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度占有 > 51第50回

51第50回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燃知道他平时习惯晚睡,这才晚睡九点出头,他就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等着睡觉骗谁呢,不过既然他可以这么不要脸的什么话都能当着孩子的面说出来,她决定将计就计。

    “那什么,你刚才那段话太好听了,我已经按了录音了,准备什么时候你要惹我了就给小蝶放一放,让她也知道一下她心目中形象高大的父亲的另一面,更透彻的认识你。”张燃说的不疾不徐,她确实按了录音键,她心里对王北尘的各种不靠谱深恶痛绝,决定下狠心治他一治。

    王北尘一听有点急了,他在什么事儿上都能稳得住气,但是提到孩子,那可真是他的软肋。

    “张燃,不带你这样的啊。咱俩**的细节你都告诉孩子啊,我还有上次一起睡觉的照片呢,我都没有拿出来威胁过你!”王北尘说的十分的委屈。

    张燃被他气乐了:“王北尘,你确定你今年三十四岁而不是十四岁?”

    “你不是检验过吗?三十四的那活和十四岁的能一样吗?”王北尘一反刚才的委曲求全,笑着打趣道。

    张燃气结,敢情刚才都是装的啊!

    “王北尘,你在说话没边没沿的,我就挂了啊!”张燃咬牙切齿的道。

    “有边了,我都到你家门口了,你给我开一下门。”王北尘收起刚才的不正经,十分郑重的给张燃说。

    张燃听了一愣:“大晚上的你跑我家干什么?”

    “看看我闺女,当然,你如果想关起房门和我干点什么,我也乐意配合,毕竟你也正如狼似虎的年纪,还独守空房这么久了!”王北尘什么时候都不忘捎带几句张燃。

    张燃气的直接把电话按住了,比起刷流氓,她永远都不是王北尘的对手。

    她气呼呼的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外面,王北尘正站在门口呢,衬衣的上两个扣子开着,袒胸露胸的,袖子被他撸到肘关节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不羁的气质。

    张燃正在犹豫要不要给他开门,他已经在门口喊上了:“张燃,开门!”

    大晚上的,这栋楼里住的多是老弱病残的,张燃怕他打扰到别人家的休息,急忙打开门放他进来。

    怕王北尘又说出什么下流无耻的话,张燃关上门之后就冲小蝶的房间里喊了下:“小蝶,快出来下,你爸爸来看你了!”

    听到喊声的小蝶穿着一身可爱的hello kitty的睡衣就跑出来了,一见到王北尘就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

    张燃忍不住只叹气:“小蝶,女孩子家要矜持点!”

    王北尘一听不乐意了:“你胡说什么呢,小蝶这是和我亲近,你别有的没的乱教训孩子!”

    张燃翻了个白眼,不看面前的两个人如何的你侬我侬,丢下了一句:“你们聊!”扭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王北尘抱着小蝶到了沙发边上坐下,先是问了下小蝶的暑假到什么时候结束,有问了下暑假作业做的如何了,妈妈有答应她带她出去玩吗?

    “妈妈工作忙,不好总请假的,平时都是姥姥过来陪我,给我做饭。不过我自己已经会煮面了,也可以一个人叫外卖。”小蝶自豪的向王北尘宣布。

    王北尘夸了下自己的闺女能干,忽然间觉得什么不对劲:“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叫外卖?王小蝶!你胆子大啊!”

    父女两个人平日电话里见面经常开玩笑的,不过这次王北尘是第一次板起脸教训孩子,小蝶有点被吓住,低头只诺诺的说了一句:“我叫张小蝶。”

    王北尘瞪了小蝶一眼,气呼呼的叫了声张燃,没听到回答,起身闯进了张燃的房间,看到张燃正在电脑上看动画片呢,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抬手摘掉了张燃的耳机扔到了床上,看张燃不满的盯着自己,他更不满好不好:“张燃,你心可真够大的啊!”

    张燃皱眉:“你又抽什么风啊?”

    “小蝶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叫外卖这事儿你知道吗?”王北尘气势汹汹的问。

    “知道啊!”张燃回答的理直气壮。

    “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上精神不正常的人很多啊,而且小蝶还是一个女孩子,万一送外卖的小伙子不安好心,你后悔都没地儿哭去。”王北尘真想胡一巴掌,看张燃这个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

    “爸爸,没有小伙子,我叫外卖的那一家送的人是一个姐姐,也只有他们家是姐姐,所以妈妈有给我说过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只允许叫他们家的。”小蝶看王北尘眼睛都气红了,心里有些害怕,可更怕的是爸妈因为这件事儿大吵起来。

    “不经过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张燃瞥了一眼王北尘,乘胜追击。

    “那也不安全,你当女人都没有坏的啊!我市区有一套房子,你们这几天就收拾一下搬过去,小蝶的学校我会给她找好,也会顾一个阿姨来照顾她。”王北尘私自做着决定。

    张燃有点不爽,扭头对小蝶说:“宝贝,快十点钟了,你先去洗漱下,我和你爸爸有话说。”

    她是准备和王北尘理论理论,但是很多话不好当着孩子的面说,特别是一个已经十岁的孩子,什么都是懂非懂的年纪。

    “王北尘,你知道教育孩子的时候有一个禁忌吗?”张燃坐在凳子上,双手环胸,抬头看着王北尘。

    不等王北尘回答她就说了句:“就是父母当面指责另一方做的不对。”她没有往下说,以王北尘的智商,应该很清楚她的意思了。

    果然,王北尘愣了一下,为什么此刻他明明是站着的,而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的却是张燃。

    他心里很清楚张燃说的是对的,可是考虑到小蝶的安全,又忍不住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你们这几天收拾一下,搬到市区去住吧,我那个房子一直空着,三室两厅的,即使你母亲去住也有地方,况且旁边就有市重点小学和中学,离你上班的公司也很近。小蝶读书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会给她把手续都办好,到时候等我通知就可以了。”

    王北尘的安排面面俱到,张燃听了嗤笑一声:“多谢王大公子施舍,不过你都给过我三百万了,我想一些事情够了。什么事情点到为止最好,不要过了。”

    张燃说完扭身去看电脑,原本心里的打算在他大男子主义面前差一点就烟消云散了,内心郁结,说出来的话也不是很好听:“你也该走了,我们要休息了。”

    她边说还边摆一下手,王北尘静静的矗立在那一动不动:“刘铭兰来找过你了。”

    他说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张燃听了淡淡的回答:“是啊,她来找我聊过天。”

    “你现在是怎么想的?”王北尘走到桌子旁边,低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张燃。

    “呵,我怎么想的不用向你汇报吧。一你不是我老板,二你不是我亲人朋友。恕不奉告。”张燃白了他一眼,见他还是盯着自己看,眼神里的平静后面仿佛有着千百种的波涛汹涌。

    “你平日里对你家人,对你同事都如同小绵羊似得,怎么到我这里却成了浑身长刺的藏獒了,张嘴就咬。”王北尘咧嘴一乐,很快脸上的笑容就掩饰过了踌躇。

    张燃白了他一眼:“你想多了。没事儿赶紧走啊,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影响不好!”

    王北尘被她的话逗的哈哈大笑:“如果这一对男女是男女朋友或者说夫妻关系呢?”

    张燃一愣,她没想到王北尘会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还说的这么直接,她在刚才王北尘提起刘铭兰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很多种准备,被他贬低被他误会,甚至被他嘲笑,即使有过这种想法,她也还是想被他认可。

    王北尘不是一个坏人,这一点不仅仅是从他是如何对待小蝶的态度上来看,还有他如何的对待自己的母亲和弟弟,甚至于他作为客户来到茂盛的时候那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都让她深深的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王北尘是如何的优秀,当初成群结队的女孩子前仆后继的追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是,他又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会对自己冷嘲热讽,会对自己出言下流龌龊,会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举止轻浮,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他,也让自己讨厌不起来,她甚至私心里还有些享受王北尘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动作。至少证明他心里也是有自己的。

    张燃心想,这都是自己的虚荣心作祟罢,当然她也觉得自己还有点恬不知耻,自从知道刘铭兰对王北尘的想法之后,她心里很多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张燃怔忪之间,王北尘已经俯下了身子,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顿时一闪而过的酥麻从脑袋穿到脚底,张燃的脸也跟着腾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都孩子妈了还这么爱脸红?”王北尘取笑道。

    张燃瞪了他一眼,起身准备去客厅,在这狭小的卧室里,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

    “张燃,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王北尘对着张燃的后背说。

    张燃的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害怕接下来他说的话,或者说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没有说话接着往外走。

    “呵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当初那副跑到我面前要我做你男朋友的气势哪里去了?”王北尘笑得欢实。

    果然,张燃被他的话激起了小小的怒火,扭头瞪着王北尘:“那是被十年前那个曾经披着美好假象的人给迷惑了,当时真是瞎了眼了,年纪小不懂事,看人总会走眼的。”说完凉凉的看着王北尘。

    王北尘也没有怒,抬腿走到了张燃身边,十分严肃的盯着张燃的眼睛问道:“张燃,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妻子吗?我不会给你打热水,不会给你抢座占位,可能也不会宠着你惯着你,我就想单纯的做你的男朋友,甚至老公。”

    同样的话,很多年前张燃问过王北尘:“王北尘,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不用你给我打热水,抢座占位,不用你宠着我惯着我,就是单纯的做我的男朋友,你愿意吗?”

    当时王北尘的答案是肯定的,然而现在的张燃却没有给他肯定的答复:“谢谢王先生,我不愿意!”张燃不带任何感情温度的说完扭头出了房门。

    面对着张燃背影的王北尘无法看清楚张燃此刻脸上眼中的波澜,张燃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此刻又想哭又想笑,哭自己多年的等待,笑自己多么无知,终究还是别人的一个备胎,当正牌的那个女孩不要他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回头找自己。

    最后,她只是苦笑了一下,虽然心中期冀的就是他的认可,他的爱,可是真当他说出口了,也不过尔尔。

    王北尘这些年来很少被人拒绝,还是拒绝的这么狠绝,他忽然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了,他刚才在楼下徘徊了很久很久,也想了很多,各种可能。

    最后他想到的还是孩子,心里有了个初步的决定才上来,不过就在刚才盯着张燃眼睛看的时候,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就这样算了,还是再劝一下刘铭兰,和自己先结婚,即使将来两个人离婚了,起码先把这一段扛过去,把自己的事业做到那个高度之后,即使离婚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可是后来张燃刺猬般的反应让他下定了决心,原来张燃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的,这个认知让他刚才的心里多了很多笃定和开心,也最终下定决心要向张燃表白了。

    虽然此刻没有烛光、没有玫瑰、没有红酒,但是他觉得有自己的一个承诺就够了,张燃十分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重信守诺是他多年来的一个习惯。

    结果,他还是被拒绝了,心里有种苦苦涩涩的失落,还有淡淡的失望,王北尘什么也没说,跟着张燃出了房门,进了小蝶的房间和她道别,然后就对张燃说了句:“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张燃听到关门的声音,忍不住的低咒:“笨蛋,你不会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会儿?!”

    作者有话要说:我最近工作很忙,所以断更,抱歉,下个现代文会全文免费,以谢厚爱和不离不弃。

    谢谢投雷的亲

    过往烟云DH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3 20:31:59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度占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关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关风月并收藏再度占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