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2章 贵子

第2章 贵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仆夜观星象,将军府中不日将有喜事啊!”

    “哦?”赵谌手捧端坐在藤席上,浓丽修长的眉宇低垂,不动声色。

    白眉老头笑呵呵的捋着胡子:“将军莫非不信仆所占卦象?”

    守在廊外的童奴纷纷低头,暗自腹诽,前些时候卜卦道家主红鸾星动,结果家主刚下定的姬家小姐就病死了,几位将要一起嫁过来的媵婢也跟着殉葬,本还有一位身份高贵的藤妾,是姬家的庶女,偏偏因为惊吓很快也病逝。整个绛城都传开关于家主命硬克妻的传闻,这下又有谁家高贵的好女愿意嫁给未娶就变成鳏夫的家主呢?

    不过隔天从虒祁宫传来的一道密函,却将刚从战场回来的中军将急诏入宫。

    赵谌不急不缓的跟随寺人瑜进入布置奢华的宫殿,身形虽还有些少年人的单薄,但神态冷肃自若,叫人不敢小视。

    内殿之中重重帷幔在沁凉的殿内悠悠飘动,每走十步中路两边便有两名女官手持宫灯,螓首低垂,目不斜视。

    “臣参见国君。”他单膝着地行武将礼,黑色的披风从肩罩滑落,厚实的搭在冰凉大理石地板上,膝甲与地面摩擦之声铿锵。

    “起来吧。”成公负手而立,语气淡淡道。

    赵谌动作利落站起,神情却十分恭谨。

    “寡人与你自幼相识,又共过患难,便与你直言了,”成公转身看他,黑眸带着势在必行的厉光盯住赵谌道:“寡人容不下胪柝之子,但迫于母后又杀之不得……你带那小儿回去,从此赵国便不再有胪氏血脉。”

    成公与胪氏一族的纠结赵谌早有耳闻,不止他,胪氏灭族,绛城的权贵们心下有数,谁不知道屠郸只不过是成公手中撵除胪氏的利剑罢了!想那胪廉权倾朝野,其子胪柝不但挂帅三军,竟还娶了成公的亲姐姐庄姬,天底下的好事仿佛都被胪氏占尽了,父子二人一文一武,哪里还有年轻的国君赵冕的立足之地呢?

    胪氏一族灭族几乎是命中注定,难以转圜的了。

    那么,被成公托孤的赵谌又是什么人呢?

    他虽与成公同姓,挂着宗室的名头,父辈却并非赵国王室嫡系。他年幼时门庭式微,若不是自己发奋好学,勤读兵书苦练六艺,又兼几场王权动乱里有从龙之功,得了成公赵冕的亲睐一跃而成为三军统帅,只怕如今也还在街头巷尾不闻其名。他深知自己在血统上讨不了巧,便只能紧抱成公的大腿,哪边也不靠做个孤臣纯臣才能于朝中站稳脚跟。自成公继位以来,除了挂帅出征,赵谌便没有在朝堂上发过言,出过声。

    因他是这样的人,成公说让他领个小儿回去,他便也沉默地颔首,沉默地领了上意。

    赵冕对臣下的顺从和沉默极感满意,遂放缓语气道:“寡人听寺人瑜道,姬卿之女早夭,可有此事?”

    “是臣无福。”赵谌面上没什么表情,微微俯首回道。

    成公赵冕唇角一勾,眼角余光一瞥,寺人瑜便闻歌知雅意,躬身捧上一卷缣帛画卷,动作轻缓展开。赵谌定睛一看,见那柔软平滑的缣帛上勾画的乃是一位窈窕好女,肤白貌美,年少春华,拈花一笑的神态鲜活莞婉。

    “谌乃是寡人的大将军,岂可正室空悬?”他低笑道:“寡人便将这女姬赐你做妻,她在王姬(公主)身边为女官七年,如今正是二八芳华,琴画茶舞,四艺精通,想必不会劣于那姬卿之女。你已年纪不小,娶了正室,早日为祖先承嗣吧。”

    赵谌沉声答谢,恭谨上前接过那画卷,国君的声音又似笑非笑的在幽暗宫殿里响起:“至于那小儿……希望谌好生善待,务令其平安喜乐,无忧一生。”

    平安喜乐,无忧一生……

    赵谌眼神一闪,浓眉低敛不语。身为赵国中军将他的长子,若一生平安喜乐,又怎配做大将军的长子?何况国君又同时赐下正妻,若正妻诞下嫡子,到那时,那胪氏小儿身为一个与他既没有血缘之亲,自身又不具六艺之能的人,如何在中军府中生存下去?

    可惜,这便恰恰是国君赵冕的初衷。

    一直到穿过砂石庭院离开中正殿,赵谌走在寺人瑜后,仍然在考虑这个问题。

    自然了,他并不在乎府中是不是要多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也并不烦恼那个孩子特殊复杂的背景,除了沙盘和代表兵权的虎符,他对于其它事情没有太多兴趣。能帮助国君解决一个麻烦,似乎对于他在朝堂上站稳脚跟,有着不少好处。

    成公赐下的女姬和庄姬之子一起被送到中军府,交到了身为赵谌家臣的吕慧手上,前者再过一晚将会成为这中军府内宅的主人,而后者,将会成为至少名义上赵谌的长子。吕慧就和僮仆一样,不由在心底开始诅咒卜士,到底是和他们家主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一张臭嘴好事不灵坏事灵!

    那送来的女姬就罢了,内宅也是时候多一个女主人,吕慧观那范姓女姬,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确实温婉动人。但那孩子算怎么回事?抱着的襁褓用的是上好丝绵被,捆襁褓的也是经过精心染制的有着美丽色泽的丝带,婴孩儿神色安宁的睡着,白胖可爱,显然在出生后受到极为妥帖的照料,可是这样的孩子却被送到中军府,从此后将成为母不详的中军府庶长子,让人不由感慨命运之无常!

    “大郎的乳母何在?”吕慧轻轻将手指从小儿胖手中抽出,抬头问道。

    两名妇人从下列众仆里躬身站出,伏地行礼。

    吕慧尚不自觉地用挑剔眼神打量那两名小妇人,从头发略有油腻到袖口不够干净,来回挑剔了几遍方才罢休。“……仍旧你们罢,既为大郎的乳母,饮食便要格外留意……”怀里小儿哼哼唧唧的在襁褓里踢了踢脚丫,他立刻低头来抱着来回晃,轻轻拍着,待小儿重新安静下来,他才再次看了看底下那群从宫里来的奴仆:“大郎的侍婢何在?”

    赵谌步入内宅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画面,他那从来只捧书帛只拈墨笔的家臣,竟然一脸慈爱的在哄孩子。这还没完,紧接着又一脸严肃的对着廊下一群奴仆指指点点,严肃的如同当初两人商谈军情一般。那么大丁点儿的小人,竟配了两名乳母两名侍婢两名杂役,还没算完。

    年轻的家主彻底愣住了,站在那里半天没动。

    吕慧根本没注意到自家主人正站在不远处,他把下头所有人折腾了个遍,尤觉未尽的住了嘴:“先暂定你们几人,若有不尽心者,吾必严惩。”

    十来名家奴伏在廊下叩首,转身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家主正站在他们后头。吕慧不由窘迫,将怀里孩子交给留在一旁的乳母,然后朝赵谌行礼。

    赵谌随意用手一托,便将体态瘦削的家臣架住:“你我之间何需繁礼?慧且起。”

    吕慧跟随赵谌也有六七年,关系本就不一般,何况赵谌的个性他也很了解,不喜欢繁文缛节,也就顺势起身,展了展宽袖:“慧谢过家主。”

    赵谌漫不经心应了一声,目光往旁边正低声哄孩子的乳母那里飘去,嘴上还道:“慧如今可有而立之年?既喜爱孩子,不如由我替你张罗几房妻妾?”

    这话说的,怎么听都不怀好意啊。

    吕慧可是古人中少有的不婚主义者,娇婢美妾可以有,但正儿八经的妻子却不必有。他家这位大人虽为武将,但能从没落旁宗子弟一步步至如今三军统帅的地位,不可谓没有头脑,恰正相反,心思不但多还深沉阴险的很那!他连忙闻弦歌知雅意,抬手招两名乳母上前。

    “慧如今不过二十七,还未曾有此意,不过是爱屋及乌而已啊家主大人。”他殷勤至极地抱过襁褓小儿,硬塞到了赵谌的怀里。

    赵谌如愿以偿的看见了引他好奇的小婴儿,却被怀抱里软软热热的触感吓了一跳,微不可查的变了脸色。他强作镇定,低头与怀里小儿对视,不想正对上一双睁得又黑又圆,还亮晶晶的眼睛。

    这便是赵谌与赵元的第一次见面。

    兴许世间真有缘分这种事情,赵谌从未做过父亲,甚至连抱孩子的姿势都并不正确,然而那小儿却突然咧开小嘴露出粉嫩的牙根笑了起来,胖乎乎的小拳头也挣脱出襁褓,咿咿呀呀的去够他的下巴。

    赵谌低着头,伸出大手包住那只小小软软的拳头,抿着嘴角有点不知所措。

    旁人自然看不出来,但对于差不多看着赵谌从少年长成至今的吕慧来说,轻而易举就能发现年轻家主的羞赧。他不免感慨万分的看着这一幕画面,大的年轻俊美,小的圆胖稚嫩,这情形搁在赵谌身上简直太难得一见了,他还以为起码得再过个五六年才有机会看见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