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71章 番外

第71章 番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的名字?”穆岩在梦中发问。

    她单手按住少年使劲挣扎的双手,跨坐在他腹部,满意的感受着少年如脱水之鱼的微弱颤栗。手里的在云端之上反射着冰冷的银白色,尖锐的刀尖轻点在少年看不清五官的脸庞。

    “你的名字?”穆岩随意的问着无数次的问题,不指望少年能够正面回答。她指尖用力,刀尖划过少年慌忙避开的秀美喉咙,锋利的刀刃在脆弱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

    一直向下,向下,向下。割开少年包裹着美味身体的绯色衣领。翻飞,绯色长袍便如一只只血色蝴蝶飞舞在身旁。只一瞬间,他被衣服裹着的身体便裸-露在穆岩眼前。

    银白色的划开少年光滑的皮肤,淡粉色的伤口很快渗出点点血珠。即使已经做过很多次,她依旧被这艳丽妖异的美丽给蛊惑。穆岩清冷的眼瞳蒙上一层阴霾,她低头,像嗜血的野兽舔着腥甜的鲜血。

    少年压抑着闷哼,但还是从嘴里泄出细碎的呻-吟。“你猜啊,”他急促喘息着,胸膛剧烈起伏,一次次的迎向穆岩的嘴唇,仿佛渴望着她的舔-弄。明明很恐惧无助却还要守着尊严逞强的回嘴。

    强势倔强的语气带着胆怯的颤抖,这份羸弱的坚硬让人更想狠狠的打碎。

    穆岩神色冷凝肃穆,眉眼淡然。她不慌不忙的张开雪白牙齿,轻轻啃咬着伤口旁边紧绷的血肉。在少年放松时猛地咬上他被划开的伤口,在他压抑不住的闷哼中咬下一块肉,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着甘甜可口的血肉。

    穆岩发烫的指尖轻刮着少年胸口处黄豆大小的红痣,清楚记得叶少棠身上也有个这样的红痣。她低头,温柔怜惜的轻吻着被她咬掉块肉的胸口。

    不要紧,这是个梦。一个无法控制也无需控制欲-望的春-梦。只要醒来,这里的一切都会忘记。等到下一次进入梦境才会想起以往在梦中所做的事情。

    他也一样的吧,她的儿时玩伴——叶少棠。

    为什么不害怕她?

    这样在梦中冷静交织着疯狂,残忍的施加酷刑又心无波澜的穆岩连自己都会害怕。为什么他还要接近她。为什么每次回忆起她残暴行为后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挑衅她、靠近她、陪伴她。

    为什么不远离她?

    明明被她用各种方式杀死过,明明每次都痛苦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承受不住。可为什么就是不逃,为什么还要继续接受她给予的伤害。

    都是你的错,穆岩咬着叶少棠左胸口的朱果,在后槽牙用力嚼着。

    ……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

    穆岩手腕微动,银白色的便从胸口的伤口滑进去。她动作娴熟精准的用快速剔开叶少棠胸口的皮肤。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梦中?”穆岩割下叶少棠胸口的皮肤,在痛呼声中凑近他。嘴唇急切的寻找着他颤抖的唇瓣,舌尖没有阻拦的探进口腔,与他濡湿微凉的舌尖纠缠在一起,用力吮吸着摄取他微弱的暖意。

    为什么只有对着叶少棠才会恢复本性。

    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无论怎样伤害叶少棠,他都会在哭着跑回家后,又期期艾艾、眼巴巴的跑到她家门口。

    这种被纵容溺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再怎样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的想怎么做都可以。因为啊……叶少棠永远属于她。

    那又为什么会这样对他发-泄残忍暴虐的欲-望?

    可能是因为……她对他有渴望。

    喜欢他凝视着她的迷离水润的桃花眼,里面满满的都是因为她的举动而变化的情绪。喜欢他倔强着不愿妥协却又忍耐不住而吐露出细碎呻-吟的舌头,不经意间泄露同样对她有渴望的情愫。

    喜欢他白皙柔韧的身体,温热的,会随着她的动作而颤抖冒汗的滑腻身体。无论在梦境里怎样对待都不会在下一次梦境中变得僵硬恐惧。喜欢他明明害怕着被她折磨但又一次又一次主动凑过来的态度。

    穆岩慢条斯理的将身下的叶少棠翻个身,她附在他身上,低头,咬上他的肩膀。牙齿用力,撕下一小块肩胛肉,温热腥甜的鲜血喷溅开来,溅在二人身上。叶少棠咬住手指,不愿自己叫出声。

    他胸膛急剧起伏着,呻-吟着,喘息着。“我……我怎么知道会出现在你的梦中。你个笨蛋,轻……轻点啊。”

    轻不了啊,想再一次将他吞吃入腹,这样他们就会短暂的在一起。

    只有在梦里才敢这样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愿望,只有在梦里才敢将心里压抑的欲-望展现在他面前。因为知道,只要二人醒来,梦里的一切都会化为虚无,变成不存在的记忆。

    可不能一直这样。

    她不想要这样缥缈易变的记忆。

    去找他吧,伪装成淡然自若的样子靠近他、引诱他、占有他。

    “告诉我,你的名字,”穆岩起身,她需要确认叶少棠的心意。擦拭着嘴边的鲜血,凝望着他鲜血淋漓的后背,心里咆哮疯狂的野兽被叶少棠无怨无悔的态度给驯服。

    “你猜,”叶少棠低笑着,沙哑的嗓音有着甜腻嚣张的尾音,撩起心里阴暗隐秘的想法。

    “叶……猜不出,”穆岩低叹一声,心生无奈的看着刚说出叶字,身下的少年就剧烈颤抖的身体。她弯腰,牙齿啃咬着少年后颈。

    “猜不出来就继续猜,”叶少棠松了口气,得意洋洋的笑道,“臭石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猜得出我是谁,反正时间多的足够我们挥霍,你什么时候猜到都行。”

    ……没有时间了。

    穆岩醒来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她恍惚的想着在梦里到底又做了什么。

    寒风凛冽,厉风卷过沙化的土壤,撕扯着身上盖着的厚实柔软的黑鼬披风。三十几匹军中战马不耐的喷气声、马蹄声与清脆的铃铛声在耳畔响起。她闻到浓浓的肉汤味,似乎是蛇肉的味道。

    斥候在远处巡逻,三个身穿便服的士兵在周围找些干枯易燃的树枝。一个神情懒散的士兵正在牵着马匹去喂草。搭在高坡后面的铁锅冒着滚滚热气,咕嘟咕嘟的水泡不时掀开上面的盖子。

    “洛伯父有说叫我回去是什么事吗?”洛伯父是洛府的家主,等到她与洛小姐成婚也相当于是她的岳父。她系上披风,转头问着旁边一个精瘦沉默的洛家侍卫。她在洛府见过这人,这也是她为什么见到洛伯父的书信后立刻跟着男人回城的原因。

    “将军倒是心系洛府,”男人随手拔下一根枯草咬在嘴里,“一听见洛家主暗中求救,就不顾边关十万士兵,飞奔回来。”

    穆岩沉默,只觉寒风冷冽,便裹紧披风。洛伯父虽是丞相但没有多少实权又以为自己是成德帝的舅舅,对成德帝多有顶撞。在朝其间,有时更是在满朝文武面前直言训诫。

    成德帝看洛伯父的眼神是一日比一日柔和,可就是这反常的神情让穆岩警觉。

    蛇肉的味道越来越浓,肉眼可见一团团白气飞上天空。穆岩接过士兵递给她盛满蛇肉的木碗。来报信的男人躺倒在高坡上,仰望着灰蒙蒙的天色,嘴角翘起的枯草一颤一颤的。

    “不饿吗,”穆岩吹了下碗里冒出的滚滚热气,小口抿了一点热汤。滚烫的热汤驱走口腔里冰冷的寒气,蛇肉的浓香勾起腹中的馋虫。

    “最后的晚餐,该让你们吃个饱,”男人吐掉嘴里的枯草,拔-出身后背着的长剑。“洛家主早已死亡,洛府被烧个干净。有人想你死,我也想荣华富贵。”

    穆岩扔掉木碗,银红长-直指男人。背后传来士兵们的呕吐声,所有吃了蛇肉的人都口吐白沫倒在地上。腹部开始绞痛,她捂住肚子,眼前阵阵发黑。

    醒来的时候,无数的萤火虫亮着幽绿色的灯笼飞舞在四周。黑魆魆的青草随风轻舞轻轻触碰着脸颊,深沉的夜空缀满点点星辰。银灰色月光下的蝴蝶泉像是一面平静的镜子,反射着夜空与圆月。

    清脆的铃铛声与马匹咀嚼青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不疾不徐的踏踏声越来越近。穆岩起身,神情漠然的看着骏马背上的尸体。

    尸体穿着墨蓝色长袍,腰侧挂着一个银红长-。那是她,她的身体。

    她就这样死了?

    穆岩茫然的眨着眼睛,感到一种不真切的感觉,恍恍惚惚朦朦胧胧的像是在做梦。一切发现的太快又太慢,快的她来不及阻止自己的死亡,慢的足够她回味自己的一辈子。

    她还不知道梦里的那人是谁,她还想找到那人后与他成亲。管他是男是女,她都想要跟他在一起。

    可现在……她死了?

    ……不甘心。

    她的一切愿望还未展开就戛然而止,心里对未来的规划全部作废。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找到梦中人,她还没有告诉他。

    她喜欢他。

    “不甘心吗?”

    突然冒出来的清亮女声惊醒穆岩,她呆呆的凝望着飘浮在半空中的少女,心里的死灰重新点燃。

    少女穿着淡粉色立领长袍,在对襟衣领的地方用金色丝线绣着一朵朵花瓣。及腰长发披散在身后,在月色下划过浅浅的光泽。白玉似的脸庞有着一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粉色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浅笑。

    “不甘心又怎样,我死了,这是不变的事实,”穆岩垂下眼睫,神情冷淡的陈述道。

    “又不是没接过死人的愿望,呐,你的愿望是什么?”少女绕着穆岩飞行,及腰长发如丝绸般柔顺黑亮。她指尖轻点着下巴,啧啧称奇。“你的黑气好纯粹,这么纯粹的黑气还能压制住,太奇怪了吧。”

    “我的愿望?”穆岩忽略掉听不懂的词语,专心想着愿望。她眉眼蓦然柔和下来,低声说,“我想知道梦中人是谁,想去看他一眼。”

    “就这个愿望?”少女点头,踏着平静无波的靛蓝水面,闭上眼睛。

    她微微张开嘴唇,清亮的嗓音低声呢喃着奇异的优美旋律,柔和的声调有着古老圣洁的气息。“好了,愿望达成。你会忘掉关于自己死亡的所有事情,当你出现在他人面前时,他们会忘掉关于你死亡的消息默认你还活着,但当你离开他们视线的时候,他们就会恢复原样。

    当你找到梦中人的时候,我的能力就会失效。你会重新变成死人,”少女丢给她一把紫色少女绘油纸伞,“这可以让你在白天出现,记得千万不要见到阳光。”

    少女如出现一样瞬间消失,穆岩举着紫色油纸伞,神情略微茫然的仰望着穆府匾额。她揉着太阳穴,记起自己是接到成德帝的圣旨回京,洛府也在她回来之前被灭。

    穆岩侧身,望了眼远处叶府。暗想:她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可那件事到底是什么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