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度占有 > 47第46回

47第46回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燃一愣,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王北尘会过来,自从周一早上两个人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两个人本来就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交集也就那么一点点,无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互动是多么的融洽,分开了才发现竟然可以全然的不想他。

    张燃觉得有可能是这两天李桦和罗芊芊的事儿给闹的,也有可能是自己从心里开始排斥想起王北尘,现在的王北尘就像是山顶上的一颗果树上的成熟的果实,甜美诱人,而这颗树却是被人圈养了,自己只有远观的份儿。

    明明知道那现在不是自己的,以后也没有机会是自己的,可是由于他的一次次的接近,一次次的示好,心底紧防着的那道墙有了裂缝。

    王北尘一把把小蝶抱了起来,然后高高的举起,逗的孩子咯咯直笑,张燃皱眉,心里忍不住腹诽:“都十岁的孩子了你还玩这个,幼稚!”

    不过,她不会当面说出来的,特别是当着孩子的面,她知道小蝶可能从小都没有被父亲这样对待过。

    王北尘放下孩子,扯着她的手进了屋子,皱着眉走到张燃面前:“那只脚被烫了?”

    张燃没有吭声,抬头看了下紧紧站在王北尘身侧的小蝶,心想女大不中留。抬手指了一下右脚。

    “你一个人能走路吗?我送你去换药。”王北尘说着放开了小蝶的手,盯着张燃的眼睛问。

    张燃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继续盯着电视画面看。

    王北尘急了,上前拉起她的手:“你快点的啊,我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呢。”他虽然看到张燃面上是波浪不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从她眼神里感受到一丝丝不屑,心里有点堵得慌,语气就跟着高了起来。

    “那不耽误王总的正事儿了,您请回吧。”张燃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扭头对小蝶说:“小蝶,你去自己房间里待会儿,我有话对你爸爸说。”

    声音里已经不复以往对孩子的亲切,是的,如果说之前看到他们父女两个感情好,她羡慕,心里是开心的,最多是有一点点的酸意,现在不同了,经过了罗芊芊的事儿之后,她这两天想了很多。

    如果说终究逃脱不了炮灰的命,那就不要把自己的心陷进去,这样到时候看着曾经心心念念的人和别的女子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时候还不至于那么难受。

    这也是她第一次对孩子这么严肃,既然已经确认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一双可亲的父母,那就不要给她一次次的希望了,免得最后让她失望伤心。

    “王北尘,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家,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过来,男女有别你知道吗?”张燃看小蝶进了她的房间关好门之后,忍不住低声怒吼。

    王北尘被她吼的一愣,他以为两人之间的关系最近有了飞速的进展,再也不必像之前那样剑拔弩张,怎么突然间张燃又变回刚刚重逢的时候的样子了。

    “张燃,你抽什么风?”王北尘不悦的低问。

    “你才抽风,你大脑进水了不成,我和你非亲非故,没有半点瓜葛的,你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登堂入室,你真当自己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不成?”张燃怒斥。

    “没有半点瓜葛?”王北尘讽刺的笑了,反问张燃:“没有半点瓜葛,小蝶怎么来的?你别告诉我你是玛利亚圣母,没有我□一个人就可以生出孩子!”

    张燃怔住,她从来没有听过王北尘在自己面前说过如此粗俗的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那个或温文儒雅,或扯唇低笑,或打趣挖苦的王北尘,那个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说脏字的王北尘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过了好一阵子张燃才缓过劲来,她冷笑了下,直到今天她才看清楚王北尘的本来面目,抬头盯着王北尘的眼:“你当初答应和我在一起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我走多远吧?你只想着有一个免费的女人给你操是吗?”

    王北尘刚才说出那句话之后就有点后悔,他知道张燃从小受的教育和自己截然不同,自己市井里长大的孩子心里仿佛时刻都有邪恶分子,而张燃不同,她从小就被张家的几个家长捧在手心里的,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被她身上的那种温暖和明朗所吸引。

    多年前和张燃相处的时候,他正是低落的时期,没有多少话,血气方刚的年纪只想着怎么发泄,还记得第一次张燃给他做好饭等他回来的等的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他就那样趁虚而入的占有了她,当时她是有一些反抗的。

    王北尘太了解她了,吃软不吃硬的主,再说当时他真的是在外面碰了壁,回来全身都透露出失落的气息,再加上可怜兮兮的那句:“燃燃,我想要你,求你,给我。”

    那是他第一次叫张燃“燃燃”,他大部分时候那么称呼张燃的时候,就是有那方面的需求,两颗心在靠近的过程中,如果身体有了融汇,那么瞬间就觉得亲密无间了。

    女人大多如此,先有爱,再有性,有了性,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吸附到那个男人身上,忘了天地,忘了自己,满心满眼的都是那个男人,即使知道他怎么怎么不好,也会自我催眠找千百个理由去遮掩,直到被伤的千疮百孔还留恋。两个字就是“痴傻”。

    张燃曾经痴痴傻傻的过了两年,她不想再陷进这个漩涡,此刻她看王北尘的眼神泛着冷冽,再加上唇角的冷笑,王北尘顿时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张燃,你何必揪着过去不放,做不了情人我们还能做朋友,朋友出事儿了,我过来帮一把也是应当应分的吧?”王北尘低了声调,语气中透着淡淡的无奈,他不知道张燃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对自己。

    “我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了,请你出去行吗?”张燃此刻觉得眼里泛着酸意,她急忙移开盯着王北尘的视线,怕再这么和他对峙下去自己真的哭了,而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在前男友面前哭,丢人丢面的。

    “即使不是朋友,看在小蝶的份上,我为我闺女的妈妈做点事儿还不是应该的?我先带你去医院换药,小蝶说你今天一早就应该去换药的。别拖了,到时候伤口再感染。”王北尘看她眼里泛着的泪光,心彻底的软了,打着商量的语气和张燃说话。

    张燃听了心里起了一丝悲戚,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他闺女的妈,苦笑了下:“不用,王北尘,求你放过我,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你还这样对我,你会让你的未婚妻怎么想,我在你眼中究竟是什么?”

    张燃背过去脸说的这几句话,语气中透着哽咽,王北尘知道她哭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叹了口气:“张燃,你别这样,我先走,等下打电话让何韵之过来帮你。你等下告诉小蝶我先走了,改天等你好些了再来看你。”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想起来还有自己的闺女,不忘加了几个字“和小蝶。”

    说完他扭头离开,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恋,他向来有自知之明,下楼的时候心里莫名的一阵阵难受,他又想起多年前和张燃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短暂而美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张燃迅速的擦干脸颊的眼泪,等听到关门声出来的小蝶走到自己跟前时拉着她靠在自己身边。

    小蝶因为自己私下里叫王北尘过来,是瞒着张燃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小脸上全是紧张。

    张燃笑了:“小蝶,妈妈没有怪你,谢谢你关心我,知道叫爸爸来带我去换药,但是爸爸有自己的事情,他还要回去开会,所以他就先走了。”

    小蝶听了之后紧绷的身子没有丝毫的放松,刚才在屋子里她有趴在门上偷听父母的谈话,虽然断断续续的,也知道两个人吵架了,所以爸爸才会不和自己打招呼就离开了。

    “对了,小蝶,我还没有告诉过你,你爸爸是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总经理就是老板的意思。他每天有很多事情,所以以后我们如果有什么事儿最好不要麻烦他了,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张燃循循善诱。

    “可是,妈妈,你的脚都不能走路了。”小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可以走啊,只不过慢了些,这样,我先叫个出租车在咱们楼下等着,等下你扶着我下楼,你带我去医院换药可以吗?”张燃双眼徐徐生辉,充满对女儿的信任。

    小蝶听了有点兴奋,却还是有点胆怯:“妈妈,我怕照顾不好你。”

    这么贴心的孩子,张燃听了顿时觉得这顿烫没白挨,她愈发的喜爱这个女儿了。轻轻的拍了下小蝶的肩膀:“没关系,有我在,我相信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自称“妈妈”,她想平等的面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很多事儿她也应该一个人去做了。

    小蝶很尽心尽力的搀扶着张燃下了楼,坐上出租车,这个时候何韵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说自己在往张燃家赶的路上,等下陪张燃去换药。

    张燃拒绝,但是何韵之一再的坚持,最后两个人电话里约好到医院会和。

    作者有话要说:顿时觉得这张三俗了。。。。。。

    亲们记得留评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再度占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关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关风月并收藏再度占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