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23章 阴差阳错1

第23章 阴差阳错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板,一束香槟玫瑰。”

    他又来了。

    陈露眉眼柔和下来,抿着嘴角想要掩饰自己的笑意。

    她停下给百合浇水的动作,没有抬头。熟练的从身边拿起一张淡蓝色的砂纸、一张白□□状的纸与粉色的蝴蝶结给他包了九十九朵香槟玫瑰。玫瑰粉嫩柔软的花瓣上还带着一点露水,在黄昏的浅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直到把玫瑰包好,她才略微抬头但视线也只维持在那人的脖子以下。他看着也就二十多,身材高挑挺拔,脊背挺的很直,穿着一身裁剪得当的黑色西装,衣领、袖口不带一丝皱褶,庄重正式的像是要去参加婚礼的新郎官。

    他站在门口没有进来,背着光。黄昏的余光在他黑色西装的边缘洒上一层乳白色的光晕,各色娇艳的花朵在他身上投下剪影,而他的影子笼罩在陈露身上。

    他伸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接过香槟玫瑰,道了声,“谢谢,”声音低沉而冷淡。

    一点都不像要去见女朋友或妻子的人。

    ……因为,香槟玫瑰的话语是:我只钟情你一个。

    直白又浪漫。

    直到他转身离开,陈露才敢抬起头直视那人的背影。他走路一板一眼的,连跨出的步子、手臂摆动的弧度都像用尺子量过一样。

    陈露对那人庄严刻板的走路方式逗笑了,她生性懒散,最见不得这样规矩呆板之人。

    她躺回藤条椅上,品着茉莉花茶。目光没有焦距,脑中懒懒的转悠着对那人的猜测。

    他是这两个月来唯一在她这买花的客人,不知道为何这两个月居然只有他来买,以前生意虽然不太好但还勉强过的去,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只靠一位客人。

    他每次都在黄昏的时候来买花,有一次陈露好奇特意看了下时间,才发现他来的时间都是六点半,不多一分钟也不少一分钟,正正好好的六点半。

    他也只用淡蓝色的纸包着九十九朵香槟玫瑰,简直像是强迫症一样。

    陈露想到此,对那个没见过面的那人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感到有一些好奇,不知道与那人在一起生活时,能否适应这人的习惯。

    不过,现在的男生追求女孩都要在每一天送上一束香槟玫瑰吗?记忆的深处,她也曾每天收到过。

    陈露含笑的嘴角僵住,强迫自己将思绪转开,那是不能碰的一道伤疤。

    有拖拉不稳的脚步从左边传来,夹杂着嬉闹吹捧的话,是那些不务正业的混混。

    铁皮大门被人暴力的踢开,陈露叹口气但面上还是柔柔弱弱的微笑。没有看向来人,在混混说话前将兜里的钱拿出来。

    她拿起藤椅边靠着的纸板,用油性笔在上面写着‘请不要介意,这是我仅剩的钱。’

    一个身材干瘦,头染黄毛,满脸痘痘的混混蹲在陈露面前,他嘴里叼着烟,说话时喷出的烟味让陈露微微皱眉。

    “美女,你这么识相,哥几个都不好再欺负你了呢,你们说是不是啊。”他眯起眼睛,转过头对自己三个同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继续盯着陈露,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拖长了语调说,“不过,哥几个的目标不是钱,你唔咳咳。”

    陈露脸上还带着厌恶就被这反转的一幕惊的回不了神。

    买香槟玫瑰的客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他面色狰狞可怖,双眼发红,下了死手的与混混打斗。

    干净整洁的衣服变得发皱,沾上灰尘与血迹。那人从来冷静自持的表情像面具一样被整个剥下来,换上恶魔的样子。

    令人牙酸的击打声、骨折声从混战的中央传来,陈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她抖抖索索的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就见打斗停止。

    四个混混躺在地上,浑身青紫,出气的没有进气的多。看样子是受了重伤,而买玫瑰的客人站在四人中间,他衣服被撕开了好几个口子,头发凌乱,俊俏的脸上染上血迹与青紫痕迹。

    陈露瞥了眼混混,无奈的微笑。她不想被勒索但也不想以后的日子里都被混混纠缠,但那人也是好意,她拿起纸板在上面写着‘谢谢,你受伤了,要包扎下吗?’

    那人看也不看陈露的纸板,动作迅速的离开,连话也没说一句。

    陈露对那人的反应哭笑不得,她无语的看着地上的四具‘死尸’不知道要怎么办。

    眼前一花,那人去而又返,利索的拖着混混跑出门,只留下一地的狼狈与血迹,还有那人碎发下发红的耳尖。

    陈露笑了,笑的连眼泪也落下来,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逗的人,看着是那么正经理智的人却没想到那么害羞腼腆。

    晚上,从附近的超市买完打折的蔬菜回家的时候,经过居民区路口。一些夏季闷热出来乘凉的老奶奶各自聚成堆,在热火朝天的说着闲话。

    “小陈啊,买完菜了啊,呵呵,看着小姑娘真有本事……自己开家店,我孙女可就不争气了。”老奶奶打了招呼,就将话题扯到自己孙女身上。

    “哎呦,你孙女不是什么北京大学的吗,那才是有本事。”

    陈露始终笑的温婉,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她走开后就听见身后继续传来说话声。

    “可惜了,是个哑巴,多好的一个姑娘。”

    没有回头也知道他们那同情惋惜的表情,陈露没有停顿继续走。她知道他们也许是无意的,但她真的不想再看到叹息的表情,不想再听到同情的声音。

    五年了,她早就听够了。

    她不是天生的哑巴,是在高三去飞机场的高速公路上出的车祸,爸爸妈妈因为保护她去世了,而她就此变为了一个哑巴。

    陈露笑的温柔又伤感,摸着脖颈处系的纱巾,在白色纱巾的地下是条长达七八厘米的伤疤,横在喉咙处,伤了声带,从此她的人生就翻了个个。

    回到花店,将大门仔细的关好以免有来报复的混混或者小偷光临。这是个二层楼房,是爸爸在去世前用大部分存款买的,本想要全家人一起住的……现在也只剩下她。

    房子里的装饰没有变过,还是几年前的旧样式,但光看着就让陈露觉得温暖,好像爸爸妈妈还活着一样。

    吃过饭后,陈露收拾好自己,带着一身水汽就上了床,她这洗过澡就睡觉的习惯,从小时就没有变过。

    看着浅蓝色的天花板,陈露对爸爸妈妈道了声晚安便睡了。

    夜里又做了噩梦,不记得那到底是什么,只能感觉到在一片黑暗中,有不知名的温热的物体压在她身上,实在的沉甸甸的重量压得陈露喘不过气。

    那个东西在陈露耳边发出压抑的喘息声,微凉的气息洒在脖颈上,带着湿润粘腻的感觉,引起一片鸡皮疙瘩。

    陌生的气息像大型野兽巡视猎物一般在陈露身上嗅个不停,她想醒来,可眼皮就像黏在一起了,全身无力,动弹不得。

    一双带着凉意的手按在陈露脸上,停留一会后。冰冷滑腻如同冷血的蛇一样的手指轻轻的拂过眉眼,像是蜻蜓点水似的迅速轻柔。那双手只静静的划过眉眼、鼻梁,然后在嘴唇的地方停留着,轻轻按压着,像是要将唇纹烙印在手上。

    不要。

    陈露猛然睁开眼睛,瞳孔剧烈收缩。心脏快速的跳动,身体发冷出汗不住颤抖,口中充满胆汁的苦味,她趴在床上干呕了一阵才神色萎靡的将缩成一团。

    衣服没有被脱下,身上也没有一点痕迹,那真的是她在做梦?

    可那么真实……

    陈露瞥了眼柜子上的钟表,清楚的看到时间停在一点四十,与以往一样。

    她嘴角不再留着温婉的笑,表情空洞的如同尸体。

    她这一个月每天的做梦都会在一点四十醒来,这真的是梦吗?

    陈露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粉蓝色的窗帘被夏季早晨的微风吹开,露出院子里那些缀满露水的茉莉、海棠与月季,浅金色的太阳慢慢的从屋角移到窗户上,再从窗户下蔓延到陈露海蓝色的床单上。

    陈露在床上又赖了一会床就动作利落的起床洗簌,正将白粥与馒头放到桌上时,门外的铃声如期而来,陈露身体僵硬声音很小的叹口气。

    签过字,从快递员手里拿过包装精美的盒子,她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打开了,里面还是那封淡蓝色玫瑰花纹的信。

    是一封让她毛骨悚然的情书,只从五年前的车祸后就一直再送。她想过报警,可最后还是放弃了,现在那个人只是送情书,万一陈露惹恼了他,也许就不只是情书了。

    她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暗处的人,自己的容貌随好也只是中等偏上一点,并且还是个哑巴。陈露眯起眼睛无奈而轻柔的笑着,在心里将自己数落个遍。

    大清早的没有客源,陈露开了门就侍弄着自己养了几年的月季,她以前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没有什么大了解,现在却是能分辨出每种花的种类、生长环境。

    门前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像是故意踏的很重好让陈露听见一样,而陈露也确实听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