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41章 口是心非5

第41章 口是心非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家路上,苗姝尽最快速度在药店里买来抗炎药物、双氧水、纱布等。她动作小心的用镊子夹出伤口处黏住的碎布。伤口在左边肋骨处,大约五六厘米。幸亏伤口不太深,只要口服三天抗炎药物,近期忌辣椒海鲜等发物,定期清洗换药就可以了。

    尽管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但苗姝还是觉得心脏好像被人恶劣的揉-捏着,眼圈发红,鼻子酸涩的想哭。

    “哭个毛线,我又没死,”余良大大咧咧的坐在苗姝沙发上,凤眼斜睨,仔细打量着她的住所。他眉间微皱,忍着伤口被清洗时苗姝不小心触碰所带来的刺痛感。

    “看着……看着好疼,”乖乖女的苗姝什么时候看过这样血肉模糊的伤口,而且这伤口还是出现在她自己学生身上,这让她十分难受。

    她是打心眼里喜欢班里的每个学生,虽然他们有时调皮捣蛋,有时精力充沛的让人头疼。但真的喜欢这班里的每一个学生,是他们的热情真挚的感情给了她工作后最想要的回报。

    余良收回翘着二郎腿的两腿规规矩矩的坐着,阴郁的眉眼蓦然柔和下来。他嘴角挑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突然用手指挖开肋骨处的伤口,手指在伤口里搅动着,沾上鲜血抹到苗姝额头。

    微凉的手指在额头胡乱划着,目光绕过他的胳膊,苗姝可以看见余良认真虔诚的神色。她目瞪口呆,困惑不解的问,“余良你做什么,把血抹我头上干什么,恶作剧也不能这样做啊。”

    “闭嘴,给我止血。”

    苗姝忍无可忍,一掌拍在余良头顶。

    擦净额上的鲜血,苗姝在伤口处贴上纱布,收拾手里的物品,她瞅着余良的平静的表情,“余良,能告诉老-师,你跟杨老-师打架是为了什么。别跟我说什么找他去,”苗姝抬手打断想要说话的余良,继续说。

    “你现在不说,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学校已经决定让你退学,若你自己都放弃辩解的机会任由别人安排你的命运,那老-师也没什么好说的。”

    余良左顾右盼,就是不说。瞥到苗姝专注的眼神,他猛地偏过头盯着别处,手指扣着脸上的擦伤,语速极快的说,“他说你胸小没女人味上-床一定很不爽。”

    “……什么?”苗姝瞠目结舌,她舔着下唇,严肃的望向余良,“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他说你胸小没女人味上-床一定很不爽。”

    苗姝勃然大怒,愤怒于杨老-师的猥-琐与虚伪,也怨余良在校长室的不解释。“那你怎么不说,现在可好。校长要你跟杨老-师道歉才能继续上学。”

    “说不说有关系吗,他会承认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才被学生打吗,”余良小声嘀咕着,“再说,我跟他打架又不是为了得到你的感谢。”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夜色下的余良想起那时苗姝第一次做的饭菜闷笑出声,揉着怀中人软软的长发。他抱紧睡着的苗姝静静的仰望着星空,权当是在约会。

    墨蓝色的星空铺满整个视线,点点钻石般的星星组成不同的星系。有浅色的云层簇拥在晕黄的月亮旁边,几只黑影啼叫着划过天空。夜风清冷,半人高的枯黄杂草随风摇曳,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为什么将肋骨处的鲜血抹到苗姝额头上。因为他记得,世上第一个女人夏娃便是用亚当肋骨做的。那时候不能直接将肋骨送给苗姝,只好以肋骨处的血代替。

    告诉她,从此以后,她便是他骨中骨,肉中肉。

    手臂搂抱着怀中昏睡的苗姝,他下巴抵在她软软的头顶。眯起眼睛,昏昏欲睡的眺望着远方繁星点点的高楼大厦,看着看着,他倏然一惊。

    该死,忘了那个女人明天要去叶宅。

    余良抱起苗姝将她放到木床上,盖上被褥。在兜里装了许多零食巧克力后,他扶着门框,回头望了眼乖乖睡在他床上苗姝。

    这就好像,她是心甘情愿的呆在他床上等他似的。

    余良嘴角勾起心满意足的笑意,哼着国歌的调子锁上木门,抬脚往叶宅走去。

    苗姝醒来时,天色大亮,灰蒙蒙的冷光透过门缝。屋内没有余良的身影,静悄悄的有些瘆人。她起身开门,外面清脆的金属声哗啦啦的响着不绝于耳,在寂静冷清的木屋内显得刺耳尖利。

    她使劲晃着木门发现真的开不了后,沮丧的坐在床上。她呆在这里已经有四天了,余良认为那些追杀她的人会等在她家门口,所以不愿让她走。但她在学校里就请了一天假,无辜缺课,估计领导会对她有很大怨言的。

    门外传来微弱的脚步声,苗姝擦净眼泪准备再一次的劝说余良让她回家。门外锁链砸落在地的金属声响起,抬头,一位陌生的英俊男人进来。

    男人目不斜视的望着苗姝,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男人。

    “有手机吗?”苗姝下床,接过男人扔来的手机。首先打给父母抱下平安,然后打给学校领导,态度端正谦逊的表达自己旷课的不对,表示明天一定会去上课。

    陌生男人将她送回小区,苗姝深吸一口气就像是重新活过来似的,望着小区门口熟悉的两棵橡树热泪盈眶。

    走回自己家中,短短的一截楼道黑幽幽的带着诡异的气氛,空气中充斥着熏人的烟草味道。属于她的邮箱空荡荡的没了余良送给她的情书,就连地上掉落的一些信封也被人拾走。

    真的有人堵在自己家门口啊。

    苗姝脸色煞白,凌乱的脚步声在幽静的走道里响起。

    五六个精壮男人坐在楼梯口,虎背熊腰的带着一股煞气。几人的脚下散落着信封碎片,坐在中间的一个高壮男人比着兰花指,用讥讽滑稽的语调念出信里的内容,凶悍的长相装腔作势的压着嗓子做出深情不悔的模样。

    苗姝心脏剧烈的跳动,捂住嘴唇慢慢后退。

    “嘿,她来了,”坐在最偏僻角落的一个男人啐口唾沫,扔掉烟头,用鞋底碾灭火星,嗓音沙哑阴冷,“就是她了,捉住她,我看疯狗还会不会来。”

    苗姝听到余良的外号就知道要坏事,耐不住心底的恐惧。她猛然转身拼命往宽阔地方跑去。

    阳光笔直的洒在水泥地上,她大声呼救,周围的人在见到后面追赶的凶神恶煞的男人皆四散逃跑。苗姝咬紧下唇,惊惶失措。她仗着对地形的熟悉使劲兜圈子,眼前一花,失重的感觉快的让人分不清是否是现实。

    她脚底踩空,直愣愣的滚了两层阶梯。小腿磕破皮,火辣辣的疼痛传到脑中。苗姝眼角泛出泪花,瘪着嘴感到由衷的委屈与郁闷。她跛着脚一瘸一拐的往前跑。

    背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使她惶恐。苗姝来不及细想,只要看到一路就一股脑的钻进去。

    该死。

    巷子的尽头是一堵长着苔藓的砖墙。

    苗姝急忙转身,却看见五六个男人已堵在出口处。

    “呦,那么有雅致啊,竟然在玩捉迷藏。”

    是余良的声音。

    苗姝惊喜的转头,只见余良蹲在墙头上,墨黑碎发下的细长眼睛晦暗不明。他神情莫名,肩膀处扛着一把短柄斧头,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幽幽的白光。

    他低头俯视着苗姝,右手伸到兜中,拿出一枚三年前的戒指。左手转悠着短柄斧头,眼神幽深,语气飘忽的问。

    “苗姝,选哪个?”

    ……选哪个。

    是接受还是死亡。

    他想让她选什么,难道不接受戒指,他就要丢下她?

    背后的五六个男人逐渐接近,皮鞋与青石板接触踩出沉闷压抑的脚步声。他们灼热的呼吸似乎就要喷洒到苗姝脖颈,眼神里的杀气快要刺伤她的后背。

    苗姝胸膛剧烈起伏着,脑袋晕乎乎的像是得了重感冒。

    她咬紧下唇,眯起眼睛注视着背光的余良。他有点急躁,鞋底一直摩擦着墙头砖块,右手微微蜷曲,掌心里的戒指被汗水浸湿。

    苗姝紧绷的身体倏然放松,她似乎不需要选择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她为什么还不承认本心。

    她黑发下的杏眼洗去困惑迷茫变得亮晶晶的如同天上的繁星。舔着干涩的下唇,压抑住心脏处不合时宜的甜丝丝感觉。

    苗姝干笑着叹气,抬起受伤的右脚,走上前,快速伸手,握住余良冰冷潮湿的右手。

    余良的手指一直在抖,直到他跳下墙头与男人厮杀,苗姝都记的他颤抖的手在她掌心的触觉。

    余良打架凶狠果断不计后果,他像是一匹受伤的孤狼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与恨意,不顾一切的攻击着眼前出现的敌人。五六个男人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们连连后退,脸上带了惧意。

    男人们丢下一句狠话就落荒而逃。

    在他们走后,孤零零的站在中间的余良突然倒地不起。

    苗姝嘴角的笑意瞬间凋零,她脚步踉跄的跪倒在余良身边,眼泪止不住的流。

    “……哭个球,我还没死呢,”仰面躺着的余良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他抿着想要上翘的嘴角,态度极其自然随意的从口袋里掏出手铐,干脆利落的铐在苗姝手腕与自己的手腕上。

    “这样,你就再也逃不了。既然真诚平等的爱情你不要,那我们就当个爱情牢狱里的狱友吧,这辈子,你别想再逃。”

    苗姝默然,指尖摩擦着微凉的手铐。她伸出被拷的手与余良十指相扣,黑发下秀美的脸庞勾起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低声呢喃,“嗯,我不想再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