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98章 重来一次

第98章 重来一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来吧,”七岁的了缘小声呢喃道。

    他虔诚的闭上眼睛,满心期待睁开眼后便会看见自小守护自己的人。他抿着发白的嘴唇,睫毛轻颤在眼睑处投下晃动的暗影,白白净净的脸上一点朱砂痣像是粘上了一颗红豆。

    了缘抱着一堆师兄们换洗的衣服站在灵岩寺后山的石梯上,他穿着师兄们穿不下的青色僧袍,宽大破旧的衣衫下摆与袖口用黑色布条系住。莲藕似的小胳膊戴着用黑绳串起的珊瑚珠子,在阳光下泛着浅浅的红光。

    浅薄的阳光透过遮天蔽日的树叶零零碎碎的落下来,耳边除了湍急的流水声与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别无他物。

    ……那人没有出来。

    了缘松开紧攥着衣衫的手指,缓慢很慢的撩起眼睫,浅褐色的眼睛似流转着雾气,水汽朦胧。他咬紧下唇,抚平被抓皱的衣服,捡起掉在地上的一件换洗衣物。

    “你好害羞哦,不过,没关系的,”了缘深吸一口气,肩膀骤然放松。他眉眼弯弯,脸上的笑容柔和愉悦,“没关系,我还小,总会看见你。”

    他勒紧布条系紧衣衫下摆防止蹲下去的时候踩脏衣服,大步跑下石梯,在河边停住。撩开一角青衫蹲在河边一块爬满青苔的石头上。

    初春的河水还带着冬日的凛冽寒冷,清澈的水面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吹在脸上凉丝丝的很舒服。急速流淌的河水在岸边石块中打着卷飞奔到远方,偶尔冒出几尾小青鱼甩着水珠扑通一声隐没于水底。

    了缘将袖口撸到肩膀,抱起一大堆的衣服浸泡在河边一个专门挖出来的凹洞中。浸在水里的手指冻的发白,他转头拿起旁边放着皂粉的竹筒,回头,惊讶的看到所有脏污的衣服都洗净拧干挡在脚边干净的石块上。

    了缘眼睑发红,吸着鼻子不愿落泪。“好狡猾的人,”他揪着半湿的衣服,指腹在上面细细摩擦着,小声呜咽着,“好狡猾,不想跟我见面偏偏每次都用这么挫劣的温柔哄我开心。讨厌鬼,一个完完全全的讨厌鬼。”

    “你出来好不好?”了缘揉着手腕戴着的红珊瑚,慌乱不安的说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出来好吗?我就是想看看你,想知道你是谁。”

    周围寂静一片,没有任何人出现。

    身后传来模模糊糊的男声,熟悉的声音是师兄们互相调侃时的语气。了缘慌忙揉着眼睛,以便让那点红晕不太明显。

    他眼睛红通通的像个兔子,抱起洗净的衣服,瞥了眼身后的河水,抿着嘴角磕磕绊绊的说,“谢……谢谢你帮我,请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就当那是小孩胡搅蛮缠的蠢话。”

    他扣着鼻尖,几次回头望向河面。师兄们笑哈哈的跑来拿走衣服,拽着他胳膊跑回灵岩寺。

    灵岩寺是他的家,他赖以生存的家。师兄们虽然懒惰些、常爱使唤他,但他们心地善良性格淳朴,会把自己珍藏的玩具零食向他分享。时常在午夜过来检查弟子是否睡熟的方丈也很好,对他偷偷藏书阁看书并拿走经书临摹的事心知肚明却不追究。

    他有时会十分惶恐,半夜惊醒,攥着棉被彻夜不眠。怕这种平静安逸的生活会一去不复返,会被他身上的秘密彻底击碎烟消云散。怕方丈会以为保护他的那人是妖怪将她杀死,怕师兄们会怀疑他时不时怪异的举动近而远离他。

    他很怕,很怕,可……还是想见她。

    “出来吧,”十四岁的了缘轻轻呢喃。

    他穿着白色衣衫,胸前戴着暗红色檀木佛珠,墨黑长发用一顶红珊瑚蝴蝶发冠束在脑后。脸上的婴儿肥全部褪去,轮廓变得明朗清晰,浅褐色的眼瞳柔和温雅,清俊的脸庞有着谪仙般的淡然出尘。

    了缘靠在后山池塘的假山,从怀里掏出一包浅黄色纸包,纸包用红绳子系住,表面似乎被重物压过瘪瘪的。他解掉绳子,掀开纸包,露出下面三块压碎的云片糕。

    三块云片糕的边角全部被压碎,雪白细腻的糯米粉围住中间可怜巴巴竖起的一点云片糕。黑芝麻散落在碎屑中像是大雪中的泥点,虽然云片糕的卖相不好,但香甜软糯的味道一点也没变。

    “抱歉,云片糕被我压碎了,”了缘指腹沾了点云片糕碎屑含在嘴里,敛下眼睫,浅褐色的眼瞳似一汪春水般迷离清亮,“云片糕很好吃的,我想你也会喜欢。是喜欢的吧,有时师兄们放在枕头边的云片糕会无故消失,是你拿的吗?”

    没有回答,没有人影。

    干燥滞闷的空气无一丝微风,池塘里的荷叶死气沉沉的低着头。地面被炽热的阳光晒的发白,几只蚂蚁匆匆忙忙的搬着蚂蚱的死尸跑到阴凉地方。

    了缘神色平静冷淡,一次次的沾着碎屑含进嘴里。脸颊晒的发红,鬓角的发丝被汗水打湿泛着亮光,滚滚汗水从额头冒出顺着眼角滑落衣襟,胸前的衣服已经汗湿。白衣紧贴着身体,黏腻闷热像是另一层皮肤。

    “你出来好不好?”了缘的声音很轻很淡的说,眼神发虚的望着地面。“不要再躲了,出来啊,你出来啊。”他一把握紧纸包,点点碎屑从指缝漏出,“不要再躲了,我怕你藏的太深,我再也找不到你。”

    背后有细碎的悉悉索索声响起,绵软拖拉的脚步声踩过杂草慢慢接近。

    了缘浑身一紧,欣喜若狂的转身。

    “了缘,你的样子好像看到鬼一样,”二师兄挠着发红的脑门,好奇的瞅着了缘发白的脸色,“喂,你不会真的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你别吓我啊,我可不会被你吓到。”

    “买来了?”了缘弯起嘴角,将失望掩饰在笑意之下。接过二师兄递来的浅黄色纸包,他漫不经心的挑着系住纸包的红绳子,“你先走吧,我一会就出去。”

    “你小心点啊,这后山可是被方丈明令禁止不准进的地方,”二师兄从袖口里摸出两颗毛桃,在袖子上随意的擦了几下,丢给了缘一颗,“对了,方丈刚才找你,待会你直接去内室。”

    “嗯。”

    二师兄啃着毛桃离开,了缘解开绳子,将完整的十三块云片糕放在假山平坦些的地方。“云片糕就放在这里。若你喜欢,我便天天备下云片糕。”

    没有任何回应,他的问话便如疯癫之人的自说自话。了缘轻笑了声,抖开手里的纸包,将里面完全碎掉的云片糕吞入肚中。

    内室是方丈诵经念佛的地方,里面点着两排檀香,浓厚的香气充盈这里。了缘关紧木门,跪坐在佛龛下面的蒲团上。

    “了缘,知道老衲为何要给你起这个法号吗?”方丈起身,替换掉佛像前快要熄灭的一支香烛,“了缘,了缘,了却情缘。你小时候,老衲为你卜了一卦。命有一劫,无法躲避。可今日老衲重新卜卦,你的劫竟自行消去。”

    “我的缘……死了?”

    “老衲不知,”方丈喟叹道,“既然命里无劫,你可愿剃发?”

    “我……不愿,”了缘低着头,指腹摩擦着手腕戴着的珊瑚珠子。神情挣扎困惑,忽然闭上眼睛,神色逐渐平静下来。“方丈,我心里住着他人,若剃发为僧,也只会对佛主不敬。”

    “你出去吧。”

    “方丈……是要赶我走吗?”了缘抿紧嘴角,嗓音干涩,“我自当遵守。”

    “灵岩寺还不至于多一人的饭就吃垮了,”方丈转着佛珠,无奈的轻笑,“可惜了,以你的资质定会飞升为仙,你真的不愿剃发?”

    “我会住在后山,”了缘起身,拿过方丈手里的火捻子点燃檀香,“平日以字画卖钱,日常生活不会频繁的往寺庙里去,木柴清水也不会让方丈操心。只劳烦方丈将后山那座破庙借我暂住。”

    “你……去吧去吧。”

    了缘弯腰,尊敬的行礼。

    后山的破庙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稍微动弹便是一阵阵沙尘暴似的灰尘。霉味充斥着里面,蜘蛛网比瓦片还多。他借用木块修好屋顶的破洞,用几根粗硕的木头撑住歪斜的墙壁。到桉山砍了三捆木柴给寺庙,他跑到池塘边修剪杂草。

    “从今以后我便住在这里了,”了缘轻轻抚摸着绽放的荷花,“请多来劳烦我吧。”

    他在这里一住几十年,自娱自乐的活到暮年。

    天晴了,就搬出粗糙的板凳坐在池塘边。在边上放着两三块云片糕,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临摹着荷花挺立的模样。

    下雨了,就举着一把残破的油纸伞立在廊檐下。眺望着池塘里水汽缭绕的景象,聚精会神的倾听着荷叶发出的每个声音。

    生病时得偿所愿的裹着被子坐在床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池塘。装作昏迷的样子等待夜晚来临时那人温柔小心的触碰。

    旱灾时心急如焚的从灵岩寺后山挑来一桶桶河水浇灌到池塘里,看着荷叶依然保持绿油油的颜色,欣喜的揉着酸痛的腰部。

    头昏眼花的老年让人很不适应,最煎熬的便是再也看不清池塘。

    他躺在床边,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抹粉色的身影。

    “你总算出来了,”了缘布满老年斑的手颤颤巍巍的从枕头便摸出一包云片糕,“喏,今日的你还没吃。”

    青禾掀开纸包,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果真是三加五三十五块。

    “能……凑近些吗?”了缘趴在床边,仰视着青禾,“凑近些,我看不清你的模样。”

    青禾握住他的手,蹲在床边。她描绘着了缘的眉眼,疑惑的低语,“怎么那么快就老了,好快,我还以为你才十几岁的。”

    “凡人的时间当然很快了,我不想问的,”了缘前世的记忆至见到她时便恢复,他目光贪恋的留恋在青禾脸上,一笔一划的将她的音容笑貌全部记在心里,“虽然总说着不要问、不要问。可还是有一句话堵在心里不吐不快,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我的能力很弱,”青禾羞愧的咬着下唇,将他的手放在脸庞轻轻蹭着,“时间回溯法只能在一个人身上用一次。阿缘,我好怕你会因为我受到伤害,非常害怕。”

    “对我的这一世满意吗?”了缘呼吸急促,低声咳嗽,他迅速用手捂住嘴唇,藏起手心的血液。“你没有出现,我过的普通安逸。满意吗?”

    “……满意,”青禾眨着湿润的眼睛,微笑着说。

    “可我不满意,”了缘抱着青禾,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我欠你的三十块云片糕还没有还,青禾,等我投胎好吗?”

    “三十块不是给了吗?”青禾迷惑的数着手里的云片糕,重复数了好几次还是正确的,“阿缘,这不就是三十五块吗?”

    “笨蛋,说了多少次了,三加五是八。”

    “三加五是三十五,”青禾斩钉截铁的叫道,“三加五就是三十五块,明明是阿缘数错了。”

    “三加五不是八?”了缘靠在床头,嘴角宠溺的笑意无论如何也压不住。

    “当然,”青禾立刻回答,昂起小巧的下巴,得意洋洋的回答。

    “三加五是三十五?”

    “当然。”

    “你愿意等我转世?”

    “当然……哎?”青禾反应过来,怔忪的望着闭上眼睛面带微笑的了缘。她凑近了缘,轻吻额头,“不需要骗我了,大大方方的问我是否愿意等你转世,我也会理所当然的回答你‘当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