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39章 糖心米团

第39章 糖心米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谌下朝回来,见到范氏有些吃惊,反倒是范氏从容淡定,下榻见了礼:“妾身见过郎君。”

    虽说态度里多是疏离,好歹也说了话。碧丝和莺歌伏在地上,心里都松了口气。作为女主人的贴身婢女,总看着这对夫妻各种冷淡各种闹气,她们也很不好受,尤其郎君明显不在意范氏对他闹别扭。

    赵谌很快就面色如常,轻轻托着她起身:“你小心身子,自家人就不要见外了。”

    范氏笑了笑。她脑海里还记得丈夫甩袖而去的样子,面前这人态度即便再好,也不过是因为她主动来看大郎罢了。她漫不经心地想着,又不由回忆起秋狩当日漫天遍地的血红,胳膊就下意识地自个儿抽了回来。

    赵谌眼神一闪,便不在意地越过她,朝赵元走去。

    “今日在家中可乖?”他的语调立刻柔和了几度,伸手把赵元抱了起来,“阿父看看你的膝盖。”

    赵元主动把膝盖露给他看:“淤血都散了不少啦,兴许过几日我就能下地哩。”

    “胡说,”赵谌小心地碰了碰儿子的腿,“骨伤哪有那么快好的?”

    范氏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对父子亲亲热热的画面,对碧丝和莺歌示意跟上,就转身离开了。这木樨园,从来都不是她的归属,原先如何,今后也当如何吧。

    她带着婢女慢悠悠地走在小花园里,这一日天气不错,傍晚霞光万丈映红了半边天空。从那一日变相禁足到现在,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自在地逛着园子了。

    碧丝在范氏身侧扶着她,见她神情舒展,不由脱口道:“娘子,奴婢觉得这样挺好的。”

    范氏轻轻应了一声。是挺好的,不用争不用抢,没有爱恨嗔痴,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必为了看谁的脸色勉强自个儿,这样的日子简直再好不过了。

    她突然道:“春草如何了?”

    碧丝没反应过来,莺歌就小声说:“回娘子,听守门的婆子说,这阵子,挺老实的。”其实根本就是快要痴傻了,天天关着,能好吗?那院子附近便是连府里下人都不去的。

    范氏沉思了很久,她们都快要走到棠梨院了,她才开口道:“我记得她是从外头买进来的,也没个亲人在范家,这阵子你看看咱们府里可有什么庄子偏远些,挑个适龄的庄户,将她发嫁了……陪嫁丰厚些,从我私库出,”她顿了顿,“这事就交给你办。”

    莺歌眼睛睁大,然后便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喏。”

    春草再不好,也有与她们一道长大的情谊在,如今这样不死不活地在那院子里待着,只怕到死了也没个人晓得。好在娘子发了话,春草便能出府过自己的小日子,何况既嫁给庄户,必会销掉奴籍了,这可是益及三代的好事哩。

    她为着旧时同伴欢喜,碧丝却暗地留意范氏,见对方嘴角噙着一丝自嘲的笑意,忙低了头不言不语。莺歌是个傻的,以为娘子气消了才饶过春草,也不想想若此时放过了,当初又何必下狠手?

    娘子分明已经彻底对郎君冷了心肠,没了妒心,想起春草便也觉得无趣了。

    碧丝细想想,不由在心底长吁。娘子她……还这么年轻。

    这一天注定不同寻常。

    绛城亥时闭坊,道路熄灯熄火,禁车马奔驰。然而这一夜刚过子时,却有一队人马持着火把来到了上坊中军府门前,叩响了大门。

    外院守门的开了门,就被推到一边,骇然地看着这些把住了门口武装齐备的士兵。为首几人身穿玄色宫甲,头戴护额玄带,腰悬错金佩刀,竟然是掌管掖庭守卫,人称内金吾的内廷卫!金吾卫掌国君禁卫、扈从等事,而内廷卫掌掖庭禁卫,以及宗室典司刑狱,大多数为寺人,由宗正领首。

    可以说,朝臣惧怕金吾卫夜半出现在家门口,宗室怕的却是内廷卫。

    如今这样的内廷卫,竟然出现在了中军府!

    门口的动静惊动了守在内门的亲卫部曲,纷纷持戟开门。

    内廷卫中为首一人上前一步,道:“内廷卫奉命请大将军前往虒祁宫,尔等切莫阻扰。”说罢取出国君手令示意。

    今日轮值正是乙簇,他自亲卫中走出,双手接过手令扫了一遍,就道:“请大人在此稍后,卑下这就去告知郎主。”

    那为首之人身量颇高,肩膀宽而挺,眉眼细致,目光却十分冷,闻言只微微颔首,收回手令往一侧站立。他挥挥手,一干内廷卫便分向两侧,手中火把熊熊燃烧,炸裂声在宁静的夜晚让人不安。能指挥内廷卫,穿着又不是宗正官服,只能是左右内廷令,竟然也是个寺人!

    乙簇转身往里走,路过同伴使了个眼色,其余亲卫便换了队形,隐隐护住了内门。他一路疾行,心知怕是秋狩那日的事事发了,不过也不晓得因何拖了这许久。

    赵谌却在他到之前就知道了前门的情形,已经起来穿朝服了。

    “阿父……”赵元迷迷糊糊醒了,小肉手揉着眼睛坐起来,“天亮了么?”

    “天还早着,”赵谌原本紧皱的眉立刻松开,神情也显得寻常起来,“阿父有事外出,你快继续睡吧。”

    赵元却没有像往常中途惊醒时那样倒头就睡,反而连剩余那一丝困意也立时消散。他放下手,仔仔细细看了自己老爹一眼,小脸顿时变得严肃。

    “阿父,你这是要去宫里吗?今日不是不用上朝?”

    这会儿倒敏锐如斯。赵谌眼里闪过无奈,低头任由立秋替他整理腰带和配饰:“为父是去宫中,秋季有祭典须护卫,不过一些公务罢了。”

    赵元当然想到是不是和王姬有关。可是一来他那日被甲逊抱走了,没瞧见他爹是怎么整治王姬的,事后也没人敢在他跟前嚼舌头谈论赵谌,只以为他爹必然让王姬下了面子,二来他们自营地回来几日国君都未曾召唤,总不会隔了几日突然不爽召他爹进去折腾吧。

    他心里突突的不安,又找不出什么理由。

    “我、我想和阿父一道去!”最后只得歪缠。

    赵谌如今只要是把赵元和虒祁宫联系到一处就着慌,闻言立刻就把脸拉了,唬道:“莫要胡闹!也都长这样大了,该懂点事!”

    这话对赵元而言,大约算是很重的狠话,他惊愕地看着自家爹,小脸蛋带着一丝委屈不解。妈哒,吃错药了吗老头!立刻翻身屁股一撅,模仿沙鸟把头埋进被子里不说话了。

    赵谌吃这招足有五年,早就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偏今日不同,他又怕赵元瞧出来什么,又对赵元百般放不下心,整理衣服的动作都显得十分无措。时辰不早,他只得转头嘱咐立秋:“一会儿让他翻了个身,小心膝盖,别闷着了。”

    立秋搁了手,又从旁边取了个小小的包裹递给他:“这是昨儿晚上才做的米团,郎君路上且垫垫,万不能饿了肚子。”

    赵谌接过去,又压低声音对她说道:“我此去不知是吉是凶,你千万看好阿奴。”

    立秋神色镇定,正经行了伏礼:“郎君且安心,奴会守好了木樨园,守好了大郎。”

    赵谌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看看儿子,就大步走出了内室。

    立秋伏在地上半天没起身,额头抵在萱席上怔怔地盯着面前细致的纹路。她心里很乱,哪怕只是从旁人那里听来,也晓得那一天有多么惊心动魄。高贵的王姬被郎君踩在脚下,就如同赵王室的脸面被郎君踩踏,国君若从王姬那里知晓了,怎能饶过她家郎君?

    万一……万一这一去……

    “姑姑?”

    她猛地抬起头,竟未觉自家泪流了一脸,满面的惶恐之色。

    “姑姑你哭甚?”

    我哭了……立秋突然醒悟过来,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

    她忙看向榻上,见刚才还在发脾气的那小儿,竟一脸平静坐着,虽然柔软的头发乱翘,整个人却意外显得沉稳,乃至可靠。

    赵元盯着立秋躲闪的目光道:“阿父在骗我,姑姑又莫名哭泣,难不成国君是要发作我阿父吗?”

    “难不成我阿父回不来了?”

    这句话正中立秋心底最深处的不安,叫她顿时哑口无言。

    她摇着头,喃喃自语:“不……不,不会,郎君乃国君左膀右臂,忠心日月可鉴,国君定不会……”

    不会怎样?

    于统治者而言,一颗棋子的位置再怎样重要,难不成便是不可或缺的吗?

    长相一模一样的棋子,棋盒却有一大把啊。

    立秋越想越慌,越想越绝望。她甚至在想,到底是谁让郎君走到这一步?是范氏,还是……这想法让她咬了唇,很快清醒过来,埋葬到了胸口深处。

    赵元瞧着她呆呆望着自家神色变幻,总感觉有一丝怪异。他惯来是个人精,最能揣摩他人情绪变化,于是他很快就想到,立秋是不是有些许责怪他。毕竟若不是他受了伤,他爹不会惹怒王姬。不过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自己,也暗地在责备自己吧。

    “你让马仆备车,我要去玉门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