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宠帝王欢 > 第129章 玄机

第129章 玄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拓跋孤有些怀疑的望着他,半响才开口道:“你想找修复面容和嗓子的药,我倒是能给你找,不过你先将那个孩子的蛊除了。否则,你也听过我的手段。”啊吱靳哈哈一笑:“你的手段?师兄,你从小就优柔寡断,我听说你去年得了一株冰灯玉露,一直未听你使用,此番北赤来袭,我本是算定你赢的,可惜,你还是同以前一样怂。天下第一又如何?还不是被人打得嗷嗷叫。”

    拓跋孤也未发怒,只是勾起好看的嘴角,笑得让人心颤:”我说过的,有些事我不削去做。不过,若是有人伤了我的挚爱,那么我也一样会不折手段。”啊吱靳有些失神,却还是耿头说道:“你自然知道,若是我死了,那蛊虫便出不来。”话刚说完,小腿间就传来剧烈刺痛,拓跋孤已经将随手掰下的树枝深深插进他的腿中。

    见他痛苦万分,淡然说道:“我自然不会让你死,不过生不如死还是能够做到的。”那腿仿佛被钉子死死顶在地上,弹动不得,唯一能够逃出来的办法是将腿抬过树枝的高度。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勇气和力气。只得躺在地上喘*息。

    拓跋孤已经没有了耐心,一想到致远那张沉睡的小脸就觉得担忧,咬牙切齿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别以为这西蛮国中,我找不到用蛊的高手。”啊吱靳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淡然说道:“你杀了我也无济于事,那蛊叫随身,无解。但是人也不会死,不过是被吸些内力经血。每日月初痛苦一次罢了。”

    “那致远为何一直昏睡?”拓跋孤眼中已经喷出火焰,可是无济于事。啊吱靳更是吊儿郎当道:“哦,你的私生子啊?兴许是太小了,受不了蛊虫在体内吸食。”拓跋孤二话不说,又掰下一个木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他的手臂,将他一半身体全部顶在地面上,让他痛苦不堪。也不看他,只道:“等我下次回来让你好受。”

    转身飞速回到竹屋之中,春华和乳娘脸色不太好,其他行为如常。小九见他回来,连忙起身。他却一言不发,直接将自己手腕隔了一刀,放到致远唇边,致远本在昏迷之中,此刻却还是吸允着他的血液。仿佛饿了许久。

    看到小九满脸担忧,拓跋孤忍住痛苦道:“那个人是我师弟,早被逐出门外。现在不肯解蛊,我去找魏老,他是乌朵沙的师父,转研制蛊毒,一定会有办法的,来去就一天,你不要担心,让春华和乳娘,多睡觉,其余辛苦你。”

    “嗯,可....."

    拓跋孤又看了一眼致远道:“蛊虫吸食精血,等它饱了,致远伤害也会少些。”

    小九一愣:“那让我来!”

    “不可,我走之后你也不要莽撞,若是多过满足它,若是我们没有察觉,反倒伤了致远。”小九双手微微有些发颤,只好看直愣愣的看着致远红润的嘴唇吸允着拓跋孤的鲜血,心中哀痛不已。“对了,师父若是醒了,先不要对他提及此事,我怕多生是非。”交代完毕,他就走了。没有骑马,想必那魏老也住在山中。

    “姐姐,这可如何是好?“春华只觉得头昏昏沉沉,听拓跋孤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害怕起来。

    小九双手一握:“没事的,在西蛮蛊虫很是普遍,高手居多,那个魏老能交公主,一定不凡,咱们耐心。”

    “嗯,都怪我不好,没有看好小公子,以后我一定要学些武术。”

    “嗯!”小九暗暗想,自己的鞭子也要加强练才行。

    拓跋孤跑得飞快,不加节制的使用内力。走到魏老门前是微微有些蹒跚。为老子远远见他来,连忙喊道:“小心脚下。”拓跋孤立即停住,才看到脚下铺了慢慢一成粉色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全是爬虫。魏老急急忙忙走来,不看他如何,倒是跪下检查起那些虫来。

    “魏老,拓跋有事求您,您先起来。”

    那老者长得不似义父那般粗狂,但是有些古道仙风的味道,白白的长眉掉在两旁,穿了一身青色道袍,头上还挽了个髻。白眼一翻:“你还会有事求我?”拓跋孤实在无心与他拌嘴,只要俯身一跪。“师父哪里出了大事,昨晚被中了蛊的熊袭击,竹屋几乎都塌了。他的孙儿还被下个蛊虫,如今昏迷不醒,魏老,此番拓跋是真心求你帮忙。”

    “孙儿?就是他前些日子带来那个大胖小子?”

    这会轮到拓跋孤一愣,师父和他一向不合。两人都看不上对方所长,一见面就掐架。没有想到师父为了躲乌朵沙还来这里。随即回道:“是!”魏老面色一沉。“竟然伤我义孙儿,是那个无耻后辈,下的什么蛊?”

    拓跋孤又是一愣,竟然还认上了孙子,致远这小子以后定然事事有成。连忙又说:“说来是我门中耻辱,就是那个不成器的师弟,啊吱靳。如今我已经将她困在机关林中,可是他说这就”随身“除了精血干涸而亡,没有解法。

    魏老哼了一声:“你看你师父,我原本就说过他,蛊术有什么不好?啊?你看,非逼出来个疯子。你看....."

    "魏老,致远一直昏迷,我怕耽误不了太长时间。“

    “是是是,现在就去。先去看看再说。你帮我拿上箱子,咱们坐我徒儿的马车去。”魏老长期在山中出入,制作的马车也十分特别,轮子又高又大,仿佛将车座掉在空子,在山野之地,走的十分快。

    天黑的时候,已经赶到了竹屋中。春华因为蛊虫实在坚持不了,已经昏睡在致远身旁,只有小九还瞪着眼珠子熬着,一见魏老,险些跪下。魏老将她一扶道:“你放心,致远是你义父许给我的孙儿,老夫哪怕倾尽一切也不会许他出事。让我看看孩子如今怎样。”

    小九颤抖着将致远抱来,致远还在昏睡,之前乳娘倒是喂了两次,他虽然吸允,却不睁眼。小九已经快熬不住,将他递到魏老身前,忍不住红了眼眶。拓跋孤见状,轻轻搂住她的肩头安慰:“没事了。不会有事的。”小九微微点头。

    魏老拿了一个看似十分破旧的陶罐放到致远隆起的小腹上,轻轻一敲,致远一颤,轻轻一敲,致远一颤,如此三次,致远口中开始溢出方才喝过得乳汁。小九死死捏了手掌,直愣愣望着魏老。魏老摸了摸胡须,抬头说道:“不是什么厉害的蛊虫,还娶了个这么难听的名字。就是养活了的吸血虫,先吸他的精血,长大之后,再帮他害人。”

    小九忙问:“魏老是有办法?”

    魏老微微一叹:“你师父真是又先见之名,这个孽畜,若是真将他的本事学去,这世间定然又多一个恶霸。”以小九的脾气,此刻已经非常忍耐不住想要追问,却又怕得罪了他。只得站在一旁。拓跋孤更是急切,连忙打断道:“魏老,您是不是真有办法?”

    魏老胡须一吹:“什么叫真有办法?我是有办法。”

    大家面上一喜,魏老又道:”不过孩子太小,若是将蛊虫杀死在他腹中,实在危险......"小九眼眶一红,直接跪下:“求魏老想想办法,今后小九做牛做马报答您。”魏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别动不动就下跪,让我很惶恐。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要先将蛊虫转移到别人身上,而且得是自愿。“

    “我来!”

    四人竟然异口同声。小九有些感动的望了乳娘一眼,她与大家相处不久,事事都以致远为重,如今竟还愿意自我牺牲。

    魏老吹了吹胡子道:”你们两个中蛊的就安分一些,不要胡闹。“然后又看一眼小九道:”你们两血脉想通,由你帮他引出转入不是不行,不过你要想好,这蛊虫一旦转入,就不似她们那样可以天敌共处解决的。那虫溶在你血液之中,再也没有办法去除,吸食精血不说,若是遇到懂行的人,处境会十分危险。“

    小九淡淡一笑:“魏老您不必再说,若是此刻让我以死相换,我定然也是愿意的。”拓跋孤却将她一拦:”你身子才好一些,不要胡来。我本就有些功夫在身,一般毒物伤及不到我......""非也,非也。拓跋小子,因为你身体里有抗毒体质,那虫会反抗,别人只会被无声无息的吸走血液,而你每夜都会五脏疼痛。“魏老十分不解人情,一本正经的说道。最后看拓跋孤瞪他,才清了清嗓子道:”我就是如实说,你们做好准备。“

    小九抬眼看向拓跋孤道:“拓跋大哥,你我非亲非故,这几年小九不断受你恩惠,已经愧疚不安,若是这番在让你受苦,我是断断不舍的。你就别跟我抢了。”拓跋孤眼神一闪,勾了笑道:”你说你舍不得让我受苦?“小九一愣,面也无缘红了起来。却还是沉声说道:”小九不愿影响你的将来,致远是我的孩子,自然由我为他担着。拓跋大哥,你此番就依了我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医宠帝王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草珠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珠子并收藏医宠帝王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