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 > 098心肝轻点,腰快断了

098心肝轻点,腰快断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彼时,画心被人劫走,这边绝杀殿众人终于完成了魔后的命令,把青龙蓝玉修理了一顿,待虞姬站在原地等待片刻,还是没等来画心来再踩蓝玉一脚,不由奇怪的皱眉:“怎么回事?刚刚打斗中,我明明看到魔后打败了偷袭者,按照魔后的性格,她应该第一时间出来奚落蓝玉才对啊!”

    趴在地上极为狼狈的蓝玉连忙站起身,皱了皱眉后,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她刚刚施展了白家的逆天术,若是解决了偷袭者,现在应该出现力竭的情况,若是我没记错今天是百里家少主争夺大会,不管是百里家竞争的少爷会打小画心的主意,恐怕跟百里寒一直有仇的皇甫家也会趁机钻空子!”

    虞姬等一听这话,顿时纷纷变了脸色脚步如飞的往外走,待来到山谷外,看见地上的鲜血,以及遗落地上的绣花鞋,众人顿时明了,画心这是被人劫走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若是百里一门少爷出手结果还会好点,若是跟百里一门有仇的皇甫家人干的,那画心就凶多吉少了!

    毕竟画心拥有笑傲剑天下皆知,若是对方起了别的心思,那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具尸体!

    听着蓝玉絮絮叨叨的担忧,虞姬则是有种要大难临头的感觉:“不管是谁劫走了魔后,就算没有杀人心,看见笑傲剑也有了杀人意!”

    想到画心被人宰了,魔君回来大发雷霆的模样,虞姬顿时急得团团转,当即放出来了向魔君求救的信号,“但愿来得及!”

    说完,虞姬干脆看都不看蓝玉,而是直接率众发出绝杀殿的昭告令!

    “无极山脉的人听着,白画心乃我魔君钦点的罪人,谁敢越俎代庖便是跟我们绝杀殿过不去,更是跟我们魔君过不去!”

    虞姬率众凌空,高声宣布着画心得罪魔君惑尘的消息,并且透露出魔君有意要亲自动手宰人的意图,说完便冷着脸领着绝杀殿众人离开,连看一眼下方聚众的人都没有。

    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至于为何没直言说画心就是惑尘钦点的魔后,一来画心跟惑尘约法三章说过不许让外人知道他们关系还“不错”,二来虞姬考虑到若是直接说画心是魔后,恐怕会直接害了画心的性命!

    毕竟惑尘乃是当今时局的天下第一,加上他喜怒无常又无高手“风度”的格调,一说画心就是他的魔后,这劫了画心的人,肯定会认为就算把画心交出去,这个魔君保不齐就会思维扭曲,根本不会记得你因为做错事情把人主动送来而放过你,反而会因为你动了他的人,而让他们灭门。

    与其这般,还不如直接把人做了一了百了。

    是以,虞姬多方考虑,才想到这么来个办法来保护画心,力求在魔君面前少受点惩罚,毕竟他们办事不利,并没有保护好魔后。

    虽然,这声魔后叫的名不副实,可魔君说她是魔后,即使保护魔后的目的是为了等她强大起来,为了打一架,画心依旧是他们的魔后。

    所谓跟了个任性的主子,心酸就是这么来的。

    与此同时,当参加少主争夺大会的百里寒,听闻随从说绝杀殿对画心下达了追杀令,顿时眉目一沉!

    在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画心与魔君关系的复杂,曾经画心对魔君动刀子,都没等到魔君的追杀,更何况最近魔君根本不在无极山脉,画心更是无处开罪魔君,又哪里的追杀令?

    那丫头一定是出事了!

    百里寒很肯定绝杀殿的昭告令,根本意不在杀画心,而是为了保护她。百里寒站在炼器台上,看着同族其他竞争者都在专注炼器,而他的心却很乱。

    那个时常喜欢嘴上调/戏他的小丫头出事了,他又哪来的心思在这争夺少主之位?

    寂静中,百里一门观赛的众人都发现了百里寒迟迟不动,不由眼中纷纷闪过各种心思……

    少年成名,又命运坎坷身中寒毒,后遇贵人寒毒一解,却在至关重要的少主争夺大会知道了心上人被魔君追杀,如何选择,对一个渴望与天下群雄争胜的少年人来说,并不好选择。

    要大权在握,就置心上人的安慰于不顾。想要心上人,却要与少主之位失之交臂。

    百里寒如何选择,可关系着太多人的命运,比方说那些觊觎少主之位的少爷们,比方说一直看好他继承百里一门的现任家主百里展。

    沉默间,其他专心炼器的竞争少爷们也察觉了气氛的转变,同时也听到侍从说画心得罪了魔君,被绝杀殿通缉的事情。

    万众瞩目时,亦是决定自己命运时,只见皓雪清傲的男子置身阳光中迈出了第一步,狐裘如雪,质若寒梅,百里一门少主声望最高的人,在众目睽睽下放弃了比赛。

    在他的心中,画心比继承百里一门重要。

    “寒儿!”

    主家席上,百里展面色阴沉大喝一句,同时遏止住了走下炼器台百里寒的脚步,百里展见他不再寸进,不由语重心长说道:“男儿的舞台是天下,一时的儿女情长会让你与成为万万人之上失之交臂,你确定要一时冲动?”

    与成为万万之上失之交臂?这对一个男子的确是一个诱/惑,可是……他忘不了一个叫白画心的女子,在对他百般好之后,却说:“百里寒,千万不要记得我的好,一定要记得我的坏,知道么?”

    只因她修炼了白家的禁术逆天术,活的没有他久,所以她就叫他不许记得她的好……

    袍袖中的手掌骤然而握,百里寒定定看向一脸紧张望着自己的百里展,掷地有声道:“我只要她平安。”言毕,百里寒头也不回的走下了炼器台,然后振臂一挥:“寒脉听令,随我去皇甫家!”

    见此,百里展面色黑沉,怒道:“放肆!百里一门,是你百里寒当家,还是老夫!”

    混账东西,老夫指派给你们的高手客卿,是为了保护与辅佐,你却用来追女人,简直是不长进!

    寒脉麾下的长老客卿见百里家主动怒,也出现了游移不定,虽然当初他们这些客卿被指派到各脉少爷麾下,主要是辅佐少爷,可掏钱的是大爷,家主都恼怒了,他们再听话,岂不是砸自己的饭碗?

    见客卿们隐隐有了退堂鼓的意思,百里寒眉目锋芒毕现:“诸位客卿可想清楚了,一仆不侍二主,虽然百里寒今天与少主之位失之交臂,他日未必不能凭一己之力独创天地,届时诸位想再来找百里寒探讨主仆之情,过期不候!”

    百里寒少年成名,不光是家主,就连无数我成名已久的高手都曾说,此子日后成就非凡。

    不说他的卓悦天赋,就说他的炼器也是出类拔萃,以他的能力就算日后无法成为百里家主,成为一名知名炼器师铁定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上古大陆,只有三种职业,斗师,巫师,炼器师,前两者靠着修炼跟天赋,可是想成为一名炼器师条件却相当苛刻。

    因为炼器师不光需要修炼实力的天赋,还需要炼器的天赋,以及火种跟实力的问题。

    一个强者,为求一把趁手的兵器往往求而不得,加之炼器师在上古大陆万不出一的概率,尤其百里寒更是百里一门这一代炼器天赋最好的人,客卿们在思忖后,纷纷决定站在百里寒这一方!

    一仆不侍二主,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若事情反过来,若是百里寒弃他们而去,他日辉煌他们也同样不会理睬!

    就跟着百里寒了,反正也不吃亏!

    炼器师在上古大陆可是吃香的职业,就算不及跟着家主威风,可炼器师也不是都能得罪得起!

    眼见阵营纷纷倒向了百里寒,百里展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这些客卿如此“忠心”,当初他就不该挑了这些人给百里寒这个不孝孙跟他对着干!

    见属于自己麾下的客卿选择定位后,百里寒冲家主,也是他的爷爷颔了颔首,便一去不返,那风风火火的架势,简直比他出席少主争夺大会还认真!

    大势已去,百里展纵然想留住这个最为满意的接班人,奈何人家英雄救美决绝,除了被气的吐血三升,还是吐血三升……

    正当百里寒认定画心出事是皇甫家干的,正往这边赶的时候,在两大神殿踩完地形跟机关的魔君惑尘已经回到了无极山脉,正巧又见下属们仿佛世界末日般跑来,不由微微挑眉。

    这是怎么了?天下大乱了,还是上古大陆又出了什么高手,至于急成这样吗?

    惑尘悠哉悠哉瞥了眼跪在地上的下属,懒洋洋的道:“真是给本君丢人,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回、回、回魔君的话,魔后被不知名高手劫走了,目前下落不明!”

    听完下属磕磕巴巴的回话,惑尘本来含笑的俊美俊容刷的一下沉下来,五指一动,便把跪在地上的人抓到手里,红唇紧抿:“你再给本君说一遍,谁下落不明!”

    杀气扑面而来,被扣紧脖颈的绝杀殿下属面色惨白,顶着魔君一身肃杀,硬着头皮说道:“回魔君是魔后,不过我们有补救。在魔后被劫走第一时间,便对无极山脉众人下达了您对魔后的昭告令,只要长脑子的,应该不会威胁到魔后的性命,还有虞姬大人已经四处搜索有可能抓走魔后的人了。”

    听到此,面色紧绷的惑尘这才觉得气顺了些,旋即放开手中人,“本君离开这段时间,那丫头得罪了什么人吗?”

    “没有。”

    “可有看上什么人?”

    “没有。”

    没得罪人,也没看上谁,那就不可能结仇,说来说去最大的可能还是被那个窝囊废牵连,被人当成了可以要挟窝囊废的筹码,否则谁会劫她?

    长的凑合,脾气还差,能力还不行,谁又能看得上?

    绝杀殿众人:“……”

    魔君,你是不是把自己忘了?

    当然,这话他们也不敢提醒,在魔君盛怒的时候,谁说实话就是活够了!

    等待魔君命令中,众人见惑尘身上的危险气息逐渐减弱,不由有人大着胆子发问:“魔君知道魔后的下落了?”

    “废话!无极山脉的高手就那么几只,她没看上谁,又没得罪谁,愿意下功夫抓她的也就窝囊废的仇家了,否则正常人见到她都是直接杀了夺剑,谁会浪费那功夫!”

    说完,魔君转瞬化作了一团火影消失在众人眼前,绝杀殿众人听完魔君大人的讲解,随后马不停蹄的直奔皇甫家领地!

    皇甫家。

    画心被抓来,就被关闭在一个压制斗气跟巫力的金色笼子里,从她苏醒以后,就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一间房里,不像是牢房,也不像睡房,到有点议事的地方。

    花纹鲜艳的地毯,低调而镂刻简约的案桌,上面笔墨纸砚齐全,却也颇具生活的摆放着果盘与香茗,显然抓她的人还比较有格调,是个会享受生活的,比百里寒那个冰块强多了。

    视线转动,只见房中安置了一个炼器台,而她的笑傲剑就被插在燃烧火焰的炼器槽中,画心暗自揣测,这人是想熔了笑傲剑?

    如果是,这人不是蠢材,就是一个心机老辣的麻烦人!

    笑傲剑之所以引得高手疯抢,最大的原因就是它的威力无穷,以及守护笑傲剑的蓝玉是一只极其强大的守护兽。一般人,都想占为己有,毕竟能增强自己行走天下的筹码。

    而想着把笑傲剑融了,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便是狂妄到一较高下的能者。

    画心在心里祈祷,但愿这人是个蠢材,否则不用等她练成逆天术跟魔君拼个你死我活,就要提前香消玉殒了。

    吱嘎……

    开门声打断了画心的思索,只见来人身穿明黄华贵金袍,一身明灿,面若冠玉,器宇轩昂,嘴角噙着温煦的笑容,整个人像阳光一样温暖。

    典型的笑面虎?画心记得这人,这人应该叫皇甫熙,是那回她拽着百里寒去市集时买蓝色小章鱼的竞投者,当时只是记住了他的模样,到没怎么品位他的气质。

    如今一看,这种人才是最不好勾搭的那类,因为这人看似好脾气的跟谁都好相处,实则你根本摸不透他的心思,也就无从辨别你跟他的关系是好还是坏。

    画心挠头的眨了眨眼,然后看着皇甫熙慢条斯理的坐在案桌前,端起杯盏不疾不徐的喝茶,一语不发。

    如此,画心顿觉无处下手,太特么深沉了!

    好吧,你不开口,老娘主动开口总成了吧?

    在笼子里的画心调整了坐姿,“喂,我说哥们,既然不打算杀人夺宝,是不是得提供饭?”

    皇甫熙放下杯盏,有趣的看向笼中有趣的姑娘,除了封瑾柔,他很少看见哪个姑娘有能这么出色的镇定,甚至是她比封瑾柔更为出色,因为他在画心的眼中看不到任何名叫惧怕的情绪。

    这个百里寒的眼光一直都这么好,年幼一句玩笑说要娶瑾柔,便叫百里与封两家为他们定了娃娃亲,如今少年学成,懂得情爱滋味移情别恋的姑娘又是个聪明伶俐。

    修长的指有节奏敲打案桌,皇甫熙给随从示意了眼色,便有人端上丰盛的餐点,皇甫熙优雅的朝画心伸了伸手,“白家主,招待不周,莫要嫌弃。”

    画心:“……”

    哥们,咱别那么假惺惺的成么?

    关在笼子里给饭吃就叫招待?你们皇甫家的招待还真特别啊!

    不过吐槽归吐槽,画心的嘴巴也没闲着,“传闻都说百里寒的寒毒是你下的?”

    “嗯,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指正是我下的,但事实上的的确确是我做的。”

    皇甫熙的坦然,反倒叫往嘴巴里狂塞的画心一愣,这人还挺“实诚”呢,见她发愣,皇甫熙低语一笑:“怎么,你认为我该否认?”

    额……事实不就本该如此吗?哪有做贼的,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个贼?

    当然,也不乏心机深沉之辈,喜欢玩心理战,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把真话当成假话来说,很明显,皇甫熙属于后者。

    至于……他为什么直言自己的卑劣,目前不明。

    一炷香时间已过,见画心小肚子鼓起一块,也停止了往嘴巴里塞东西,皇甫熙又不说话了,并且低首写写画画,好不惬意的模样。

    画心:“……”

    卧槽,敢情她又遇到了一个闷葫芦。

    画心微微挑眉,心道老娘什么另类的严刑拷打没见过,不过一个沉默是金就想老娘俯首称臣,是不是也太瞧不起老娘了?

    不吭声就不吭声,老娘就合一会儿眼,休息一下。

    运转逆天术心法没一会儿,内腑顿时剧痛,画心小脸转瞬皱到了一起,特么的,她忘记这笼子有压制巫力与斗气的作用,一运功便被反噬。

    察觉到了这方的动静,皇甫熙放下书简,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好似没被抓到一般的画心,“告诉我你喜欢百里寒什么,我便给你疗伤药。”

    “那张冰块脸。”

    “还有么?”

    “没有了。”

    “……”

    这下轮到皇甫熙无言以对,疗伤药丢过去,画心却不接,而是让药品掉在地上摔个粉碎,皇甫熙不解:“你喜欢挨疼?”

    “老娘没那毛病。”画心嫌弃的撇撇嘴,随后在自己纳戒里取出了上等的疗伤药,吧唧一口,没水吞服,连嚼都不嚼直接生吞,语声欠揍:“你都叫我白家主了,就算再败家,留在自己身边傍身的东西,肯定比你这个少主用的好。”

    皇甫熙:“……”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阵阵嘈杂,“皇甫熙,你给我把画心交出来,条件你随便开!”

    听这怒焰铮铮的男性嗓音,画心小脸顿时一沉,特么的,这把声音最好不是百里寒,不然老娘绝对能被气到棺材里!

    房内,皇甫熙见画心一脸不高兴,不由抿唇一笑:“你也是个奇怪的姑娘,百里寒为了你的安慰都做到这种地步,居然还不高兴?”

    若是百里寒肯为封瑾柔做到这种地步,怕是那个女子连为百里寒去死都甘愿,结果这个白画心却不稀罕,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听皇甫熙如此说,画心极为火大的瞪眼:“老娘高兴个屁!他不好好参加少主争夺大会,跑来这跟你交易,像什么话?”

    “女人不都是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把自己视为心中第一么?”

    “没错啊!”画心点点头没反驳,随后特苦逼的说:“可是我又不喜欢他,他把我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就不好了。”

    皇甫熙:“……”

    究竟是他听力有问题,还是理解有问题,他刚刚明明听到画心说喜欢百里寒那张冰块脸来着!

    “对啊,老娘就是喜欢那张脸,可又没说喜欢他那个人,没事献什么殷勤,老娘又不会感动!”

    皇甫熙:“……”

    好吧,今天他总算领教了闻名天下的败家家主威名,确实荒唐,确实不着调,难怪会把偌大的白家败的一文不值。

    “你不是喜欢封瑾柔,现在我在你的手里,百里寒又来找你,还说条件随便你开,你真的不打算出去跟他交流一下拿什么交换我?”

    皇甫熙摇了摇头,“我根本不需要出面。”

    画心挑眉又问:“那你不想得到封瑾柔了?”

    “想。”皇甫熙缓缓起身,推开了窗户,看着外面因为打斗而乱成一团的场景,声音和缓的说道:“我叫人抓你来,根本就没打算杀你,或者拿你跟百里寒交换什么。”

    “那我更好奇你的目的了。”

    “就是为了让瑾柔对百里寒死心而已,因为只要百里寒在少主争夺大会上离开,便已经向她说明,在百里寒的心里你比她重要千百倍。”

    所以皇甫熙根本不会做对自己没任何利益的事情,因为他抓画心最终目的就是让封瑾柔看清楚,她在百里寒心里一点都不重要。

    至于……皇甫熙温润的目光落在炼器槽中的笑傲剑,既然不能毁剑重练,那就等下次寻得良机再说。

    正当百里寒率人闯进皇甫家大闹时,封瑾柔怕他在皇甫熙面前吃亏也跟着来了,只是看着他为画心拼命的样子,这心痛的滋味并不好受。

    与此同时,得知画心被人劫走的魔君,也出现在了皇甫家!

    烈焰如火的衣摆,极具夺目艳丽的红,魔君惑尘的出现,众人只来得及看见一抹他那标志性的红衣残影,却无法看清他的容貌,因为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的众人想看看那传闻惊为天人的容貌,都没那个速度跟眼力。

    忽地,房中门,被一股蛮力冲撞而开!

    红衣如血,狂魅惑人,来人站在精致笼子面前,一头如瀑的发丝微显凌乱,可那份从容不迫的气度却十分显眼。

    仙姿玉貌,极致俊美,这男子拂袖一挥,就见牢不可破的笼子转瞬在眼前一寸寸崩毁成粉,却在力量精确到没有伤及笼中此时俏脸已经皱成包子样的姑娘。

    笼子化作的粉尘随风飘无,获得自由的画心第一反应,不是感谢魔君的“搭救”及时,也不是如传言般看到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叩头谢罪,而是无比明媚而忧桑的来了一句:“我说,你能不抓我么?”

    惑尘微微挑眉,缓缓吐出两个字:“何意?”本君风尘仆仆赶来,就算知道你不待见本君根本不会说一声谢,可本君对你那样好,也不至于“抓”你吧?

    画心没回答魔君,反而固执的又问了一句:“你就说,你答不答应不抓我!”

    魔君瞧她稍显狼狈的小模样,不知怎地,他就是觉得现在的画心没有跟他生龙活虎斗嘴时顺眼,也有点心疼的意思,当即答应:“好。”

    不抓就不抓,不抓本君还是能改成“追”!

    一得到魔君的首肯,画心小脸顿时灿烂起来,连忙撒谎的就往外面跑,别说一个谢,就连平时跟魔君“打情骂俏”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魔君:“……”

    这丫头,还真不客气,当真是对他用过就丢!

    罢了,罢了,本君不跟一个小丫头计较,也不跟自己的“女人”小气,白眼狼就白眼狼了,谁叫本君喜欢。

    心里微微叹气,魔君转瞬连看房中皇甫熙一眼都欠奉,旋即跟了出去,可是这一出去,魔君整个人都不好了!

    混乱的庭院中,因为画心冲出的刹那而陷入了平静,只见打斗中的百里寒看见画心,宁可挨皇甫家客卿一刀,也要赶到画心身边。

    白光一闪,血线喷溅,百里寒闷哼一声,却面无异色站定身姿,看着距离还有五步远的画心走来。

    可是谁知,本该来到自己身边的糟心心上人,却突然变了脸色,直接就近夺走自己随从的佩剑,杀气腾腾就直奔皇甫家的客卿!

    “特么的,你敢伤老娘的小心肝!”

    如此,百里寒心中明了,旋即一把扣住了飞奔而去的画心,待看见他她长发微端那一截枯白,手中的力道更是加剧,疼的画心皱起俏脸扭过头,苦巴巴的说:“心肝,轻点,腰快断了。”

    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又如此跟自己撒娇,百里寒收缓了力道,然后揉了揉她的小蛮腰舒缓画心的疼痛,随后握住了她的手,上下打量,并且摸了摸她的脉息,确定没有中毒的迹象,犹如绷紧琴弦的心,总算松了一口气。

    还好,人是完整的。

    “跟我回去。”

    “好。”

    一场英雄救美算是完美落幕,不过美人却蹦出一个插曲,只见画心答应后,一边跟着百里寒往外走,一边恶狠狠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今天是少主争夺大会?”

    “嗯。”

    “你听说我失踪,所以为了我的安慰,便连比试都不顾跑来了?”

    “嗯。”

    霍地,画心见百里寒回答的利落而云淡风轻我,顿时火大的咆哮起来:“百里寒,你特么傻啊!”

    百里寒:“……”

    正常情况,一般人的反应不说感动的眼泪蒙蒙,起码也不会是数落吧?

    百里寒看着画心小嘴喋喋不休,不由开口为自己辩白:“少主之位没了便没了,人若死了,又如何能再活?”

    画心眉眼一横,听到这话非但没有感动,反而更加气愤:“老娘又没让你救!”

    这个败家玩意,你说老娘一天天这么辛辛苦苦究竟图什么?还不是图辅佐你成才,希望他ri你成为人上人,就算因为修炼逆天术的关系,不幸比你提前嗝屁了,起码死的放心啊!

    可是,她的心思不能说出口,同时百里寒也无从理解,更加无法理解画心对他的这份特殊感情,所以在他放弃少主争夺大会赶来救她后,在一句谢没得到后,却得到了一通抱怨跟不领情后,百里寒也心生怒意,声调拔高的道:“就是犯傻,我百里寒就是愿意!”

    茶壶状准备继续炮轰的画心被吼的微微一愣,旋即恨铁不成的又捶了一下百里寒,随后在手臂高举时,看见他肩膀深可见骨的伤口时,顿时收回了手臂!

    见此,百里寒眸色闪过一缕笑意,如此便是心疼他吗?

    岂料,百里寒高兴没多大一会儿,画心的小脚丫就彪悍的踹过来,“特么的,别以为受伤了,老娘就舍不得修理你,你特么是多傻多傻,老娘跟你说了几百遍,永远要记得不管你怎么利用老娘,舍弃老娘,忘恩负义,老娘都不会生气!”

    踹了他一脚后,画心看百里寒还是“不理解”她的苦心模样,顿时又不解气的踹了一脚:“你特么傻啊,为了一个女人连功名利禄都不要,有没有你这么没志气的男人!”

    围观众人:“……”

    这个姑娘,是他们见过迄今为止最“矫情”的姑娘!

    以前女人总是埋怨男人为了功名利禄抛弃女人,现在人家不在乎那些身外物,为了你那是宁要美人不要江山,结果还被嫌弃成这样,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不过看着百里寒跟画心吵嘴的一些人,也有着其他看法,比方说他们会认为两人的感情特别“好”,一个为了对方宁要美人不要江山,一个为了对方的前途,甚至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这样的情真意切,当真世间少有啊!

    踹着,踹着,画心突然剧烈猛咳,转瞬感觉到一股腥甜涌上咽喉,画心当即生生压下了那股腥甜上涌,快速佯装转瞬受不了打击捶打胸口的模样,再然后便是不再如炸毛老母鸡炮轰,而是做出“是已成事实,老娘就不跟你计较,下不为例”的模样。

    百里寒看她傲娇的小模样,当即无奈而宠溺的捏了捏嘟起的小脸,然后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只是……

    两人没走几步,众人就感觉狂风刮起,眼前一道狂魅的红闪过,俊美绝伦的妖孽男子挡住了画心与百里寒的去路。

    见此,众人赫然想起有关绝杀殿对画心的昭告令,不由为面前的这对“有情人”感到惋惜。

    看见魔君拦路,百里寒到不会因为昭告令而担忧,反而是画心凶巴巴瞪着魔君惑尘:“喂,咱刚刚不是说好的事儿嘛,你这是几个意思?”

    惑尘扫了眼面目表情跟肢体语言极为丰富的画心,眸中闪过一抹流光,唇角牵动几许妖娆弧度,“本君是答应过你不抓你。”

    “既然答应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本君反悔了!”

    “……”

    妖孽美的勾人,可话却说的气人,但是你偏偏就是拿人没办法?

    魔君惑尘喜怒无常,没高手风范,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你想跟天下第一高手讲道理,要么拿出本事,要么得没脾气的忍着!

    耀目阳光下,红衣男子噙着淡雅的笑容,他缓缓伸出手要人的姿态十分自然,明明十分轻柔,却给人一种极具霸气的即视感。

    仿佛这天下,没有谁能跟他争夺那个女子一般。

    见百里寒紧握画心的手,惑尘玩味一笑,刹那流溢着令天下人神魂颠倒的风情:“怎么,你以为本君会动你梅菜干的爱人不成?”

    画心:“……”

    妖孽!你这是第几次看遍老娘了?

    看画心不满,魔君笑的更是开怀,长指戳了戳她因为生气而倍显气嘟嘟的脸颊:“本君说的是实话,莫说你长的没有本君好看,就是照比其他女子你也称不上绝色。”

    刷的,画心不服气的一口咬住了惑尘的手指,然后不高兴的猛扑过去,连抓带挠把泼妇用的伎俩都使在魔君身上了!

    “惑尘,告诉你,老娘也是有脾气的!你说你,这是第几次说老娘长得难看了,你的长辈没教你在女人面前,即使再丑的女人你都要把她夸成天仙,这样才能显出你男人的风度吗?”

    “哎呀呀,这就生气了?”画心跟个愤怒小老虎似的扑来,魔君旋即顺势把人扣在怀里制服,浅笑盈盈道:“本君也不止一次跟你说过,想让本君对你刮目相看,想抱住本君大腿帮你心上人拉关系,你得有点创意!”

    说到此处,魔君格外深意的一笑,声音魅惑道:“比方说,投怀送抱什么的。”

    被他扣在怀里的画心小嘴一抽抽,特苦逼的问:“你特么玩我?老娘都这样了,还不叫投怀送抱?你要求投怀送抱,老娘送了,你特么到是接受啊!”

    “为什么要接受啊?”惑尘好笑的看着炸毛炸的十分俏皮的画心,愈发这个小东西有趣还可爱,随后笑道:“难道你不觉得,你的投怀送抱本君不接受,这才能衬托出本君的高贵不凡么?”

    卧槽!这妖孽自恋的毛病又犯了!

    就在这时,绝杀殿的众人及时赶到,惑尘扫了眼跪了一地的下属,“去把抓了白画心的人活埋做花肥。”

    下完命令后,惑尘便抱着画心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离开,嘴上还不忘跟他的魔后打趣:“小东西,念你哄本君这么高兴的份儿上,本君就暂时不杀你,等你什么时候无法哄本君开怀一笑,再把你做花肥……”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点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点红尘并收藏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