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收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88收留

    “你回来了。”

    门刷的从里面打开,露出张年轻的脸,笑的腼腆。

    女人看着刚满二十来,松松垮垮的睡衣穿在身上显得身子特别纤细,锥子脸,有着一双好看的眼,整个人看着干净,清秀。

    女人在看见庄扬时,整张脸都白了,眼神瑟缩了下,惊恐缩紧,握在门把上的手不易察觉的颤抖。

    段楚轻叹声上前安抚的拍拍女人后背,抽离握紧门把的是手:“柳青,你先回房睡吧。”

    “恩?啊,好,好。”

    柳青愣了半天才回神,白着脸扫了庄扬一眼逃也似地躲回房。

    “她怎么在这里?”

    庄扬看着柳青逃离的背影皱眉,语调中的厌恶毫不掩饰,原本躲回房间正关门的手一顿,视线透过门缝看那张狂身影,直到那人腿脚一踢坐下后仅剩个后脑勺。

    “……”

    没开灯的房间漆黑一片,仅门缝那一竖的光,照在脸上紧看见半边脸,握着门的手紧到泛白,直到最后一道光线消失。

    柳青木讷的脱鞋上床,大热的天拉过薄毯盖过头顶,不多会,隆起的薄毯中传来压抑的缀泣声,安静的黑夜中,一声声的让人心颤,让人忧伤。

    “怎么,怕抖出你那些个龌龊事?”

    “就她?”

    男人轻蔑的口气段楚不置可否,转身进厨房冲咖啡,至于柳青,这事还真难说。

    前阵子段行那事忙前忙后倒是把她给忘记了,等想起后就变的顺理成章了,其实段楚有好几次试探的说了说,可一看着柳青为难的脸她就说不下去了,就这样这事便一直这么拖着。

    咖啡端出来时庄扬正百无聊赖的四下走动,见了段楚手中那杯子时特意问道:“这谁的?”

    显然还在为上次间接接吻的事不痛快。

    看他那样段楚也想到了,险些没笑出声,连带着端咖啡的手都在抖动。

    “新买的,一次都没用过。”

    庄扬瞥了她一眼,这才没再说话,任凭段楚将咖啡放在桌上。

    最终,庄扬这杯咖啡也没喝上,邓海那边一通电话扫了所有兴致。

    “庄少,有人到‘海扬’砸场子。”

    “妈的!”

    庄扬底咒一声,收了手机站起就走。

    临走前扫了紧闭的房门一眼,眉眼间闪过抹不耐:“早点把人赶走。”

    “人就一个外地打工的姑娘,往哪里赶?”段楚没好气打发人走:“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你们这些人招的。”

    好端端的姑娘就这么被祸害了。

    想起他们干了那事,段楚胃里就忍不住的犯恶心,将人往外推。

    “成了,你那儿不是还有事么,赶紧走吧。”

    庄扬不悦看了眼她赶鸭子似的动作,脚下突的一拦,转身钻进门内。

    段楚就觉一阵天旋地转,随着后背砸到门上下颚被抬起,温热的气息自唇上压来……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松开。

    “回头再收拾你。”

    段楚没把那句威胁放心上,回头的事回头再说,现下关注的是现在。

    安静的房中,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的,时轻时低,透着浓重的哀怨和不甘,直到屋外传来脚步声。

    柳青匆匆抹去眼泪,掀开棉被闭上眼睛,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房门大开,屋外的光线照在些微红肿的眼上,房中静谧一片,门开门关,投射在房中的光线消失,四周顿时陷入黑暗,遮去一切。

    “柳青,睡了么?”

    “……”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段楚看了眼床上睡着的人,本来准备开灯的手收回,摸黑来到床边。

    直到床榻下陷,感觉身旁人躺下,原本紧闭的眼在黑暗中缓缓睁开,好看的眼,透着光,静看前方,似是盯着什么看,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庄扬从楼道走出来时直接朝不远处的停车走去,一手拿电话,一手掏钥匙开车。

    “邓海,怎么回事?”

    “谁知道,你刚走就冲进来群人,见了东西就砸,不要命了。”

    也难怪邓海这么惊讶,这些年,特别是近几年,已经没什么人敢这么明目张胆跑到庄扬面前来找茬了。

    “这样啊。”庄扬应的轻快,带笑的眼中却是透着冷光:“你们慢慢玩,别一下子将人整死,等着我过去。”

    “你要过来?”

    邓海没想到庄扬今天晚上兴致这么高,平时都是放个话让下面人去做的,今儿这么就亲力亲为了?

    难道真被段楚给刺激狠呢?

    “恩……”

    庄扬刚要说什么,突然看见反光镜中黑影一闪,手上动作顿住,面上神色不变,眼睛却是已经多了警惕,短暂之后继续不动声色的来开车门。

    “咔嚓!”一声车门响动,高大的身子猛地朝后转。

    安静的小区不见半个人影,仅看见四周树影绰绰。

    庄扬警惕扫了一圈,看不出什么不对,刚准备转身,突的后劲一痛,闷哼一声身子朝前倒去,快速抓住车扶手才勉强稳住身子,微眯的眼可见地上倒影的人影,手中钥匙一甩,身后传来痛呼声,庄扬趁机转过头。

    原本空着的四周站着上十个人,分散着站着,庄扬一眼就看见人群中熟悉的身影。

    “是你?”

    邱峰阴沉着脸自人群中走出,看着庄扬的眼尽是嫌恶。

    庄扬盯着他看了半响,顿时明了。

    “‘海扬’那边也是,目的就是绊着邓海他们好让我落单,不过……”庄扬视线一抬,扫向围着自己的十来人:“我当你是个硬汉了,闹了半天也干这种以多欺少的事啊。”

    “谁不知道庄少身边都是些练家子,我又不是傻子,打没把握的杖。”

    “这解释不错,只是……”庄扬抬头看向段楚楼上窗户,后脑勺因这个动作疼的嘶了一声,眉眼间却带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选这种地方你就不怕我家宝贝儿知道会难过。”

    一声称呼成功让邱峰变了脸:“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

    几乎在话落的同时一群人已经围着庄扬打开了,邱峰远远站着,却并未看战局,而且抬头朝上看,紧闭的窗户内漆黑一片,透不出一丝光线来,如同邱峰现在的心境,掏出一根烟点少上,吐出的烟雾弥散开来,直至消散,可压抑在心中的那口郁结却怎么也散不去,阴狠的眼一扫,落在庄扬身上,阴霾的盯着他一举一动。

    不远处庄扬掉在地上的手机还亮着,电话那边传来邓海的声音。

    “庄少,喂,喂,庄少,你怎么呢,庄少……”

    “……”

    段楚猛的睁开眼,一道人影缩在角落,吓的当场惊叫出声。

    “谁?”

    房中灯啪一声点亮,房中一切尽在眼间,段楚看着蹲坐在角落的柳青,松了口气。

    “柳青,你怎么呢?睡不着?”

    说是角落其实就是个床边,十平米大都房间,放张床就差不多了,一边挨着角落,一边靠窗的地方放着个衣柜和桌椅,柳青就蹲在靠角落的地方,猛的睁开眼就在床边,黑灯瞎火的,跟闹鬼的吓人。

    “……段姐。”

    那边半天才传来嘶哑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双红肿的眼,看的段楚心惊不几,赶紧下床走过去查看。

    “又怎么呢这是?”

    柳青出了那种事,必定是不好受,段楚在对待上特别小心翼翼,刚开始那些天柳青都不说话,晚上也没怎么睡,大多的时候段楚醒来不是看见她在哭就是床边没人,浴室那边传来水声。

    段楚其实挺怕跟她一起睡的,都说这种的容易想不开,就怕一睁眼就看见什么血淋淋的画面,可怎么着也不放心,睡在旁边有什么事也好照应着,加上段行再三拜托。

    这些天,段楚心累身体也累,不光是因为邱峰和段辰那些话,还有同屋这祖宗,每天晚出早归的守着,跟老妈子还辛苦。

    段楚是真有些累了。

    “睡不着的话,我去给你冲杯牛……”

    话还没说玩,柳青突然噗通一声就给段楚跪下了,把段楚吓的不轻,赶紧伸手去扶。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

    柳青却是死活不起来,红着眼说道:“段姐,我知道你烦我了,我明知道,却,却还是赖在你这里不走,我,我对不起你。”

    “我,我没,哎,你也别这样啊,我……”

    心你埋怨是一回事,可当面被人这么一说,段楚就觉得心里虚的厉害,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个完整话来。

    “段姐,我都知道,我没埋怨你的意思,是我不好,你是我来青山后见过心肠最好的人,是我仗着你对我好,不好开口所以一直赖着不走,我,我知道我很过分。”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我没地方去啊,我一个人来青山打工,人生地不熟的,本以为可以赚点钱回家给我妈治病,可,可谁知道……”说道最后,柳青已经泣不成声,多日来的压抑再以按耐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我这脏了的身子是再也没脸回去了,我不敢回去,我怕,我怕看见我妈失望的脸,我怕啊。”

    哭声扰的段楚心下揪成一团,伸出的手几次又收回,最终低叹一声,陪着柳青坐在地上,无声的安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