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2章 你又割腕了

第2章 你又割腕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醒了?不发疯了?还认得我不?”

    徐规把医生带来已经是过了一个钟头了,果然除了失血过多什么毛病都没有,徐规也是傻了,一心想着别被人发现了跑了大半个医院去找熟识的医生,却突然反应过来他怎么也变二了别人认得是白浅酌而并非他徐规啊,这真是跟二货呆久了会被同化,这下看见白浅酌挺乖得呆在床上一张脸雪白雪白的不由得有几分酸楚心疼,将水抵到白浅酌的桌子旁边,问他

    “你发什么神经?你徐哥带了你这么多年什么事不跟我说还割腕...你是个公众人物不是什么普通的文艺小青年!那部云霄悲歌你当初费了多大的劲才被选上,现在拍到第七集了你割腕?明天你还得去片场呢,现在你在医院你怎么拍?你现在这样要死要活的,明天那个曹一平还会到片场去探班呢。”

    白浅酌看着这个浓眉大眼的汉子跟跑了老婆似的痛心疾首,却一下子听到了攻略目标的名字,“你说曹一平也去探班?消息准吗?”

    “这部片里有他的投资,怎么可能不去看看?刚我说那么多你听进去了吗?怎么一听到他名字就打了鸡血样地活过来了,别扯开话题,明天的云霄我还没办法跟导演交差呢!”

    “不用交差。”白浅酌是真的容光泛华起来,目光炯炯“我去,把剧本给我看看。”

    “什么?”徐规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就这刚输完血的小怂样还去拍戏?找死吧?

    “你先把剧本给我看看。”白浅酌催促着徐规,刚开始割腕的时候也就只是看起来吓人,小弱受毕竟是小弱受,割腕都不敢用力,连伤口都不用缝合的,满浴缸的大部分是血晕开来的颜色,把伤口包扎深点没有太大问题。徐规半信半疑的递过了云霄的第七集剧情。

    云霄悲歌是星光娱乐年度推出的最重大的古装巨制,写尽王侯将相朝堂风云,其间又穿插儿女情长耗资巨大,汇集了大量新老演员,偶像实力具备,加上又采用比较新潮的一集一集拍的方式,简直是三年磨一剧,白浅酌的角色比较讨巧,是一个亡国的皇子,容色疏雅昳丽,被俘后与同胞姐姐昭阳公主做了苦力,因为姐姐贪看皇宫中的桃花而被皇帝一眼相中侍寝,皇帝喜好施虐,偃夙期为了保全姐姐替代姐姐成了男宠,为了保全姐姐而对他恶言向相,以皇子之身做了最为下贱的娈宠,最后让姐姐假装成自己的身份推翻了皇帝,自己却死在夹竹桃的毒下。

    第七集就是偃夙期代替姐姐成为娈宠的情节,通篇感情交流,无需肢体冲突。白浅酌看了一遍,咬牙应下“演,完全可以演,你放心,昨天的事就当我脑子抽了,明天就去片场。”

    ......

    徐规看着白浅酌坚定的眼神不由得有点动摇,却终归还是放不下这么好的角色,不由得也咬牙应下了,演,也必须演,这是白浅酌翻盘的最后一个机会了!就当他,暂时一个私心吧!

    云霄悲歌的取景点是在一处楚王朝的故宫,华丽恢弘极尽壮观,也反映了云霄悲歌这部剧恢弘的历史氛围,这个时候正好已经将近秋天,白浅酌穿的长袖完全可以遮住手腕上割得疤痕,可是在一群穿着短袖的人中间还是有些奇怪,开司机的助理有点开玩笑的说“白小哥怎么这么怕冷啊”

    “哦,今天下雨。”白浅酌不咸不淡的给扯了个理由,徐规生怕司机还会问什么话,转头给了小伙子一板栗“开你的车,这毛毛糙糙的性子前面车都快撞过来了!”

    真是好讨厌的徐哥哥哟。助理吐槽了一句继续开车。

    “导演,不好意思来迟了。”徐规先跟拍这部剧的王显打了个抱歉,显然王显等的也有点不高兴了,白浅酌的戏份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现在演员都准备齐了就等白浅酌这个亡国皇子就位了,也不好多加责备,只是催促白浅酌赶快换装,化妆师就位。

    金鞭断折九马死,骨肉不得同驰驱。

    腰下宝玦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

    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泣为奴。

    一朝皇子一朝奴,一朝荣华皆为土。当白浅酌穿戴好前暨的服饰,化好妆后,白浅酌那张水墨丹青样风华的脸才真正惊艳了时光。白浅酌当初就是以容值破表进了娱乐圈的。在这秒,他们才重新记起白浅酌当年的辉煌。这就是偃夙期,王显有几分赞许,这样的扮相,加上选角白浅酌的演技,白浅酌会重新走向成功。

    这场戏,是偃夙期代替姐姐侍寝后,姐姐被无故册封的情节。偃夙期极尽屈辱强颜欢笑,姐姐却在得知真相后不可置信的来质问他,长信宫内,人鱼膏烛朱华流光,美貌无双的少年半披着大红色的前暨宫装,三千漆墨蜿蜒过莹白如玉的肩头,线条优美的脊背,那身下却是纵横的鞭痕和伤疤,一道道,血淋淋。旁边的君王已经睡熟,而他却洗不尽这一身耻辱。他用力维护着的姐姐就在眼前,几分酸楚难堪,几分强作镇定。白浅酌没演过戏,只是照本宣科的回头一笑,尽量平稳的说出台词“姐姐。”

    演昭阳公主的是风头最尽的一线女星,擅长演古装中仙气飘渺的角色,受广大观众喜爱,这次演一个娇蛮天真,却又在亡国与丧弟中不得不成长起来的公主,也是一次转型了,虽然白浅酌的扮相颜值爆表,可她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了。

    “卡!”导演却不耐烦的喊了暂停,刚才还在夸白浅酌有前途,现在整的跟没拍过戏一样一点感情都没有,“你刚刚做了一件对你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的事情,你笑的还那么欢欣鼓舞可不一股贱劲儿那,这次我念你你非科班我体谅你,现在重来!”

    “不好意思刚才感觉不对。”白浅酌现在才觉得演戏看着容易真到你上场一点也不容易,这个时候手腕上的伤口却隐隐裂开来了,白浅酌只能不动神色的将绷带更紧了些,再次开始,白浅酌拿出了他所能对这个角色最大的体会,重新演绎偃夙期这个角色。

    皇子为奴。毕生之辱。偃夙期是骄傲的,哪怕已然亡国他仍然回望着故国的方向,那里有他的子民有他的家乡,有母后轻声的喃语,唤他小九儿,每日干着最繁重的奴役的活,可心依旧想着带着姐姐逃出前暨,恢复国家手刃肇膺,可最后却为了保全姐姐委身于这个灭了他的国家的男人身下,他在灯下看着沉睡的帝王,如同鸦羽的长睫在流光中灰暗不明,杀了他,就可报父母之仇,杀了他,就可报灭国之恨:杀了他....就可以洗干净他这满身的脏。偃夙期的手动了动,只要用烛台戳穿他的咽喉,可是不行啊,杀了他,他的那个笨蛋姐姐怎么办呢,他只有,姐姐一个了啊。

    昭阳还是听到了一切。肇膺对梨花露过敏,而他在姐姐的衣服上每天都会熏上梨花。然后,将帝王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来,姐姐踉踉跄跄的冲破了长信宫,无视了守卫暧昧的谄笑,她看着她的弟弟只是淡淡的将衣襟拉上肩头,却清晰的看见暧昧的吻痕,一股极大的愤怒与痛苦冲上了心头,几乎让她站立不稳,在极度的痛愤下她狠狠地帼了偃夙期一巴掌

    ”偃夙期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我不需要你这样为我做!”

    偃夙期的头被打得一偏,身边的帝王听到声响有些不安的咕哝了一声,偃夙期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帝王,这样的动作促使昭阳心如刀绞,痛恨的留下泪来,她看着她的弟弟像最美丽的浮光一样缓缓移到他的面前,然后微笑着给了她一巴掌,眼神里全是冷漠。

    “我从来不是为你,我受够了这样每日的劳苦,我要过的像从前一样的荣华富贵...还是要谢谢你给的机会啊,姐姐。”

    少年美得雌雄莫辨的容颜在她眼前放大清晰,美得极尽妖异,让她几乎忘记脸上的痛

    “好,卡!很不错。”导演赞许的结束了白浅酌的戏份,女明星依旧跪坐在地上满眼无助彷徨,还没有从戏里走出来,直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接着是白浅酌温和的笑容

    “是打疼你了么?对不起啊,先擦擦眼泪吧。”

    “没有,你没用力。”女明星摇头,接过餐巾纸,“谢谢。你演的挺好的,我一想到偃夙期我整个人都揪了。”

    “角色魅力罢了,我只是在演而已。”白浅酌发誓他绝对没演过戏,可刚才感觉一上来真的跟附体没什么两样,纯属原主功力。他侧目回头的时候,只见徐规满眼阴沉的走过来,在他耳边耳语“曹一平,你的大渣攻来了。”

    什么叫我的大渣攻,白浅酌顺便吐槽了一句向那辆黑色轿车望去,车窗摇下半边,露出半张俊美无铸的脸,那张脸向他侧了侧,神色不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