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防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怀着无比心塞的心情,夏成安和李翠萍接受了林嘉父母的邀约,林嘉看着从刚刚就情绪低落的女朋友,有心安慰,可是无奈人家根本不往他跟前凑,想到晚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林嘉只能在玄关处轻轻抱了抱她之后,带着莫名其妙又担忧的心情离开。

    傍晚时分,林嘉早早出现在雪菲家楼下,夏成安看到他愣了愣,林嘉父母对这场见面的看重让他有些意外,虽然嘴里一再劝着妻子不要因为两家的家世而胡思乱想,然而作为父亲他又怎么能不忧心!

    国人婚嫁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虽然时代进步,很多观念都在慢慢改变,婚恋自由不再受门第限制,可是撇开什么封建残余思想不谈,门户相当在婚姻稳定中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夏成安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和抱负,用不着借助女儿得到什么样的利益,他也没想过将女儿远嫁,即使夏雪菲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他还是抱着一种美好的幻想就是在山城自己身边差不多家庭中给女儿选择一个伴侣,这样他不会担心女儿受欺负,也不会担心女儿受了委屈找人安慰都还要跋涉千里……可是,当事实放在眼前,远嫁是一定的,找个门第这么高的对象,夏成安有时候晚上只要想到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春节期间和林嘉的接触还有女儿从林家回来的反馈让他和妻子稍稍心安,只要不排斥,只要不用这段感情强迫女儿放弃什么,夏成安认为这已经是最好的处境了,做人媳妇怎比在家做闺女,他和妻子虽然心疼,但也能接受,都是长辈,即使作为晚辈受点委屈、妥协一些这都没什么,只要林嘉能够一直像现在这样对雪菲好,他和妻子也算是放心了。但是今天看到林嘉亲自来接,这举动将他心中的最后一点忧心尽数消除,他微微叹了口气,看着坐在副驾上侧头和林嘉低声抱怨路况的女儿,脸上浮现一抹慈爱的笑,做父母的,不管任何时候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子女,同为人父母,他能想到林嘉的父母并不一定完全接受雪菲,也并一定完全没有意见,只不过都是希望孩子过得幸福罢了。

    车子艰难的出了市区,上了环城高速,林嘉微微转头对夏成安夫妇解释道:“叔叔阿姨,因为一些客观原因,今天的晚饭在私人庄园,距离城区比较远,你们要是累了,可以在车上休息会儿,等到了我叫你们。”

    夏成安了然的点头,这两年随着各种社交媒体的发展,一些事情的曝光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个时候对于林家来说确实是敏感时期,林嘉的大伯父今年卸任,但林嘉的大堂哥却出现在刚刚公布的任命名单的第一位,作为国家咽喉部位的新任负责人,此时盯着他们的眼睛绝对不是几双,夏成安微微垂眸,低声说:“没关系的,你父亲工作很忙,只怕这点时间也不好挤。”

    林嘉对于夏成安客套的话,淡淡的笑了笑:“这两天还好,他对外说自己去北河疗养了,所以每天十分空闲。”

    夏雪菲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那叔叔还要去北河吗?”

    林嘉扭头看着她,笑问:“你想去?”

    夏雪菲点头:“我想去休息休息……不过要等《凰宫》拍完以后。”

    林嘉笑着看向前方,温声答应:“好,到时候我带你去,其实那边适合夏天,很凉爽,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度假。”

    夏雪菲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呀,邵导的拍摄进程走的很快,剧组也很给力,拍摄很顺利,前两天和李总打电话时他还说按照现在的进程,只怕再有2个月就可以完成拍摄了!然后就是后期,师兄,我们这次后期专门请了国内最顶尖的团队来负责,我到时候一定要好好学学。”

    林嘉一愣,奇怪的问:“你准备做后期了吗?”

    “啊?”夏雪菲没明白林嘉的问题,看向他的侧脸,眨了眨眼睛,明白过来,笑了下:“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我想看看他们顶尖的地方在哪里,然后决定我现在手头的这两部作品要不要做这样的投资。”

    林嘉点头:“你工作室的那两部剧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夏雪菲撅了撅嘴巴,气哼哼的说:“其实只有一部,那部《你还记得我吗》我想放弃了,拍电影的话,找不到好的导演,它的题材决定它绝对会成为今年又一部大家看不懂的电影,拍电视剧的话,这部作品的精彩地方就都没有了,想来想去,愁死个人干脆放弃好了……至于那部《桑耳》已经通过律师再走版权手续了,这部作品我只打算投资一小部分,剩下的我想找人合作,李总要走电影,只怕不会再回到这种小言剧了,而我在制作人这方面是完全的新人,所以想用《桑耳》试试深浅,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发出正式的合作邀约,所以还不知道前景呢……”

    林嘉看着她因为迷茫而发愁的样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别想结果,一步一步走,走哪步只想那一步的事情就好了,最后的结果有时候还是要靠运气的,并不完全体现实力。”

    夏雪菲盯着高速路两旁的护栏上因为天色渐暗而在车灯的照耀下亮起来的反光漆,随着车灯的光束,连城一排橙黄的光带,回头看,失去车灯的照耀的后方却只有漆黑一片,心有所感,不向前走谁也不知道前路会是什么样的风景,如果迷茫的前途就像这条高速路一样,那么唯一可以将它变得璀璨的只有自己一直向前不愿停下的心。

    ****

    车子在高速公路行进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下了高速来到了帝都旁边的一个小城,这个小城十分小,建制也不过是一个县级,然而因为紧邻帝都,便成了寸土寸金的京畿重地。

    车子没有进城,而是沿着环城公路行驶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来到了一座十分欧式的园林前面,随着车子缓缓靠近,黑色的栅栏大门缓缓打开,夏雪菲惊讶的睁大眼睛,往两边看了看,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着林嘉:“它居然会自动开门?是里面有人控制吗?”

    林嘉眼角含着笑意,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言语认真的解释道:“没有人,这里没有保安,因为它安装了最先进的安保机器人系统,我们刚刚进门的地方有特殊的装置,可以辨别来人是主人还是客人,然后分别对待。”

    夏雪菲小嘴微张,将车窗慢慢放下,喃喃道:“太高端了!”

    林嘉笑了下,意有所指的对她说:“雪菲,看你的右前方,那里是一片桦树林……”

    林嘉话音刚落,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景色让夏雪菲的眼睛猛地张大,随即两颊就热了起来,伸手指着那片树林转头看着林嘉张了张嘴巴,最后却忿忿的瞪了他一眼。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是整个庄园的光线却十分好,路两旁高低错落的装饰灯光线柔和,夏成安顺着林嘉的话看向那片零散的桦树林,那片树林并不黑暗,相反因为树干上垂下的流苏灯,更像是童话里精灵的住处。

    “这里的景色很好呀,是私人的?”夏成安没有看到两小只的交流,赞赏的问了句。

    林嘉唇角还带着明显的笑意,听到夏成安的话,赶忙回答:“是的,叔叔,这里……是四叔送给我的。”

    夏成安、李翠萍包括夏雪菲都震惊的看着他,这一片庄园面积可不小,虽然看不清全景,但是从门口进来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主宅,几人心中就已经对这个庄园的面积有一个大概的估量了。

    三人中最震惊的莫过于夏雪菲,昨天虽然和林嘉来过这里,可是全程都是睡梦中到来,睡梦中离开,唯一清醒的一段时间还全部是在车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欣赏这个地方,而且……

    车子转过一个弯,一栋上下通明的大宅渐渐出现在几人眼中,夏雪菲从刚刚就微微撅着小嘴,现在看到今晚的目的地近在眼前,想到里面的人,就深吸一口气,斜睨了开车的林嘉一眼,丢给他一个眼刀子,在他一脸询问的眼光中,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挽着自己父亲的手臂走进这座外面低调,内部沉稳的大厅时,脸上已经挂上了讨喜的甜甜笑容。

    林嘉跟在后面,表情从刚刚的疑惑慢慢变得明了起来,趁着父母们寒暄时,上前将雪菲轻轻拉到自己面前低声说:“昨天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一开始是你睡着了,后来……是顾不得,再后来,你又睡着了,也是我不对,这两天事情多,我就忘了这件事,直到刚刚看到你震惊的样子才突然想起我还没告诉你这件事,嗯,这件事是我不对,所以你不要生气了。”

    夏雪菲本来也就不是真生气,只是在刚刚他刻意的提醒下,有些恼羞成怒而已,看到他认真的对自己解释着原因,在他说“顾不得”时,故作凶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抬手在他手臂上拧了下,警告他不许再说。

    林嘉看着她的小手在自己手臂上轻轻旋转了一下,不由笑了,揽着她跟着已经相互寒暄完的父母来到宴会厅,笑着对几人说:“这里本来是个长条桌,我爸说咱们一家人吃饭,那种桌子太不方便聊天了,所以就换成了这种圆桌,可是和这里的风格有些不搭,叔叔阿姨不要笑话。”

    李翠萍从刚刚听到这个庄园是林嘉自己的时候眉心微微拧起的一条纹路就一直没有平展过,刚刚见到卫子沂和林宇平,两人的姿态和性格让她心中一直都存在的担忧能够略微缓解点,但是当听到那句“一家人”时,她才算松了口气,“怎么会呢,挺好的,这个桌布和环境还是很合适的。”

    卫子沂笑了:“这个桌布是我下午让人出去买的,原来的桌布都不行……”

    一顿饭让夏成安和李翠萍彻底放下了一直担心的门第不配的问题,饭吃到一半时,林宇平突然看了看手表对林嘉挥了下手:“去开电视,今天晚上有雪菲的第二期节目。”

    夏雪菲一愣,转头看向林宇平,目光中带着感动,她没想到这个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作风硬派,手段强硬的外交官居然还会记得自己的综艺节目,咬了咬唇,感动的看着林宇平和卫子沂,小声说:“我……谢谢叔叔阿姨……”

    话说的很不成句,但是在座的人都能体会到她话里未表达的意思,林嘉放下遥控器,握住她的手,笑容温暖:“看看你从来都没有高调显摆过的才艺展示,我爸一直都惦记着呢。”

    夏雪菲感激的看着他,目光看向他握着自己的手,在他的掌心转了下,随后与他十指相扣,转头看向了对面墙上的电视。

    这期节目是她们第一次录制的下集,当时录制的时间距离花朝节不远,所以节目组除了拍摄她们的日常外,给她们出的一个任务就是和当地一个手工作坊的工艺师傅们学做庆祝花朝节的工艺品。

    上期节目结束时,她们刚和节目组一起到达手工作坊,所以在短暂的节目回顾之后,这期节目内容就接着上期节目开始了。

    卫子沂看着电视,一边招呼旁边的李翠萍和夏成安吃水果,一边笑着说:“花花台节目收视率高除去一些故意炒作的原因,其实有很多可取之处的,比如他们的摄像、灯光包括后期处理的技术就很好,柔光将女嘉宾的皮肤个个都打的像是护肤品广告一样的细腻。”

    夏雪菲不由笑了出来:“确实呢,我以前还有这次每次看节目里的自己,都自恋的不得了,感叹自己的皮肤怎么就那么好呢!”

    这句话说的几人都笑了起来,林嘉也跟着笑了声,随后抬头刮了刮她的脸颊,低声说:“确实很好,像白瓷。”

    夏雪菲被他夸的心中冒泡,与他相扣的手轻轻挤了挤,得到林嘉同样的回应,低头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不由抿唇笑着嗔了他一眼,林嘉余光看向四个大人,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低声说:“看电视,你出来了。”

    6个长相、身材出众的女明星一起出现在手工作坊的外面,很快就引起一堆路人的围观,当时的天气还有些冷,夏雪菲穿着机车款的皮衣下面搭配一条黑色小脚九分裤,英伦范儿的厚底鞋让她的长腿更加引人注目。

    卫子沂看着电视上的夏雪菲,趁着插播广告,扭头看了眼乖巧的坐在一旁看电视的女孩儿,笑了:“奇怪,现在看雪菲明明就是个漂亮的姑娘,可是上了镜头却觉得她漂亮的过分了。”

    林宇平赞同的点头,指了指电视说:“这个东西不真实。”

    两人的话让夏雪菲有些难为情,笑着说:“陌燕老师当时就说我很上镜,可是有些过了,反而没有真人给人的感官好,所以我的戏路会很窄。”

    卫子沂点头,客观的说:“是的,如果你上镜就是你真实的样子,你现在的成绩会更好,不过小嘉就不上镜!我每次看新闻,看到他,就皱眉,有时候他的妆画的不好,我就忍不住怀疑那个人真是我儿子,怎么那么丑!”

    夏雪菲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不会吧?师兄就算再不上镜也不算丑吧。”说完幸灾乐祸的看了眼一旁淡然的林嘉,得意的挑挑眼角,卫子沂没有注意她的小动作,扭头和身边的李翠萍开始说林嘉刚到电视台时的一些糗事,几人听的开心,夏雪菲凑向林嘉,在他耳边报复似的说:“被人说丑了吧,哼!让你当时说我不算丑,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林嘉一哂,无奈的看着记仇的小女人,感受着她全身大仇得报的惬意,看了眼电视机右上角的广告倒计时,在剩余十秒的时候,侧头在她耳边轻飘飘的说了句:“嗯,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之间还有几笔账没有清算,比如高中的情书、英国追你的操场长队还有你的白马王子原型……”

    夏雪菲嘚瑟的小模样在林嘉的话语中渐渐停滞,缓慢的转头看着他,看着他对自己好整以暇的笑了下,那笑容让她的后背有些麻嗖嗖的,看到电视上用花瓣堆出来的节目名称,连忙用手推推他,小声的转着话题:“开始了开始了,专心看!”

    林嘉唇角挂着一抹笑意,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捏了捏,轻轻的说了句:“今天晚上住这里,我有很多时间和你整理一下。”

    夏雪菲抽抽嘴角,只觉得眼前笼罩了一团乌云,虽然镀着金边,但是也是一大团乌云。只能自欺欺人的看着电视上自己一副轻松模样的接过任务,然后跟随节目组步入工坊,在心里暗暗宽慰自己说不定等睡觉时,师兄他老人家就不记得了……

    这个手工工坊在当地十分有名,有上百年的传承了,真正的老字号,他们的前厅是一个作品展览厅,放着很多获奖作品,有各种扇子,还有极具江南特色的油纸伞,绣品,剪纸等等,琳琅满目,夏雪菲6人一边走一边看,听着工坊现在负责人的介绍,在节目组后期的配乐中看起来悠闲惬意。

    然而能被称作任务的显然不是悠闲惬意的,相反还是带着很大难度的。此时夏雪菲、杨柏婷几人一字排开,站在风格鲜明的木质阁楼前面听着她们的“楼长”丁森训话。

    “……所以为了迎接‘花朝节’,你们需要在今明两天时间里学习并且制作出四样成品,种类就是我们前面这张桌子上放的这几种,有剪纸,有团花,也有扇面、油纸伞、祈福红绳和折纸花艺,这其中剪纸和团花是两者必须有其一的,剩下的三种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注意,虽然今明两天时间,但是给你们学习的时间只有今天一上午,所以如果哪位没有学会,回到公寓之后不会制作,不好意思,节目组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任何人都不会有第二次学习的机会……”

    这个规定让夏雪菲6人有些懵,杨柏婷诧异的说了句:“不会吧!对于老年人也没有什么照顾吗?”

    几人笑了起来,丁森也笑了,但是很快就假装生气的看着杨柏婷喊道:“什么老年人,你是在说我吗?这里明明年纪最大的就是我!”

    话音刚落,就听到年纪最小的阿v特别无辜的说了句:“可是你不用做任务啊!”

    一句话让站在杨柏婷旁边的夏雪菲噗嗤笑了出来,杨柏婷看向阿v用力点头,学着她无辜的声音对丁森说:“对啊,可是丁大爷不用做任务啊!”

    被打趣的丁森笑着走过去对着阿v指向外面,故作生气的说:“你,出去!”

    一阵笑闹之后,节目正式进入了下面的学习环节,不过在学习之前先由几位老师各自展示了扇子、油纸伞、团花、剪纸还有祈福红绳的做法,然后进入了选择阶段,第一个选择的是杨柏婷,她一脸无奈的选择了看起来比较简单的剪纸、祈福红绳、折纸花艺和油纸伞,随后就是夏雪菲,夏雪菲几乎没怎么考虑就选择了自己刚刚在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的几样,团花、扇面、祈福红绳和折纸花艺,她身边站着是慕颜,慕颜大大咧咧的说自己要选团花、剪纸、折纸花艺和祈福红绳,居然通过了!

    其他人才恍然明白,原来必选项也可以充当选择项,这下杨柏婷不干了,她也要将油纸伞换成团花,丁森十分严肃的告诉慕颜这样选择不可以,团花和剪纸只能二选一,慕颜无奈的耸了下肩,随便点了四样然后摇了摇头说:“其实,这些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难题,因为……我什么都不会!”

    后面三人的选择很快,加一起也没两分钟,其实拍摄时姚姝婉选择了很久,一会儿这四样一会儿那四样,最后卫科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说最后一次选择如果再改的话,就不要参与这个环节才算是让她下了决定,她选择了剪纸、油纸伞、扇面、折纸花艺,夏雪菲当时听到时,还在心里不由的佩服,因为在她看来这四样是最难的。

    很快学习环节开始了,和自己重合了两样的姚姝婉终于和夏雪菲在学习环节快结束时相遇了,负责教他们的老师是个有些上年纪的老师傅,要求比较细致,在作画时,他让两人先画个东西给他看看,然后他在给她们思路,夏雪菲怕姚姝婉又要挑挑拣拣,于是就看着她示意她先来,结果姚姝婉衣服假装没看到的样子,夏雪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向前一步,刚开口说:“我先……”

    姚姝婉就拿起桌子上的笔说:“老师我想画个兰花可以吗?”

    夏雪菲无语的往后退了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可是拿着笔的姚姝婉半天都不落笔,夏雪菲有些忍不住了,上前问她:“你画吗?”

    姚姝婉连看都不看她,不高兴的说:“我在构思呢!”

    夏雪菲瞥了她一眼,向后回到原来站的地方,点头:“哦,那你继续,老师,我能不能在这里做?”

    老师傅点头:“可以的。”

    丁森看到这边的气氛有些不对,走过来看了眼,走到夏雪菲面前看到她蹲在地上趴在一个小板凳上,微微侧头想了下就开始下笔,又看了眼站在案桌前,依然拿着笔一副愁眉微蹙的姚姝婉,说:“谁第一个拿出自己的展示品,可以加女神分3分。”

    话音几乎刚落,姚姝婉那边突然就开始下笔了,而夏雪菲这边却被节目组的后期变成了一段唯美的镜头,柔焦模糊了周围,一个椭圆的仿古框框将她框在其中,四周是纷纷下落的桃花花瓣,配乐是一段古风背景,提笔作画的夏雪菲在这样的镜头里美的让人惊艳,微微侧头的大半张侧脸,即使镜头给了特写,专注的眼睛、微颤的睫毛,小巧的鼻头,微微用力的红唇以及完美的下巴,360°无死角的展示在所有观众面前,精致的就像是画家笔下的美人图,可是这个美人的笔下也盛开着一副美景,黑白交错,寥寥数笔,几支野草、一丛野花便跃然纸上,细细的勾勒,轻重的晕染,那野草和野花就像是随着春风摆动一样活了起来,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已经完成的时候,夏雪菲将手中的笔在手背上抿了抿,用抿细的笔尖,轻轻几下,一只螳螂跃上其中一株野草,压完了它的枝条,好像还微微颤动着,因为这最后一笔,整副画面都灵动起来了。而此时配乐和画面效果也消失了,随着一声急剧向下的滑稽音乐,一个蹲着的趴在小凳子上作画的夏雪菲出现在观众面前,让所有人都从刚刚那副美景中清醒过来,夏雪菲轻轻拿着画纸说:“我好了……”

    话声未落,案桌旁的姚姝婉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我比你早!”

    卫子沂眉头皱起,看了眼又开始插播广告的电视,转头看向夏雪菲问:“姚姝婉是针对你吗?”

    夏雪菲一点也不隐瞒的点头:“是!她觉得我在这个节目里享受的待遇不对。”

    “你享受什么待遇了?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比其他人还辛苦呢?”林嘉有些气闷,下意识的揉了揉她的腿,刚刚她作画的姿态和画面让他有些愣神,目光贪恋的从她的眉眼间滑过,庆幸自己当时察觉到心动时的干脆,现在这个让人惊艳的姑娘已经是他的了!

    夏雪菲看了他一眼,对着长辈们笑了:“没什么,女演员之间都这样,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扯平了。”

    林宇平摇了摇头,想说什么,不过还是没说出口,他本想说姚姝婉这个女孩儿的性格有些不太好,但是想了想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长辈又是男的,随便评价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很不合适,想了下,指着电视说:“雪菲确实是很久没练了,不过那幅画还能看出你基本功很扎实,而且你掌握了国画的精髓,就是意境……”

    夏雪菲一边认真听着林宇平的点评,一边点头,林宇平看到她认真受教的样子,就忍不住多说了两句,随着节目开始,他立刻收起话头,下了结论:“天赋有、悟性有、基本功也不差,但是也是要多练习,不能丢,要不然就太可惜了!”

    夏雪菲看到几个人又重新开始认真的看节目,笑了笑,靠向林嘉轻声问:“刚刚电视上我美不美呀?”

    林嘉转头看着她,脸上挂着笑容,盯着她的脸深深凝视了一会儿,表情认真的点头,张手揽住她低声说:“美的勾魂摄魄。”

    电视上夏雪菲和姚姝婉的第一次对阵正式拉开,夏雪菲看了姚姝婉一眼,平静的说:“是我先说完成的。”

    姚姝婉不看她,只对着丁森说:“我先做完的,不过怕打搅别人所以才一直都么有出声。”

    夏雪菲拿着自己的作品走向老师傅,淡然的说:“可是节目规定以出声时间判定。”

    姚姝婉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谁说的?我怎么没听到!”

    夏雪菲转头看着她:“你是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吗?”她语气真诚,没有丝毫的贬低和嘲讽,可是这句话却戳到了姚姝婉的软肋,她红了眼圈,一副强忍着眼泪的样子看着夏雪菲:“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没你咖位大所以没人找我录节目吗?”

    夏雪菲愣了愣,有些不太能联想到这两个问题之间的关系,只是本能的点头,但是很快就摇头:“啊,当然不是,我是的意思是说综艺节目都是以告知完成确认完成的。这是惯例。”

    林嘉被她的小模样逗笑了,明明心里就是在吐槽这个叫姚姝婉的奇葩,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无辜又认真解释的样子,简直让人无奈的想笑。

    如果说刚刚那句话是戳到了姚姝婉的软肋,那么这句话在姚姝婉看来就是对她□□裸的羞辱,红着眼睛瞪着夏雪菲一会儿,在看到夏雪菲有些迷茫、疑惑的表情时再也忍不住转身抛了出去。

    夏雪菲一边看电视,一边打开了微博,找到了#女神公寓#话题楼,点进去就看到了一波一波的新评论,林嘉看着电视上的情况,一头雾水的靠近夏雪菲,低头就看到了网上的刷屏。

    “这是什么情况?姚姝婉是大姨妈来了吗?”

    “夏雪菲好讨厌啊!把姚姝婉都气走了!”

    “靠,老子还沉浸在夏雪菲的绝美惊艳中呢,结果我女神的民工蹲彻底破坏了整个画风!案桌那么大,姚姝婉咋不让让啊!”

    “姚姝婉是夏雪菲气跑的?为什么我感觉是她自己争不过所以才跑了呢?”

    “我也觉得姚姝婉就是和菲姐在争,菲姐让她先画她不画,丁哥说了谁第一谁加分,她就开始刷刷刷了,然后我菲姐画完了,她说她先完成的,这个女人好像在针对菲姐啊!”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我要看夏雪菲作画的样子!她要是这样出现在电视剧中,我敢保证分分钟吸粉无数!”

    “赞同,那幅画和那幅画面已经让我转粉了,当然最后那个民工蹲……简直反差萌。”

    “姚姝婉:你看不起我?夏雪菲:纳尼?姚姝婉:你就是在鄙视我!夏雪菲:啊?姚姝婉:你居然如此侮辱我!夏雪菲:诶?姚姝婉:嘤嘤嘤……夏雪菲(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楼上的笑死我了,菲姐现在无辜又愧疚的看着丁森的眼神简直可爱到爆!”

    “哎,第一次羡慕林嘉,为什么可爱、有才、漂亮的女票都是别人家的!”

    “因为,你没有林嘉男神的颜和气质!当然估计你也没有林嘉男神的才华和智商!”

    “完了,夏雪菲民工蹲作画的场景完全替代了那个唯美的画面,挥之不去,话说我很想看看姚姝婉的作品,她不是琴棋书画全部精通吗?”

    “对,好期待,希望用作品打脸,让夏雪菲猖狂!”

    ……

    丁森一脸疲惫的强作欢笑的将姚姝婉叫了回来,还没说话,就听到那个老师傅说:“第一个完成的确实是这个姑娘……”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夏雪菲,姚姝婉猛地抬头看向那个一脸慈祥的老先生,有转头看着丁森,低低的说:“我只不过没说话而已。”

    老先生摇头,将她的作品打开,然后又将夏雪菲的作品打开,两幅画摆在一起高下立现,姚姝婉的瞳仁猛地睁大,她不相信这幅构图完美、线条流畅的画作是夏雪菲自己作的,但是事实告诉她确实是!

    “不是谁先说话没说话的问题,而是你的作品没完成。”老先生指着两幅作品平静的解释道:“这位姑娘的作品叫做春回大地图,野草野花还有这支螳螂都很好的反映了这个主题,你之前说你这幅作品是兰花图,然而你整个画面上只有兰草,没有花,所以……是一副不完整的作品。”

    姚姝婉有些着急的解释:“兰花就是兰草啊!”

    老师傅摇头,不想再多说什么,姚姝婉还在纠缠兰花和兰草是一样的,夏雪菲无语望天,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口普及:“你说的是植物百科的认识吧,在国画中,兰草就是没开花的兰草叶子,讲究的是线条平滑、构图和谐,而兰花指的是有叶有花的兰花草,讲究的是主次分配、虚实相应。”

    老师傅赞赏的看着她,点头说:“不错!所以你开始说你要做兰花图,然而很明显,你的作品少了花,所以这是不完整的作品,所以这次的第一完成肯定是这个姑娘。”

    不管姚姝婉多么不乐意,最后这三分还是加给了夏雪菲,带着作业回到公寓,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按照节目规定,节目组不提供伙食,但提供原材料,不过需要女神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夏雪菲看着琳琅满目的冰箱和菜篮子,不好意思的将东西放到水池里,羞赧的说:“我不会做饭,所以我给大家打下手。”

    杨柏婷一边豪气的挽袖子,一边惊讶的看着已经开始洗菜的夏雪菲惊讶的问:“你居然不会做饭?那你们家谁做?林嘉做?”

    夏雪菲一边认真仔细的洗着青菜,一边点头:“嗯,师兄做。”

    许姿函轻轻磕着鸡蛋,听到夏雪菲的话,羡慕的“哇”了声:“会做饭的男人诶,很帅呀。”

    “对呀!师兄不做饭都很帅的!”夏雪菲像是洗衣服一样的洗着菜叶子,用力点头,同时启动了夸夫模式:“我特别喜欢他工作的时候,坐在书桌前超级超级迷人的,每次他在书房工作我就要跟着进去坐他旁边,然后看着他,他认真起来就不记得我了,然后眉眼都超有魅力的,还有他的手……他的手好看的……哎呀,我想他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你不是我的菜(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