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103章 清茶

第103章 清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小元便突然有一种:原来他爹啥都知道的感觉。()

    他垂头丧气地用额头抵着某爹的胸膛,问道:“阿父甚个时候发现的?”

    赵谌蹭蹭儿子的毛脑袋:“你不是那样冲动的性子。”

    他儿子甚样的人他难道不知?胆儿小精,从小学步都是胖墩墩地用小碎步挪,下石阶撅着屁股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往下蹭,跟他来西关之前,自个儿手指流点血都要嘤半天,何提杀人?

    恐怕怒是一回事,心里想得更多些。

    赵元听到他爹的话,心里更加愧疚。其实吧,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赵岫必是要死的,但他其实不须自己出面,等赵岫外出的时候有的是机会,只要略动动手脚,任何人也怀疑不到自己头上。但是他当时突然生出一股不忿,绛城那人正在慢慢将他们父子逼到众人对立面,而因为那人的态度,赵岫一介靠荫封的亭伯就敢公然掳走他的侍女,那是他家中没有女眷,若他有个姐妹,遭难的焉知是谁?

    若不是那人不公,赵元的亲族不至满门惨死,他小时也不至糟那许多罪,说到底,还是因于一国之君的私念!可是他爹却是宗室,却是忠臣。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想法,并不想他们父子背上叛国的罪名被赶出赵国,可是他却觉得,若世人都认为他父子被国君相逼,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他想在其中添一把火。

    当然,想法只是一时的想法,现在他又觉得自己这样背着老爹,自小忠君爱国的赵谌说不得会生气……

    赵谌摸了摸儿子的后脖子,对于一直死不抬头的某只,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淡淡道:“先坐下来,给我沏一盏茶。”

    赵元心怀内疚,低着头掏了茶炉茶具出来。他虽然是个军二代未来的糙汉子,但好歹也算是贵族教育的果实,这些装逼的技能必须具备!无论是烧水烫盏沏茶都如行云流水,一蹴而就,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节奏和韵律,加上少年一身竹青的深衣,让人如同置身老竹林里,幽静雅然,看着倒颇为赏心悦目的。

    他眼观鼻鼻观心地递出一盏茶,赵谌施然接过,粗糙的指腹却微妙地摩挲了一下他的手背。

    赵元忍不住龇牙,都啥时候了,阿父就不能严肃点!

    这是调情的时候咩!

    赵谌眼里藏着纵容的笑,可惜某只并没有看见。

    “行了,抬起头说话吧,”他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开口道,“瞧你那点儿出息,就算事发了,难道阿父还能把你交出去来求自保?”

    听听这话!简直吓尿了好么!

    赵元老实抬起头,心里却在腹诽:虽然舍不得交出去,但是真能能造反吗?

    阿父啊……可是忠心了二十余年,纵然对他说过几次早有部署,可是在这时代,造反并非小事,一个不小心后半辈子都得遭人唾骂戳脊梁骨。阿父向来是稳中求胜的性子,他实在想象不出阿父造反是甚个情形。

    于是忍不住推了一把手。

    赵谌看儿子那一副心里有话的模样,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他摇摇头,道:“你知道崔明的身份吗?”

    赵元纳闷地瞅着他:“这怎么不知?他是清河崔家的嫡幼孙,兄长就是左金吾崔直嘛!”

    “蠢材!”赵谌嗤笑一声,“你也不想想,你是跟着阿父来的西关,吴恒也是跟着他父亲,崔家嫡长房不过此二子,为何不让崔明留在绛城,抑或清河,反让他来西关大营这等毫无崔家根基的地方?”

    赵元又不是真的蠢材,脑中灵光一闪,顿悟地叫道:“阿父你竟和崔家勾搭上了!?”

    我靠,崔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两代前崔家都还是赵国第一世家,就连国君都得礼让三分!即便后来先君宠信胪氏,崔家退居,也不过只是表面低调而已,子弟经商的经商,为官的为官,在朝在野,哪里没有崔家的影子?

    赵谌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崔家能把崔明送到赵谌的军队里,若不是出于信任,焉能放心!

    “崔家早先就不喜国君,否则国君身边起码得有一位崔家出身的嫔,若能生出儿子,只怕夫人之位就是崔家女的了,”赵谌解释给他听,“我与崔直相交,那是过了崔家主事的眼的,当初就存着日后给自己留条退路的心思,崔家崔元河却曾邀我密谈,愿意鼎力相助。”

    赵元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心惊肉跳。

    鼎力相助!

    混到他爹这个份上的,还有甚个忙需要旁人鼎力相助!

    除非……

    他张大嘴巴看着某爹,满脸的不敢置信,他爹……这是已经默不吭声地拉到了强大盟友了吗?那,崔直掌管金吾卫,若是也在其中,那他爹哪怕此时身在关外,绛城事无巨细也都了如指掌了哇!

    赵谌勾起薄唇,含笑不语。

    半晌,赵元带着恍惚的表情钻出帐子,因为脑袋里还震惊着,迎头险些和赵达撞成一团。

    “大郎小心!”赵达忙拉住某元。

    赵元这么一惊,才算回过神,看向面前的小伙伴:“你杵在帐子口干啥!”

    面前的高壮少年松了手,吭吭哧哧地低下头,半天也没憋住一句话来。

    赵元见他扭捏,原本随口一问,现在也奇怪起来了。赵达可是个憋不住话的粗性子,这么别扭可不像他寻常的样子啊,别是闯祸了吧!

    他狐疑地问道:“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

    赵达抬起头,咬咬牙,伸手掏出个用帕子裹得死紧的东西递给他。

    赵元一瞬间脸都抽搐了。

    好在赵达跟着开口,嗫嚅道:“这个……这个你替我给,给芳绫。”他口里一说到芳绫二字,脸立马就红到发黑,简直快要冒烟,“我……我给她买了一对镯子,你可别掉地上去了。”

    赵元原本还想要调侃两句,听到跟芳绫有关,脸色便跟着淡了下来。

    他压低声音,表情严肃问道:“你可知芳绫的事情?”

    赵达立刻就变了脸,眼睛里一瞬间带出暴怒之色,又很快被强摁了下去。这个高高壮壮的少年沉默半天,捧着镯子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最后点了点头。

    赵元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那天赵达跟在他旁边,亲兵过来大营报信说芳绫不见了,赵达怎能不忧心?赵达没到旬休轻易出不来大营,却跟丁方关系一向的好,肯定会拜托丁方打听清楚。怪道那天不是丁方轮值,他却在府里见着对方,搞不好他爹能过去接应他,也是赵达直接去说的。

    赵元心想,这倔牛竟然能忍住没问他,也还算有点心眼了。

    “我就不问你如何知晓了,”他郑重道,“你既然清楚,就当明白,她如今还要养着,心神俱疲,你这东西送了,不合适。”

    赵达却再次把镯子连着帕子递到他跟前,低声道:“大郎,我想求娶芳绫。”

    赵元一听脸就黑了,抬脚便把他踹到了地上。

    周围没什么人,但赵元还是压着嗓门,严厉地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这事,不行!”

    “为什么!”赵达被踹的发懵,满脸不甘委屈地看着他。

    赵元简直恨铁不成钢,差点没忍住又要踹过去:“达子,你这是趁人之危啊!”

    他说的这样严重,吓到了赵达。但是赵达还是不能理解。他喜欢芳绫,为了芳绫做任何事情都愿意,大郎替芳绫报了仇,他什么都做不了,就想,他应该要把芳绫娶回家,往后便再没有人能欺负她了!难道这样也不对吗?

    赵达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镯子:“我要娶芳绫!”

    赵元冷冷道:“你要娶她,也得看她愿不愿意!”

    他出了口气,放缓声音,“达子,她出了那样的事情,便是我坐到她床头,她都会缩了一下,除了流泪就是昏睡,你这时候非说要娶她,岂不是把她搁在火上烤?芳绫性子强,难道她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就随便把自己给嫁了?她若不喜欢你,就是再怎么,也不会嫁给你。”

    赵达听得发怔,握紧镯子没吭声,半晌抬头看他,满眼无助。

    他知道芳绫瞧不上他,他发誓自己绝没有心里窃喜,只恨自己无能!但是,他内心深处,并不是没有想过,也许芳绫伤心之余,会感动他的毫不介怀,也许就答应嫁给他了呢?

    一瞬间,他为自己的私心羞愧不已。

    赵元看他那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心下好笑,便伸手把他拽了起来。

    “我只问你,你可是认准了芳绫,日后不会后悔?”

    赵达木愣愣瞅着他,半晌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头:“我,我我绝不后悔!”

    赵元一笑:“那就行。你啊,只管守着她守个两年,反正你还未成年,她年纪也不大,两年等得起!你听我的,好好地守着她,便不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两年后,且看她动不动心。”

    两年……

    赵达眼睛亮了,仿佛看见了两年后芳绫对他露出笑容。

    于是从此以后芳绫身边总出现默默无声的忠犬男,不是有一句话叫烈女怕缠郎吗?她和赵达便是经典的例子,那也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回到现在,赵岫身亡的消息还未传到襄河公府,赵静由着两名婢女扶着她,慢悠悠地进了赵冕的寝殿。

    “大娘子安,”寺人瑜朝她行礼,眼睛扫到她还未曾显怀的肚子,又迅速收回,“外头天热,您快先坐下凉快凉快,陛下还在午歇呢。”

    赵静不及回他,惊讶地挑起眉:“阿翁还未起?”

    不怪她吃惊,她印象里,阿翁可是自来没有午歇的习惯,就算偶尔小睡,往往半个时辰也就起了。她这回可是算着时辰来的,寻常怎么着这会儿阿翁也该起身了呢!

    寺人瑜声音愈发低了,神情带着说不出的忧虑。

    “大娘子不知,近来陛下头疾加重,夜里点了安神香,也睡不到一两个时辰,加上白日里国事繁忙,天长日久的,人就熬不住了。”他长叹一声,“这白天,多少还能睡熟一会儿哩。”

    赵静表情紧绷了起来:“竟这样严重了?”

    她对赵冕的担忧是真真切切的,自小就享着赵冕的疼爱,她又不是无知无觉的白眼狼儿,乌鸦尚且反哺呢,她焉能不孝顺赵冕?只是毕竟嫁人,中间也是波波折折的,回宫的次数便渐少了。哪里知道自己父亲便病成这样!

    “我就坐在外殿,”她语气坚决地自个儿往前走,“你莫打扰阿翁,我等他醒来。”

    ...

    枭雄养成手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