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62章 鹿鞭汤

第62章 鹿鞭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85_85511甲逊拎了热水进来,两趟就把大木桶给灌满了。

    “事情如何?”赵谌脱下外套,解开袖甲挂到木施上。

    甲逊看了一眼正坐在木桶旁垂死脱衣服的某元,低声道:“打扫干净了,没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

    赵谌吐了一口气,示意他出去。赵元还在跟自己的裤子较劲,他手这会儿恢复一些力气,但还有些发抖,脱了里外几层衣服连汗都出来了。

    “阿父,甲逊跟你说什么呐?”他抬头擦了把汗。

    “你既都听到了,还问我作甚?”赵谌蹲下来,拎着赵元的脚脖子给他把裤子拽下来,丢到一旁。

    赵元低着头不吭声,垂着长长的睫毛,明显一副不服气但我不跟你计较的模样。

    某爹险些气笑了,问他:“你可知你今日是在哪儿伏击那伙犬戎的?”

    赵元想也不想道:“北原草甸啊,那里离犬戎的大营起码还有百八十里远。”

    “那你知不知道,你杀的那伙人可不是从大营来的,他们五六日前就已经在草甸子附近十几里外扎了营?”赵谌站起来俯视他,眼神带上一丝冷酷,“他们为何那样胆大,大白天的就点起火堆子?周围有没有同伙?要是有人在远处看见烟气,缀在你们后头杀你们个措手不及,你们怎么办?”

    “你们能以六抵十,能不能以六抵二十,三十?一百?”

    赵元听得哑口无言,徒劳地抵抗道:“我、我跟了他们几日了,没见他们回什么营……”

    “要是他们根本是反等你们上钩?”

    他彻底无言,狠狠咬着嘴。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眼角还是有些个泛红起来。

    赵谌却似乎根本没看见儿子的委屈不安一样,语气愈加严苛乃至残忍:“你若被捉了,也是为父自认倒霉,但你手下的人,崔明他们要是死了呢?严刑拷打问出你是我的儿子,其他人对蛮族根本没有利用价值,唯有一死!你能负责?!”

    赵元用力瞪着毛毡子地衣。

    “说话!”赵谌厉声道。

    “我、我错了!我错在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赵元吼道,眼睛彻底湿润了,“我不该仗着自己攒了点军功,就轻敌起来!我不该不负责任让同袍与自己一道冒险!我——”他哭了起来,抬胳膊擦了又擦,稚嫩的声音更加嘶哑,“我应当遵守军规,凡事与阿父商量。”

    一时之间,帐篷里只听到少年人沙哑的哭声,不好听,但却让人心软。

    赵谌感觉自己仿佛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看着儿子哭红的眼睛鼻子止不住的心疼,迫切地想要保住对方温柔哄劝,另一个人就像现在这样,毫不动容地居高临下审视——他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年,只穿着亵裤,露出瘦弱白皙的身躯,细瘦的胳膊一只手足握,只覆盖一层薄薄的肌肉,漆黑的头发胡乱打了个髻,散落下来,被汗水打湿贴在脸颊和脖子上。

    而那张脸——已经无限接近他印象中的那个女人,或许还是不同的,毕竟那是一个成熟的妇人,面前这个却是个少年,但那双线条迤逦的凤眼,浓密的睫毛,修长的墨眉,挺拔秀气的鼻梁,还有颜色红润的唇,都与他截然不同。

    偶尔赵谌也会恍惚一下,因为儿子越来越像庄姬,总让他有种珍贵的宝物被人抢走的感觉。

    他只走神了几息的功夫,就被儿子愈发响亮的哭声唤回神智……天还冷着……阿奴就这样在外头会着凉……

    “不要再让阿父忧心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俯身把赵元抱了起来,“你还未长成呢,阿奴。”

    赵元用力抱住赵谌的脖子,双腿盘着他爹的腰,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趴在他爹身上。这姿势他从小做到大,唯一不同就是随着腿的长度增加,做的更加顺畅。

    他习惯性地挨着赵谌的颈子嗅了嗅,许是熏衣的松香,又或是澡豆干净的味道,偶尔混了点淡淡的汗气……让他感觉自己很安全,就像他每天睡觉捻的衣襟带子,从他还是个吃奶的小娃娃时就能分辨出来的熟悉气息,而且他爹肩膀胸膛结实又宽厚,无论他长多高多重,他爹都能把他稳稳地抱起来。

    不知不觉泪水就收了,委屈也没了。

    “这么大了,还跟阿父撒娇!”赵谌声音低沉平稳,眼里的笑意却浓得快要溢出,大掌托着儿子的小屁股走到木桶旁,顺手拍了拍。唉,也就屁股上还有点肉。

    父子俩儿泡进热水里,气氛重新变得和缓起来。赵爹像赵元小时候那样给他搓背,他看着儿子单薄的脊背,突然发现儿子后脖子那里有条细细的血痕,便用手指蹭了一下。

    “嘶——”赵元缩了一下脖子,叫道:“疼疼疼,阿父你别碰啊!”

    赵谌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叫人伤到这处?”手下力道却不由自主地变得轻柔起来,小心地洗去伤口周遭的血痂。

    赵元背对他爹,脸上仍然露出一丝心虚的腆笑:“就是,就是给犬戎那马刀刀锋划过一下,我看得清楚,避的时候被甲衣格了一下,没弯下去腰……”说到这个他就有些气,转身抱怨,“阿父,我老早就跟你说了,咱这种一大坨的胸甲不行!灵活性完全不够格,我稍稍想躬一下背弯一下腰都不行,动作再慢些我就被人家砍首啦!”

    “闭嘴!”赵谌最听不得这种话,闻言斥道,“胡说甚么!”

    赵元吓了一下,瞅着他嘀咕:“……就说说么,起码不得削层皮下来——”再看他爹脸漆黑漆黑的,嘴角绷得跟条线似的,忙闭紧嘴巴,不敢再多说。

    赵谌缓了缓怒气,淡淡道:“你说得为父难道不知?但若要更换甲衣,全军二十几万人,岂是一笔小数目?从去岁入秋到今春陆陆续续几十场仗,军饷本就吃紧,再禁不起折腾。”

    “我没说要更换啊,”赵元在水里坐直了,一副精打细算的模样跟赵谌掰手指,“阿父你看嘛,咱们不要打新的,只把那旧的胸甲重新锻造,也就费些人工钱罢了。等草都长出来犬戎都退回去了,咱们一拨一拨的更换,既不耽误边防,也能慢慢把旧胸甲换掉。”

    赵谌沉吟片刻,点点头:“此法可行,待为父与魏宏等人商议再定。”

    这话说出来,便是七八分能通过了。赵元松了口气,又转过去把小背露出来:“阿父你继续给我擦啊,就那儿,那儿还有点痒痒……”还指手画脚起来了!

    赵谌摇摇头,拿起巾子给他擦洗。

    他心里一时之间有些复杂。

    作为一个父亲,他不但没能让阿奴过得锦衣玉食,反而带他来了这边关,每年有四五个月都处于严寒中,雨季能一连十来天下暴雨,到了旱季可能几天都不能洗一回澡,更不用说犬戎一来犯,他就要带兵打仗,生死未知。阿奴还没进军营里头的那两年,每到战事频繁的时候,都会在将军府前的石阶上等着他回去。

    有几回他受伤被抬回来,甲逊带着阿奴到军营里,他醒过来就看见阿奴惊惶无助的小脸,心都要碎了,愧疚地难以出声去唤阿奴。

    作为父亲他做得并不好,可是阿奴还是像勃勃生机的杨树,在西关长大了。几年前他从未想过阿奴会进军营里,可是他儿子如今适应得很好,甚至在军营里更好。

    “下回再不准这样莽撞,”他加重语气道,“你只想想立春,你但凡出了事,她能立刻抹了脖子去跟你哭!”

    赵元哎呦了一下:“您可别吓我!光想像一下我就忒怕!”他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下,又急哄哄地转过身趴在某爹竖起的膝盖上,眼睛发光地瞅着他道,“阿父,我老早就想跟你商量商量了,立春不小啦,寻常女子像她这般年纪孩子都有两三个了,咱可不能耽误她哩。”

    赵谌倒没觉得他胡闹,反而思索了一下:“立春和立夏都不小了,这几年整顿军营且战事连连,没顾得上,确耽误不得……”他想了想,道“若她们出嫁,府里就没了人,我的亲兵干不得伺候人的活计。”

    赵元犹豫一下,又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府里就咱们父子二人,一月里能待个三五天就不错了,还要甚个人伺候?再者说不是还有正阳怀夕嘛,寻常端水递茶还是可以的。”

    某爹不说话了。他瞥了一眼儿子干干净净的某处,连根毛都还没长呢,他这也是担心早了……只是看这情况,他们起码还得在西关待上三两年,过得两年,儿子的年纪也到了,现下不寻摸着,到时候临时去哪儿找那合适的人?

    这样一琢磨,还是得托人买几个小丫头进来,这回就要找那相貌好些的。赵谌忆起儿子的审美观,不由脸一黑。看来人还不能从西关买,这事只得交给吕慧来办。

    赵元哪里知晓他爹一脑门的心思,发现他爹眼睛瞥的地方,毛都炸了!

    “阿父!您那是什么眼神!”他护住自己关键部位恼羞成怒,“我还小呢,再几年就长大啦!保管比你的大!!”他决定从明儿起隔三差五去搞一头鹿来,用买的也行!不是说鹿那啥啥能补啥啥嘛,他就喝个几大碗,争取冲出亚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