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度条前拉,画面中看到的是史沐林拿着手机往外走。林嘉盯着史沐林的身影,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他竟然瞬间庆幸看到的史沐林衣着还算齐整。

    夏雪菲感觉到他的拥抱,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淡淡苦涩,随后感激的看向卫子沂。卫子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静静的盯着屏幕,开口问:“这天晚上的事情你记得多少?”

    夏雪菲叹了口气:“这段记忆是片段的,不连贯,因为迷药的作用,就算有的记忆也是很虚幻的。只能记得他手机响了一会儿,他接电话出去……”

    “为什么要出去接电话,这个时候你应该没什么好防备的吧?”卫子沂按下暂停看向夏雪菲。

    夏雪菲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后来看这段视频结合梁万超的话猜测他是不是感觉我的听觉还在所以……”

    卫子沂赞同的点头,继续往下看,视频中随着史沐林出去,只能通过那扇镜面玻璃看到床上的夏雪菲一动不动的躺着,仿佛失去了呼吸一样,看的让人恐慌。

    林嘉用力的揽着她的肩膀,仿佛这样才能体会到她的真实存在。

    突然床上的夏雪菲仿佛挣扎了很久慢慢的动了,但是迷、药让她四肢无力,只能看到她艰难的往床边挪动,明明只有几秒钟,林嘉却紧张出一身汗。

    随着一声沉闷的摔打声,画面中没有人影,床上又变的干干净净。整段视频十分安静,画面纹丝不动,可是随着时间的挪移,透过镜面玻璃看到了一只手搭上了放在一旁的茶几,随后又过了几秒,夏雪菲才重新出现在画面中,她看起来每个动作都极其艰难,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在镜中看起来好像快要没水的水草……

    卫子沂一直盯着视频中的姑娘,看着她伸手从果盘中抓到一个小小东西,随后就看到她用手里的东西无力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才明白刚刚被她拿到手里的是酒店果盘里放的一把小小的水果刀,为了安全起见,这种水果刀基本都不开刃,而且很细小,只有成年女人的食指长短,所以当刀刃从四个手指肚上划过,却只有一个手指破皮。

    卫子沂有点不明白她的举动,可是下一刻,这个女孩儿盯着那个破皮的手指看了下,举起手里的水果刀狠狠的戳进了自己的左胳膊。

    饶是林嘉也被这个画面惊得全身抖了一下,下一刻心痛酸涩各种滋味蔓延,转头看着直直盯着屏幕的女人,手指微颤的抚上她垂在身后的头发。

    卫子沂倒吸一口冷气,女孩儿面色痛苦,连戳自己好几下,每一下都让看视频的人心惊胆战,而林嘉则觉得这每一下都戳在自己心里,他将平静淡漠的夏雪菲搂进怀里,慢慢的将头埋进了她的颈窝,他怕被她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眶。

    许是疼痛暂时破解了迷药的无力感,夏雪菲慢慢撑着桌子站起来,她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快要溺水的人一样,绝望痛苦,因为迷药变得死板的眼睛闪出强烈的求生*。

    她好像忍着巨大的疼痛,轻轻挪动脚步,第一下往前扑了下,但是很快她就稳住了身体,因为角度,看不清她又将小刀戳到了自己哪里,只看到她挥动胳膊两下之后,身体不停的哆嗦,随后她的脚步明显比之前虚无要稳当一些,经过摄像机时,她伸手将摄像机艰难的摘下来,却没有关闭,镜头里只能看到她精致的下巴和脖颈,她几乎努力控制着自己不稳的身体,贴着墙壁逃出了这个房间。

    卫子沂从摇晃的画面里看到外面昏暗的走廊,松了一口气,看了眼时间,明明只有一分钟,但是她却觉得过去了好久,看了眼坐在另一侧的当事者,她看着这一段的表情平静到漠然,仿佛再看别人的逃生记。

    林嘉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她的侧脸,伸手摸了摸她的耳朵,轻声问:“疼不疼?”他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雪菲身上的伤疤几乎每个他都看过,小臂、大臂、胯侧、大腿……好多个疤痕,他曾经以为这些疤痕是她拍戏留下的,现在他才知道这些疤痕每一个都诉说着她那天晚上逃出的艰难!

    夏雪菲转头看他,看到他微红的眼眶,苦涩的心涌上了感动的甜,笑的眉眼弯弯:“都不记得了,不过那刀子不大,应该不痛吧。”

    “不痛你能逃出来?”卫子沂看了眼安慰自己儿子的夏雪菲,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我也曾听家里老人说过,那个时候应对密汗药的办法就是用剧痛让自己清醒,看来迷、药也一样。”

    夏雪菲苦笑了下:“这是我演戏时候的桥段,当时我实在没办法了,虽然当时的记忆已经虚幻模糊,可是我看的时候却清楚的记起我当时的想法。我在考虑这把刀是戳进自己的心脏还是戳进他的心脏!”

    林嘉看着她,突然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她,只能不停的用手摩挲着她的脸颊。卫子沂静静的看着她:“那为什么改变想法?”

    “因为没力气!我连划破手指都做不到,还怎么戳进他的心脏?我是想戳进自己心脏试试的,只要用手将它控制在地上,自己倒下去就行了!”夏雪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嘉捂住嘴,声音颤抖:“不许说!不要说!”

    夏雪菲抬眼看着他,伸手握住他的手,唇角勾起笑容:“可是当时四周无人,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我既然能把刀戳进自己的心脏,为什么不能戳自己逼自己逃出去!”

    卫子沂抬手抚了抚额,转头继续看着画面乱晃的视频,急促的喘息声,越来越虚无的脚步声,不停摔倒时与地面的撞击声,还有偶尔能看到她无力在地上往前爬的镜头,长发披散在背上,拖在地上,在这偶尔清楚的一个镜头里,就好像濒死的人努力的与死神做着斗争……

    10层楼的楼梯,夏雪菲足足用了将近十七、八分钟,中间每到黑暗时,林嘉就怕突然有人出来将他的雪菲带走,这种恐惧一直笼罩着他直到她爬上出租车。

    卫子沂看着出租车带她往医院开去,镜头一直都在晃动,着急的警报声,穿着绿色衣服的人影在镜头里晃来晃去,视频的最后一句话是“天哪,怎么满身是血?出什么事了?”

    “别多话,赶紧做心肺,失血过多已进入休克状态!”

    “这是夏雪菲啊!她会不会有危险?”

    “不确定,不过再晚送来十分钟,估计我们可以直接通知娱记发讣告了!”

    卫子沂只觉得眉心挑了挑,伸手按了下,将视频关掉,看着她:“这段时间,你带走了摄像机,沐林居然没有找你?”

    夏雪菲慢慢回忆着:“找了,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到1017,前几天我又去了一次,才发现1017距离电梯只有两三步,它隔壁转弯就是安全楼梯,所以那天他们才会指定1017,一方面是担心我如果在饭局上真的中了迷、药,搬抬之间十分方便,另一方面估计是考虑万一有突然检查,方便那些老板们跑路。”

    卫子沂垂下眼皮:“你当时身上有伤流血,怎么逃跑的?沐林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绝对是胆大心细,不可能发现不了!”

    夏雪菲觉得有些头疼,但是她还是根据视频努力的将自己的碎片回忆串起来:“当时我出门之后,不敢坐电梯,所以就选择走楼梯,可是我体力不行,怕是没到底就被抓回来,在通往安全楼梯的旁边一般都会有两个小门,一个消防门放灭火器和水栓的,还有一个是清洁用品摆放的。消防门一般情况都关着,清洁用品摆放的门不一定。我真的不记得那天清洁用品那个门是怎么回事了,我只隐约记得我在里面躲了好久。”

    卫子沂想起有一段视频特别黑暗,只能听到她的呼吸声,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恍然的点点头,万江这种高档酒楼,走廊都铺着极厚的地毯,雪菲身上的血滴到地毯上只怕也很快就不见了,所以史沐林才没有找到她吧。

    “你当时头脑还很清醒?”卫子沂看着她疑惑的问。

    夏雪菲摇头:“应该是本能,因为从医院醒来之后,记忆最深的是梁万超灌我药,随后随着药效记忆就越来越不真切,就是史沐林我都记得模模糊糊,拿摄像机就更是没有记忆了。除了这些还有就是疼!这段记忆很乱,但是我知道我遭遇很龌蹉、很恶心、很无耻的事情……我不想去想,想把这当成一场梦,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即使我装睡这么久,最后还是要醒过来!”

    卫子沂看着面前这个眉心紧皱的姑娘,刚刚的视频刷新了对她的认知,重新打量着她,发现这孩子的眉宇间带着一股硬气,所以即使她长相偏妖艳,但是却不俗媚。

    叹了一口气,当初小嘉回来给他们说自己谈了女朋友是个演员,他们虽然心里吃惊但是却也不觉得意外,可是在知道是夏雪菲这个长相明艳妩媚的女人时,他们一时间都以为还有另一个端庄大方的夏雪菲只是不出名而已。林恒当时确认无误后,只默默的说了一句话,说林嘉的选择绝对体现了他对女人的不了解性,所以选择的对象都靠原始冲动。

    卫子沂笑了声,看向坐在对面的两人,深吸一口气慢慢说道:“视频我看了,你的意思我也了解了,可是如果现在我让你砸林嘉和报警之间选择,你会放弃谁?”

    夏雪菲有些愣怔,她以为自己不会看错,她分明在卫子沂的身上看到了沉重和痛心,可是……现在为什么让自己做选择?难道刚刚的都是自己的错觉吗?

    “妈!你要包庇史沐林?所以你要用我逼雪菲做选择?”林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母亲,随后痛苦的闭了闭眼,伸手将已经呆愣的雪菲拉起来,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静:“她做的选择没有任何意义!即使她放弃我,选择报警,我也不会离开她!所以,这个选择根本就不算个命题!”

    卫子沂看着生气激动但是还在努力维持仪态的儿子,唇角露出一抹笑,但是很快就收起来,面无表情的看向夏雪菲:“我要听你的选择。”说完想了下,补充道:“你可能不了解史家的情况,他爷爷和小嘉爷爷是战友,不过没迎来新生活就已经离世了,史沐林的父亲曾经担任过国家局委的主要领导,不过也是年级轻轻不在了,沐林有个大哥,可惜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史家现在就全部依靠沐林一个孩子,你要不要考虑下?”

    林嘉脸色发青,正欲开口,却听到夏雪菲轻轻的说:“因为他家只有他,所以您希望我妥协是吗?卫部长,这段视频在你看来,也许觉得我并没有遭受什么实质伤害所以不如看在林嘉的面子上,不要这么步步紧逼对吗?那如果现在我身上背负的不再是我遭受过得痛苦屈辱,还有其他人的,你也会这么要求吗?”

    夏雪菲走到静止的屏幕前,伸手指着最后一个镜头,将快要涌出的泪水咽下:“那场饭局,是史董为了开展他在娱乐圈的宏图霸业实施的第一步,尽管我不清楚为什么挑中了我和杨惠珊还有另外三个女孩儿,但是我知道的是那天晚上这样的摄像机不是只有这一台!而是五台!不是每个摄像机都像这个摄像机一样幸运的记录下我逃跑的画面,而是……卫部长,你我都是女人,这其中的痛苦哪怕不能感同身受,最起码也会心生恻隐,即使这样你也希望我做出选择吗?”

    夏雪菲平复了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缓慢的讲述着自己出走那三天所看到的事情:“卫部长,杨惠珊这个名字你或许听过,或许不记得了,她是最年轻的牡丹奖最佳新人得主,她的未来,她的命运应该是灿烂无比,可是一切都终止在那个晚上!她怎么去的饭局现在已经无法还原,但唯一能得知的是她和我一样都是被骗去的。然后……她喝下了面前那杯茶,再然后,就是她无尽的苦难!当年我‘陪酒门’事件爆发,按说我集中了所有的目光,她们即使受影响也不应该太大,可事实是她们几乎全部退圈!前天,我赶往杨惠珊的老家,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杨家也只有杨惠珊这样一个女儿,父母就像是我国千千万万的父母一样,努力工作、辛苦的将孩子送进大学,不求回报,但求可以养活自己!然而,杨惠珊被那天晚上的视频和照片逼迫,不得不放弃刚刚露头的事业,回到家中。一个读表演的女孩子,一个背负着陪酒传闻的女孩子,她就是连自己的生活都顾不了,不愿看父母那么大年龄继续辛劳,以为时过境迁,偷着去杭城影视城跑龙套,谁都没有料到,电视剧播出之后的第二天,她的艳照被贴满了街坊四邻,她的视频被发布到当地的生活网!这样一个原本应该与星光同辉的女演员,疯了!在自杀未遂的第二天,疯掉了,我在精神病院看到她,比我还小两岁,却犹如60老妪……卫部长,我去的时候,她正在表演,演得正是她拿到最佳新人那部电影中的片段!你说史家只有史沐林来撑门户,那么杨家呢?他们已经和唯一的女儿同坠地狱,始作俑者正是史沐林和梁万超!“

    伸手抹去自己的眼泪,夏雪菲认真的看着卫子沂,每个字都说的很清楚:“卫部长,我在娱乐圈时间不短,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承认任何变革都要有人牺牲,要想让影视事业重新焕发生机,改变格局,重新分配是最好的做法!但是,我不认同硬生生的将一批优秀演员的翅膀折断只为一己私欲,我、叶小蔓、霍婧婷、隋菲菲我们的事业、我们的命运及名声不是他史沐林踏脚石!更不能用改革这样一个看似正确的外衣来掩盖他曾经犯下的恶!如果林嘉和我要追寻的公道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其实,对我来说不存在选择,若以素心相赠,何方咫尺天涯?他会懂我,而我会在寻找公道的这条路上不计一切,即使失去现在所拥有的光鲜,即使满身泥泞,我都不会放弃!”

    林嘉看着夏雪菲犹如一个战士一样的姿态,脸上突然浮现一抹温柔的笑,他爱这样的她,外表娇柔,却有着不输男儿的铁骨铮铮,骄傲、刚烈,这都是他爱的雪菲。走过去将u盘从电脑上拔下,放到她手里,柔声说:“走吧,咱们回家!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更不会让你失去现在所有,最起码,你有我!我也不要天涯,我只想咫尺。”

    卫子沂慢慢从座椅上站起,看着夏雪菲眉宇间的坚定和不甘,抬手拍了拍林嘉:“你找的这个姑娘,性子太烈!是我见过长相和性子最不配的一个女孩子!不过,你爷爷一定喜欢!你爷爷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合就能拧着脖子上的人。”

    说完后也不管两人诧异的眼神,微叹一声:“就算你不是我儿子的女朋友,我也不会在我知道的情况下,还让女孩子受这样的屈辱,你很坚持,这很好,世上很多事最怕的是不坚持!很好!小嘉眼光也很好!”

    峰回路转,两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卫子沂没给他们留时间反应,直接看着林嘉说:“这事儿,后面要回避,但是报案还是可以走他那边,避过你王叔叔,毕竟是沐林的舅舅,沐林这要是进去了,史家唯一能靠的只有王明成了!去吧,让志华到你家里给雪菲做笔录,告诉他两点,就说是我说的,第一点,他掌管的那些案卷什么密级,这个视频就什么密级,连同他整个办案人员在内,看到这个视频的不能超过5个人!第二点,范围能缩就缩,影响程度能有多小就控制到多小!这两点一个做不到,让他自己来见我!”

    林嘉看着自己母亲重新恢复了以往工作时雷厉风行的样子,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卫子沂和两人走到书房门口,看着夏雪菲随后又看向林嘉,语重心长的说:“小嘉,家里对你没什么要求,可是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把林家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夏雪菲看向卫子沂,这句话说给林嘉,但其实敲打的是她,她立刻点头承诺:“请卫部长放心,我以后行事会更加注意!”

    “叫什么卫部长,改口吧!”卫子沂拉开门,转头看了两人一眼,犹豫了下说:“这样,两家父母见面的时间往后挪一挪吧。”

    林嘉皱起眉头,转头看向夏雪菲,却发现她面容平静,对他点了下头。卫子沂叹了口气:“一辈子的老交情,总是要考虑考虑你王阿姨的心情……先挪到后半年吧,具体时间我和你爸商量。”

    夏雪菲点头:“好,我知道了。”

    走出书房就看到了下班回家的邱英丽,看到三人,笑着走过来:“在家吃饭吧,刚好到饭点了……”

    卫子沂看了眼落地大钟,摆摆手:“让他们走吧,家里没做他们的饭!”

    邱英丽表情微顿,连忙说:“哦,那好,那有时间来家玩啊!”夏雪菲对她笑着点点头,跟在林嘉后面向卫子沂告别后离开。

    看到两人开车远去,邱英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走上前在卫子沂旁边问:“妈,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嘉的女朋友啊?”

    卫子沂没看她,也没回头,慢慢往前走着,淡淡的说:“我喜欢不喜欢不重要,小嘉喜欢才是最重要的!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是他,又不是我,他过得开心我和你爸心里就放心了。”

    邱英丽点头,不知道想到什么低声说:“刚刚你们在书房的时候,王阿姨打过电话。”

    卫子沂脚步微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沐林这小子,这两年做事越发大胆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教育收拾下,只怕下次事发就是一针安乐死了!史家的电话再来,你给我,我给明华说!”

    “其实我有点不明白沐林的做法?”邱英丽跟着卫子沂在餐桌旁坐下:“他……为什么要来找你说这件事呢?”

    卫子沂没有回答,开始默默地吃饭,邱英丽看了她一眼,也识趣地没再问。

    一直等到晚上8:00,家中门被推开,一阵有力地脚步声响起,卫子沂和邱英丽都转头看过去,一个半大小伙子跑了进来,看到两人就笑着高声打招呼:“奶奶,妈妈,我回来了!”

    邱英丽笑着站起来,问他饿不饿,累不累,一阵嘘寒问暖之后,卫子沂才对他淡淡的交代了两句,看着他上楼,卫子沂感叹了一句:“岁月不饶人啊!印象中小嘉还是像安园这么大,天天板着一张脸。可是转眼他都要结婚了。”

    邱英丽笑着说:“妈妈一点都不嫌老。”

    “你刚刚问我沐林为什么这样做,其实我当时也没想明白,可是就在刚刚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卫子沂微微皱眉,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可能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今年情况比较特殊,林曦如果这次不能留在帝都,那么只怕以后在进一步的机会也就不多了!时光不等人,爸爸的年龄和身体对我们家来讲,都是让人紧张的一个事情,沐林这几年虽然身在商场,但官场的各方势力都处的不错,也许他觉得他可以出一把力,然后让我施压给小嘉;还有一点可能是因为他之前插手了你四叔在国外的工程,虽然后来你四叔帮他将事情平息,却给人留下一个印象感觉林史两家利益一体,所以觉得我为了不让林家受影响也会出手逼夏雪菲交出东西。剩下的一些原因可能就是他觉得夏雪菲想嫁入林家,那种有污点的视频肯定不会拿出来给我看,却没想到这姑娘根本就是连命都不要豁出去,有岂怕这个!”

    邱英丽静静听着,心下暗自思忖:“妈,那现在不用沐林,大哥留帝都还有多少把握?”

    卫子沂喝了一口水,瞥了眼邱英丽:“你们单位最近没开展学习吗?”

    邱英丽一愣,就听到卫子沂声音略微严厉的说:“上面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禁止拉帮结派,禁止私下串联!林曦能不能留帝都我们都不能有任何动作!你大伯老早就对他说过,形势逼人,一切听天由命吧!至于和史家利益一体更是要摘的干干净净,否则一个有权,一个有钱,还嫌树大不够招风吗?”

    邱英丽被卫子沂批评的垂下头,她最近确实是没有跟着学习,没想到居然就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

    卫子沂看了眼自己的大媳妇,叹了口气:“林恒转眼就40了,现在二胎放开了,你过完年办个探亲转职,跟着林恒一起去海城吧,给安园添个弟弟。林家不缺孩子,可是看看沐林突然觉得有个伴也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