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26章 阴差阳错4

第26章 阴差阳错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露初一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常常被欺负的同学,他的衣服总是皱巴巴的,沾上很多不知名的污垢,头发很长、油腻腻的的挡住了眉眼,他性子十分阴沉孤僻,看着阴气森森的,没有同学喜欢与他玩。

    有一次,班长举行了一个给异性送花的活动,在那天晚上,打扮光鲜亮丽的同学围在他身边目光讽刺,嘲弄的奚落他。

    陈露手里拿着一朵香槟玫瑰,本想送给班上一个长相性格都挺好的男孩,但看到男孩嘲笑的最厉害,她就将那朵玫瑰送给了被嘲笑的男孩。

    从那一天起,她每天都会在自己的窗台上发现一朵香槟玫瑰,她那时候就是个孩子,没想过跟踪、尾随的事,只认为每天一朵玫瑰很浪漫、美好,所以谁都没有告诉过。

    高三时,校草当面送给了她九十九朵香槟玫瑰。

    陈露当时没有答应,但校草坚持了半年,她以为这人就是送了她六年香槟玫瑰的人,是那个每天风雨无阻将玫瑰放到她窗户的人,是那个每天送她早晨的人,是那个下雨天装作不经意的送她伞的人。

    她喜欢他温柔的举动,喜欢他细心的观察。

    可等陈露决定接受的时候,校草却突然退学,听说是因为他家破产了。

    校草临走前,送给她一束香槟玫瑰,苦涩的笑着说,“我只是想玩玩,没想到先把自己玩进去了。”

    陈露愣住了,但没有失恋的感觉,她只有些无措尴尬,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要说什么。

    抱着花回家的时候经过一条梧桐大道,两侧种着几十年的法国梧桐,仲夏的金色阳光透过梧桐叶的空隙笔直的射下来,在陈露脸上、手上晕染出许多圆形光斑,阴影挡住了太阳炽热的热度,只余下一丝丝暖洋洋的温度。

    她低着头数着自己的步子。

    “喂,”有人叫住陈露,她回头就见到班里的男同学。

    他长得很高很瘦,但喜欢缩着肩膀塌着背,穿着皱巴巴的白衬衫黑裤子,黑发很长,乱糟糟的翘起,遮住眼睛,让他看起来格外阴暗木讷。

    他双手背在身后,低下头,脚尖一点一点的前后游动着。陈露那时有着女孩的矜持,见叫住自己的男同学不说话,便也赌气的似得左顾右盼,不耐的说,“有事吗?我要回家。”

    “……¥%&*¥”

    “什么?”

    “不许收他的花,你只能收我的,”他语气很卑微的小声说,从背后拿出一束香槟玫瑰,淡红色的花瓣映上他苍白的手上细碎的小伤,伤很小但很深也很多,密密麻麻的遍布在他两只露出青筋的手上。

    陈露那时只觉得那双手有些恐怖,那时的小姑娘敏感而虚荣,她讨厌那人,便也连同他喜欢她都觉得恶心难受。

    但她没有向他发难,只皱着眉头,扯出一个很微弱的笑,“对不起,我现在真的不想谈……你也别伤心,我不喜欢校草的,”莫了还开了个小玩笑,“你看,你没有得到我,别人也没有得到哦,所以,你走吧。”

    他像被针刺了一下,手颤抖的快速缩回背后,头低的更低,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模模糊糊的听不清。

    陈露没了耐心,绕过他就要走。

    她走左边,那人移到左边,陈露走右边,他也跟着移到右边。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沉默了很久,手指剧烈的颤抖着,呼吸急促。陈露有些害怕,他突然伸出手将她怀里的玫瑰夺过去,扔到地上跟见到杀父仇人一样使劲的踩着。

    陈露推开他,愤怒的瞪着。他却像被人欺负似得僵硬着身体,缓慢的蹲下去抱着头,使劲的揪着头发在那小声的说话。

    陈露诡异的有种欺负了他的感觉,甩了甩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家,爸爸妈妈在吵架,见到陈露后就各自转身粉饰太平。看到这样,陈露滚到嘴边的话有咽了下去。

    陈露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前厅有很大的嘈杂的声音,爸爸很大声的呵斥着谁,妈妈尖细的数落着谁。

    陈露清醒过来,下了床拉开窗帘往下看。在路灯下对持的三人,其中有一个居然就是白天那个送花的人。

    他来干什么?

    爸爸继续骂着他,他像感觉到陈露的视线一样倏的抬起了头,冲她笑了笑,想要往前走。

    爸爸看到陈露后很大声的呵斥着她,“露露,回去睡觉。”

    妈妈也满脸惶恐愤怒的叫着,“快回去,露露,去睡觉!”

    陈露撇着嘴,拉上窗帘留下一小块的空隙,凑近了才听见一些断断续续的话。

    “你敢……警-察会过来……情书……滚出去!”那句‘滚出去’如此响亮,以至于隔壁的狗也跟着凑热闹汪汪的叫着。

    然后三人之间就是死一样的寂静。

    他抬头对着陈露的窗户很大声的说,“露露晚安,明天见。”

    爸爸愤怒的举起手大叫着滚,妈妈不安的拽着爸爸的手不让他打人。

    他慢慢的走到门口左边靠墙的一辆黑色轿车,一个身材中等、满头银发的老人为他开门、关门。

    陈露坐回床上,觉得这一切就像电视剧一样,虚假的仿佛一戳就破。

    门被打开,爸爸妈妈走进来。

    “露露,那个恶棍你就别管了,我已经给你退了学,我们到外国上学去。”

    “为什么?爸,我——”

    “——什么都别问!你妈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了,我们明天就走,”爸爸说完后弓着腰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岁,疲惫的离开。

    妈妈无奈的叹着气,“露露,你就别问了,只要知道爸爸妈妈是不可能害你的就好了,我们明天就走,好吗?”

    妈妈捂住嘴,眼泪留下来。

    陈露眼圈跟着发红,抱住白了头发的妈妈,“妈,我不问,出国就出国。”

    天未亮,爸爸妈妈便叫起陈露,做贼似得开车离开这熟悉的四方,陈露只默默的锁在后车座,看着熟悉的房屋一个个的远去消失。

    当汽车开到高速公路时,车头突然冒出一个身影,他张开手臂静静的望着车里的陈露,惨白的灯光打在那人身上,让他像个索命的白衣鬼魂。父亲惊慌失措的调转车头,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嘶哑尖细的声响。

    汽车撞上路中央的栅栏,呛人的浓烟迫不及待从车内冒起。陈露最后的记忆就是呆立在车头眼神绝望的阴郁少年,与妈妈抱住陈露的体温。

    然后,一切归于黑暗,她的声音也消逝在黑暗中。

    陈露哆嗦的回忆带血的记忆,发红的眼睛瞪向走进来的梁俞之,手指死死的攥住手下的笔记本,沙哑干涩的喉咙发出咯咯的恐怖声音。

    她该怪他吗?可当时是父亲急转车头,不愿撞上他,才导致汽车失控撞到栅栏。

    她不该怪他吗?可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他,没有他,爸爸妈妈就不会死。

    梁俞之还是那副认真严谨的样子,他小心的掰开陈露紧攥着笔记本的手,揉捏着她紧绷到发青的手指,眼神热切的凝视着陈露,而后露出心满意足的浅笑,“看,你还是想起来了,无论过了多久,你记的最深的肯定是我。”

    陈露张口欲言,才想起自己变成了哑巴。

    梁俞之单膝跪在陈露面前,脸颊紧贴着陈露的手掌心,叹息道,“我知道你恨我,恨我虽是无意但也害死了伯父伯母,恨我处心积虑的接近你欺骗你,恨我行为上的变-态。”

    “我知道你忘了最初也最真实的那个我,即使现在与这个伪装的我相处的那么好。喜欢的接受的也只是这个假壳子,露露,我想让你想起那个真实的我。”

    “我想你,”梁俞之用脸颊摩擦着陈露的掌心,严肃木讷的眼神蓦然柔和下来,“露露我想你,想的”都疯了,露露,不要露出这样炽热的眼神,我……会忍不住的,”他用干燥温热的掌心捂住了陈露的眼睛。

    “露露,你看,秘密被揭开了,那个发现秘密的人除非杀了制造秘密的人,否则就只能死了……可我舍不得,所以……露露永远呆在这吧。”

    梁俞之圈住陈露紧紧的拥抱着,刻板冷淡的嗓音变得温柔似水,低低的说,“露露,当时那辆车为什么不撞上来呢,若是撞上来,我们就会一起死去。”

    “露露的眼睛虽然不管做什么眼神都很美,但我还是讨厌憎恨的目光,所以……露露,委屈些呆在我身边好吗。”

    陈露嗤笑一声,猛地推开梁俞之。梁俞之没有提防被推倒在地,他呆呆的凝望着陈露不知所措。

    陈露冷下脸扔掉无名指戴着的戒指,转身大步往前走,快要出门的时候,胃部突然抽痛了下,反胃的感觉突兀的传来,她捂住嘴干呕的了几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