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宠帝王欢 > 第209章 你来晚了

第209章 你来晚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拓跋孤被她牵着衣袖,心中激起波澜,有听闻她说此事,无奈牵了嘴角道:“是,我的错!”转而大方坐在床边。

    小九依旧没有放开他的衣袖,似乎是在笑,语言又是苦涩不堪,她说:“从小四处流浪奔波,与比我大小混混打架,与野狗争食,甚至为了寻颗草药低落悬崖,三天三夜都没有人来找我。可我也从未觉得活着同如今这般艰难!”

    “那咱们回去,去找你师父,让他继续给你带上面具。咱们回荆门的小院开医馆,不,咱们开个酒楼,每日只售几种菜式,也都由你说了算。”拓跋孤不忍劝慰道。却也带了十分真心。

    小九也不跟着答,只淡淡一笑:“我还记得你找到的冰灯玉露。不知作何用了?”拓跋孤不由得想起那日的场景,不觉扬了笑意,又哀叹道:“好东西,自然都给你用了!”

    “给我?”小九低头一想,又道:“难不成是我手腕上的毒针?”拓跋孤瞥了一眼她手腕上带着的银镯子,微微有些安慰,却还是叹气道:“杀人于无形的东西就在你手中,却每次都把自己弄成命悬一线的地步,真不知道是这暗器过于复杂,还是你的心思过于简单?”

    小九愣了愣神道:“以前那只头钗也是冰灯玉露的毒?”“自然不是,你一向不懂打扮,若是用它,那日不小心戳了头皮,我不就成了杀人凶手?”

    见小九不笑,淡淡一笑:“小玉子已经走了这么久,你别在自责,当时的情形,你能保住性命,实属万幸。”

    “嗯!多谢你,觉得有些困了!”“那就睡吧!”拓跋孤为她盖了棉被,却发现她身子在微微颤抖,自然知道是起了药效。不忍道:“不如我让你安心睡会?”

    小九见隐瞒不过,努力扯了笑道:“不,她终是来过一场,我不愿她无声无息就走了,即便是疼,我也能清清楚楚感受到她。”

    拓跋孤无奈叹道:“你总是如此!”小九想笑,身下忽然流出的湿热却让她湿了眼眶,不由得再抓了他的衣袖,憋了心口撕裂的痛楚道:“你同我说说话”

    “好,其实荆门的院子,我一直都在打理,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蹲在墙角啃的瓜?如今那些瓜子已经正了藤蔓。”小九面上已经流了眼泪,嘴角却还仰着。“还想吃他家的羊肉,若是可以,我一定要自己酿一些酒。”

    “好!咱们每日都是吃肉喝酒,不醉不归!”

    小九又是一笑,腹中的疼痛已经让她面部扭曲,实在无法忍受,只好转身侧躺的样子,面朝拓跋孤的手臂,就着擦了擦泪道:“荆门处处都好,就是青*楼的姑娘实在太丑。”

    拓跋孤见她额间的汗已经大滴大滴落下,伸出葱白的手指拂去,眸中藏了心疼道:“听话,好好睡一会,明日醒来,便没事了!”

    小九却紧紧拉了他的手臂,带了哀求道:“不,求你!”拓跋孤不忍握了拳,背过身去又道:“若是忍不住,就咬我吧!”

    “怎么搞得?”只听门外忽然涌起吵杂的声音,有人厉声说话,想是发现了昏睡的侍卫,小九不由得紧张起来,拓跋孤捏了她的手笃定道:“别怕,有我在。”

    话才落音,连守在门外的小顺子都没有反应过来,楚应寒已经站在床前,瞥了一眼他们握在一起的手,脸色阴沉得可怕。小九似乎不敢相信是他,本来腹中的搅痛似乎都随空气停止。眼中却不觉落了泪。淡然松了拓跋孤的手,转过身去。

    “小九!”楚应寒上前一步,拓跋孤猛然站起挡在身前。脸上没有他招牌吊儿郎的笑,同样阴沉的可怕!

    “让开!”楚应寒心中本就有气,若不是知道他有恩于小九,此刻定然出手。不想拓跋孤越发不把他放在眼里,依旧一动不动道:“她此刻不想见你,请应帝离开!”不知是不是有意,应帝二字说得格外重。

    宣王也匆匆跟来,两人如此对峙连忙道:“应帝您看,本王说过已将贤后安全送回,怎会在宫中,定然是拓跋孤做的。”楚应寒也不理他,只淡淡道:“小九,我来了!”

    小九依旧不语,整个人蜷缩在棉被中,看上去十分可怜。拓跋孤直瞥了一眼,沉了声色道:“此处实在太吵,小九,我带你回家?”只是一静,小九微弱的声音传来:“好!”

    再不管任何人的目光,拓跋孤转了身子,将棉被给小九裹上,已经知道她此刻身下如何,不愿给人看了尴尬。手才放入棉被上,就被随之而来的楚应寒一掌打开,随时要去抱小九。

    拓跋孤眸中闪过厉声,也出手去挡,短短十招,招招都惊人,却也透着各自的隐忍。春华看着此景,只觉得眼眶酸疼。忽然闭眼一吼:“别打了!你们能不能让我家娘娘好好的度过今夜?”

    楚应寒见她情绪激动,不由加重了手。怒视宣王道:“她怎么了?”拓跋孤没有及时闪开,中了一掌,心中怒火直冲,掌心泛起丝丝绿光,抬步追去,又是一掌正中后心。正是此刻,楚应寒的双手刚刚抱到小九身下,却觉出湿热,茫然抬手来看。

    手中满满都是猩红的鲜血,他摊手愣神,那信上只是说有危险,并未说什么危险,如今这是什么意思?后心又中一掌,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黑血。

    宣王当即想走,乘此刻将两国矛盾落实,东骊便没有危险。拓跋孤只一闪身子,就将他打晕在地,又慢慢渡了过去,推开愣神的楚应寒,用披风将小九一裹,吩咐道:“春华,给你家主子东西都带上。”便抱了小九向外走去,春华犹豫一阵,收拾了小九要换洗的衣物,和下午就准备好的药材跟上。

    路过楚应寒时,忍不住道:“主子发现有身孕就给您发了信件,您为何现在才来,若不是拓跋孤公子,主子此刻恐怕已经被毒死!”

    楚应寒这才反应过来,不顾身上的伤,追了出去。棉被本就厚实,拓跋孤一手不便环抱,挡不下去。眼见他手已经抓了棉被,小九却忽然抬了眼看他。

    那眸中是他从未见过的绝望,他不愿相信,却无法不信。半响,她凄凉一笑,将手上残留的血渍轻轻点在他眉心中。“你最终还是来了,可惜太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医宠帝王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草珠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珠子并收藏医宠帝王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