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宠帝王欢 > 第6章 遇偷袭,小露身手

第6章 遇偷袭,小露身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对。

    船是顺流而下。就算没有风,速度也不至于如此缓慢。时不时还有轻微颠簸。坐到还是官家独木舟底样的驳船。在河溪中以平稳出名。河溪又是缓水卵石,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动静。

    越想越不对劲,猫了腰盯着河面上看,并无异常。子怀显然也发生问题。与她对视一眼,默不作声,一同猫腰渡到船尾。

    清幽黑暗的河面上轻轻冒了些许白色水花,又迅速沉静下去。可惜打出的浪花还是太大,不像平常鱼跃的动静。

    有人!

    哼,小九斜嘴一笑。正是无处找乐子,你们倒送上门来了。“子怀兄去看着王爷,此时他一定不能落水。否侧手脚都好不利索。让我跟他们玩玩."

    子怀提眉:”你会武功?“

    “不会,可我有这个。”小九咧嘴笑着,拿出随身的小包。拣出一包油纸,小心翼翼的打开,眼睛泛着邪光。看得子怀暗暗为河底的人担忧。

    油纸包里是一颗颗黑色种子类的东西。小九猫着要,朝着船尾倒了一圈。雀跃的收起包袱,扶杆眺望。

    没过一会,河底水花渐渐增多。船身速度也快了一些。那水花越开越急。渐渐有人浮起,伴着惨叫。拼命划水。船身速度越来越快,那河底水花也越来越多,好似白浪滚滚。

    小九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哈哈哈大笑。还大声喊道:”唉,很痒吧?千万不能挠破啊,那东西见了血封喉。

    还未笑够。长长一根铁剑擦身而过。要不是子怀挡的及时。自己早被钉在这船身上了。小九怕极反怒,不要命的喊道:“孙子,偷袭爷爷我?有本事出来!“

    河里几个着了道的,痒得受不了。不管不顾抓了船沿飞身上来。甲板上还未留下水渍,似疾风吹过。子怀胸上已然出现三道血痕。

    低头再看,那几人手中个个带有铁爪。待子怀反应过来,四人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子怀一人抵挡倒还可以。可是小九一点武动不懂,见这架势,虽不输气势,腿脚却在打颤。

    几番下来,子怀又中一招。血痕斜斜从肩划直腹部。木子和两个侍卫只顾抵挡飞驰来的利箭。根本腾不出手搭救。

    正是情急,忽从仓室飞出一把缎扇。扇过血流,又准又恨。四个黑衣人几乎同时倒地,颈部一圈鲜红。

    子怀捂着伤口笑道:“多谢王爷!”

    小九惊叹,这没手没脚的还能这么厉害,真是没有道理。脑子一个兴奋,毛病也就犯了。

    哈哈哈大笑朝天喊道:“雕虫小技,又能耐再来!”

    话语落音。只听轰的一身

    船身戛然停住。四个手臂粗的铁链从河中徒然弹起。想是岸上有人牵着,力量将铁链拉得笔直。没有风,铁链却索索直响。细细一看,那铁索上细细爬满了绿豆大小的小黑虫。

    小九吓了一跳,毛骨茸然。

    甲板上探风的侍者,一时大意。小黑虫嗖嗖就被闪电般爬进衣襟。只是一秒。侍者徒然倒下,面目立即青黑。子怀皱眉。反手又打落几根利箭。顺手一甩,便把看得有些腿软的小九扔进仓室中。

    小九没有站稳,顺势一倒。半个身子还在外头,正好对上了一脸黑紫的侍卫。不知怎的心里亢奋起来,也不管暴雨一般飞来的利箭。抓着侍者的脚踝就往仓室里爬。

    一面爬一面叫着:“木子,子怀,先用火,虫都怕火。”

    也听不到木子满口粗鄙的骂着什么。再爬起来,就将剥去了侍者的衣物。仓室该是经过特殊制作过。外面噼噼啪啪的响着,里面却没有一丝破损。

    侍者颈部的地方已经全部发黑。小九拿了随身携带的银刀,刮下一圈腐肉。随身带的土黄翘粉散了一圈。暗叹,也是个用毒高手。竟还养了毒虫。

    这些毒虫和蛊虫不同,没有思想,只是一味的见人就咬。这样一来,放出毒虫的一边,一定有什么药物控制着毒虫不往回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有这一招,带的都是保命解毒的药,这驱虫的药......"

    外面木子常年不战,似乎也快撑不住了。杀猪般喊着:“九爷,你倒是想办法啊,娘的,对面浓烟滚滚的!娘的,不是要火烧了咱吧?”

    浓烟,小九脑子一跳,回神看向矮几上的一叠南瓜子。连忙抓了一把,用烛火燃着,放到侍者伤口处。不出所料,那毒虫闻到味道,挣扎穿破侍者身体,慌忙逃出。

    小九一刀将其劈死,这样大量分撒的毒物,最怕误伤,所以毒药必然遇血启封。没有染到伤口,与一般虫子也没有两样。

    启封也是蛮地巫师教她的说法。世间毒物相生相克,有些物种可以食用,有些物种还能治病,是毒非毒都要用的人才知道。所以只要了解毒物的封在何处,不要触及。或者利用。才能妥当处理。

    就着刀柄闻了闻,没有特殊的味道。一抬头,王爷竟已经命侍者把库存的南瓜子都抬了上来。小九心中一喜,分了三堆,用火折子点燃,无奈南瓜子实在太散,烟雾还是太小。

    不知怎的,抬起去看王爷。

    王爷似乎有感应,没有看出什么动静,只觉得一阵劲风,火势就大了起来。小九高兴的撅着屁股一盆一盆往外搬。看得王爷直皱眉。轻轻瞥了一样苏晏子。

    苏老眼里闪了奸诈的笑意,却还是内力一送,三盆燃着浓烟的南瓜子送出甲板。

    浓浓烟雾弥漫开来。甲板上的毒虫纷纷逃脱,小九又铲了烧出的粉末散在甲板周围,毒虫无路可逃,只好继续往铁索上闯,对岸的人一看一秒,不知道用了什么物品。

    铁索燃起大火。走投无路的毒虫回过头又要往人身上躲。子怀眼疾手快砍断铁索。毒虫随着铁索掉入河中,剩下少量也被烧死。

    没有了毒虫打前阵,后来上船的黑衣人也起了退意。子怀和木子却打上了瘾,丝毫不给他们机会。

    外面打得昏天暗地,仓室里的两人竟然风轻云淡在对弈。苏老一人走两棋,王爷高高在上的坐着,苏老走一步,他说一句。根本不用思考的空隙。

    小九不服

    “哎,你们两人武功这么高强,怎么不出去帮帮他们?现在可是寡不敌众。从岸上飞来好几个黑衣人。”

    王爷停顿了片刻。“只是四五个人,子怀能应付,况且木子功夫也不差。”

    小九无语,又抬头去看苏老。这个老头不但医术了得,刚才看来,内力也是属上层。

    苏老眨了眨眼装疯卖傻的说道:“小兄弟,你真要看我们这一残一老出去拼命?”

    小九无语,只得依着棋盘坐下。看着苏老走完自己的,再听着王爷指挥走,不免问道:“王爷,你不是不用手也能点穴吗?难道移不动棋子?”

    "唔! 你这嘴痒的毛病总是治不好吗?“

    小九一愣,下意识得去挡喉间。又觉得自己犯傻,哼哼哈哈的笑着,拎了茶壶就倒,从未喝过什么好茶。儿时学的礼节也早忘到九霄云外。好似驿站冲泡的大碗茶一般,混倒了一杯。

    苏老暗暗为她捏了把汗。再一看,更是不心惊。方才又是烧火,又是搬筐的。一手的黑泥沙灰。就这么就着茶杯,狗腿的递到王爷唇边。

    王爷皱了皱眉,眼神瞟到棋盘上。丝毫不再理会。小九端着无趣,只得自己仰头喝了。

    王爷暗叹,这个人长得粗糙,过得也真是粗糙。

    门外渐渐安静。

    子怀持剑进屋,咧嘴一笑。”辛得九爷相助,全军覆没!“

    ”木子呢?“

    ”九爷,我没事,娘的。太久没有打仗了,难得活动筋骨,爽快。若是再有口酒,神仙不换!”

    苏老皱眉:“这位将士,王爷在此........"

    "无妨!“

    王爷本就常居军营之中,别说这些粗犷俗语,哪怕是**裸的打酒令也是多少会的。

    子怀笑笑,对木子喊:“等到了江都,我定邀木兄不醉不休。”

    这个子怀跟王爷到没有顾忌。说话做事都不分上下。也不似其他手下那般谨慎。

    “确定身份了?“

    子怀这才谨慎看了一眼小九。小九心领神会。抬脚要走。

    王爷又道:”无妨!“

    子怀闪过一丝疑惑。却还是答道:”应是姜后的死士,抓到的俘虏全数自尽。没有证据、“

    “如此,是要在我养神期间赶尽杀绝了?”

    子怀不敢多言,王爷眉目一跳,面上看不出什么,语调却自负得有些狂傲:“小九,三日之内,你若能让我四肢动弹,我们再去药师谷!”

    “三日?别说您是王爷,就是天皇老子我也做不到!“小九狂喊。

    “唔?原本觉得你还有些本事!”挑衅的语气成功击倒了小九。

    只见她乱眉乍起,跳脚道:“三日就三日!不过咱们得立张条子,三日后你若能动,必须带我进谷!“

    “若动不了?”

    “动不了,我,我拿头赔你!”

    “好!一言为定,子怀,传令下去,停顿调谐!三日之后在启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医宠帝王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草珠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珠子并收藏医宠帝王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