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次我都是贱受 > 第38章 你又跳楼了

第38章 你又跳楼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次。第三次陈嘉央动手打了白浅酌。

    陈嘉央只打过他三次。他从v.y回来的时候连衣服都没来的急换,看见白浅酌躺在床上那副怂样又动了怒“你好好的,好好的念完书不可以么?”

    “是你诚心不让我快活。”

    白浅酌被浇了一同冷水,喘息着平复“是你让我见的不是么?我去见了,你又来说我不该?”

    “陈嘉央,你是神经啊吧你,你说过让我听话,现在好,我听了。你又来骂我不该?”

    陈嘉央的脸庞被隐在黑暗中,客厅的灯在那响亮的一巴掌后突然就灭了。吊灯发出噗嗤的声响,一切都陷入一场沉寂和暗影中。

    一切白浅酌平复的喘息声和绝望和颤抖都细微可闻,直到放大。

    陈嘉央没动。像是被他那句话给问住一样,很久才回答。

    “我终其一生都不会后悔我现在做的事,可我还是后悔了。”

    他想守护一辈子的少年,他曾经也曾青春无忧的过往,他的,一切。

    白浅酌听不懂他的意思。他也不想听懂。后悔?他要是后悔就不可能毁掉白浅酌的一切,他有什么好后悔的?白浅酌喜欢什么他就毁掉什么,白浅酌拥有什么他就毁掉什么,他干了多少坏事啊,这样的少年才19岁,得是有多早熟才这样的丧心病狂?这样的人渣,白浅酌内心低笑,怎么可以没有一点愧疚的活下去?

    陈嘉央在黑暗中定定的看着白浅酌,两个人就像是僵持不下的野兽,就在白浅酌内心疯狂擦擦擦擦擦擦擦擦人渣快表看了老子已经绷不住那张嘲讽脸的时候后

    “先睡吧。”

    陈嘉央过了很久才风马牛不相干的提到这个问题。

    “????”

    有木有搞错?他以为他会就是你的错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这样无理取闹的一直持续下去,结果陈嘉央在黑暗中只是叹着气的说出了这句话。

    在任何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都需要一个可以下的了的台阶去掩饰太平,哪怕根本不太平。

    他拉开了落地窗帘,向外眺望了一会儿,远处的灯火隐晦,外面的灯也熄了,只留下孤零零的几家灯火,闪着微弱的光芒。

    陈嘉央扔了条干毛巾给他。

    “把身上的水擦擦,别着凉了。”

    他把一杯热开水放在白浅酌面前,推门而去,而白浅酌只是在他走之后,将那杯水倒掉,眼神微沉。

    三个月后。

    白浅酌低头数着硬币,一个,两个,三个……恩,还够他吃一顿牛肉烩饭,数到第二个的时候后面急促的自行车铃响起来,一股大力推搡过白浅酌,把白浅酌推的一个踉跄

    “走路看路啊!傻逼!”

    白浅酌的硬币掉了一地,有一个骨碌碌的转落在梧桐树下,他没顾着回头看那群熊孩子,继续捡硬币“一个,两个,三个……”

    擦,掉了四个。只够吃顿蛋炒饭了。这坏运气。

    别问他怎么会弄得这么惨的,三个月前跟老三的碰面之后陈嘉央每天只给他留二十块钱,还说如果他考不上年级前三就禁他一个月蛋糕……

    一个月!想想白浅酌就泪奔。这样漫不经心的想着,就已经走进了校园。

    高三进去最紧密的阶段,在这个时候全校所有能挂表副的全部挂上“努力拼搏,奋战高三”的腥红大字,可高三教学楼打了三遍,整栋楼都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他越往上走,每个人嘈杂纷乱的猜测就越清晰

    “陈嘉央怎么回事,怎么被警察带走了?奇葩的是还有武警诶!”

    “不知道,学霸犯了什么事啊?!”

    “也许是让他作证人呢?”

    “……”

    白浅酌手中还握着陈嘉央早上放在桌子上的硬币,他不动声色的握紧了些,。

    “上课了上课了!有什么好看的!”

    老师闻迅已经出来赶人了,陈嘉央下午两点十分被淮海市公安局带走,原因未知,在老师交涉了解下,事情令班主任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真相:陈嘉央涉及大批的毒品贩卖案和枪械走私案。

    陈嘉央的事由上级直接压下来查办,鉴于产生的恶劣影响,校方决定暂时采取消息封锁的态度,而这一由好学生到淮海最年轻毒枭的转变几乎惊呆了知道这件事的老师以及校长。

    白浅酌穿过闹哄哄的人群来到他的课桌前,系统在刚刚提示任务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五,这说明他的大方向没有错误。把陈嘉央送进监狱,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就是个反社会……所以我没错。白浅酌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手在抽屉里摸出了一盒蛋糕。他的手瞬间便僵硬了。

    那是陈嘉央亲手做的。他说白浅酌考不上年级前三就不给他吃蛋糕,可他还是不忍心,经不住白浅酌眼巴巴的表情,给他做了蛋糕,悄悄藏在抽屉里。

    他对他太好,却又太不好。

    这个下午白浅酌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他甚至差点忘了带书包,在回去讨书包的路上,有一个嚼口香糖带帽的男人总是跟着他,白浅酌怎么甩也甩不掉,终于在一个僻静的拐角被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住了后腰,是枪。

    “别看了,这里没有监控录像。三爷请你过去一趟,可别乱动。”

    “你们家三爷又让我过去干什么?”男人没吭声。

    白浅酌看似轻松地回答,在被塞上一辆车后,那个壮汉就把他的双手绑住,白浅酌神色微动,将双手交叉的递了过去,这样绑看似很紧,实际上是最好挣脱的方式,那枪依旧抵着白浅酌的后腰,旁边的男人依旧在嚼口香糖。

    车窗没遮拦,这一路的风景沿上,是去老三郊区的别墅的路,等白浅酌带到的时候,老三正在煮茶,白浅酌被掼扔到地上后,四面的壮汉分别站在拐角。

    “我老三活了几十岁,到头来被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小娃娃给耍了.....”老三把煮好的茶哐当一声砸在桌面上

    “陈嘉央被捕,可是我还没有做出动作,上面的那个梁源国就开始直接下达命令...你说,那份文件是谁给的呢?”

    “一报还一报,是他活该。”

    没错,白浅酌是假装不知道一切,二了吧唧的把所有的东西全给了老三,目的是为了降低老三的警觉性,从而将东西的信息全部传递给了那个一直在追查王轩的政府官员。

    那些东西的性质相当于武林秘籍,有人得知则生,有人得知则死,如今政局变换,梁李相争,都鼓足了气找对方的岔子,而当年y省的黑帮大佬王轩就是关键,当初李仁鑫与王轩勾结从边境走私枪械,当时法律的执行存在一定的漏洞,于是后来王轩厌倦了这些东西,诈死换了身份,又整了容娶了妻,摇身一变成了京城企业家陈黎因的司机,而这个人,就是已经死去的白胜,白浅酌的父亲。

    “你一直都在给我营造出虚假的事实:我和你当初有过关系,你和陈嘉央是仇敌的关系,陈嘉央的父亲有黑道背景而并非我...可是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笃定,觉得我一定会相信?”

    在任务完成百分之五十二的时候,白浅酌就已经向系统兑换了原身的记忆画面,虽然系统很坑爹的告诉他会有副作用,但如果不用白浅酌还是会在这个世界被傻傻的骗的来回转,在斩钉截铁的拉了一把仇恨值后,这个时候白浅酌又看了一遍任务完成的进度表,嗯,在说完那些话后,任务进度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白浅酌再接再厉

    “我之前肯定有过记忆类的缺失,而这很有可能是陈嘉央造成的,除了吗啡,他每天给我打的那些药很有可能就是精神致幻类的药物;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可是我只知道你们费尽心思隐瞒的事实,就是事实.....”

    “我猜,你们肯定有着亲密的关系吧?”

    白浅酌抬起头来看他,这一刻,他才是恶魔。

    老三死死捏住了白浅酌的下巴,捏的他生疼,他盯着白浅酌的眼睛,话语咬牙切齿“他就不该插手这件破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让陈嘉央去死?”是让他.....替你去死啊!

    “他做的事你应该清楚!我喜欢什么他就毁掉什么;我十六岁的时候喜欢的女孩,还没过多久她就辍了学被轮了;我本来在京都念书,他给我下了药干了我!还有我爸爸,他陈嘉央才多大就有多狠的心,开车撞死了他!!!他就是该死!他这样的人,害了我还不够,还会害更多的人...他就是该死!”

    白浅酌企图用仇恨的眼神震慑住老三,同时奋力的磨开绳子,说起来也是他们防范工作做得不好,白浅酌还带了一把小刀在口袋里,此时趁老三愣神的时候,白浅酌眼疾手快的抽出了小刀抵在老三咽喉处,四周的大汉几乎是同步抽出枪,他们都受过特殊的训练,可以在白浅酌还没用力的时候打穿他的手立刻击毙,可是老三却暗暗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不要动手,他的目的并不是杀了白浅酌,如果真要杀他,他有一万种办法无声无息的做掉他。

    他差点忘了跟白浅酌根本说不通的。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误会,但我只知道有一点,你迟早会后悔的。”

    因为,陈嘉央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对白浅酌好的人。

    老三,如果我进了监狱,不要保我出去,不要翻案,不能再牵扯到其他的人进来,否则阿白就会有生命危险,不要让政府的人或是黑帮那些老不死的注意到阿白...有威胁的人只有我一个就够了,阿白绝对不能有事。

    老三,这件事不管阿白的事,这个平衡迟早要打破,我很庆幸是阿白打破了这个平衡,这样他就不会有事了。老三,替我照顾好他。

    老三,不要告诉他。

    他的傻弟弟啊。

    没有提或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的事情,往往是最浓烈的情感。就像陈嘉央是老三的表弟,就像陈嘉央背地里为了白浅酌做了多少事。他疼他这个弟弟,却是恨极了这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可却又叹了口气,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结果。陈嘉央做事,九匹马都拉不回来,这下好,赔了性命还傻子似的不说。也许今天把白浅酌带过来是想做了他,可是一想起陈嘉央就狠不下心,这是他弟弟用尽生命去喜欢的人啊。

    “后悔不后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今天必须离开这。”

    谁知道你会不会一个激动做了我。白浅酌现在都能做到驾轻就熟的威胁人了。“放他走。”

    走,最好走的远远的。趁我没反悔之前,趁早走。

    出了别墅区,一路上没有任何人阻拦,白浅酌正琢磨着怎样离开郊外的时候久违的系统君忽然就急促的响了起来,毫无预兆的电子音几乎把白浅酌的头颅都炸开来了

    【警告:任务完成率下降到百分之六十。】

    【警告:任务完成率下降到百分之四十。】

    【警告:任务完成率下降到百分之二十。】

    【警告....

    下降下降下降你个头啊!老子玩游戏从来没有过任务进条还倒退的经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警告:任务完成率下降到百分之一时,积分清空,宿体抹杀。目前宿主任务完成率为:百分之一。】

    .......

    呵呵,一。呵呵,你妹的清空啊混蛋!

    “我要投诉投诉投诉!”

    【抱歉,提议驳回,系统没有投诉业务。】

    【宿主可以通查找漏洞的方式查找错过的支线任务以及对象。】

    支线任务?说起来,他倒是遇见了很多人,从一开始的那个教导主任,和那个班主任;从那群逗比熊孩子到那个话唠司机.....不对,中途他还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是谁却总也想不起来了,到底是谁呢?走马观花似的搜索着所有能用的信息,由于被系统抹杀的危机刺激下,白浅酌忽然一个激灵想起了那人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记忆中那个少女在初春寒冷天里依旧穿着单薄的蓝裙,露出苍白而诡谲鲜艳的笑容,遥遥伸出手来。

    是她。

    西元年2004年,夏。晚八点零七分。

    白浅酌接过了护士递给的呼救机,“是来看宜佩的吗?你感觉好面熟哦,最近宜佩好了很多,要不然我也不敢让你去看他。”护士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心里想这个是不是宜佩没疯之前的小男友,却又不像。护士摇了摇头,总感觉在哪见过他似的。

    “记得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按呼救机。”

    “谢谢。”

    白浅酌道了谢进了那个叫宜佩的女孩隔间。她没有梳头发,只是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蓝裙子,正在咬着苹果看电视,见到白浅酌一点也不意外,很正常而且甜蜜蜜的说“你来啦,坐吧,我知道你迟早会来,还记得我吗?”

    “沈宜佩。”白浅酌有些迟疑的回答了她。他在原主的记忆中看见过她,她就是白浅酌十六岁的时候喜欢过的女孩,最后却被陈嘉央害成今天这个样子,这样漂亮的姑娘,原本有大好的青春的。就因为她白浅酌才下定了要把陈嘉央送进监狱的决心。而那次的走错站也是原主的习惯在作怪。

    对她,白浅酌莫名的有些歉疚“对不起,是我.....‘”

    “错啦,你怎么还不醒。”女孩摇摇头,电视屏幕被跳到最近热门的高智商青少年犯罪案上,新闻中陈嘉央神色憔悴。这条新闻却一下引起了女孩的兴趣,“这个人我见过的,是三年前跟你来的那个人,怎么,这就是你要找我的原因吗?”

    姑奶奶你是诱发疯了吧,这个人就是当初害的你疯掉的罪魁祸首吧!白浅酌把刚吐出的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终究还是为你做到这一步啊。”沈宜佩感叹了一声,她马上就要好了,可这个人依旧在梦中醒不来。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你是被他害成...”

    不对,不对。

    记忆不对。白浅酌在矢口否认的时候脑子中却闪过了不属于系统提供的记忆片段,大雨天歇斯底里的悲哭,陈嘉央抱着他在血泊中的安慰;大腿的疤痕,以及那瓶被陈嘉央藏起来的药剂。不对,那个名字叫什么?

    “你曾经是我的女朋友....”

    “不是。那是你的臆想,你曾经因为遗传性神经疾病和我呆过一段时间,我的疾病和你或是他没有一点关系。”

    “阿白,你怎么还不醒?”沈宜佩把苹果放下。盯着又开始神经类疼痛的白浅酌把那些陈嘉央舍不得让白浅酌难受的话讲完,如果再不醒,那那个三年前的少年为他做过的所有事都白费了。

    她必须让他知道,他也有权知道。尽管这是很残忍的事,但这就是终结。

    “你有家族性遗传神经病,有严重的自虐倾向。”

    阿白,听话,阿白,疼就扎我....陈嘉央手臂上纵横的刀疤,以及那瓶一旦疼痛就注射镇痛的吗啡,他想起来了,那瓶药剂叫利培酮。

    “你仇恨最亲近的人,对整个世界扭曲成了不正常。

    “他不舍得你在医院封闭治疗,一个人带着你离开。”

    为什么你一个人?

    我们在一起就是家。

    “阿白,每个人都在逃,差别是你知不知道。”

    “阿白,梦该醒了。”

    白浅酌问过陈嘉央,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不说话。从一开始,陈嘉央所拥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保全一个白浅酌,从一开始,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

    系统的提示音又重新响起【任务完成率百分之六十三】

    【任务完成率百分之七十六】

    【任务完成率百分之....】

    【任务完成率百分之百】

    数字飞快的增长着,直到最终完成。

    这场局,从开始到设下从头到尾就只留下一个结局,他以为那样就是真相了,可拨开那些看似真实的虚假之后,最淋漓荒唐的反而是结局。白浅酌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系统说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原来那些白浅酌看到的记忆画面不过是原身的臆想,而他只求结局,却为这个落幕划上最残忍的一刀。

    “据报道,近来的青少年大规模贩毒案和走私军械案已经审判结束,由于情节恶劣造成重大影响,罪犯陈某某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于2001年下午……”

    “我们既要加强学生的文化教育,又要加强素质道德教育,避免再次出现陈某某的情况……”

    阿白。再见,再也不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次我都是贱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掩青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掩青灯并收藏每次我都是贱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