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 > 109白画心,本君答应你(大结局)

109白画心,本君答应你(大结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一种爱,叫做郎有情,妾无心。

    可也有一种爱,叫做水滴石穿,宠你无路可退。

    随着画心的肚子越来越大,惑尘跟两大神殿的交锋便越发白热化,当初想利用大陆上两大巨头的势力,削弱惑尘的实力,结果却叫这位自恋到疯魔的男人,成为了称霸大陆的第一人。

    画心惦记着百里寒,惑尘知道。

    画心不喜欢百里寒,惑尘也知道。

    同时,惑尘更加知道,想让这个女人心里有你,更是难上加难。

    十月怀胎,分娩比预料来的还快,在画心待产的日子里,作为夫君来讲,惑尘忙着跟两大神殿死磕,不是今天率领众人灭了这个光明神殿的据点,就是带人掀了那个黑暗神殿的分舵,生活可以称得上“多姿多彩”!

    而这段时间,画心更是卯足劲了修炼逆天术,直到瓜熟蒂落时,她的生命本源按照道理本该到了油尽灯枯时。

    只不过……

    等到画心做好一切安排,左等右等,却没等来自己的寿终正寝,到是整天被孩子缠的头疼!

    怀里抱着纷嫩可爱的孩子,瞧着那张精致的小脸,画心最近都处于蒙圈状态,话说究竟是白家的家训骗了人,还是有个人“做了好事”不宣扬?

    放下熟睡的儿子,画心从纳戒里翻出了白家的古籍,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后又叫人找到白家人问了一遍,其结果还是修炼逆天术必亡!

    那么,如今她的逆天术已经是大成之时,而力量的变强,加上孩子带走了多半的生命力,而她依旧活蹦乱跳的,只能说明,那个叫惑尘的冤家一定做了什么。

    收了古籍,画心静静坐在窗下,一个人在那抿唇低笑,似笑非笑的轻缓嗓音飘入风中,翻飞在空中的落花飞旋。

    渐渐的,视线里多了一袭红衣,仙姿玉貌,极致的俊逸,说不出的非凡优雅,如果排除那让人纠结到死的破性格,真真是天上难寻,地上难找的好夫婿。

    俊美男子缓步而来,醒目的红袍,多出破损,划破的锦袍,依稀可见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却无损惑尘一丝一毫的迷人风采。

    优雅落座在画心的对面,惑尘衣袖轻轻一挥,空无一物的石桌上多了一把琴,手指拨动琴弦,蛊惑人心又悦耳的琴声流淌,画心平静的心情顿时变得浮躁起来,转瞬不知怎地,满脑都充斥着昔年遭遇悲惨的画面,家破人亡,至亲死的极其惨烈……

    画心拧眉一沉,压下心中那不断因为仇恨而上涌的愤怒,好在琴声只不过响过几许,并未持续太久,画心在压下心绪以后,不由挑眉看了眼桌上那把朴实精致的古琴,若是她没料错,这琴应该就是黑暗神殿的宝物罪源琴。

    打量着一声不吭,从她怀孕开始,就很少出现在她身边的惑尘,画心不明惑尘的举动,不由抬手烹了一壶茶,反正是被惑尘里里外外啃个干净,儿子也生了,关系不论怎么变化,不过是极亲,或者是生死不见罢了。

    不过画心却肯定,以惑尘任性又执拗的揪心性格,他与她未必会走到生死不复相见,相反的,从惑尘对她的占有欲来说,反而有一种纠缠不休的架势。

    意识到这点,画心烹茶的手微微一抖,若是跟眼前俊美无俦,性格自恋又娘炮的男人纠缠一辈子,咋就想想就有种揪心的感觉呢?

    走神间,惑尘又是衣袖一拂,转瞬桌上便多了一把剑,一只鼎,以及一簇火焰,联想大陆上有关两大神殿的宝物,瞧这些物品的外貌,结合惑尘的实力,不难猜出,既然惑尘能拿出黑暗神殿的罪源琴,那么这三样就该是两大圣殿的焚欲鼎、圣火、七罡剑了。

    这些宝物若是现世,一般人早就红了眼,被贪婪蒙蔽了心,非得在魔君惑尘面前干出点自寻死路的事情,可若这事儿摊在画心身上,总是跟预料不相同。

    只见她从容品茗,莫说心动,就是眼波都不曾有波澜,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一声不吭,活似会动的精致人偶。

    惑尘微微叹气,一帆风顺的半生里,遇上这个女人,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可奈何,什么叫不服不行。

    低声轻笑,惑尘挑眉示意画心看向铺满石桌的宝物,语气轻松:“也不是多好的东西,本君送你了。”

    画心:“……”

    她就知道,这只妖孽的性格就是一天不装叉难受!

    还什么不是多好的东西送她了,听口气到是轻松,前提是你得忽略那一身多出破开口子,可以称得上狼狈的袍子,以及那血淋淋的伤口,如果不是惑尘酷爱红色,血色跟袍子的颜色太靠近,光是看那些伤口,你都会觉得疼,可以想见惑尘明抢两大神殿的宝物,并不轻松。

    等了半晌,还没见画心有动作,惑尘俊眉一拧,“怎么?你是嫌弃本君送的不够厚重,还是只是嫌弃因为东西是本君送的,你就是要跟本君对着干,就是不喜欢?”

    惑尘太了解画心,这丫头只要没有把柄在他的手里,那时恨不得一辈子都不会跟他交集,也好在他“争气”,不管是什么处境,他都是至强者,永远都拥有这丫头在他面前抖不起来的实力!

    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本君看上了,就是本君的!

    别人想抢,那时没门,也没有窗!

    至于画心本人不乐意那也没关系,只要把她牢牢的“锁”在自己身边,哄人他不行,但是放任画心胡作非为自个找乐,惑尘自问一点压力都没有。

    瞧着惑尘那张妖孽般俊美的面孔满是傲娇的神色,画心真的给跪了!

    搜了眼那些宝物,画心兴致缺缺,“老娘儿子都给你生了,等同昭告天下抱住了你这个大腿,这些东西给我也没用。”

    有惑尘在,敢找她麻烦的人,多数是对自己的寿命有想法,想来个别开生面的找死。

    惑尘闻言挑眉勾唇,顺势勾起自己的一缕墨发,似笑非笑道:“你是本君的女人,本君自然护你一生,不过本君若是没记错,貌似有人曾经对封家发下豪言壮语,说是赔给人家悔婚的补偿。”

    惑尘的思维很好理解,画心是他的女人,她承诺的事情做不来,他代为做了便是。

    惑尘的一番话落地,听起来不管哪个女人被一个男人这般疼爱,都会感动的稀里哗啦,可是画心的反应才叫人拍案叫绝!

    只见画心嫌弃的撇撇嘴,冷飕飕来了一句:“惑尘,你真的是除了人长得好看,实力强大真心没优点了,我就没见过比你还缺德的男人!”

    惑尘:“……”

    特么的,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让人气的肝疼?本君拼死拼活得罪了大陆上两大势力,跟他们撕破脸死磕,到底是为了谁?

    画心扬起半边眉毛:“怎么?老娘说实话,你还觉得委屈了?”

    惑尘:“……”

    能不委屈么?

    画心却不管惑尘的心情,直接不给面子的揭穿他,“你说你有多缺德?你当谁都拥有你魔君惑尘的实力么?这两大神殿的宝物,你不光是抢,还是拿来用都没问题,可若这些东西落在别人的手里,那才叫灾难呢!”

    拥有了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宝物,那不叫喜从天降,而叫厄运的开始。

    惑尘强大,又有势力,他有这个资本跟底气,去得罪大陆上成名已久的老牌势力,可这东西不管是她私心想给百里寒,还是真的想补偿那所谓的悔婚,落在封家手里,都将迎来两大神殿的愤怒,导致灭门。

    是以,你说这个妖孽阴险不阴险?

    惑尘瞧画心一副茶壶状举例说明,不由戏谑挑唇,理直气壮道:“本君就这么阴险怎么着吧?既然被赔偿的封家没本事保管宝物,或者你怕你担心的窝囊废招来杀身之祸,那你代为保管不就好了?”

    画心:“……”

    哎,摊上这样一个任性又不爱讲理的男人,真是没谁了。

    不过说来说去,惑尘这般做,也就一个宗旨:铲、除、异、己!

    对于情敌,这个男人该小气的时候,那是从来不大方!

    即便惑尘已经肯定画心对百里寒的好,从来无关男女之爱也不行!

    他就是小心眼,爱计较怎么着吧?

    瞪着惑尘老半晌,画心觉得自己无能把他的脑回沟掰正过来,不由默默的起身离开。

    见此,惑尘顿时沉下脸,这是几个意思?他一回来,她就躲?

    没走几步,画心便感受到腰部传来一股拖动感,不由无奈的转身:“我没打算躲你,而是想找虞姬他们来看看你的伤口,虽然我承认你强大到我超越不了,可受了伤不治,就是铁人也扛不住。”

    一听画心关心自己,惑尘顿时眼角眉梢染上了笑意,一个转身,犹如一阵疾风来到她的身边,惑尘圈住她因为生了孩子,而略显丰盈的腰肢,“白画心,做了本君的魔后,光是学会关心本君还不够,你知道吗?”

    温存宠溺的嗓音自头顶倾泻而来,落入俊美男子怀抱的画心微微一怔,仰起头,凝视他仙姿玉貌般的面容:“惑尘,相濡以沫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而我们的结合,明明是你强迫于我,我能发善心关心你,你就该偷着乐了,做人不能要求太多,你造么?”

    早就料到画心从来不会顺着他,听见她的反驳惑尘非但不生气,反而爽朗一笑:“本君当然知道了,我惑尘如今是天下至强者,有权利制定我喜欢我的规则,更加有能力强迫我喜欢的女人。而你,从一开始本君就知道你不乐意,不过这个天下也没谁有本事,让本君换个女人强迫,所以你不乐意你的,我高兴强迫我的,并且期限是直到我入土为安为止,所以这并不冲突,你造么?”

    画心:“……”

    特么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维逻辑!

    不过……被这样一个男人“强迫”貌似也不吃亏,前提是这个“强迫”自己的男人,若一辈子只打算强迫自己一个女人的话,看在儿子的份儿上,那就跟他凑合过也没啥。

    几度寒暑,时光荏苒,如今上古大陆,绝杀殿已经是一家独大的局面,身为魔后的画心,与魔君惑尘的相处,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传闻魔君惑尘历经三十年,终于将盘踞在大陆上的两大老牌势力铲除,后一统天下,可以称得上人生赢家,无人敢忤逆。

    然,世上偏偏有个异数,那就是他昭告天下,宠到上天入地的魔后白画心,从来都是他的克星!

    据说这位魔后最早以“败家”闻名遐迩,被称之为败家小姐,后也不知道是脑袋抽筋,还是怎地,修炼了白家威震天下的逆天术,却“奇迹”般的神功大成时,非但没香消玉殒,反而永春永驻,还成为威名赫赫的高手重振白家声威,还“好运”的得了魔君惑尘的青睐,钦点其为一生唯一的妻子。

    若说人生赢家,大概没人比得上这个叫白画心,又没心没肺的女人,为魔君生了儿子,从没与魔君举行过婚礼,却得到了全世界女人想要的一切。

    和睦的家庭,强大的实力,女人都想要的青春永驻,以及一个永远无法对她热情减退的天下第一高手为账丈夫。

    这不,时隔三十年,一切尘埃落地,儿子也是而立之年时,一直宠妻无度的魔君,突然意识到他跟魔后虽说是夫妻,可按照礼数还是名不正言不顺,不由非要举办一场迟了几十年的婚礼。

    过程很精彩,隆重的那叫一个空前绝后,可新娘白画心却是被五花大绑上了花轿,甚至是拜堂都是被自己的儿子按着头。

    瞅着就跟兄弟俩,却美的勾魂夺魄的父子俩,被捆绑的画心娇颜布满盛怒:“惑心,我特么又不是你后母,你这么干,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长大成人的惑心,也就是魔君跟画心的儿子,只见他微眯凤眸,好看的俊容噙着一抹气死人不偿命的笑意:“娘亲,帮爹强迫娶你为妻,固然有可能遭到天打雷劈,可若是不帮爹娶你为妻,下场可能是灰飞烟灭。”

    说罢,惑心按在画心腰背的手微微施力,就听新郎官惑尘说道:“小心心,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再怎么抱怨儿子也没用,要知道本君的理念一向是,媳妇只有一个,儿子要多少个都行!”

    蓦地,快被儿子按趴下的画心顿时一个鲤鱼打挺,挺直了腰背,瞪着身边的妖孽夫君:“等等,你这是几个意思?”

    什么叫儿子要多少个都行?听这话的意思,这个妖孽都已经选好给他生儿子的其他女人了么?

    如果是,画心真的不伤心,甚至是想拍巴掌庆祝,终于有人代替她吸引了惑尘的兴趣,不用被惑尘宠到揪心的程度!

    说实话,这些年,惑尘对她并非不好,可以说对她好到BT。

    只要她想,惑尘又能满足,这个天下第一的魔君就没拒绝过她,只不过……

    不知道是世上再无能与惑尘所修习的功法并驾齐驱,还是惑尘修炼到了无敌的状态,这些年好战的惑尘成为了天下霸主后,却因为没有对手而寂寞。

    却非常不巧的,有一天,画心终于抗不了惑尘的紧迫盯人的架势,连夜带着儿子落跑了!

    这画心一个人落跑,惑尘就不能答应,何况还是带走了他与她唯一的儿子?

    是以,惑尘第一时间发现画心失踪,便卯足全力去追!

    可追是追上了,不过惑尘把自己的女人儿子追回来的结果,却是异常狼狈。原因则是,画心修炼的白家逆天术,在惑尘暗中帮助解决了生命本源枯竭的担忧后,一心不愿低人一等的画心,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修炼到了极为逆天的程度,甚至堪堪跟惑尘打个平手,若不是惑尘实战经验比画心丰富,谁胜谁负还难说。

    就这样,一直寂寞多年,又苦于找不到对手的惑尘,对待画心那更是“宠”到极致!

    想当年,画心逼于无奈修炼逆天术,也是机缘巧合被惑尘逼的,没成想两人生了孩子,合该相亲相爱过日子,却又莫名其妙被自己的男人,当成了阶级敌人,动不动来了“兴致”,大半夜睡的正香,就被惑尘来个突然袭击,美其名切磋一下武艺!

    睡的好好滴,突然被人打扰,画心的起床气可不小,那必须是火力全开的殴你!

    结果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她不过是赢了惑尘的一招半式,然后往后的日子多数都被惑尘拉着一起练武所沾满!

    虽然这个男人嘴上说,不管你做什么本君都答应,珍馐美味,人间繁华,游山玩水,只要她想要,隔天便会出现在眼前!

    可是!有谁游行天下时,动不动就伴随操家伙大干一场的?

    有谁的男人,会在你跟他掐架好不容易干躺下了他后,莫名其妙消失个一年半载,然后让你过上一阵子守活寡的日子,再然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回来,给予你的不是久别重逢的拥抱与热情温存,而是激烈到断骨的切磋?

    切磋赢了便罢,起码这个对武艺痴迷的男人,会消失一段时间去疯狂提升自己,你也能过些消停日子,可若是输了的话,那真是要多惨,就有多惨!

    惑尘说,这天下也就你的武艺,能与本君不相伯仲,为了让你赶上本君的脚步,这个修炼不能停!

    所以,画心实力能这么强,不单单是逆天术的强大,多数也有惑尘“督促”的功劳!

    不过她都是天下至强者的女人,没事儿要那么强做什么?魔君曰:与本君“共进退”!

    你们说说,虽然这个叫惑尘的妖孽对她确实好,可这种“好”也不是谁都能消受的好不好?

    所以画心特高兴,惑尘被别的女人吸引,虽然不伤心……咳咳,好吧,伤心是有的,不过也是短暂的一时,往后恢复过来,等待她的却是正常人该有的生活,何乐而不为?

    瞧画心一脸藏不住的小心思,身着喜服的惑尘眯了眯眼睑:“你少在那给本君七想八想,本君说的要多少个儿子都行,那是因为有你的前提!”

    言下之意,有了画心这个生产地,儿子若是不听话,直接拍飞,再生就是!

    画心:“……”

    有没有这么缺德的男人?画心不服气,叉腰怒问:“特么的,那要是老娘不能生呢?”

    老娘就不信,你还会说没问题!

    然,只见俊美如神的新郎官,笑得一脸从容,“这有何愁?本君认定了你,这辈子就只要你,你若不能生,你与本君便都断子绝孙好了。”

    画心:“……”

    美目圆瞪,娇容怔然的新嫁娘词穷,面虽含怒色,可这心却因为惑尘的话发烫……

    这妖孽是在对她“情话绵绵”,还是在发挥他并不“幽默”与“窝心”的求婚?

    等了半晌,见画心还是愣在那,身为儿子的惑心,不由小声的提醒:“娘亲,差不多就行了,见好就收吧,你见过爹几时对女人这般深情动人过?何况,爹已经在做你口中所谓的求婚,就别较劲了,婚礼的架子都搭起来了,你还能真不嫁?闹腾一会儿就好,反正爹又不会真生气,可你再这么闹腾下去,以爹的脾气弄不好,可真容易生气。”

    深情动人?这是求婚?

    谁家的求婚,连断子绝孙这么晦气的词都用上了?

    不过……如果这个人是经常扭曲浪漫本意的惑尘,那么也就释然了!

    因为跟惑尘在一起,不管再正常的事情,由他来做,总会变得格外“精彩”!

    好吧,就像儿子说的,婚礼的架子都搭起来了,她还能真因为“逼迫”不嫁么?

    抿唇一笑,重新整理好嫁衣,随着司仪高呼一拜天地,画心与惑尘完成了结婚的步骤。

    礼成。

    十指紧扣,并肩而立,不远处他们的儿子正在招待宾客,身后是巍峨辉煌的宫殿,满眼热闹喜庆,充满了祝福。

    风袭来,落花飞旋,蓦然回首,画心巧笑嫣然:“惑尘,除了不离开你,你真的什么都会答应我么?”

    俊美男子闻言低首,脸上满是多年不变的宠溺无双,“一起走过几十年,你何时见过本君对其他女子另眼相看?再者说,本君对你数十年如一日,你难道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么?”

    画心望着他那张精致到极致的俊容,微微失意的说:“惑尘,这个世上,面对像你这般闪耀到反光的男人,没有几个女人有信心的,何况你对我那么好,甚至说好到无可挑剔,万一哪天你变了心,你又那么强,我伤心是避免不了,但最可恨的地方,我连抱负的机会都没有,你这不是成心逼着人成魔吗?”

    夫妻多年,难得听到这个爱跟自己唱反调的小女人说点“实在”的真心话,惑尘既觉得好笑,有觉得自己做男人有点失败,他都做到这种份儿上了,这个刚刚娶进门的“娘子”还是不放心他。

    “那好,你说如何才会放心本君?”抬起画心的下颔,惑尘满眼宠溺,笑意浓浓的问,画心想了想,缓缓凑近他,“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变心了,我希望开口说分手的人那个人是我,你说好不好。”

    “好。”惑尘笑意微滞,一如既往的答应,随后字句铿锵的说道:“白画心,本君答应你,不过本君告诉你,这一天,直到本君死的那天也不会出现!”

    言毕,男人手掌扣住她的后脑,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以吻封缄。

    全书完。

    非常抱歉,因为家里事情太多,又是生病,又要打官司的,这书一直更的不给力,不过老读者一直都知道红尘家里可以称得上多事之秋,不是有人生病,就是突然急症,然后就要放下手里的一切事宜处理,所以除了抱歉还是抱歉。不过在文文上架的时候,红尘就说过,这本文文是生活减压的产物,有提前通知过这文更新不给力的,所以看到评论区下方有人询问,再次说明一下。

    好了,话不多说,文文已经结束了,因为家里事情太多,红尘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开书了,实在家里抽不开人,所以红尘要有一段时间放弃热爱的码字,感谢一路有你们的支持。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点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点红尘并收藏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