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35章 金银蹄筋

第35章 金银蹄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谌的佩刀名叫淙泠,因拔出时声音清冽,刀身反光如水而得名。赵元从能走会跑开始,就一直垂涎这把刀,不同于很多当世很多国家的铁制兵器,淙泠由举世闻名的刀剑氏所制,加入了陨铁反复锤炼,刀成之日引来天地异象!这把刀在赵元看来,已经不是单纯的铁器,而是钢制不错的钢刀了,刀刃长二尺八寸,刀柄长一尺一寸,刀脊微曲,两边皆刃,可刺可砍!

    此刀配在旁人身上,也只能赞一句好刀,但它握在赵谌手里,就如同被赋予了凶煞的灵魂,不以血祭不出鞘。

    淙泠发出清洌洌的嗡鸣,赵静的脸色却一寸寸的惨白,她看着赵谌提刀一步步走向自己,如若没有那把刀,则画面就是自己千想万想过的……她自幼弓马娴熟,独自一人可猎鹿,可是站在真正的杀人刀前,就像曾经在她弓下哀鸣的野鹿一般,如砧板之肉。

    几个寺人迅速围过来挡在她前头,将她牢牢的护住。

    “大胆赵谌!难道你想以下犯上!?”一名寺人也拔出佩刀,嘴上虽强硬,眼睛里却已经流露出一丝恐惧。

    谁不畏死?

    赵静红唇动了动,艰难张口:“你,还想杀了我不成?”她喘了几下,声音已经开始哽咽,“我带了金吾卫……我若出了事……你们这里一个人也别想活!赵谌你不要发疯!”

    赵谌睨视着他们,从头到脚无一丝动容,仿佛在他眼里,包括赵静在内不过一群蝼蚁,蝼蚁之死,无足轻重。他抬起另一只手做了个手势,等候在旁的亲卫立刻把这一片重重围住,不相干的人全部驱赶。

    “王姬千金之躯,岂能没有仪仗出入这等混杂之地?”他慢条斯理地说着,又走近一步,“果真是王姬,只怕受到歹人要挟,臣当护驾。”

    他的脚步声就像重锤,砸在赵静等人的心脏上。

    赵谌冰冷地盯着对面这群人,特别是最中间那名女子,见她娇艳容颜因恐惧而扭曲,嚣张蛮狠的姿态消失不见,内心却没有得意,只是愈发的憎恨!于他而言,他的阿奴比十个赵静还要宝贵,如今还不知伤势如何,若有个万一,便杀了这贱人又有何用!

    他内心的怨气如实的传给了手上的名刀,刀身竟然因为杀意发出鸣响。赵静终于承受不住,往后退着哭喊:“你们这群没用的阉奴!还不快阻止他!”

    这几名寺人皆是以死士的标准训出来的,专伺候王姬刀剑弓马,他们闻言都持刀在前,便知今日难逃一死,也要拼死一搏!赵谌看也没看他们,他知晓金吾卫很快就会赶来,纵然他的人马更多,也不能抵抗,他杀不得赵静,却能让她生不如死——

    他突然动了,几名寺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如同虚影冲到面前,只见淙泠刀光阵阵,随着赵谌身摧刀往,刀随人转,其力势如破竹一般,转瞬间血水四溅,赵谌之力双手握刀可斩马首,何况人头?

    赵静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她滚落在地不断朝后爬,然而鲜血如同豪雨一般打在她的身上,面前那个高大的男人闲庭信步似的切割他人性命,一刀劈下,一名寺人惨叫一声,从肩膀往下一分为二,内脏流淌一地。

    “王、王姬……救奴……”寺人大口吐血,拖着肠子去拽赵静的裙子。

    “啊啊啊滚开滚开————”赵静几乎癫狂,拼命抬脚踢开他,转身朝远处爬,却叫一只靴子狠狠踩住了手!她头皮一痛,竟被人抓着发髻朝后拽起!

    赵谌俊美的脸出现在她一侧,一半都被血染红,看起来简直像恶鬼一样!她歇斯底里地尖叫,满脸泪水,混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哪里还有先前的雍容华美?

    “王姬遭遇歹人,险些被辱,臣救驾来迟……臣有罪。”低沉醇厚的声音往日里听起来如美酒,此时似那催命阎罗,响在赵静耳畔,她瞳孔放大,嘴唇抖索着连挣扎也不敢。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她崩溃地哭道,“我以后再不去招惹他们……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为何要这样对我——!!!”

    赵谌猛地把她往上提,咬牙切齿道:“你也配!?赵静,若阿奴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死得比他们还惨!”

    他一松手,赵静尖叫着往前爬,然后被赵谌踩住头摁在地上!她自出生到如今,受过的最大的伤也不过是练习射箭时手指上磨出的茧子,她感觉到侧脸在地上摩擦,小石子划过额角,涕泪横流,已经快要疯掉了。

    赵谌拽过唯一剩下的寺人,拖到赵静跟前,强迫她抬起头。

    他笑道:“这寺人不来护驾,竟活到现在,可见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不如臣来替王姬略施惩戒,以儆效尤。”

    他不待赵静反应,抬手砍下那寺人的脑袋,血如涌泉喷射出来,当头淋了赵静一头一脸,她短暂地叫了一声,就歪头昏了过去,又被赵谌掐着脖子弄醒,脸贴脸地看着那颗人头,看着对方眉头还在动,嘴唇还在一张一合,嘴巴里满是血腥,那稀拉拉的肉贴着脖子——

    这时候她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脑袋里一片血红,惟愿赵谌给她个痛快。

    场地上一片死寂。

    所有亲卫都面不改色持戟而立,乙簇走过来禀道:“金吾卫被吾等挡在几丈外,只是不能长久,郎君可有什么决定?”

    赵谌扔了人头,起身把淙泠扔给他:“让他们等着,说王姬与范氏聊兴正浓,还有两刻钟。”

    乙簇躬身:“喏。”

    赵谌这才转身朝另一侧走去,方才其实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碧丝桃蕊护着范氏躲在一旁,竟无人去管她们。

    范氏已醒了,她亲眼目睹赵谌杀人威胁王姬的一幕,此时木然地倚靠在碧丝怀里,只捂着肚子不言不语,当赵谌朝她过来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赵谌顿住脚步,隔着一段距离看向自己的妻。

    “你可还好?”他淡问。

    范氏艰涩地点头:“……妾身很好,孩子也无事。”

    赵谌便颔首:“那就好。”

    他挥了手,两名亲卫就上前把桃蕊一绑,准备拖走。桃蕊头一次见到这种极端血腥的杀人场景,对赵谌和他的亲卫已经畏惧到极点,刚被碰到就软了下去。

    “郎君!”碧丝和范氏都震惊了,范氏忙挣扎跪坐着问他,“郎君为何要带走桃蕊?她忠心护主并无过错啊!”

    赵谌神情温和,但配上他一脸的血,就显得异常冷酷狰狞。他示意带走桃蕊,道:“她若聪明些,让人去找甲逊,阿奴就不会受伤,到了如今这局面,桃蕊留不得。”说着又轻轻地瞥了一眼碧丝,碧丝浑身抖着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她去找大郎求医的事情,郎君早就知晓了。

    桃蕊昏着被带下去了,至于是怎个下场,范氏不敢问,碧丝更不敢问。

    赵谌居高临下看着两个女人,对碧丝道:“你送了范氏回去,然后替王姬沐浴更衣,将她打理干净,然后交给乙簇。”

    碧丝哆嗦着伏地:“喏。”

    他便转身大步地往大营帐走去。立春照甲逊说得备好了大木桶搁在了帐子外头,此时天色尽黑,她虽一时没看见赵谌一身血衣,远远地却闻到一股子呛鼻的腥气,待赵谌走到她跟前,可把她惊得不轻!

    “您,您这是……”

    赵谌瞥她一眼,她就不敢吭声了,只捧着澡豆巾子守在一边。赵谌脱下身上的深衣,衣料浸透了血,砸在地上便甩了一串血珠子,夜里看着只觉得一片黑色。他仔仔细细地洗,来回抹了几遭澡豆换了两桶水,才算是把身上的血迹洗干净了。

    “大郎怎么样?”他换上干净的寝衣,轻声问。

    立春脸上这才露出一点笑意:“大郎是贵人,有福气保佑他呢,好在秦侍医跟着,说膝盖那处略有些损伤,将养数月不会留下遗症,脸上脖子上的都是浮在外头的,小人家正在长身体,那些小处过得一两年的便看不见了。”她又道:“大郎性子坚忍哩,还喝了一大碗金银草炖的蹄筋汤才睡的。”

    赵谌动作顿了半天,听完了才低低应了一声,掀开毛毡进了帐子。

    立春一个人站在外头,木桶里就这么换了两次水,还能闻到一点味道。地上的衣物又湿又重,拎起来借着光一看,连手都染红了。可是她却没感到一丝害怕。

    只要一想到当时以为大郎死掉的那一幕,她至今心有余悸,对那些人,只觉得死也太便宜他们!王姬的身份和她简直云泥之别,但她却胆大妄为地憎恨着王姬。

    她知道郎君杀不得王姬,一府的性命呢,都握在高高在上的国君手里,甚至若要牵连,范府也会获罪,连和郎君交好的申县伯府,也不能逃脱。伤人者却自逍遥!她的心里都如此怨愤不甘,可想而知郎君的心里又会有多么煎熬!

    立春抹抹眼泪,深恨自己无用,若立秋姐姐在这里,想必会比她做得更好,总不会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了。

    大营帐里闻不到外头是如何杀气冲天血流一地。赵元喝下药,那药里添了些镇定的成分,他便昏昏沉沉地睡了。

    秦侍医还坐在一旁,立夏正要给赵元换了一块冷帕子敷在额头。两人见了他都要行礼,给他制止了。

    “你们顾着大郎就好,不需这些虚礼。”赵谌在榻边坐下,接过立夏递来的帕子,小心给赵元换上。孩子终究烧起来,小脸蛋通红通红,嘴唇都干得起皮了。

    赵谌心痛不已,恨不得以身代之,他轻轻握住赵元的小手,半天回头问秦侍医:“这烧可要紧?明日可能禁得住行路?”

    秦侍医就道:“郎君无需担忧,大郎身上有伤口,发热实属正常,只要今晚退了热,明日将那轩车里垫了厚厚的褥子,不要见风,倒不打紧,反而尽早回去静养更好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