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枭雄养成手册 > 第111章 蜜糖□□

第111章 蜜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仅仅就在赵谌父子失踪第三天,绛城就派来了一队百人的内廷卫,廖霆接了玉卷轴,打开一看,正是命他彻查亭伯赵岫之死。

    廖霆当即离开军营,带人前往府城,围住了将军府。

    丁方和一众亲卫拦在大门前,看着廖霆怒道:“我还敬廖大人是个人物,怎地也开始不分青红皂白起来!”

    廖霆面色平静,伸手制住一旁要拔刀相向的内廷卫:“丁方,你莫要忘记,咱们不论出处,终归都是赵国的臣子,效忠的对象是国君,而不是大将军。”

    丁方额头青筋直绽,偏咬牙忍住没有再说,这时候,他但凡多说一句,郎主头上就能多出一项罪名!只是,廖霆与郎主同在西关七年,如今国君一道玉令,竟就能围住将军府要搜所谓罪证,当真让人齿冷……若是郎主在这里,廖霆焉敢如此!

    他胸口剧烈起伏,半晌沉着脸带人退到一边,算是妥协了。玉令来得这般快,显然早在

    廖霆见丁方退让,心知对方不过是因为甲逊等人困在了军营,一番权衡之下的暂时让步。他也不在意,挥挥手,一众内廷卫便蜂拥涌入,站在中庭的几名婢女吓得瑟瑟发抖,低着头也不敢乱动。

    芳绫垂首站在立秋身旁,心里一阵阵打鼓。那东西,她早烧掉了,按理说府里该没什么证据可搜……不过内廷卫想要证据也简单得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懊悔地咬唇,早知如此,当初无论如何也该坚强些,至少要拉住大郎,叫他别为了自家卑微之躯涉险……

    内廷卫从后院搜出东西的时候,大家都并不吃惊。

    “什么东西?”廖霆低头看向地上的小包裹。

    “大人,是一包血衣。”

    丁方鄙夷地看着他们,目光森冷,连话也懒得辩解。芳绫几个也是。什么血衣,这种东西,当真是想要嫁祸多少都可以,哪怕泼点猪血上去,也能说是血衣呢!

    廖霆却不慌不忙地用刀挑开那包袱,里面的黑色衣服凝着干涸的血迹,大片大片就像黑色污迹一样。黑色的衣料质地极好,还绣着紫色暗纹。

    他侧头问道:“包袱从哪间屋子搜出来的?”

    拿来东西的内廷卫回道:“左数第三间。”

    将军府所有的人都看向站在婢女最前面的女子,立秋。

    廖霆便也跟着看过去,眉头一挑:“立秋?”他也识得立秋,脚步慢慢踱过来,抬高刀上挑的那件黑色衣服,问她,“这衣服一看就不是外头买的,只消翻出你们各自的针线对比一下,就知晓到底是谁的手艺……既是从你屋里搜出,不如你来告诉我,这衣服究竟,是哪儿来的?”

    芳绫眼底震惊,她盯了那血衣好几眼,差点站都站不稳。

    那衣服……那衣服是她绣的呀!难道真的是当晚的血衣不成?!

    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就见一向淡然自若的立秋,竟然直接跪了下去,浑身发着抖道:“廖监军,这、这的确是大郎那晚杀人时穿的衣服……”

    “立秋——”芳绫大喊一声,朝她扑过去,“你到底说得甚么!”

    立冬立夏和芳锦都已经软在了地上。

    “拉住她!”廖霆不耐烦地摆手,两名内廷卫立刻拽住了芳绫的胳膊,强行将她按在地上。

    立秋似乎没见着同伴不敢置信的表情,也没听见周遭声响。她抬起头,眼睛带着泪道:“大郎杀了人回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郎君将这个包袱递给奴婢,叫奴婢到灶间去烧了……奴婢本是要去的,包袱里却在滴血,到了灶间发现里头有个婆子在烧水,就吓得回了房间……灶间一天到晚断不了人,奴婢胆子小,后来索性就藏了起来,想着只要没被发现就没事……”

    其他人也就罢了,丁方却知道,血衣是郎主亲手交给立秋的,大郎事后也去灶间确认过,可见是立秋撒了谎,将血衣替换了出来,还藏到了自个儿房间。

    内奸竟然是立秋!丁方握紧手里的钢刀。

    就在这时,又一名内廷卫匆匆从后院走出,手里攥着一样东西交给廖霆,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句。廖霆看向立秋的眼神立时又变了。

    丁方眼睛尖,在看见廖霆手里是一封信时,就脸色大变。

    廖霆拆开信扫了一遍,便冷笑一声:“的确是赵谌的字和私章,竟与犬戎大王子有来往,可见实有不臣之心!”他看向立秋,“这种东西因何又在你处?”

    跪在地上的女子抖得更加厉害,看起来仿佛害怕至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丁方再忍不得,一众亲卫百来人拔了刀,就在中庭和内廷卫对峙起来。

    他拿刀尖指着廖霆,厉声道:“廖监军,纵然郎主下落不明,也不是你等可随意污蔑,现下说的话,小心他日用血来偿还!”

    赵谌这些亲卫跟随他阵前杀敌,个顶个都是杀人如麻的悍将,如此一言不发地举刀面向内廷卫,雪亮的刀尖齐刷刷对着他们。内廷卫毕竟都是去了根的阉人,见状都被杀气所震,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气势上就输了一筹。

    廖霆暗自叹了口气,抖抖那封信收了起来,冲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身侧两人就上前押住了立秋,把她绑了起来。

    “廖某身负陛下重任,且身为内廷令,赵元谋杀宗室廖某不得不管,”他对丁方道,“至于大将军逆谋一事,事关重大,廖某会将信件人证呈到廷上,由陛下裁定,所以丁校尉也不用威胁廖某了。”

    说罢,一行人干脆地撤离将军府,立秋被迫跟着离开。

    芳绫一得自由就踉跄着扑到门口,眼睁睁看着立秋绑在马上远去,那条纤细的背影一直未曾回过头。她失魂落魄地转头与丁方对视,喃喃道:“立秋……立秋怎么会——”

    丁方年轻的面孔上却一反刚才的戾气,反而表情平静,目光深沉。他缓缓归刀入鞘,眼神若有所思。

    “小四?”一旁的亲卫低声喊了他,“咱们可怎么办?”

    “郎主回来前,大家只管守好了将军府,”他沉声道,视线环顾一周,“再有像立秋那样吃里扒外的,老子亲手剥了他的皮,剁了骨头去喂狗!”

    在场亲卫肃然噤声不提,几个婢女婆子都簌簌直哆嗦。立夏立冬毕竟年长些,白着脸过来扶了芳绫。“丁方,那信……”

    “信是假的!”丁方急着回军营,不耐烦安慰几个女人,“你们老老实实守在家里,郎主和大郎很快就会回来!”

    西关眼见就要掀起轩然大波,远在山脉另一侧草原上的赵元却浑然不觉。

    他们来到多兰家的第二天,赵谌醒过来一次,又再次昏睡。多兰阿爹说他没事了,赵元又守着他过了一日。

    这天早晨,赵元靠在草堆旁昏昏欲睡,突然感觉到有人正在抚摸自己的额头,熟悉的感觉让他还不曾睁眼,嘴里就喊出了“阿父”两个字。

    然后他就惊醒了。

    赵谌嘴唇发白,单手撑着毡毯,坐起来看着他笑。

    “阿父……”赵元愣愣地瞅着他,半晌狂喜地大叫一声,扑进了对方的怀里,“阿父你终于醒啦!”

    赵谌箭伤未愈,叫赵元这么一扑险些倒下去,但他还是紧紧地环抱住少年,将对方更紧的拥入怀里,身上虽然痛,但心里却反而十分满足。

    “这几天,让你受惊了,”他声音沙哑道,“是为父的不是。”

    “阿父没有不是。”赵元咧咧嘴,靠在赵谌厚实的肩膀上。他越过肩膀看见白色的绷带,才反应过来自家爹还受着伤呢,但是心里又舍不得离开,权衡再三,最后悄悄地松开双手,只小心在赵谌的衣服上蹭去了眼角的湿气。

    赵谌给儿子的小动作弄得心里软成一团。

    他伸手捏住赵元的尖下巴左右摆了摆,仔细端详,见少年不过三天脸就瘦了一圈,原本圆润的下巴尖得膈手,一直飞扬跋扈的浓眉下意识地皱着,加上眼睛底下的青痕,总给人一种疲倦不堪,十分忧愁的感觉。

    赵谌这辈子,唯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宠过,就是赵元。他对赵元那是掏心剖肺,时时刻刻都得搁在眼睛前面看着守着,含在嘴里都怕人给含化了。虽然赵小元随他到西关这么些年骑马打仗吃了不少苦,但从来也没有露出过像他眼前这种愁苦的表情。

    他的心,简直如同被人用马刀一下一下地割裂,疼得不行。

    赵元反被他爹的眼神看得极为不自在,下巴晃了晃,结果还没甩掉大手。

    “阿父?”

    赵谌吸了口气,松手把人重新抱进怀里。他用长满胡渣的下巴摩挲着赵元的头顶,环视四周,问道:“这里是何处?”

    赵元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声音渐渐变得含糊:“最北边哩……过了山隘,多兰家……”

    赵谌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晚,他只记得自己当时焦迫万分的心情。计划出了点意外,他的伤不致命,但是阿奴却没有离开,反而护在他背后跟他一起,他焦虑儿子会被冷箭射中,焦虑带着儿子是否能顺利逃脱,更担心自己会拖后腿,导致儿子受伤……

    自然,他清楚无论是哪拨人马,都不敢要他们父子的性命,甚至于如果捉到他,还得替他医治伤口,可是阿奴却不清楚。万一叫人围住,以阿奴的性子,只怕会鱼死网破。

    好在他现在醒过来,发现他们还没有落到最糟糕的地步。

    “阿奴,”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儿子,“你可知……”

    声音戛然而止。

    赵元竟然已经窝在他的怀里,眉眼舒展,睡得正酣。

    枭雄养成手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枭雄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即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即江湖并收藏枭雄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