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20章 你被毁容了

第20章 你被毁容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长和在听完那首曲子后,几乎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之情,这样的曲调,只能是他才弹的出来,他几乎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当他看到的却是一个满面疤痕的下人时,心存疑惑,不免用语言试探

    “弹的好曲,不知你之前的姓名是什么,或许我认识。”

    “我以前的事不过大梦浮白,公子就不要再追问了。”白浅酌立马低下了头:尼玛太丢分了,又不是没见过渣攻,虽然这个渣攻千呼万唤始出来是很难见,但之前的那个还舍了肾呢。他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佝偻着身子装沧桑

    除却那首曲子,赵长和找不出跟白浅酌的半分相同之处,面前这个满面疤痕的下人古怪沙哑的声音让他皱了下眉,声音不像,说的话也不像,尤其是当这个下人在弹完一曲后,也许是感伤身世胡乱用手抹去泪水,这样的动作,子卿从不会做。

    子卿太爱干净了,在当初为将他从狩猎林场救出,和他困在山林三日时,都不忘每日洗身洁衣;动作不像。赵长和若有所思的盯着白浅酌结满老茧的手,手形虽漂亮,但手指甚至有一节变了形,这也不像。子卿最重他那双手,绝不会如此粗糙。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面前这个满面疤痕的下人,绝对不会是子卿。但一旦他否定这一点,心中总会有莫名预感告诉他会错过什么。

    赵长和盯着白浅酌太久了,久到楚嵘驿酒都因此醒了大半,见到这个始终让他心里不痛快的人,他又升起了愠怒

    “何日劳您大驾登府,秦川地小,怎容的下您这遵大佛!”

    赵长和到是好脾气的笑了笑,只是在楚嵘驿的对面坐下,在那副永远没有更改的棋局中又落下一子,不过一步,却又陷入黑子夹攻中,进一步死,退一步不得

    “你仍保留这棋局,为何不去寻他?”

    他已经没有资格面对子卿了。叛国是不争的事实,作为代价,他已经失去了祖母,他的子民,他的剑,还有他。

    赵长和仍然不慢不紧的继续说着“我杀了他全族,他都未出现,倒也真是能忍。不过再能忍又如何,我还是能找到他,他要和我闹别扭,我便陪他闹,这不,他不肯出现,我便亲自来找他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楚嵘驿咬牙切齿的抓住了他的前领“你已灭了他的国家,还想折辱他?若你果真如此,我就算拼这命不要也要弄死你!!”

    赵长和丝毫没有顾忌到旁边还有人,他很轻松的就将前领挣脱还来,依旧笑着说

    “何为折辱?若我找到他,定让他永永远远都在我旁边,”他这话甚至有些意思让旁边那个疤面的仆人听清楚,并想看看他什么反应,有意思的是,那个人竟然打了个哆嗦

    楚嵘驿却颓然的看着自己的手,赵长和身边有九九八十一影卫,他虽征战沙场有余,却始终无法对付真正的宗师高手。跟何况,他已无剑……

    一旁的白浅酌听着特别怪异……尤其是听到折辱二字,他才不会告诉你他刚才脑补了龙阳十八禁和捡肥皂的正确方式……于是他小小的哆嗦了一下,还是不说自己是暨国太子好一些,谁知道这个变态会搞出什么摧残他身心的行为,他决定了,他还是去找包□□下在他汤里吧,或者半夜三更拿把迷药把他迷晕,再取他心头血什么的……这个想法好像挺不错的

    *,你忘了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么,前些日子一到卧房就被抓了的经历了么,果然*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直接,真让人不忍直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