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46章 前因后果3

第46章 前因后果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烛光微弱,浅浅的黄色照亮宁长夏的身影,灰色的影子自他身后投到昏暗的床帐里,无端多了些绮丽缱倦。

    他穿着白色单衣倚在床上,墨绿色棉被的一角松松散散的搭在腰间。淡青色的床帐挡住他的一半侧脸,越发显得面如冠玉、眉眼如画、气质清越。

    他的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成椭圆形,带着淡淡的粉色。手腕略显秀气,看着就让人觉得干净清秀,但他的手指上面有许多发白的旧年小伤口。

    在现代的时候,可可看见,她曾问过他,宁长夏那时只抬起下巴,鸦黑般的长睫遮住灰色的眼眸,淡淡的说,“不小心伤到。”

    现在他布满细小伤口的手指上吊着一串项链,正是那时,他强硬的塞给她的,没想到现在又回到了古代的他手里。

    可可跳到床上,歪着头调笑的说着,“你不会还不信吧,嘛,虽然我也觉得有些异想天开、匪夷所思,但你看,上面刻着的就是你的名字。你的字,你自己总该知道吧。”

    正如可可所言,这条银白色铂金项链刻着宁长夏的名字,在紫宝石花瓣后面有三个字。

    “确是我的笔迹,”宁长夏面色如常的回答,将项链顺手放入自己袖中,无视可可惊愕的目光。

    “下去,”他抖开被褥,神色阴冷的对可可说。

    可可撇嘴,觉得他又开始莫名其妙的不开心了,她干脆趴在被褥上,双手抱着他放在床上的半截小腿,耍赖的说,“不下去,又不是没睡过,都同床共枕了,你这会居然抛弃糟糠之妻,我就不下去。”

    宁长夏从来没见过这等撒泼打滚、厚脸皮的奇女子,莫不是她以为自己是个阉人,就不会欺辱她,呵。

    察觉到宁长夏气息变冷,可可猛掐自己一下,眼泪刷的就流出来,她微微仰头让泪水在眼眶里滚动,憋着声音,“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我们成了夫妻,你要保护我、照顾我、疼爱我,不就是穿越到古代我们不认识的时候吗,都看见定情信物了,你还是不信我!好,我这就走。”

    说走就走,可可起身就要下床。她在心里默数着一、二,没到三,胳膊就被宁长夏拽住,她装作委屈的回头。

    宁长夏有些尴尬,阴冷沉郁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下去,他觉得面色有些发烫。看到可可回头,他若无其事的放下手,“只此一晚。”

    说什么定情信物,一个女孩子竟这般……惊世骇俗。

    她……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可可瘪着嘴,黑如葡萄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在心里比了个yes。

    这一个晚上,可可睡的天塌下来都醒不过来。

    而她身边的宁长夏睁着眼睛,僵着身体,一夜未睡。

    朝阳初醒,薄薄的浅色阳光探入窗棂,将窗户上的雕花奇兽印在青石地板上,初秋早晨的空气清冽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还带着一点甜甜的桂花香。

    金色的灰尘如起舞的精灵在阳光下翩翩起舞,那一寸浅金阳光缓慢的移动,攀上淡青色的床帐。

    床帐里还有些昏暗,宁长夏皱着眉头,缓慢的抖动着蝶翼似得睫毛,然后霍的睁开,露出一双纯粹明净的鸽子灰般的瞳孔,他抿着嘴唇,无奈的将嘴角往下压去。

    旁边那位甜睡的姑娘大概从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她侧着身体,脑袋靠在宁长夏脖颈的地方,温热的呼吸喷在因清晨而格外敏感的皮肤上,带来一阵阵的酥-麻微痒感。

    她的胳膊压在宁长夏的胸口,随着她的呼吸与宁长夏的呼吸一起一伏,就连一条腿也霸道的压在他两腿的地方,因为舒适还不时的磨蹭一下。

    宁长夏侧头静静的打量这位大胆的姑娘,她的眼睛睁开时很大也很亮,当她想着坏主意时就会左右转着,看着十分机灵可爱。鼻子小巧,嘴唇红润,带着光泽。两腮肉肉的,让人很想捏上去,试试有没有看上去那么柔软白腻,整体看上去就是个可爱秀气的姑娘。

    他这些年见过的女子个个都比她美丽漂亮,但……他们不像她,会正常的、没有胆怯恐惧的跟他说话、撒娇、生气。

    让他都有些羡慕那个与自己相似的男人,起码他肯定是个完整的男人。

    宁长夏想到此脸色瞬间冷下来,眼中席卷着黑色风暴,他粗暴的推开可可,动作极快的下床,隔间已经放好了洗澡水,他将自己整个埋进去,以消除掉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奢侈的情绪。

    可可被人这么大力的推开有些恼火,她恼怒的睁开眼看见古香古色的床帐、桌椅。想起现在是古代,她拉开被子将自己整个团进去,纠结的抱着被子像菜青虫似得左右扭动着。

    现代的他肯定是个货真价实的真男子,可他现在就是没有蛋蛋的太监……唔,或者全割了?

    可可脸颊微红,皱着眉头,她将手举起想着现代他对她做的事情,才能鼓起勇气继续跟现在的他相处。

    嘛,其实他现在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换她追求一次他好了。

    可可打起精神坐起身,看到床边放着的衣服,她一件件的比划着不知道怎么穿,昨天那两个少女给她穿衣服时,她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啊!

    求再一次穿衣。

    宁长夏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可可旁边堆着一些衣服,她手上拿了一件内衣正在仔细的看着。宁长夏脸一红,轻咳几声,“你裁衣服吗。”

    可可眼睛放光的看着他,“嘿,能帮我穿衣服吗?”

    宁长夏脸色骤然变黑,长眉上挑,眼睛怀疑的打量着她,她是经过雨露滋润的女子吗?

    “这么看我干嘛,要不是你们这里的衣服那么麻烦,我分分钟穿好。”

    虽不想承认,但他心里舒了一口气。这么蠢的女子,怎会有人喜欢。

    宁长夏右手挑过可可手里的内衣,微抬下巴,眼睫低垂,轻声说,“这是里衣,自己穿上。”

    他抿着嘴角,第一次觉得灵敏的听觉是一件尴尬的事,他可以听到她脱衣时窸窣的声响,黑发摩擦着丝滑的内衣发出的沙沙声,还有不小心缠到头发,她小声的呼叫声。

    ……呵,蠢货。

    可可穿好里衣后,跪坐在床前,眨也不眨的凝视着别扭的宁长夏,嘴欠的说:,哎,还有其他衣服呢,不如你直接帮我穿上吧。”

    宁长夏转过头,细长媚眼斜睨着可可,嘴角勾起一抹似讽似嘲的浅笑,弯腰挑起她的下巴,两人之间的距离慢慢拉近,近到宁长夏鸦黑长睫触到可可的眼皮上。

    可可又不是没见过暧昧的小姑娘,她瞅着宁长夏白净的看不见毛孔的细腻皮肤,唇瓣上点缀着淡粉诱惑的颜色,还有那双仿若月夜下的静静河流翻转的眼睛。

    她在宁长夏停下的那一瞬间,猛地上前,亲到他嘴边。

    ——宁长夏在可可动的时候,偏过头。

    结果……可可需要自己穿衣,宁长夏冷着脸一点都不帮了。

    可可穿好衣服,自己蹦下床,揪着自己及肩的头发,期期艾艾的瞟着宁长夏,她小步的磨蹭到坐在桌边的宁长夏身边。

    “长夏,我不想梳马尾辫了,你帮我梳个发型好不好?长夏,长夏。”

    宁长夏抿着嘴角,心里烦闷,但奇怪的是没有想杀她的想法。他拉过可可,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凳子上,在柜子的最里面找到一把象牙梳。

    握着牛角梳,一寸寸的将毛躁的黑发理顺,手下的小姑娘不安份的想要扭头。

    宁长夏笑的恶意,用空出来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凑到她耳边,语音轻柔带着阴恻恻的冷意,“我看你是不想要这头发了,正好,监狱里还有一种刑法,就是将头皮整个剥下来,完整的不会损伤到一丝头发,还可以看见红红白白的脑浆,可可,你想试试吗?”

    小姑娘吓的眼眶含泪,宁长夏心满意足了,手上的动作细致轻巧,黑发滑落的瞬间不知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心。

    初秋的浅金阳光暖暖的照在两人身上,可可穿着淡蓝色的长裙,飘逸飞扬的裙摆有时缠上身后白色锦袍的下摆,宁长夏握着可可黑亮的头发,神色平常,但那双细长冷凝的眼俨然温和下来。

    有一股岁月静好的味道缠绕在两人身上,弥漫着道不清看不见的甜丝丝的味道。

    。

    两人吃过一顿清淡的早餐,可可捂住撑了的肚子,向宁长夏撒娇,想要出去看看古代的集市是什么样的,他长眉一挑,想到自己要见的人,便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宁长夏在金堂酒楼的二楼要了一间雅间与兵部尚书把酒言欢,可可鼓着腮帮子,听那些阴谋、政-治听的头晕,跟宁长夏打了个招呼,她就偷溜出去趴在二楼的窗户边,凭栏眺望远处的集市。

    与金堂酒楼相隔一条街的地方,是平民买卖的街市。各色小吃铺子,字画摊子,蔬菜摊子应有尽有。可可眼尖,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一抹红缨与白色闪光。

    好像是官兵手上的佩刀与头盔,宁长夏的房内突然传来一声茶碟破碎的清脆声,然后是哗啦一声,还夹杂着男人的痛呼喊叫。

    那确实是一队官兵,似听到金堂酒楼的动静,他们快速的走过来,跑进这间酒楼,长刀与盔甲的相撞声越来越近。

    他们该不会来捉宁长夏的吧?

    可可跳下窗户,慌乱的跑回宁长夏的房间,门打开,他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的站在一片狼藉的房间里,那个兵部尚书嘴冒鲜血歪倒在角落里,桌椅倒在地上,碟子里的汤汤水水洒满尚书一身。

    “快跑,好像有人来抓你了。”

    宁长夏闻言没有表示,只慢条斯理的掏出手帕,细细的擦拭着干净的手指。可可急的要命,站在门口抓耳挠腮的看着二楼楼梯口,就怕一不小心那些官兵就跑上来了。

    宁长夏眼睫垂下,嘴角微勾,冷哼,“若怕,自己便逃去吧。”

    可可身体僵住,咬牙低眉,神色变换。她猛地跑出房间,不再回头看宁长夏一眼。

    在可可跑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宁长夏浑身气息蓦然变得阴郁浑浊,他讽笑着歪头打量这间狼藉的房间,像看到自己那一片混乱的内心,他居然有所期盼。

    ……渴望那个小姑娘不惧生死陪在自己身边。

    呵,不过是痴心妄想。

    房门被人推开,宁长夏扔掉手帕,长眉一挑,细长眼尾突兀的下压,使得神色阴冷狠厉似地狱恶鬼,他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浅笑缓慢的回头。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