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53章 水晶梅花糕

第53章 水晶梅花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距离冬至那一场大雪已经过去一个月,天气却越来越冷,接连又下了两场小雪。府里的人手不足,女主人身体不好,导致花园子里都快被雪埋了起来。

    “咱们可要去园子里砸雪团?”原珏被大毛斗篷裹得跟球似的,嘴里哈着气提议,“就去后园子里,那里没人扫雪,都堆积得厚厚的啦!”

    臻铖爱美,穿着稍薄的缎面大氅,戴着风帽,闻言不赞同地摇头:“昨日立秋姑姑还叮嘱咱们别去后花园玩雪,那块儿小路花坛子都给雪埋了,一不小心崴了脚哩!再说了,今天夫子留的算学作业可难,我还想回去琢磨琢磨……”

    原珏也想到作业,不由哀嚎:“我手指没那么多呀,加上脚趾也掰算不过来呀。”

    “你们都是猪脑子!”赵小元走在一旁得意,“那作业我不用掰手指也能算出来!”他得意完了又有点心虚,毕竟他们如今还是小学生,数学作业着实简单,他可算是占了大便宜。

    “就你聪明!”原珏翻白眼,转眼就跑到他跟前推搡他,“走走,我照你那作业抄抄,然后咱们去后头玩雪!”

    三个人深一步浅一步地穿过垂花门,往木樨园去了。

    随着年关将至,赵谌只要不逢朝会都会去军营,军队似乎正在点兵,于是教授他们射箭的武商也回去了。等到了除夕前一日,礼乐书数四门课也都会停课,因为仪齐也要回家准备除夕祭祖。立秋几人这些天除了安排祠堂里洒扫除尘,府里道路的除雪等等琐事,还得准备父子二人进宫的礼服。

    除夕按例是要入宫朝拜,观看傩礼,旁人家准备一套大礼服,每年穿上一次也就罢了,中军府这两父子却不行,不说赵小元今年头一次跟着进宫,就是赵谌,这两年竟然还在长个子,去年穿着还合身的礼服,今年一上身,下摆就短了一截。

    立春早几天就拍着胸脯庆幸:“好在提早了一个月试穿的,这要是临时发现了,咱们手再快,也来不及了呀!”

    可不是,寻常衣服要是下摆短了,无非接上一截澜边,但大礼服下摆本就是几尺的澜边,图样都有讲究,没有一个月,根本没法改好。

    赵元几个一进院子,就被逮了去试衣服。赵元试穿他的大礼服,原珏和臻铖虽然不进宫,几个丫头也都给他们缝制了新衣。

    “红色未免……”臻铖害羞地摸摸身上大红的缎面袍子,黑底绣金纹的腰带,扣着玉质的带扣。出彩之处在于袍脚用银线绣了一只白兔。原珏身上也是红袍,只是袍脚绣了狮子狗。他惯是穿这种颜色的衣服,瞧见臻铖耳朵红了,不由指着他哈哈嘲笑。

    赵元低头看了看自个儿的大礼服,全黑,金色澜边,看起来实在和喜庆沾不上关系哩。

    “可惜咱们这回不能进宫看傩礼,”原珏羡慕地瞅着他,“我外祖家在连州献郡,那里有‘逐除’仪式,必没有傩礼壮观好看。”献郡紧邻着首都绛城,隶属连州,是全国最大的郡。

    臻铖就道:“我外祖家也在献郡,到时候我与二兄一道去看‘逐除’好了,去岁我就见几位表姐买了面具和鼓,扮疫鬼的人来的时候戴着面具击鼓,它们就会撒来一把江米糖,然后躲开哩!那江米糖捡了来吃,来年便不会得病!”

    “我觉得还是献郡的有意思些,”赵元兴致勃勃地说,“绛城每年也有,却都在下坊里才有,那里逢年节拐子可多,阿父不允我去耍,不过我也有一面甲逊带回来的鼓……听阿父说,宫里的气势宏大,光扮演伥子的童子就有百余人,还有方相氏和十二神兽,只是没有民间人人都能击鼓来得有趣。”

    原珏听了挺高兴,拍着胸脯道:“你觉得我们献郡的好,我就给你带一个方相氏的面具!”

    “我也给你带献郡的漆画鼓!”臻铖不甘示弱。

    一旁跪坐的婢女们都捂嘴嬉笑着,气氛难得欢快。

    此时虒祁宫里却颇不平静。

    范兰倚在罗汉榻上,一身碧色罗衣勾勒出优美的曲线。她遗传了范家老祖母的外貌,柳叶眉,多情盈水的眸子,牛乳似的皮肤,乌黑柔软的长发斜挽,一支水色极好的碧玉簪垂下一串细碎的米珠。

    她斜撑着额头,眉头微蹙,盯着还在不断轻颤的珠帘沉思。

    “娘子在想什么?”服侍范兰的宫婢如锦手捧一碟水晶梅花糕,轻声问道,“可用些糕点?”

    范兰垂眸,咬了朱唇推开糕点:“我在想,我那嫡母怎地还那般愚蠢。”

    一月前虞氏使人给她送了信,信的内容让她又惊又怒。女子在这世上生存不易,唯靠家族庇佑,一人犯错,便会连累同族同姓,范家女不愁嫁,皆因教养好绝不为妾,在世人眼里就是高贵的大姓女……若不是凭借这名声,她一介庶女,也不能在宫廷里顺利升到了世妇的位置。

    如今她年华正好,又为陛下生育了孩子,虒祁宫里除了祁嫔和赵静,再没人能动她。

    若真让范家嫡支姐妹二人嫁给一个庶子为妾,从此往后范家女将从高高在上的位子跌落下来,她在宫里也会遭人耻笑……她的女儿,也会因为她的表姐妹而被其他王孙瞧不起!

    虞氏一开始在信里有所隐瞒,并没有说为何好好的赵谌会蛮横至此,父亲又为何竟然会同意这种荒谬的事情——除夕前妃妾可以请家人进宫相见,她便召虞氏进来,细细询问,虞氏才不得已告诉她。她这嫡母,一辈子顺风顺水,想问题明显就简单了些,利欲心重,偏生把旁人都当成傻子……可是赵谌未免太过分!他这样,明显就是趁机报复范家!

    “对,我不能袖手旁观,”范兰想着想着就坐起来,起身在柔软厚实的地衣上来回走动,“这事既然牵扯到了棠娘她们,也就跟我有了关系,我得想想办法。”

    如锦也跟着思索,开口提议:“娘子不如去找祁嫔小君?奴婢听闻,祁嫔身边的如露曾在傩礼时寻过大将军,咱们宫里的小寺人朔已偷听了,似乎是质问他,为何拒绝公子毓的宴请。”

    她抬头看范兰正侧目细听,就继续道,“娘子想,去岁公子毓才多大,为何要宴请大将军?只怕背后还是祁嫔,正要替公子毓招揽人心,想要大将军将来助她的儿子登上储君之位!”

    范兰眉头紧皱,喃喃自语:“不错,公子毓虽然非嫡,但身为陛下长子,离储君之位不过一臂之遥矣。若是陛下不立夫人,或者干脆擢了祁嫔为正夫人,他都能成为储君。祁嫔找赵谌,也只能是为了这个,”她眼睛一亮,“看来赵谌拒绝了,以祁嫔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想来早就记恨在心,我只要稍加挑唆,那火星子,也就旺起来了……”

    她赶到长春宫时,祁嫔正随着几名乐师奏乐,缓缓垂袖侧腰。侧殿里四角俱都摆放熏炉,带着香味的热气温暖了整个宫殿,祁嫔跳舞不过两刻钟,额头就沁了细密的汗珠。

    “小君舞姿愈发动人,妾身自愧不如。”范兰坐在一旁,支肘靠着矮几,轻轻合掌。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儿?”祁嫔随意地敛袖,正了姿势,然后款款朝她走来。她比范兰大了三岁,却一如当年入宫时一般年轻美貌,容颜瑰丽,气质慵懒挑逗,长年练舞更让她腰如纤束,身姿轻灵。范兰虽自诩美人,在这个赵国后宫的常青树跟前,也不敢自专。

    范兰语气亲昵又不乏恭敬地说道:“妾身遇上了一件头疼的事,正不知如何是好,是以想到请教小君。何况妾身久未见小君,实在想得紧,这宫中无趣,就来找小君消磨时光了。”

    奉承祁嫔的人宫里一抓一大把,她偏还就吃范兰这一套,闻言哼笑几下,随意披了罩衣在她对面坐下。

    “你倒是说说,是甚个事儿烦扰你,叫你找到了我这处?”她撑着下巴,媚眼如酥,笑盈盈道。

    范兰纵也是女子,也不由心跳加速,红了脸。她心里暗骂,正了脸色把范家与赵家的事情添油加醋讲了一遍,主要突出赵谌的蛮不讲理。

    “……小君评评理,这赵谌是不是太过分了?”范兰怒气难平,“就算我母亲一时相差了,那也是以为与他家亲事板上钉钉,谁晓得赵谌竟反咬一口。我若不出了这口气,实在难以面对娘家两个侄女!”

    祁乐面色难辨,笑意却渐渐隐去,若有所思起来。

    “赵谌……”

    她不由想到去岁对方拒绝她的拉拢,特别是如露回来对她形容的,赵谌眼里那种轻蔑之意。虽然赵谌并没有口出恶语,甚至只是婉转地拒绝,但她却仿佛从中感觉出了赵谌对她的轻视。

    他不光轻视她舞姬的出身——虽然她是以广乐侯之女的身份入的宫,但人人心知肚明那不过是一层镀金,他还轻视她的儿子。赵谌认为她的儿子血统不纯,不足以成为一国储君!

    祁嫔不避讳自己的出身,她甚至以自己的出身为荣。若不是一身舞技出色引得陛下宠幸,若不是长年练舞维持美貌,她能登上如今后宫一枝独秀的位置吗?可是她不能容忍有人藐视她的儿子!公子毓是陛下子息中最为出色的,除了他,还有谁配成为储君?

    范兰的事情与她无关,但却慢慢勾起了她对赵谌的憎恨。

    “小君,”范兰抬头用一种无辜地目光询问她,“您说,我要如何才能出气?”

    祁乐漫不经心地看着另一只手,这手保养得当,指如葱根,秀美至极。她从不涂抹丹蔻,只觉得那掩盖了自己天然的美色。

    “我记得,他儿子不是也要跟着入宫?”她随口道,“给那小儿一个教训,他若出了事,你的侄女儿们,不就可以泽夫另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