感觉。

    清水久式挑了下秀气的眉毛,“哦?看你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见他这么久都没有再提之前那个话题,栖归心下松了一口气,继续说一半留一半地和他扯着:“认识一点异世界的人,内部小消息而已。”

    久式哦了一声,慢慢勾起一个笑容,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栖归跟他相处这么多年,自然觉得他这个可疑的停顿有种不祥的征兆,果然他没再纠结这个问题,很快轻飘飘但是好奇心十足的扔过来一句:“内部消息什么的我没兴趣,比起那个,到底是什么理由能够让你丝毫不看在我们往日感情的份上,想也不想地拒绝和我一起玩游戏呢?”

    嘴角挑起一个兴味十足的弧度,久式的眼中满是探究。当然,那其中多少包含着几分八卦的味道。

    陆栖归心里咯噔一声,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冷清却带着磁性的声线中有着些许的无奈:“你怎么还记得这事?”

    久式的得意之色上扬到眉目间,然开口的话中又满是无辜:“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陆栖归丝毫不吃这套,只淡淡看他一眼,“蓝悦,几天不见,你演戏的功力倒是见长。怎么当初没报央戏?”

    “大概是我想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所以没报?”久式眨了眨紫色的眼睛,在其它人看起来十分有吸引力的一双眸子,到了陆栖归这里效果怎么都要打个折扣。

    “恩,是挺全面的,不过还是美中不足了一点吧?”陆栖归对久式的自恋,回应十分冷淡。

    “恩?缺什么?”久式一时沉浸在马上要听到陆栖归八卦的兴奋心情中,所以对于栖归的小小反问没回过神来。

    “挺缺心眼的。”陆栖归凉凉吐出一句,再一次推了推眼镜,整个人逆光在久式对面站着,怎么看怎么腹黑。

    清水久式一反常态地没有介怀,反倒伸手拍了拍栖归的肩膀,很给面子地捧场,只为了能让他快点吐出什么不为人知的消息:“我也这么觉得。每次和你说话,我总觉得自己的心眼还是不够啊。”

    “那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陆栖归黑色的眼睛看着他,那其中有着一抹鄙夷的神色。

    “停!再扯下去你又要把话题绕开了。快老实交代,你那点我不知道的破事。”久式果断地用手比了个大叉,不理栖归的冷嘲热讽,趁着自己还想的起来,赶紧将话题扯回之前的地方。

    见他这样的坚决,栖归轻叹了一口气,思至那件事……算了,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在那之前,他先是用眼神不动声色打量着周围,而后示意了一下久式:“你就这么打算让我把那个不为人知的消息弄得人尽皆知吗?”

    “那好吧,跟我走。”久式率先迈开步子,朝着之前坐车过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安静的小巷走过去。

    陆栖归表情平静地跟了上去,周围的路人投到身上的视线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视线淡然投到了蓝悦的身上,看来那个属性,确实是效果奇葩。

    若是清水久式此时知道栖归内心的想法,怕是真的要狠狠跟他算这笔账。

    思至此,栖归看着蓝悦那副一派心情悠然的模样,心下说了一句,果然还是天真一点好。起码当初一般男生玩游戏被坑到这个地步,没有不怒摔头盔的,除非是个天生的gay,但是他们玩了这么多年,他十分肯定蓝悦绝对是个直男。

    真不知道他一心想要看到那些热血漫而继续用奇怪的方式升级,该说他是奇葩好还是傻好。

    那条小巷子其实非常短,在这样的夏日,因着两侧两米左右的围墙,倒是平添了几分凉意,遮去了头顶炙热的阳光,让人一时半会竟生出不愿离去之意。

    不过这条路毕竟不算长,再怎么悠然地放慢步子,总还是很快的,就又投入了烈日的怀抱。

    久式眯了下眼睛,让眼睛缓一缓这骤然回到日光下的强烈光线,原本只是因为方便而走来这个地方,未曾想到这尽头居然是个小公园,不过这么热的天,倒也没有多少人就是了。

    随处找了个树荫下的吊椅坐着,清水久式俨然拿着鸡毛当令箭,试图表现出那种严肃的气氛,让陆栖归明白自己这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样子。

    “可以开始交代了。”久式清了清嗓子,看着栖归的眼神不知为何闪烁着正义地审判光芒。

    陆栖归的唇角上扬了一个弧度,镜片在阳光下边角的玻璃泛起金光,有些耀眼。

    久式却是知道每当他这么笑的意味深长地时候,自己一定要倒霉了。所以他及时咳了两声:“咳咳,开玩笑的。你说你就这么点事儿,还藏着掖着,大家还是不是兄弟?”

    陆栖归看了他一眼,而后才慢悠悠地开口道:“不是什么大事。我玩这个游戏,是在找一个人。”

    话音刚落,久式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陆栖归的脸色先是有些复杂。但是他轻皱了一下眉,便将情绪都压了下去。

    久式一开口就是一个最直接的问题:“男的女的?”

    “……不知道。”结果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栖归的答案都诡异地让久式的脸色和他之前一样复杂。

    酝酿了半晌,清水久式神色古怪地出来一句:“那个,我刚才仔细想了想,人类目前应该没有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展出第三种性别吧?栖归,你喜欢的那啥,还在我们这个种族范围内吧?”

    陆栖归一时陷入了以前的记忆,冷不防听到久式的这段话,再一看他脸上复杂的神情,顿时有些无语。“我是说,不知道他现在是男是女,但是,以前他是个男的。”

    一时间大脑里信息太多,清水久式打了个停顿的手势,表示自己需要捋一捋。

    再一次回过神是在一分钟之后,久式讷讷地开口,紫眸中一片比当事人更加复杂和纠结的情绪:“那个,我就问两个问题,一,你喜欢他?二,这个游戏不是不给调太多的容貌吗,就算变成了女生你也应该认得出来才对啊。”

    陆栖归恢复了之前那派神色平和的样子,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眼镜又反了一下光,更让久式看不清他眼中感情,“大概是吧。”

    “请允许我打断一下你陷入的美好回忆,那个,你刚才是承认你喜欢他?那啥,栖归你弯的啊?”久式吐出这些话语的表情很是艰难,特么的这么久了忽然被告知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是个基佬,是个男人都觉得惊讶死了吧。

    ……果真是名副其实的好基友。自从玩了这个游戏,总觉得自己一语成谶的几率大了很多,或许,这该叫做乌鸦嘴?

    陆栖归挑眉看了一下他,不明白自己这个正常不过的模样哪里像是什么陷入美好回忆的蠢样,至于后面那个问题,他唇角的笑意弥漫出更多:“怎么,第一天知道?”

    “卧槽废话……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清水久式简直是要崩溃的样子,紫眸中满是惊讶诧异地光,总觉得这个事实比听到他要找人什么的更可怕有木有!

    “你不是不歧视同性恋么?”陆栖归语气淡然的反问了一句,仿佛这个事实本就该人尽皆知一般。

    “那个,你确定吗?你不用再试试?……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什么虽然我不歧视,但是没想过你是啊!算了我已经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久式坐在吊椅上,双手抱头做颓然状。

    自从来玩这个游戏,就发现身边全是基佬,异世界其实这个游戏范围是不是仅限男同?其实他是误入游戏了对吧!异世界你怎么不把广告语改成‘全民搅基不是梦’?

    陆栖归看着他的崩溃样,唇畔的笑意反而越加深,整个人好整以暇地站在久式前方。

    以他们相处多年来看,蓝悦越是表现的疯狂,越是说明他已经打算接受这个事情了,不过是给点三观重组的时间而已。

    一分钟之后,清水久式抬起头郑重其事地看着陆栖归:“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一并说出来吧!我承受地住!”

    陆栖归被他这么一弄,心情反而从之前找不到人的那种着急中慢慢解放出来,竟生出一种逗他的心思:“怎么,我不过是说我喜欢男人,又不是说喜欢你,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清水久式恼羞成怒地对着他大声说道:“怎么?小爷觉得自己魅力大,觉得从今以后要时刻担心,你喜欢我之后怎么拒绝你不行吗!”

    白皙的脸上显然是被捉弄之后的愤怒,因为那【惑】属性,一时间他的表情竟然成了含羞带怒,看地陆栖归心情更愉悦。

    ……很多时候,人会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是没有理由的。

    陆栖归悠然地回应久式的乱说话:“请随意,虽然我觉得你的这种担心很多余。”

    久式被说的直想咬死他!头脑很快在这样的环境中冷静下来,被栖归刺激地多了,他的情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不和你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这事将来打算怎么和叔叔他们交代?你家里可就你一根独苗儿。”久式从小到大已经是习惯听到栖归的事情,最先想到他家里的人。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父母常不在身边的缘故,久式对亲情的记挂反倒最多。

    陆栖归有些惊讶久式居然会想到这里,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久式,然后那表情便深不可测起来。

    料想他现在也说不出什么好话,久式才懒得去追问。

    遂想起自己一开始的目的,久式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才恢复一开始的平静:“所以这就是你不和我一起玩游戏的缘故?”

    陆栖归轻点了一下头。

    “唔,你可以把他的样子告诉我,我玩的时候遇到了和你说一声呗。”久式对这事还是有些上心的,因为栖归本就很少有感兴趣的人或物,现下忽然听到他这样认真地找人,久式也知道这事情不简单。

    陆栖归见他又将话题扯回到那人身上,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方式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

    话语中一时间全是无可奈何,让久式都噎了半天。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这两天欠了好多更QAQ

    于是今天试试看能不能二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柒殇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殇祭并收藏[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