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34章 红糖葫芦果

第34章 红糖葫芦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未嫁女子,若喝了那虎狼之药,生不出孩子,往后在夫家还能有什么好日子可过?新婚之时还可凭恩爱度日,可是没有孩子,终究如同那没有根的浮萍,风水雨打自飘零。

    范氏从那时起畏赵静如虎,若原来只有三分,如今也足足十分了。先时她在被窝里咽下眼泪,一遍遍诅咒赵静不得好死,后来见了自个儿的陪嫁,心就彻彻底底冷了。那缺的少的且不说,光是四个俏生生的婢女站在她跟前,就让她胸口跟刀割似的,疼得喘不过气。

    堂堂范家,绵延数百年,她大伯承袭开国县公正一品爵位,位列三公,便是范家门前的狗,旁人见了都要称一声威武,她父亲嫡出次子,和大伯是亲兄弟,未去之前管着整个嫡支的庶务,撑起一府的富贵荣华,比起进了宫的大房庶女范兰,难道她是那荒野里丛生的野草吗?

    可是偏偏就是她,二房嫡女,进了宫做了王姬的女史,喝了那绝人子嗣的毒药!

    为何一介庶女入宫成了有品级的妃妾,而她金尊玉贵地还未长成,就做了伺候人的女史?纵然虞氏说王姬身边女史如何惹人眼红易于婚配,终究也是伺候人的活计!她多少次随着王姬去掖庭,见到范兰还要行礼,那时是如何的屈辱,至今仍不能忘!

    就因为她父母早逝,一介孤女,没了父母庇佑,在大房眼里,还不如美貌的庶女来得有用!

    赵静的手段令她恐惧,但范家的无情却让她齿寒。

    即便嫁了三军统帅的大将军,也还要面对如此的场景……

    范氏摇摇欲坠,捂着肚子的手软软地滑了下去。赵元侧头一看,心道不好。他咬咬牙,爬起来抱住赵静的裙子,口里呼喊:“求王姬饶过我母亲!饶过我母亲!我们再不敢了!求王姬饶过我们!”

    那几个也不知是寺人还是金吾卫的人抓住碧丝等四人,立春和立夏见到赵元扑过去救范氏,而赵静满脸恼怒抓住了赵元的领子,顿时吓得尖叫一声,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往赵元的方向扑。

    “大郎!大郎!”立春撕裂嗓子般呼救,“甲逊!甲逊快来救大郎————”

    她们这边动静太大,哭声凄厉,很快就惊动了一旁几个有爵位的武官家。正绕到壕沟一带部署守卫的甲逊耳朵一动,听到有几分熟悉的呼喊,顿时脸色大变,带着人绕过大营帐疾奔过去。

    赵谌坐在申华的帐中,不耐烦地听他絮叨。

    “子信啊,不是我说道你,”申华替他倒了一盏酒,“你身边女人太少啦,竟成了个不解风情的呆子!我听说你成日里守着你那庶子,还给他寻了两个身份高贵的伴当?”他说着自己摇摇头,“这可不是咱们这种人家的处事之道,便是你偏疼那小儿,也不可忘了嫡庶之分,没有嫡子,庶子哪能继承家业?”

    赵谌眉头渐皱,抬掌推开他的酒盏:“你寻了我来究竟有何事?”

    申华严肃的表情一收,又嬉皮笑脸起来:“唉,还不是为了我妹子,她自去岁秋狩被你救了马,从此一腔痴心却付,忘不了你啦!”

    “我已经有了妻室,难不成你堂堂县伯的妹妹要给我做妾吗?”赵谌冷漠道。

    “你可真是铁石心肠。”申华叹气,“当然不是嫡妹,否则我便打断她的腿也不会允许,只是她庶出的身份难寻良缘,配你便是做妾,也不算低嫁……何况又是心头上的,我略提了提,她是千肯万肯……”

    赵谌耐心已快告罄,想到家里那不安分的小东西,简直坐立不安。

    “这事我当做从未听到,”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老友,“我只说一次,莫要打听我的家事,也不要想插手我的事情,否则就当做我以前没救过你,往日种种不谈也罢!”

    申华目瞪口呆,他纵横绛城上坊这么多年,已经许久没人这样明目张胆直截了当地威胁他了。怎么不直接拿把刀驾着他脖子?

    剑拔弩张之时,一个下人进来,飞快地瞥了一眼赵谌,凑到申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叫申华脸色剧变。

    申华挥手叫他下去,沉默了一下,心惊胆战开口道:“子、子信啊,我刚收到消息,说那个,赵静去了你家营地,好像还伤了你家那小儿……”

    他话音未落,赵谌已经砰地一声踢翻了挡在前头的案几,冲出了帐子。

    申华半晌才合拢嘴巴,看了看自家帐子满地狼藉,不由捂着头到内室躺着去了。他这回算是把兄弟得罪狠了,可是一边是赵静的命令,一边是庶妹的哀求,他只得硬着头皮找借口把赵谌叫来,岂料到赵静根本不怀好意,竟使了调虎离山计,专门上人家门找茬去了!

    要是赵谌那小儿出了什么事,只怕他县伯府都保不住了!唉!赵静这个煞星!

    赵元飞出去的时候脑袋懵懵的,直到趴下了才反应过来。好在他正好摔在了引火的草堆上,虽然被那些干草划得身上刺痛,却没有摔断了哪儿,也算是命大了。他就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狗似的,半天才想起来动动手脚,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吓到了,动了半天都没挣扎起来。

    范氏早在赵元扑过来的时候就惊醒过来,只是赵静那一甩太快,她看着赵元甩出去三五米,只觉得脑袋里轰然一下,恍惚听到自己大叫一声,就彻底昏了过去。

    碧丝和桃蕊吓得已经木掉了,立夏浑身一软也跟着昏了过去,立春却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哭嚎,不顾一切往抓住自己的那人胳膊上咬,那人吃痛,眼里闪过凶恶,抽出匕首就要往她身上戳——

    嗖的一声,一支利箭撕裂风声疾射而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穿了他的手背,他哀嚎着滚到一旁,立春咬得满嘴的血,眼神发直,再顾不上刚才发生了什么,连滚带爬地去了赵元那里。她跪趴着,小心翼翼把赵元翻过来,双手抖得跟那筛子似的。

    赵元小脸毫无血色,眼睛睁得老大,额头被草杆子刮得鲜血淋漓。

    “大,大郎啊啊啊啊啊——————”立春心如刀绞,绝望地哭了起来,就像失了崽子的母狼似的,那哭声简直令闻者落泪,到了最后已发不出声音,只余了喑哑干枯,泣血一般。

    赵静这会儿也觉得不对,她怒火上头就什么也听不到,此时听到立春那声音,心里竟头一次感觉瘆的慌,不由握紧手朝后退了几步。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她厉声道,“都是范氏这贱婢!我若不是生她的气,才不会到这鬼地方来!不是我干的!”

    “滚开!”甲逊放下弓走过来,喘着粗气冲她吼道,“再不滚我杀了你!”

    他昨个还守过自家的营帐,赵静认得他,知道他不过赵谌手下一个亲卫,可是此时此刻,她甚至不敢和甲逊充满浓烈杀气的眼睛相对。

    “你……!你不过,不过一个奴才……”

    甲逊视若无睹地从她身边走过,然后无力地跪在了赵元跟前,额角青筋绽出,便再忍着,眼眶也红了。他不过离开一刻,大郎就出了事……大郎真的……

    “……快……扶……我起来!”

    小小的声音在他和立春之间响起,虚弱得几乎听不见。

    立春太过悲痛,甲逊耳力出众,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他倒抽一口气,低头看赵元。见赵元眨了眨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我没力气……膝盖好痛……”

    这回立春也听到了,她捂着胸口喘了几下,就嚎哭着抱住赵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大郎……大郎……呜呜——”

    甲逊面无表情低头盯着地上,那里有一滴水迹,他站起来,若无其事地用脚踩了踩,然后俯身小心翼翼地把赵元抱起来。

    赵元呜咽一下,眼睛拼命望着地上。甲逊动作一顿,低头扫视一圈,见赵元刚才趴着的草堆上压着个小小的荷包,散了许多带着琥珀色泽的珠子状东西。

    立春跟着看过去,眼泪又下来了:“那是用之前郎君送大郎的莓果做的红糖葫芦果……他还说要给郎君尝尝。”她摸了摸赵元的小脸,就蹲下来把那些果子捡起来重新搁到荷包里,“大郎,奴婢替您收起来,回去就给你。”

    赵元小小地笑了一下。

    甲逊就温声对立春道:“你去请了侍医来,我带他回营帐。”

    立春擦了眼泪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跑去了。

    “阿奴——!!”

    赵谌一步步走过来,眼神里有些东西叫甲逊看了心里一紧,忙单膝下跪,却一把叫赵谌攥住胳膊硬生生制止了,胳膊疼得钻心。

    “把阿奴抱好了,”赵谌声音嘶哑,冰冷地叫人惊心,“抱好他,其余事情你莫管。”

    甲逊敬畏地低头:“喏。”

    赵谌这才敢去看他怀里的儿子,他的阿奴连话也疼得说不出,虚弱得就那么一小团,只睁着大眼睛瞅着自己。

    他感到自己的心已经碎了,还被人用刀搅着,唯余一团血肉。

    “阿父……”赵元抬起爪子,软软地捞着他爹的大手。

    赵谌忙把自己的手递过去,轻轻叫他儿子抓住。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不觉自己落了泪,只是无比轻柔的俯身,在赵元额头亲了一下,声音低沉沙哑道:“阿奴,你乖乖的,闭上眼睡觉,好不好?”

    赵元感觉自己至少是个骨裂,那么疼,哪里睡得着?但是他还是乖乖地点头,闭上眼睛养神。

    甲逊感觉自己臂弯里的重量轻得吓人,他小声道:“立春已经去找侍医了。”

    赵谌点头:“我有事要处理,你先带阿奴回营帐去,让人收拾东西,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他看着甲逊离开,就拔出了佩刀,转身看向赵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