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15章 酸梅浆

第15章 酸梅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在碧丝这时候带着人赶了过来,见他们还没开始耍,不由松了口气。她上前行了礼,笑道:“大郎,原小郎,臻小郎,娘子嘱咐奴等过来伺候。”

    赵元也松了口气,干脆拽着原珏和臻铖到树下的石桌旁坐下:“刚才一路耍过来,弟弟们也累了吧,不如歇歇再玩。”

    他心底暗搓搓想,最好突然来个雷阵雨什么的……带小孩儿玩果然很累,特别是原珏,尼玛就跟捉小鸡似的。心累。

    原珏瞪大眼还想跟他歪缠,就见桃蕊拎着食盒从小径那头走来,一头的汗珠子。碧丝忙跟她一道,把酸梅浆和点心端到石桌上:“小郎君们喝些梅浆解解暑吧,且歇一会儿再去耍。”

    赵元就端起一碗梅浆给原珏灌下去。原珏咕嘟嘟还喝上了瘾,觉得不够,但这东西浸过了一遭冰水,本又是凉性的,碧丝便坚决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假山里洞通着洞,间隙填着土,还长着青苔和那同样喜阴的兰草,小孩儿身子娇小,有时候都不需弯腰便能通过。三个人几处乱钻,有时候隔空互相喊着,声音听着极近,偏生又看不着对方;有时候闷头前行,突然在拐角就迎头撞上了;有时候又一不小心缀到了一人的后头,便摄手摄脚地偷摸着上去,从后头吓唬人。

    他们时不时叫那假山石磕到脑门,却不恼,只遇上的时候瞧着对方的狼狈样儿噗嗤大笑起来。小童们着急地追,一边追一边叫,几个孩子最后都玩成了一团。园子里顿时充满欢声笑语。

    碧丝和桃蕊在假山外头守着,也都忍俊不禁地捂嘴笑起来。旁边跟着的小丫头们也才刚留头的年纪,闻着声响心里都有些个蠢蠢欲动,心痒难耐,偏又得守着规矩不敢乱走,只得坤着个脖子羡慕地张望。

    赵元又叫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碰到脑袋,还正好就在今天早上磕到的那一处,不由哎呦一声,停了下来。他玩过了头,这会儿静下来,满身的汗水,洞里长年累月的凉气就有些让人受不住。不远处还听见原珏哈哈大笑的声音,他吸了口气,决定还是先找条路钻出去歇歇。

    正钻到一个一人高的洞里,就看见臻铖蹲在地上,猛地一瞧见,险些把他吓了一跳。

    赵元蹲过去推推他:“你怎么了?可是撞到哪儿了?”

    臻铖转头看了他,慢吞吞道:“我就是累了,在这儿歇会儿。”

    赵元干脆坐到地上,叹道:“可不是,我也玩累了,正准备出去哩。”他一边说话,一边偷偷打量臻铖。他又不是真的五岁,小孩子说谎很容易就看出来。臻铖这几天不大对劲,刚才还玩得好好的,这会儿有低沉下来,肯定有事。

    也许还真给他猜对了,又或者此处只有他们两人,臻铖沉默了半天,突然开口问道:“弟听说,范娘子有孕了。”

    我去!

    赵元抖了一下。从一个五岁小男孩嘴里听到“有孕”这种话,真是雷得不行啊。

    他嘴角抽抽道:“确是的,你听谁说的?”要让他阿父知晓,必定会把这位八卦人士捉出来打一顿板子。要是男的,搞不好还会挨军棍。

    臻铖摇摇头没回答他,表情十分迷茫:“大兄难道不害怕吗?”

    赵元下意识反问道:“我为何要害怕?”

    臻铖嘴角弯了一下,僵硬的很,充分诠释了什么是“皮笑肉不笑”。

    他哼道:“原珏那傻子不知道,还以为大兄同他一样,是嫡子呢。”

    赵元蹙眉,直言问他:“绛城谁人不知我是阿父的庶长子?阿铖,你有什么话,就直跟我说罢,你到底在想甚?”

    臻铖低着头,手里捏着树枝子划拉着地:“我,我也是庶子,同大兄一样,因为嫡母生不出孩子,才有现在的尊荣……我一直以为大兄比我更好些,范娘子也与我母亲不同,没想到……”那天见提到范家赵元的反应,他才惊悟,同为庶子,赵元同他有何不同?

    他的嫡母,虽然也对他细心周到,却总是似有似无地提防着他,还指望自家生个儿子好压他一头。赵元的嫡母,竟然连娘家都没带他回去过,在外人看来,岂不是范家根本就不承认这个外孙?范娘子五年都未曾生养,如今也有了身孕……母亲不同,她从前生养过,只是没能养住,那往后,是不是也会生下嫡子?

    小时候,从他知事起,嫡母教他头一件事就是要大方,要不争不抢。现在想来,这等心思,难道就是为了他着想吗?

    他为何不能挣不能抢?

    赵元也不说话了。他从没想过这些,或者说,他根本没从根本上意识到,在这个阶级等级森严,嫡庶分明的古代社会里,自己其实算是个“庶孽”。譬如书上说“嫡庶不分乃乱家之根源”,但他老爹从来没跟他讲过这些,因为,他就是个庶子。

    他突然感受到了臻铖跟他说的“害怕”是什么感觉。他不怕范氏以后偏心,不怕周遭人瞧不起他,他怕的是,他爹会变。

    赵元有一个来自讲究人人平等的现代法制社会的灵魂,可是赵谌却从里到外都是个地地道道的古代人。他爹赵谌出身高贵,来自门阀世家里最顶级的赵氏王族,他爹是正儿八经的嫡子,可是他却不是他爹的亲儿子。

    再过七个多月,范氏的孩子就要瓜熟蒂落,出生了。

    虽是如此,但是——

    他猛地站起来,低头看着臻铖道:“你说得没错,我是个庶子,我母亲也要生孩子了。但是,我却不会因此心生狭隘。那只会让自个儿的路越走越偏,越走越窄。”

    “我阿父对我有大期望,并不是叫我成了一个嫉妒嫡子,自怨自艾的人。世情如此,出身也无法选择,我唯能改变的就是我自己。你嫡母没阻挠你进学,你便有了向上的机会,难道你是那牵线的人偶,她想你歪,你便歪了吗?”

    臻铖睁大眼,失了言语。

    赵元挑眉道:“若有了弟弟妹妹,我就做个好兄长,我母亲愿意,我就亲近他们,我母亲不愿,我就远着他们,这府中不过这样大,外头的天地有多宽?难道你不与他们挣,就没有活路了?何况你母亲还没有身孕,你就自己瞎琢磨,若让人瞧出行迹,不必做什么,别人就先看低了你,你阿父也会对你失望。”

    反正赵谌说的话,他无条件相信。在赵谌能做到的时候他就去怀疑,那誓言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我觉得我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你晚上回去不妨想想,以后要怎么做,”他朝臻铖伸出手,“先起来,咱们一道出去。”臻铖愣愣看着他伸出的手,半晌都不吭声。

    这小鬼,别是傻了吧?讲这种话给一个五岁小孩听,感觉是他傻了才对……赵元心里嘀咕,面上仍然带着鼓励的笑容,耐心地等他。

    终于,臻铖抿着嘴,慢慢站起来,小手握住了赵元的手。

    赵元并不知道此刻臻铖在想些什么,也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这番话对臻铖有多大的影响。他牵着小伙伴,两个小身影跌跌撞撞在假山里头钻来钻去,最后一抬头,钻到了阳光里。

    原珏比他们先出来,满头大汗哈哈笑道:“我头一个出来,你们太慢了!”

    他的笑容如此灿烂,以至于让人感觉阳光愈发盛烈。

    赵元还来不及打击他,碧丝和桃蕊就急匆匆举着干帕子走过来给他们擦汗。碧丝看着白色的帕子一下就变成黑色的,不由发愁:“大郎还是带着两位小郎君去净房洗个澡吧,眼瞅着天色也渐晚了,这满身的汗,万一着了风可怎么好?”

    她再看看四个小童,也都是晕头转向七荤八素的,正阳脑袋上还挂着几根草呢,不由更头疼了。

    赵元自个儿抬袖子闻闻,也觉得味道不大好。他抬头道:“碧丝姐姐说的是,那我就先不去母亲那儿了,免得这味儿冲着她,你可别跟母亲说得太细了啊。”他自觉在范氏眼里可算得上温文尔雅,决不能破坏形象。

    碧丝抿嘴笑起来,还是点头应了。

    赵元就带着一众小伙伴浩浩荡荡地回去朴拙园洗澡。

    虽说赵元叮嘱了碧丝,但后花园子里可不止他们几个,还有那侍弄花草的丫头婆子,几个院子里服侍的下人们,没轮值的也都喜欢在角落找个阴凉的地儿打发时光。其中既有范氏的人也有赵谌的人,碧丝和桃蕊还没到棠梨院呢,就已经有人把下午的情形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范氏。

    范氏听到几个孩子那傻样,也是笑得不行,歪在胡床上抚胸缓气。她笑叹了口气道:“也是可怜了大郎,自小到大也没个玩伴……”

    莺歌忙应和道:“可不是,好在如今两位小郎君进了府,大郎也有人陪着了。”

    范氏点点头:“只盼着能长久些。”

    莺歌听这话,有些困惑。范氏却不解释了,这些事说了旁人也不理解,她想着国君那头也不知是怎个看的,心里头就有些发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