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22章 蜜果子

第22章 蜜果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寺人瑜一路陪着赵谌出宫,赵谌看他一眼:“你不陪着国君,难道不怕国君怪罪吗?”

    赵谌年纪尚小的时候就展现出非凡的将领天赋,入了当时还是储君的赵冕的眼,寺人瑜又是自小服侍赵冕的,跟着同一个主子,即便一个已经是三军统帅,一个是国君身边亲信寺人,两人之间也并不生疏,反而有种天长日久才能养成的默契。

    寺人瑜嘿嘿笑了两声,道:“大人对陛下的了解难道会比奴少?这会儿陛下正不想人陪着呢,奴可不去触这个霉头,否则陛下一气之下发落了奴,届时奴怎么伺候陛下?”

    要换做旁的寺人说这话,必显得虚伪,但寺人瑜却似发自内心。赵谌挑了挑浓眉,并没有去接他的话。寺人瑜的聪明,他老早就领略过了,好在对方的聪明却是实打实摆在国君面前的,毫不隐瞒,反而赢得了国君的信任。

    这就是自有内官开始,历朝历代外臣既瞧不起内官,却又嫉妒内官的缘故。纵然伴君如伴虎,但若不能靠近老虎,如何亲近老虎?

    两人快走到宫门处,赵谌停下脚步,微微侧头问寺人瑜:“这段时间,宫里可发生了什么事?”赵冕虽然不是什么英君明主,但也绝不会像近几个月来一样如此喜怒不定。

    寺人瑜表情没变,声音却轻了几分:“灵虢夫人最近一年来身子一向不好……每传侍医,陛下就会彻夜饮酒……”

    赵谌抬手:“宫内人多口杂,寺人勿要大意。”

    寺人瑜微微一笑:“奴自省得,大人……代奴向小郎主问安。”

    赵谌瞥了他,冷哼道:“他是我儿子。”

    寺人瑜不再说话,只行了一礼,转身离去。他年年送赵谌到宫门口都要说这句话,自然知道这话不过也就赵谌能听到……然庄姬夫人对他有恩,他不能背主,但也希望庄姬夫人的孩子能过得好。他年年都说这句话,将军的反应却一年比一年不同了。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

    赵谌跨过宫门朱红色的门槛,回想起跟随国君仪仗初次走入这里的时候。国君昔日稚嫩的面容浮现在他眼前,多少次忍受宫人的欺辱,忍受兄弟的嘲笑,和来自于朝臣的阴谋阳谋……国君在他跟前发过疯,腊月的天浸在冷水里,还是他把国君拽了出来,对方单薄的背上一条条鲜红凸起的鞭打痕迹就像擦不到的血迹一样——

    “他给我多少鞭,以后我定会还他多少……还有胪廉……”

    国君睚眦必报,当时的鞭痕,最后都用了鲜血作为报偿。

    乙簇带人守在宫门外,自己亲自拉着赵谌的马匹。赵谌一言不发地上了马,他身后的几人也动作一致地跨上马,一行人沉默冰冷,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在玉门街上疾驰而过,带起一阵尘土飞扬。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就回到了中军府。

    赵谌下了马,把缰绳甩给乙簇,吕慧早就在门口守着了,见他表情阴沉,不由有些着急。

    “娘子他们还未回来?”

    吕慧跟在赵谌后头道:“还未回来,不过并没有人传话要过夜,应当快了。”

    两人一路走到皱波湖旁边,他忍不住问道:“家主为何表情不虞?今日入朝觐见莫非有事发生?”

    赵谌摇摇头,直到在书房里坐下,他才道:“灵虢夫人身体有恙,我担心国君。”

    吕慧惊愕,急急追问他:“家主这消息可靠吗?”

    “寺人瑜亲口跟我说的,”赵谌眉头紧皱,“就算旁人不知,你也该晓得国君的心结……他幼时多灾多难,心性极冷,唯有灵虢夫人是他软肋。我怕夫人一旦去了,国君不知会如何反应。”

    这却不是杞人忧天。要知道国君乃社稷之重,一国国主如有变化,则会影响国家命脉。赵冕为人果决,治国有道,堪称明君,但他因为幼时的经历,性格冷酷,侍医曾诊出他有头疾,复发时状若疯狂……

    吕慧跟着赵谌,一路从军营入赵冕潜邸,同样也知晓赵冕精神有疾,一听这话心里也变得沉甸甸的。何况他的担心和赵谌一样,灵虢夫人那一头牵扯着前相胪廉,曾经权倾朝野,却与公子邹密谋对赵冕取而代之的权相。赵冕成为成公,忍耐了足足八年,才把胪氏连根铲除,甚至连亲生姐姐也不顾了,可见其恨!

    但悲哀的是,恨的根源,难道不是爱吗?

    吕慧乐观道:“灵虢夫人年纪尚轻,兴许不会有事。”

    赵谌默然不语。那位夫人一生不幸,一个人活得不快乐,不幸福,那么她的寿命又和年纪有什么关系?点灯熬油,也终究有油尽的时候。

    他低声说:“我害怕他会对阿奴下手。”

    胪氏死了,灵虢夫人还在,赵冕会勉强忍耐阿奴的存在,但正如寺人瑜从未遗忘过庄姬的孩子,赵冕也忘不了孩子的存在。如果灵虢夫人真的死了,赵冕没有了辖制,会不会拿阿奴来泄心头之恨呢?

    不!他决不允许有人伤害他的儿子,哪怕那个人是国君也一样!

    赵谌猛地站起来,目露焦躁地来回踱步。他掀开竹帘问道:“大郎和娘子还未回来?”

    正阳和怀夕守在廊上,惊诧地仰头看着他。

    怀夕反应过来,道:“回郎君,还未回来。”

    赵谌一瞬间几乎忍耐不住,想要亲自去把赵元接回来。他十岁入军营,旁人还在念书,他却在杀人,旁人尚承欢父母膝下,他却凭着一个个砍下的人头积攒军功。也许当初第一次见血的时候,他害怕过,但太久远了,害怕已经变成了麻木,变成了冷酷,甚至兴奋。

    但现在他很害怕。

    他不能,不能想象阿奴满身是血,不敢去想阿奴小小的头孤零零滚落一旁——

    “家主?”吕慧轻声唤他。

    赵谌深深地吸了口气,松开紧攥的拳头,平静吩咐:“怀夕,去马房牵我的马,我要去范家接大郎。”

    您忘了还有娘子……怀夕把话咽了下去,磕了个头,就小跑着出了院子。

    吕慧站在廊上,望着赵谌大步离去的身影,心脏砰砰地乱跳。

    大郎对于家主的影响,是不是太大了些?当然,他喜爱大郎,当然愿意家主看重大郎,但是,但是大郎毕竟不能继承家主爵位……他还从未见过家主这样失态……

    他胡思乱想一番,最后自嘲地摇了摇头。

    菊花宴下晌才结束。范氏毕竟有孕在身,也不能过分劳累,就带着赵元提前离开了。她牵着赵元的小手,轻轻问他玩了甚,吃了甚,路过假山时,赵元还摘了一朵粉白的菊花,亲自簪在了范氏的发髻上。

    他们在范家门口看见站立在晚霞中的赵谌时,都十分惊愕。

    “郎君……?”范氏一手扶着碧丝,不由张开了嘴。

    赵元就直接多了,他想着反正自家不过是个五岁小孩儿,就欢呼一声朝赵谌扑了过去。

    “阿父!”

    赵谌抿紧薄唇,远远地就张开手,托起气喘吁吁的小孩儿直接塞进自己怀里。赵元还没做好准备呢,大胖脸就被摁进了某爹的胸膛,小鼻子都快压扁了。赵谌的朝服绣着复杂的刺绣澜边,粗糙的几乎快把他的嫩脸都蹭破啦!

    “阿父……呜呜……我的脸……”他极力挣扎,结果赵谌反而更用力抱紧他。

    两父子就在范家门口较起劲来。

    赵谌不耐烦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别乱动了!我给你带了蜜果子!”

    赵元立刻伸直了脖子,眼睛水汪汪地朝他伸出爪子。

    范氏:“……”

    送他们出来的乾氏捂住嘴笑,小声问她:“他们父子感情倒好,瞧不出大将军是个这样的人呢。”

    范氏笑了一下,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其实从阿奴小时候开始,赵谌就渐渐变成这样,她也是知道的,阿奴总是头一位。但兴许是怀孕的缘故,往日里惯常的画面,此时瞧了,心里头竟然觉得发闷。

    赵谌以后,也会对她的孩子这般好吗?

    来的时候赵元坐在他爹的轩车里,回去的时候只有一辆车,不得已,他只得跟着他爹一块儿骑大马。其实,他心里偷乐来着!

    前辈子啊,多少次他都对着路边一排排的汽车淌口水,这辈子本以为可以正大光明成为“有车一族”,结果他老爹一句“你个头太矮腿太短”,就彻底不允许他出入马厩了。

    赵元还记得他三岁那年生日,赵谌的部下从西北运过来几辆车的贺礼,其中就有一匹矮种马。那匹马长得特别可爱,还是个小姑娘!刚刚断奶,身高才一米二!他还偷偷给起了个名字叫伊丽莎白!浑身雪白白的叫白雪公主也特别适合!

    结果呢,他爹说这种马骑出去丢他的脸,一个小矮子再骑匹矮马,绛城一整年的乐子就有了!

    所以说,吕伯为什么要责怪他嘴巴太坏呢?他这明明就是遗传赵谌同志的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