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8章 惊喜&惊吓?

第8章 惊喜&惊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裴安知道,阿月在躲他。

    几天前的中午,八月份灼热的阳光火辣辣的烘烤着干涸的大地,升腾的热气让外面像个巨大的火炉。

    秦月只穿着一件玫红色复古花纹的连衣裙趴伏在米色沙发上,她懒洋洋的靠着沙发,用牙签挑起一颗陆裴安去核过的樱桃,眯起眼,咬一口樱桃状似无意的问着当时在厨房里的他,“裴安,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他当时在厨房切肉,旁边放着三个削好皮的紫皮茄子,是准备做肉沫茄子的。

    闻言,他神色一僵,刀刃切到了大拇指,短暂的麻木之后,鲜血瞬间涌出来。怕秦月察觉到他没敢回头,压下惊恐,淡淡的说,“十五天,怎么了?”

    “哎,居然那么久了,”秦月自言自语着。

    久?

    才不会,这点时间短暂的如同夏日露水。他认为‘久’的时间,是从现在一直到死去骨灰混合在一起的时间。

    秦月问出这个问题,是对他厌烦了吗?

    陆裴安心里发悚,脚底冰冷,纸巾裹住受伤的拇指,殷红的鲜血连同力气慢慢从身体里面渗出。

    他喉咙发紧,紧握刀把,五指由于用力而失去血色,惨白惨白的,极其丑陋可怜。他歪着头,月牙似的眼睛晦暗幽森,笑意冷然,语气轻柔,“阿月对于我们的关系腻了?”

    ……阿月要是回答‘是’。

    他深深的叹息出声,胸口发闷。

    陆裴安苦笑着,指尖佛上刀刃。该庆幸吗,阿月是在失忆前一天对他厌烦,而不是第一次见面就讨厌他。

    客厅里的秦月听到陆裴安的回答,霍的起身,皱眉无语的叫道,“你怎么想的,居然想到这里去了,好饿,赶紧做饭去。”

    陆裴安发白的面色逐渐缓和,始终吊着的心脏终于落下来,他揉着眉间,无奈的笑着,看来阿月只是随便的问问。

    那为何是这个问题?

    似乎这个问题是他们一切问题的征兆。

    从那天起阿月就开始躲他,早上不再询问他一天的行程,出门时没有拉住领带偷袭亲吻。就连回信也迟了很长时间,目光相触时会率先移开视线,就连晚上的床-事也不再主动!

    是阿月再一次做噩梦了?难道她发现了他的秘密,还是梁晨又留着什么后招被阿月看到了?

    纷乱的问题扰乱他的思绪,他苦思冥想,彻夜未眠。

    早上,阿月去上班已经有两个小时又三十四分钟,陆裴安在与秦月分开时笑着说下午有场手术,但其实他至秦月离开就一直躺在卧室大床上。

    身体自动蜷缩成有安全感的虾米状,脑袋埋在胳膊里,在黑暗中睁眼,冰冷咸涩的眼泪流过眼角、侧脸、鼻梁,将衣服打湿。

    他该怎么办,阿月一定是觉得他温顺的性格很无趣而想离开他的吧。

    ……在看最后一次吧,反正这已经是阿月失忆前的最后一天了。

    陆裴安哽咽着擦干眼泪,他起身下床,蹲在床头柜前。径直打开第三层抽屉,翻到背面,上面用胶布粘着一个手机。将东西丢到床上,他脱掉白底蓝红格子衬衫,换上黑色兜帽外套,将手机装在兜里。

    环顾卧室,他留恋不舍的叹气。掏出手机,标示阿月地点的软件显示她在葛江区第三条街上。陆裴安指尖一下下的点着代表阿月的红色圆点,目光悲伤释然。

    终于来了,他苦涩痛苦的想。

    最近十几天,他一直提心吊胆,怕阿月会发现他的秘密,恐惧着阿月的离去。

    但当这一天来到,他反而有种尘埃落地的踏实感。

    ……再来一次吧,他咬着下唇。再来一次,他们再经历一次初相识的甜蜜时光。

    陆裴安苦笑着深吸一口气,戴上黑色兜帽,双手插兜跟着手机上阿月走的路线出发。踏出铁门,闷热干燥的空气便如粘人的情人立刻围上来,他难耐的皱着眉,脸色阴森的拐到阴影处。

    葛江区第三条街离阿月的住处不远,是条有名的商业街、小吃街。数不清的商场超市小吃店开在两侧,现在白天,小吃店的生意不好,但超市、商场、奶茶等装有空调的店里人流拥挤,行人往来不息。眯起眼睛,他瞥到手机里代表阿月的圆点走到糕点区。

    去蛋糕店干什么?

    呵,骗他去上班,结果撒谎去蛋糕店。想到一种可能,陆裴安几乎咬碎一口白牙。

    阿月是要与男人约会吗?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跟其他男人在一起……阿月,我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

    陆裴安收起脑中翻滚的黑暗念头,决定还是先将不乖的爱人给带回家。

    陆裴安眯起月牙似的眼睛,愉悦开心的笑着。

    走过法国梧桐街道,从一条小吃街拐到左边。他拉紧帽檐,在商店的屋檐下快步走着。

    找到了。

    陆裴安攥紧兜里的手机,目光幽暗阴森的望着对面蛋糕店。

    秦月站在明亮清甜的蛋糕店柜台前,背对着陆裴安,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手指比划着,似在跟店员说着什么,陆裴安靠在蛋糕店对面服装店面的墙壁上,紧拽着兜中手帕,目光凝视着秦月的身影。

    那些黑暗的计划在看到秦月只身一人时迅速消散,他揉着耳边碎发,眼睛刺痛。阿月没有背叛他啊……幸好。

    一名男子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从街头走来,陆裴安揪起心,有种不详的预感。玫瑰几十朵簇拥在一起,用紫色粉色的花纸包着。男人大约二十一二,身高一米九左右。麦色皮肤,轮廓深刻,笑容爽朗。有种阳光帅哥的感觉,穿着浅蓝色衬衫,修长笔直的腿上套着一条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球鞋……身材比他好,陆裴安心脏酸涩的一一比较着。

    果然,男人看到秦月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蛋糕店,笑容灿烂将玫瑰花递给她,陆裴安立刻走过去,恰在此时,一辆白色货车停在蛋糕店挡住陆裴安的视线。

    该死,他赶紧绕过去,发现秦月已经走到左边几米处,而那个男人不知跑到哪里。陆裴安揪着帽檐阴戾的左右望着,最后,绷紧下颌跟上秦月。

    阿月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碎发连衣裙,头发束起戴了一顶浅黄色的草帽,帽檐围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在夏风的挑-逗下四处飞舞蹭着白皙的脖颈。脚上穿了一双玫红色的皮质凉鞋,她抱着玫瑰花,步伐笔直坚定的往前走着,不会左顾右盼、停停走走,一直,一直一直的往前走去。

    这才是他喜欢的阿月。

    手机铃声响起,提示有信息,他打开,发现是阿月的信息,【八点回来,有事说。】

    ……是要分手吧,带着那个男人。

    陆裴安口里顿时像塞了一把黄连,苦涩的味道从口中蔓延到心脏。苦的他弯下腰蹲在地上,几乎流下泪。他爱的人没有变,只是不再爱他了。

    ……要不要买把刀?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望向左边的红星超市,瞥了眼阿月手里拎着的蛋糕盒子与手中的玫瑰花,他勾起阴冷的笑想着。

    还是买把比较好,也许晚上就会用到了。摸着尖细锋利的银白色刀刃,陆裴安笑的宛若粘稠蜂蜜般甜蜜粘腻。

    他在阿月家对面一间屋子的蔷薇花丛下等到八点,看着阿月进屋,开灯,玻璃窗上印上阿月黑色的剪影。她忙进忙出的准备晚餐,脸上带着轻松喜悦的笑容。

    跟他在一起真的很累吗,什么时候跟那人搭上的?

    带着这些问题,他咬烂下唇绝望愤怒的想着。

    华灯初上,夜色渐浓。夏日窒闷的空气渐渐凉爽,但陆裴安胸口的暗火却越烧越热。手机显示时间已到,他抽掉刀具上的纸袋子,紧紧握住,月光划过刀面闪着冰蓝色的冷光。

    陆裴安右手握着刀把背在身后,眼角余光一直环顾着两侧道路,思考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到。他走上秦月家的楼梯,站在铁门口,缓和一下呼吸,左手颤抖着向门把手伸出。

    手指尖将要碰到把手——

    铁门突然从内打开。秦月举着插上蜡烛的蛋糕,笑容满面的叫道,“裴安,生日快乐!”

    陆裴安背在身后的尖刀歪了一下,他目瞪口呆,呐呐的回答,“……⊙▂⊙,谢……谢谢。”

    所以,这就是一个想要给惊喜,却不小心变成惊吓的故事,::>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