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病娇恋爱史 > 第51章 成王败寇1

第51章 成王败寇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深暗,冷月挂于墨蓝空中。

    翠拢宫内光线暗淡,唯有杏黄色床帐前的两支金叶银蔓烛台上点着两支蜡烛。暗红木板铺就的地板下烧着地龙让赤足的嫡长公主晏倾不至于生病,金龙攀沿的柱子旁燃起淡淡梅香的香炉。

    当今成德帝只着白色龙纹的里衣坐在床帐内,淡棕色的长发散下来,发尾垂至床单。他微微阖上琥珀色的杏眼,神色晦暗森然的望着脚下的绣鞋,那是他白天亲手为她穿上的。

    ……她就这样丢下它。

    宁愿赤足,也不想在他面前穿着。

    阿梨那么……恨他吗?

    晏倾细嫩的足底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梳妆台前,取下鬓角边的蝴蝶玉兰步摇,洗去嘴上的胭脂。镶嵌着猫眼石、翡翠、黄金的铜镜映出晏倾含笑的黑□□眼。

    她在梳妆台前挑挑拣拣的,最后挑中一枚小叶紫檀木雕成的木梳。抬头,见铜镜里多了一个身影,她收起眼中一闪而逝的厌恶,将檀木梳递给后方的成德帝晏安——她异父异母却篡夺皇位的‘哥哥’。

    晏安不嫌累的弯腰,动作温柔细心的托起晏倾黑亮柔顺的长发,右手拿着木梳慢慢的从头顶梳到发尾。他在重复的动作间,渐渐忍不住嘴角弯起的弧度,笑意干净纯粹的便如总角小儿。

    晏倾瞥见他嘴角纯洁不染纤尘的笑意,冷哼一声心里鄙夷。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能装,也没有人比他手上染的鲜血多,可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居然还能让他笑的如此干净纯洁。

    晏安余光瞅到她嘴角下撇,知道她心里定是在骂他。他掩下眼眸里的喜悦与宠溺,只让她看见自己虚假的笑容。

    她已经在心里对他加强防备了,不能再吓到她。

    ……她会逃的。

    “你杀了宁长夏的爱人,就是为了让他自寻死路吗?”晏安为了能吻上发尾,冷不丁的发问。

    晏倾扬起精致的面容,笑容甜蜜露出嘴角边的浅浅梨涡,“皇兄,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所有人都看见了,洛姑娘是在被黑衣人追杀时‘不小心’落水了。”

    不会有人知道,那洛可可往后躲时撞上的是晏倾特意放那的。她就是要那个女人死去,因为只有那个女人在自己的地方死了,宁长夏才会不留余地的攻击自己。

    而这个所谓的‘皇兄’不会让她死的。

    死的只会是晏安的爪牙宁长夏。

    晏安痴迷的用嘴唇摩擦着微凉的发尾,在晏倾发现前快速放下。弯起形状美好的杏眼,他倾身俯视着向他的方向仰头的她,嘴角缓慢的弯起美丽的近乎鬼魅的笑容。

    “阿梨,那个洛姑娘是不是你杀的已经无所谓了,”他脑袋亲昵的依偎在晏倾肩膀处,鼻尖不断的蹭着她光滑的脖颈,“阿梨,我帮你杀了自己的手下,阿梨没有什么奖励吗?”

    晏倾忍住胃里的作呕感,她咬紧牙关冷声道,“皇兄身为一国之主,想要什么就要什么,还需要皇妹同意。”

    晏倾冷笑,站起来,脚步踉跄的走向软榻。

    不能在床上。

    死也不要,不然……他们这样像什么啊。

    晏安双手合十放于胸前,双颊飞上红晕。好整以暇的跟在晏倾后面,微笑着看她掩耳盗铃般的动作。

    晏安上前抱住她,将她放在床上,杏黄色的床帐飘起遮住晏倾半张脸。

    她后背柔软松散的床垫如万千刀片,手指就连拽住被单的力气都没有。她紧紧的闭上眼不去看晏安的动作,但不看也知道——

    他脱下白色里衣,□□的爬上床,修长的手指伸向她,褪下衣服,两人裸-裎相待。他动作一向温柔,非要等到晏倾情动才会压上来,含住耳珠,叹息似的低声不断叫着阿梨,阿梨、阿梨,一声声似要将这个名字烙在晏倾灵魂深处。

    十指紧紧相扣,滚烫的汗珠砸在晏倾锁骨处,热度烫的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缠着她,手足相抵,交颈缠绵。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一年前她还是那个世上最尊贵的嫡长公主,有疼爱自己的母后,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这个人的……禁-脔。

    他们的相遇狼狈滑稽,一如现在两人的关系。到现在晏倾也只记得那破旧肮脏的宫殿与蜘蛛网上猎物的干尸。

    十三岁前的晏安连宫女生出来的九皇子都比不过,他常年呆在形同冷宫的华研宫内,身边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年老体弱的嬷嬷与疯疯癫癫的母亲。

    他母亲曾是宠冠后宫、容貌绝世的容妃,嚣张的连晏倾的母后都敢直面讽刺。但风水轮流转,在晏安五岁时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皇上被冷落至今。

    晏倾六岁的时候因为功课输给了大皇子、三皇子,她只能按照一开始的赌注去华研宫呆一个时辰。

    她站在华研宫门前仰头看着结满了蜘蛛网的匾额,蛛网被风吹破,几丝蛛网上面还留着透明的露珠,两边褪色的宫墙裂开的地方长出了绿茸茸的青苔,墙角的地方一丛丛茂盛的野草随风晃动着穗子。

    风吹过,一股陈旧的霉味与灰尘味扑向晏倾。她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等她站直后余波不断的回音还在响。

    晏倾拽紧自己的袖口探头探脑的跨过门框往里看,这里破旧脏乱的出乎她的意料,她长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乱的宫殿。

    宫门通向正殿的青石板上落满了杂草与鸟屎,倒在两边的木头上长出了白色的苔藓与一朵朵蘑菇,正殿的窗户掉了两扇倒在走廊上,有被烧过的迹象。几只黑色毛茸茸的蜘蛛在白色丝线的网上静静的呆着。她攥着裙摆,垫着脚尖,缓慢的在长出了青苔的石板上走着。

    哐当一声巨响。

    晏倾吓得尖叫着往外跑,脚尖勾到倒在地上的木头,她正面倒在地上。一瞬间什么孤魂野鬼、疯子傻子全部丢出脑外,她捂着自己磕破皮的鼻子大哭不止。

    直到腰侧传来被碰到的感觉她才哽咽着抬头,一个穿着乱七八糟的小男孩正在解她的腰带。光从晏倾看到的碎布来说,小男孩上衣用宫女的淡青色春服下摆与旧式的棕色锦缎,下摆是杂七杂八的碎布拼凑而成。

    他很瘦,瘦的都能看到脸部头骨的轮廓。一头淡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散在脑后,像极了秋后的杂草,不同于晏倾眼睛的琥珀色杏眼正紧盯着她的腰带。

    晏倾的腰带用十五条七色璎珞系上,又用了一条镶上三十八颗南海珍珠的皮革菱型腰带裹在外面,她宫里的宫女每天用几分钟才系好,凭这个不知哪来的小孩解到天黑也解不开。

    晏倾回神,推开小男孩,高高的抬着下巴,高傲的问,“你解本公主的腰带要干什么?”

    他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晏倾的腰带,嗓音沙哑干涩的说,“饿……丝线……卖钱买……米。”

    丝线?晏倾想了一会才想到应该是那十五条绯色的璎珞。

    不识货,她上好的珍珠他居然不要!

    晏倾撅着嘴巴不满的叫道,“你只要丝线?”

    他伸出黑乎乎的手想要抓住晏倾的腰带,她使劲拍开他的手,上前一步推倒小男孩。

    “本公主问你话,你居然不回答,本公主要砍你的头!”

    小男孩的身体很轻,被晏倾一推就倒。手掌心被粗糙的青石板磨破,在凸出的石块上留下丝丝白色的肉皮,过了一会,才有成串的鲜血滴落。

    晏倾愣愣的看着他歪头将手上的血迹舔干净,没有在掌心留下一点血。在舔血的期间,他不像人的琥珀色眼睛一直瞪着晏倾。

    晏倾心里慎得慌,她从没有见过人类的有着这样的眼神,就像那时被皇兄围堵的一条目光通红的疯狗一样,澎湃着旺盛的求生欲-望与嗜血的渴求。

    在这种目光下,晏倾慌乱的往后退,撞到一根木头上的时候,她抖着嗓子骂道,“白痴,卖钱当然要珍珠了,”她解不开腰带,干脆一把撕开自己的外衫,连同腰带一起丢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跑出去。

    留下身后的男孩愣愣的紧抱着珍珠腰带,脸颊出乎寻常的发烫。他脑袋埋进衣服,嗅着残留下来的香味,脑袋升腾起的热度几乎变成白烟。

    “好……香,想吃。”男孩喃喃细语的说。

    晏倾一口气跑到御花园,她软着两脚被找过来的宫女扶走,晚上便做了噩梦,躺在床上一个月。

    大病痊愈时已经是初夏了,她不想再躺在床上,趁着宫女给她拿水果,她卷走几块蜜汁猪肉卷偷溜出宫。

    本想去弟弟那,但母后现在肯定会在他那教他认字。她无所事事的走在偏僻的小路上,一个月前那场如同奇幻冒险的梦一样的相遇跑到脑中。

    晏倾耐不住心痒痒的好奇又跑到华研宫,华研宫没有多大的变化,除了蜘蛛网更多了,殿外的杂草结出沉甸甸的草籽。

    晏倾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往内殿走去,离内殿越近,嘈杂的噗哧声也听的越清楚。

    她扒住内殿的后门往外看,见上次那个小男孩背对着她,手里拿着锄头在土里扒拉着。晏倾伸长脖子看到土里有一角朱红色的旧式绸布被黄土慢慢的盖住,小男孩每填一次土,都有几滴暗色的血迹洒在土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病娇恋爱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瑾花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瑾花眠并收藏病娇恋爱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