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67章 ABO倒像

第67章 ABO倒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白浅酌很尴尬地摊着手走进了隔间。

    他的领带上还映着刚才服务员留下的红唇印,所以天知道这个性别难以分辨的世界中男孩子们为什么有的会抹口红?

    估计还是香水味太大了。这香水味有问题,或者说,这香水中参和了太多容易导致人动情的东西。白浅酌为了保险起见,在去隔间的路上拐了个弯,去厕所那把身上有香水的地方都用水过了好几遍,不得不舍弃了本来身上穿着的貌似还挺贵的那件外套。

    等他到隔间的时候,还是很尴尬的发现他的领带内侧印上的那个淡淡的小唇印,在迎接在场三个人瞩目的情况下,白浅酌非常不自然地把领带给揭下来了。

    所以他到底现在是怎样一个尴尬的状况呢?

    衣服能湿就湿,不湿的就半透明,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腹肌和曲线;领口开一半,发丝还带着水,蓝眼睛水汪汪的像一捧碧蓝的海水,迷蒙多情,手中攥着的领带还印着一个淡淡的唇印,整一个刚从sex现场归来的骚气十足的风月老手。

    大家都沉默了。尤其是刚才还在夸白浅酌是一个正直重情的alpha的程明达。

    大家都知道,alpha可以同时标记很多o,只能被一个标记,所以alpha在滥情方面是一直被世界公认的,o,可是却无法让他避免其他omega的引诱,说这么多,也不过说明,一个在没有结合过的专情alpha是多么难得!可是现在,对,就是现在,在白浅酌这个一脸春风刚渡回来的骚浪贱身上,程明达刚才树立的正直专情专一为爱失魂落魄的形象顿时倒塌的一干而尽,他仿佛听见了啪啪啪打脸的声音。

    导演,名叫卢思思的女性omega露出了蜜汁微笑。

    程明达揣测也许是她良好的家教没让他说出娘希匹或妈卖批诸如此类耳熟能详的脏话的缘故。

    导演的父亲是国内有名的导演,不光国际上拿过奖,而且是主掌过不少国家级的演出的策划和指导的,以拍大片闻名遐迩,卢思思的母亲是一位非常杰出的omega,在那个omega完全当作被奴役被豢养的黑暗时代里从贵族家庭里逃出来,为被歧视的omega呼声发言,尤为讨厌极度自我为中心的蛋黄主义[alpha在本世界通用语言中又为太阳的意思,所以鄙视他的人称为蛋黄派],他们的结合是史诗级的爱情,是终身的诺言。

    总而言之,他们全家都讨厌到处发情管不住自己的alpha.真不巧,这位少爷好像又挺符合的。

    由于场面极度尴尬,所以白浅酌为了缓和局面主动向他投来甜蜜微笑的妹子伸出友好的双手

    “卢导演,您好。刚才发生了一点小事故,来晚了,也有些失态,请您见谅。”

    “您好。”不得不说,卢思思还是相当有教养的,她起身的时候波浪形的长发恰到好处地掩盖了大半个脸庞,衬出小脸盈盈,美丽动人。omega的容貌是从来不会多差的,他们天生娇小,柔弱而敏感,富于感性思维,除个别奇葩例外。白浅酌跟程明达握手的时候,能够感觉出来他身为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担任女性角色但手劲跟野兽差不多的个别性。

    当白浅酌视线转向第三个人的时候,对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脸和衣服让白浅酌认不出来是何方神圣,对方象征性地冲他点了一下头,宽大的墨镜底下有眼睛没眼睛白浅酌也不甚清楚。

    白浅酌只好收回自己尴尬的手掌。

    等坐下的时候,卢思思表面依旧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她对白浅酌笑着说,“以前就听过陆先生是个风流人,百闻不如一见,陆先生还真的是一个非常英俊的alopha,也难怪会有那么多omega喜欢你的外表。”

    她意有所指,白浅酌只能装作听不懂尴尬地哈哈笑两声,换来程明达愤怒的一记眼刀。白浅酌正经危坐,做出一副好好听讲的方式等卢思思说下面的东西。

    “陆先生想必遇见过不少omega了,您认为omega身上哪些东西最迷人?”

    这个问题问出来白浅酌就懵逼了,在一天之前他还在没有人烟的末世里苦苦挣扎,根本就不知道o到底是什么鬼,他一直坚信只有男女两种性别直到男性omega这种性别横空出世,让他简直世界观颠倒轮回好几遍,现在他又问我omega哪些地方最迷人?

    我连看一眼那些穿裙子的小男孩一眼都不敢看!

    白浅酌很尴尬,他看着卢思思娇美的外表,结合他心中的女性印象,开始艰难地组织了一下语言。“额,首先omega就像水一样,不动神色滋润万物,温柔,善解人意,拥有强大的包容能力和耐性;其次,他们拥有感性思维,用抽象美好的角度来看待事情,当他们把事物变得诗意化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样很棒,很迷人。”

    卢思思听见的时候不住地点头,然后赞许地笑了笑“陆先生很了解omega嘛,看来陆先生的桃花缘好也不仅仅只是外表吸引人。”

    白浅酌觉得这话夸得有点心虚,于是又尴尬地打着哈哈,掩饰性地把倒好的一盏茶给喝掉了,卢思思从包里抽出来一摞厚厚的合同以及其余文件。

    “我这里有一个剧本,写的很有趣,我找了很多的演员,但他们都没有我要的那种感觉,你很有趣,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剧本适合你。”

    卢思思保持着蜜汁微笑示意白浅酌,“我也想过让女性omega来演,可这样不公平,因为女性omega天生体力较弱,剧中有些片段可能她们会不太适应。”

    白浅酌被她这么一讲搞得有点忐忑,他继续保持稳重端庄的坐姿接过了最上面的剧本,如果他真么是陆翊,这样的礼遇足以令他受宠若惊了,昨天放鸽子,今天迟到衣衫不整,回答问题时还蜜汁尴尬,这样剧本都送到他面前来拍,据他所知,他不过是一个拍过一点杂志照片的非主流小野模而已。

    怀着这种受宠若惊的心情,他翻开了这本名叫倒像的剧本。

    导演也没给他看多少页,主要是大纲他记住了,大致就是说一个劈腿甩人无恶不作的渣贱alpha,在某日清晨换跟一个软弱天真善良的omega互换身体的故事,此后的omega每时每刻都散发着骚浪贱的活力四射和魅力十足,而alpha用对omega的真诚尊重和自身具有的坚韧和认真取得事业和生活上的成就的故事。所以名字是倒像。白浅酌在看的时候注意到了卢思思的小动作,她一直在跟旁边那个浑身笼罩在一块巨大的围巾的不知名人士做小声交谈,而对方一直保持我不动我就是不动的冷静姿态。白浅酌揣测对方可能是投资人或者是剧本创作人什么的,当他们的视线从剧本边缘逐渐投向正在看剧本的白浅酌时,白浅酌立刻正经

    ”那么我是饰演那个被穿越的alpha么?”

    “不,你是饰演穿越后的omega.”

    卢思思一锤定音。

    白浅酌有点担心自己的演技,毕竟做什么不好,作为一个穿越后典型的骚浪贱这就有点困难了,他有点小为难“卢导,你应该知道,我做模特出生,我没什么演技...”

    准确来说,他是压根没有演技这玩意儿。

    卢思思说,“你没演技没关系,只要另外一位主演有就可以了,你只要发挥本质就可以了,实在觉得困难,出了我教你,另外一位演员也会教你的,你只要答应了,签了合同,剩下的根本就不算问题。”

    白浅酌觉得这上赶子的钱挣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想想这个世界足足有六种性别想想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了,再想想他居然穿越了从各个世界来回跑,至今还回不去那这也算不了什么不可思议了。转念一想,他把卢思思给他的文件仔仔细细阅览了一遍,把所有容易弄混淆的法律条款全部看清了,确定没有问题,就签字了。

    白浅酌没想过这位卢导会这么爽快,这么温柔;程明达也没想过,他本来以为像这位小少爷蛋黄派的性格来饰演一个行走中的万人迷omega简直比宰了他过年还困难,他还预计会花费无数的口水来说服他,以及平复卢导的怒气。

    大家签字都这么爽快,那么程明达的存在就没什么意思了,他有点讪讪地笑着,像是一个本来打算使尽浑身解数来推销商品的销售员,突然间发现商品早就被顾客买走一样尴尬。

    白浅酌看程明达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以为卢思思和他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谈,所以就并没有主动上前讨嫌,反而说既然事情差不多了,他就先回去换身衣服,就不打扰他们谈话了。

    他走的爽快,没关注过钱多少,到是卢思思先付价钱,按照二线明星的价钱先付了128万,白浅酌没公司半路出家,本来是没有程明达这份钱的,但是合约中程明达抽取了百分之四十,税款也扣了不少,白浅酌根本没在意,也懒得管。

    程明达既然还能把这样的大导演给约出来第二次,这就说明要么是程明达本身的底牌够硬,要么就是白浅酌本身的价值值得卢思思等,他来之前来看了一点程明达的相关资料,也是个名不见转的模特经纪人,背着公司接私活白浅酌管不着也不想管,想来卢思思就是借着程明达这根线跟他认识就是了,他不想管这背后有什么隐情,有活儿就接着,过自己的小日子就成。

    他走后没多久,那个一直不吭声的墨镜物体发言了,声音干哑,带着一点omega独有的韵味。

    “你干嘛选他。”

    “这么多alpha中间,他是唯一一个回答我omega独有的内在核心的,其他的都回答我什么,结?发情期柔软的身体?漂亮的脸蛋...真是见了鬼了。”

    卢思思摇头,“我不想选了,他虽然脑子笨,可至少比较真诚,不会回答我就想思思小姐你这样浑身都迷人之类的鬼话。”

    不不不,导演,如果在几天前或者让时间倒到一天前,他估计也会回你这些标准语言,事实上他也不太清楚在陆翊那颗漂亮的顽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程明达也是见了鬼了。

    白浅酌傍晚回家后,就把他的猫团团从冰箱上给抱下来,原地转圈圈,晃得小黑猫咪咪咪直叫,他把肉团团抱住“小宝贝,我们以后不用吃咸了吧唧的小鱼干了,你主人靠美色获得金钱,你的铲屎官是不是英勇无敌?”

    他话说得颠三倒四,可是心中还是惆怅。“可是我想念那个普普通通读完大学,有一群狐朋狗友,还有未婚妻的白浅酌。脸长得好看没用。”

    脸长得好看没用。连一个可以陪他相伴一生的人都没有,长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处?只不过是在岁月里碾作成的花一样,一会就滚在风尘堆里了。

    他从超市顺便带回来点面条,又从宠物店搞了点猫粮,打算喂给肉团团吃,肉团团不知道是不是没吃过猫粮,哪怕他哄了不知道多少遍,他就是不下口,迈着轻快傲娇的步伐走远了。

    白浅酌不好强求,就自己做了份面条,开了份沙丁鱼罐头。

    这时候神一样的肉团团又迈着轻快的步伐回来了。它低头拱白浅酌,金黄色的眼睛里分明写着我要吃鱼。这只猫它只吃鱼,昂贵的猫粮他反而不稀罕。

    白浅酌讶异地笑了笑,给小猫涮了一条鱼吃。

    一人一猫吃的正温馨动人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墙壁的强烈震动,抖动平率基本跟地震无异,让白浅酌在平静的时间里感受到了泰迪在日墙的恐惧,隔壁还传过来昨天白天疑似小碎花妹子的哭叫声,白浅酌心想隔音效果不好干脆对着墙吼了一嗓子。

    “咋滴了?”

    “快!快来隔壁救命!...别,快,别过来!千万别过来,过来我报警!”

    这语气转换词如此之快,让白浅酌有一种隔壁难道是精分的错觉,为了邻里安全和良好社区表现,白浅酌还是倘了鞋子开门到隔壁去敲门“咋滴了?有什么事?要搭把手么?”

    他敲门门不应,过了很久门板大力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强烈,白浅酌担心到底有什么事情,就一直敲门,这要是什么凶杀案,隔壁房间死人那就罪过大了。

    他再敲了一会,哭喊声弱了,隔着门板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伴随着甜腻的香气和水声,白浅酌装听不见都挺困难的,那扇门终于打开了,迎面就给了他一个香气扑鼻的抱抱。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落入怀抱中的人长什么样子就被拉进了房间。

    果然是昨天的小碎花妹子,也不一定是妹子。他看了一眼那个瑟瑟发抖的omega,对方看见他反而直接哭出来了。

    他已经封闭了所有的门窗,谁知道苏晓笑居然直接开门扑倒上次那个撸的比天高的alpha,他想都没想拽进来的是一匹狼!

    “给我,给我......”怀中应该算是一个年纪较幼的omega,他面色潮红的像晨光下转瞬即逝的蔷薇花瓣一样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浅酌掂量了一下他的体重,问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碎花,小碎花不知道是要把好朋友拽离面前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的白浅酌,还是一棍子敲晕他,脑子一片混沌地举着手中的擀面杖说道

    “笑笑来我家玩,发情期到了,我家的抑制剂用光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用光了下去买不就成了?”白浅酌把怀中的少年拉得离自己远一点,一脸嫌弃道“这还有什么好哭的?”

    “你们这群alpha,就不能用你那指甲盖点大的脑子想一想?”小碎花尖叫“我走了把他留在家里,周围住了不知道多少户alpha,到时候笑笑的安全谁负责?你来负责?”

    白浅酌被他的尖叫吓住了“那我去拿,我去拿成吧,在哪买告诉我。”

    “没用的,只有omega才能开出证明去拿抑制剂。”小碎花抽抽搭搭“现在我怎么去买,去医院打车都起码要一个小时....”

    “我替你看着他,成了吧?”

    “成?”

    小碎花用狐疑的眼光看向白浅酌。在得到肯定后,看见白浅酌神色清明一点都不为omega释放的气味意乱情迷时,有点相信了“你难道不是alpha”

    “你快去啊!不放心我把我两绑着,绑远远的,”白浅酌催促小碎花“赶紧的,看我都做到这份上了。”

    小碎花也是心大,他完全不会知道把a和o同时放在一间房间里就算中间隔得是火海他两都能揪在一起,现在六神无主之下就真的听从白浅酌的指挥抓了钱去买抑制剂。他心大白浅酌也心大,把少年放到被子里裹了好几圈摆在客厅茶几旁边,其中对方手劲也变得跟野兽似的,白浅酌完全招架不住,被对方硬生生抓掉半条裤子。

    “摸摸我,抱抱我....”对方口中呢喃着这几句话,将白浅酌的小内裤都扒了下来,白浅酌完全没有网络词条中说的那样一看见o只剩下下半身,他顶多就闻到一点甜腻的香气。

    对方在迷蒙中睁开眼睛,居然小声啜泣着“你不是alpha.给我一个alph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