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谁怜卿心 > 冷风

冷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  这几日里,京城有些混乱,主要是因为那骤变的天气。

    此时,呼呼的冷风肆意扫过一切,留下一阵阵哆嗦和抱怨。没有人知道,这样骤变的天气是因为什么。坊间有人流传是因为当今圣上有失仁德,才导致上天给以警示。但是这种流言很快散去。因为有更多人知道,当今圣上是个明君,更何况,当朝温宰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保着百姓安居乐业。

    外面冷意袭人,绿园也带上了凉意。

    吹着凉风,沈诗诗有些无精打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连续换了几个姿势,她还是坐得有些不舒服……本以为是这一水楼的格局问题,后来,才想起是不大适应这新裁的秋衣……用的是店里最好的布料,轻盈却不失坠感,款式亦是最新的,淡雅不失端庄,很切合她如今的身份,只是这裙摆似乎长了些,让她备感拖沓。

    想着或许可以出去逛逛,给自家的裁缝帮帮忙多招揽些生意,沈诗诗有些勉强的起身。然后顿感倦意袭来……别人有春困的毛病,她沈诗诗却是一年四季都犯困,天一冷似乎情况更严重了。

    “小姐,要出门?”万萍萍试探性地问。

    “嗯。”轻轻应道,心中却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小姐,外面天冷,换上冬衣或许会好些。”早晨出门,感受过绿园外的冷意,不禁有些担忧。

    “是吗?”她越来越不想出门了。

    “嗯。我看街上很多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今天的风大的有些不寻常。”万萍萍想起来,还一阵哆嗦。那风,感觉是阴冷阴冷的……还真是怪了。

    “那沈府的生意不是差了很多。”蓦然想到,今日上街的人肯定很少,沈诗诗不禁问道。

    “是啊,听说老管家今早就开了口,今日早点休息呢。”小姐似乎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府中的生意,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小姐是那种重利的商人。

    “小姐,要不,我们去看看王爷,王爷今日似乎在作画……”看自家小姐似乎有些无聊,万萍萍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消遣的点子。说着,不禁哀叹,若是在沈府多好,至少小姐还可以看看账本打发时间……也都怪老管家,硬是不让小姐带账本回绿园。

    “也好……”虽然有些困,但是这么早就去睡觉,似乎不大说得过去,毕竟是在王府啊……想着,越来越想念沈府,早知道就不这么早回来了。都怪老管家,没事竟催着她离开……那才是她的家啊。

    一步一挪,朝齐安的庭院而去……这时候,沈诗诗才发现这新衣另一好处,步履越慢,这裙摆更显摇曳……平添几分柔情。虽不是很适合她沈诗诗,但是却不得不赞叹那缝制者的一番心思。这样用心的人值得善待,或许应该给她涨涨工钱。

    “王妃?”庭院中,多福本是有些失神,看到沈诗诗不免一惊。

    “王爷。”一边屈身行礼,一边强打精神,沈诗诗不免在心中悔恨。还不如会去休息呢,这作画最是无聊。

    “王妃有事?”不冷不热,齐安似乎专注在自己的画中。

    “听闻王爷今日一展画意,诗诗不免好奇,特来一赏。”说着,沈诗诗朝画而去。

    “与你何干!”齐安却是一急,把画一掩。

    “怎么,王爷如此不舍?”看齐安紧张的样子,沈诗诗倒是有了几分兴趣,猛然精神抖擞了几分。

    “王妃……”多福料想王爷必是在画颜珍姑娘,所以想帮着遮掩,可才开口就被沈诗诗一记厉眼给堵住了。

    “莫不是什么秘密?”沈诗诗步步紧逼。

    “沈诗诗,别过分了!”沉声低语,满是被人窥探的不悦。

    “那就不看了……”有些气馁的妥协,沈诗诗后退一步。

    “沈诗诗,你做什么?”

    谁料齐安才卸下防备,沈诗诗巧手一卷,竟轻轻将画卷了去,身子灵巧如燕,快速地眩眼。齐安出手想夺回,沈诗诗却已退开。

    “你最好别看。”厉眼扫去,满是警告。

    “嗯。”微笑着应答,却轻轻打开画卷。

    “你!”心中满是怒气,还有担心……

    “这画……这画中女子倒是端庄淡雅,只是王爷的画工却是有些逊色了……”沈诗诗凝视着画,悠然而语。

    “沈诗诗,你皮还真够厚的!”别怪他出于伤人,这沈诗诗着实让他郁闷。看到画中女子是自己,却那样坦然,还敢批评他的画工……自己肯定是晕了头,才会因为一念之差,将她入画!

    “王爷,把画卖于我可好?我会出高价的。”把画合上,握在手中,齐安是没有希望再拿回去了。

    “送你又何烦!”不管是什么,毕竟是手中的东西,这样被夺走,终究是有些不甘。可想到自己所画的人,他只能忍气吞声。送她吧,她沈诗诗就值白送的价,有些赌气的愤然!

    “你最好藏好了,别让我看见!”要不然,他一定会毁了它,为自己的一时头晕!

    “那是当然。”有些得意的一笑。

    “走,多福。”愤然离去。

    多福看了沈诗诗一眼,有些不明所以,难道真的是颜珍姑娘的画。可王妃要颜珍姑娘的画做什么?王爷又怎么舍得?

    “小姐,是什么呢?”刚才被王爷的怒意所压迫,不敢偷看一眼,现在有机会了。

    “糟糕,这么快就玩完了。萍萍,回去,我困了。”倦意再次袭来,沈诗诗颇感无奈。

    “小姐……”朝沈诗诗手中的画望去,万萍萍眼中满是期待。

    “萍萍,可听过,好奇心会害死人的。”明眸一转,几分冷意。

    “是,小姐。”规规矩矩往后退一步,心中满是懊恼,她怎么一时间忘了自家小姐是沈诗诗呢?

    边埋怨,边看着自己小姐手中的画……万萍萍心中已经有了小打算。

    “萍萍,去取火炉来。”一进房,沈诗诗便吩咐道。

    “啊?”难道房间有这么冷?

    “小姐……”随是有些疑惑,万萍萍还是赶忙取了来。

    “画是好画,只是可惜了……”此时的沈诗诗正端详着画,然后一声轻叹。

    “小姐?”不解了,小姐哀叹什么?这画,小姐不是得到了吗?

    沈诗诗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把画一扔,直接投入火炉……

    “小姐!”急急准备去救画,却已经来不及……即若来得及,她也不敢真的救起。她家小姐想丢弃的东西,岂是她能留住的。

    那火烧得极旺,画瞬间化为虚无。

    “小姐,听说王爷画了大半个上午……”哀叹地表示自己的不满。自己小姐还真是暴殄天物,若不喜欢,何必硬要夺来。难道,王爷画的是……不禁想起府中的流言,若是那样,小姐的心情却是可以理解。可……万萍萍还是想不明白,只能对着炉火发呆。

    “萍萍,下去吧。我困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沈诗诗脸上丝毫没有一丝懊悔。

    “是,小姐。”看着火中燃烧的灰烬,还是不解。

    “萍萍,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看着炉中早已成灰的画卷,沈诗诗轻叹。

    她想她或许永远不会忘记这幅画,永远不会……那齐安居然可以捕捉到那样的一个表情……独倚江楼,望一水隔万重,倦眼,不思,疏懒回忆……齐安,为何只是看,你都可以看到我要掩藏起的东西?那个慵懒到眼中毫无尘杂的女子,不是我沈诗诗,怎么会是呢?白费了你的功夫了,可本是不应存在的啊……闭眼,顷刻入梦,也许,她真的是困极了。

    书房内,齐安大笔一挥,一幅画就此完成,一个端庄淡雅的女子跃然纸上……

    独倚江楼望,一水隔万重,倦。眼不思,疏懒回忆,流年叹!谁忆芳华?

    小心添上题字,齐安心中百转。

    急急赶回来,为的就是重新画上一幅。还是早上那个慵懒倚在高楼望风起水流的女子,可却也不一样。

    想着看到的是一眼毫无尘杂,出奇干净,意外让他兴起作画念想的女子,此时画上的却是一脸幽思藏于淡笑下的淡淡哀怨……

    “是王妃……”有些震惊,王爷画的居然是王妃,而且如此传神!

    “多福,管好你的嘴。”有些愤怒地警告,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烦躁。

    冲动地画下沈诗诗,本是一念之差,被她夺了去,其实也好。可是,自己偏偏赶回来,又画了一幅,不是自寻烦恼吗?

    若是被她知道,她若会错意,岂不会更得意?

    不行,毁了画……低头,抓紧,握住……只要再用点力气……只要轻轻一扯……

    “为何叫她弹蝶双飞?”

    “你最好忘记。”

    把画一卷,一扔……最好忘记!

    那画一声轻响,落到了角落,在书柜的最上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谁怜卿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言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芷并收藏谁怜卿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