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衣冠禽獸 > 117 不准对她动心思

117 不准对她动心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17不准对她动心思

    “跟我回家去。”

    强势的口气不带半分商量,窄小的客厅中,她一身严谨装扮,声音清冷,紧蹙的眉峰透露着强烈的不悦,精致眉眼在冷硬装扮下透着一丝严厉,说着不容置疑的话。

    一切的一切都跟这老式的屋子格格不入。

    笔挺的身影在白色墙面上打下模糊身影,落下的阴影几乎遮盖了整个人,显得格外凛然。

    段楚微侧着头眯眼看着,有些想笑,想起很久以前拿着笔墨纸砚刚学会写大字时,那人已经满满一张小凯贴在墙上受人夸赞,赞美声中,稚嫩的脸平静一片,手上动作全无半丝影响,她远远拽着手中潦草几笔,仰头艳羡的看着墙上工工整整的字,老师笑着摸着她的头轻声细语:“你就是段辰的妹妹吧,没事,段辰学几年了,你才刚开始,总有一天你也会写出一幅漂亮的字来,学道有先后嘛。”

    学道有先后,段辰是先她是后,她踏着她的脚步一步步前行,心甘情愿的,乐此不惫,直到回头才发现,有些人是永远都无法超越的,就好比段辰,不管她怎么努力,一抬头,看见的依旧是那个人的背影。

    段辰聪明,严谨也严厉,抬头仰望时,那人总在璀璨之中,周身的光芒刺的人眼疼的同时心生向往。

    曾几何时,对段辰,凭去那份亲情,更多的是仰望和敬畏吧。

    所以在最后才会更加难以接受吧。

    若是以前,看着这样的她,一定无法反驳吧。

    只是现在……

    微仰着头看着面前人,笑的有些痞意。

    “这就是我家,回哪儿去?”

    果然,对面人面上附了一层薄冰。

    “这算什么家?”

    一个‘家’字就跟针似的,扎进皮肉,段辰整个人一凛,眉眼之间透着危险。

    “你看看你这摸样,都成什么样了?”

    段楚踢踏两下拖鞋:“挺好啊,舒适又不花钱。”

    “家你的房子让你花钱呢?”

    “住着不舒适。”

    “怎么的也比你这破杂沓的地方好。”

    “我就喜欢住这破杂沓的地方。”

    “你……”段楚刚要说什么,视线无意间扫到段楚落在沙发上的枣红手机时转为凌厉,原本压下的事情浮了出来。

    “你上次去参加了庄少乔迁酒会?”

    突然转变话题,段楚冷了冷,视线随着段辰看向手机时明白了过来。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你!”

    知道跟亲耳听见段楚的承认那感觉全然不同,原本保持平静的面上浮现怒意,停止的腰板整个颤了颤。

    “不是让你离他远点么,成,这些年你不再青山不明白我可以理解,没见过他长相的有,只要出门在青山随便拉个人,没人不知道他那些‘事迹’,你说你,找谁不好,偏偏……”段辰话语顿了顿,突然压低了声音蹙近逼问:“你跟她是认真的还是他强迫你?”

    庄扬的事段辰再清楚不过,想着上次段行的那些个事就忍不住可头疼,她不知道一直在那破地方的段楚怎么就跟那个人有了交集,还被缠上,段辰虽然护短,觉得自家人千般万般的好,却还没到盲目的地步,庄扬那人虽然玩的高调,却不是什么人都成,那种人,说个不好听的话,就是喜欢些特别,若没有一定原本是不会这样纠缠的。段辰查了许久,除了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一无所获,段楚以前做过的那间酒店也关了,听附近的人说,老板好像得罪了什么人。

    料是段辰事事精明也不会想到一切的导火线都是因她而且,若非她每月一次的规定,事后的那些个破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段楚看着面前人,突然就有些好奇:“强迫如何?”

    “他强迫你?”

    段辰脸色大变,哗啦一声站起,险些撞翻了桌上摆设。

    段楚看着段辰面色变了又变,末了似是在沉吟什么,拿着包包转身就走:“我这就去找庄总。”

    “你就不能听我一次性把话说完?”

    “?”

    段辰脸上明显有些慌乱,转过头时清冷的眼中俱是恼怒,脚下却不停。

    “有什么事会晚上再说。”

    “我说的是,强迫如何,认真又如何?”

    “……”

    疾走的步子猛的顿住。

    锐利的眼紧紧盯着段楚,似是想要从那双平静无波的眼中看出真假,紧紧是两秒,段辰面上重新恢复平静,回到椅子上坐下。

    “段楚,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

    段楚笑了笑,面色平静,心里却带着苦。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了。”

    “……你不会是认真的?”

    那样还不如是强……

    段辰猛的一顿,将心中想法抹灭,烦躁开来,两种答案她也不知道更偏向哪一种,对这么一个人认真绝对不值,可若是强迫……清冷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和愤怒,修剪整理的指甲因为大力在巴掌上掐出一道道印子。

    都不是她想要的,不管哪一种她都不能接受

    段楚闻言笑了笑低下头去,原本的苦涩溢到嘴角。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认真。

    只是这沉默落在段辰眼中却另有一层意思。

    庄扬那人撇开那些个糟心个性外,不管是家世还是自身外在条件都算上等,平心而论,单是这两点就让人难以抗拒,这些年也不少人扑过去,只是……

    想起那天在电梯,庄扬那抹笑,段辰眉头忍不住紧锁,在看勉强段楚有种恨铁不成钢。

    “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怎么还这么糊涂,那种人能粘么?她可是连自己老子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他也就玩玩,不会当真的。”

    “哦。”

    正好,她也没当真。

    漫不经心的一声应答落在段辰眼中如同火上浇油。

    “你别不信,他的亲事老爷子那边早就放下话了,玩和结婚是不挂等号的,你醒醒吧,庄总那边已经在张罗了。”

    “在张罗?结婚?”

    噼里啪啦一大推,段楚就听见这么一个亮点。

    “既然在张罗了就是已经找好呢?是谁这么……好运。”原本‘倒霉’两字被硬生生掰成‘好运’呛到了,一连咳嗽几声连眼圈都红了。

    ‘好运’的人面色变了变,沉默良久没说话。

    这几年来段辰都没怎么烦躁过,素来冷静的人来回看向段楚,斟酌良久后做出决定:“你跟我回家,必须回去,这次由不得你。”

    “回去以后呢?”这次段楚没有当即拒绝,只是好笑的反问,只是笑意中带着丝讽刺:“庄扬不是当年的邱峰。”

    “……”

    一句话,让段辰恢复平静。

    是啊,回去以后呢?

    庄扬不是善茬,段家也不再是以前的段家了。

    为今之计也只有……

    “怎么,又想到你那位庄总?”段楚突然发现,人只要剥去那层平静,什么都写在脸上,就连段辰也不例外。

    这一发现让她震惊,长久以来段辰之余她的压力好像也随着减轻了不少。

    “刚刚是谁说‘连自己老子都不看在眼里’?”

    心思被看穿,段辰也不恼,只是眸光闪了闪,很快消散,沉默数秒后才模糊道:“庄家,挺复杂的,有些事你不知道。”

    段楚听的模糊,也没深究的打算,段辰也好像想到了什么,正低头思考着,一时间客厅再度陷入沉默,直到柳青端着茶水过来。

    “您的茶。”

    柳青声音轻细,就连动作也轻缓,茶杯落桌不见一点儿声响,将两杯茶放在两人面前擦了擦手说了句你们聊,就朝阳台走去,很快听见抖动衣服的声音。

    “哎,你放哪儿,我待会来弄。”

    段楚见她朝阳台走赶紧开口已经晚了。

    这些日子家事都是柳青做,闹的她十分过意不去,好不容易今天休息死活不让她再动手,这又被段辰给搅合了。

    柳青将衣服一抖挂上衣架,冲她笑笑:“没事。”话落衣裳就给挂了上去。

    经这么一闹,刚刚那话就这么给淡下来了,段辰也好像回过了神,摸索着手中热茶却没喝,朝阳台看去,柳青忙碌的身影隔远了看特别纤细,薄薄一层,虽穿着简单却难掩秀丽摸样。

    侧头,疑问的看向段楚。

    “这就是……”

    后面的话虽然消了音,段楚还是听明白了,拿起面前茶喝了一口,应了一声。

    “恩。”

    段楚没烧茶的习惯,自从柳青来后屋子里热水就没断过。

    段楚发现自己这房东做的惭愧,房租什么都收了,却还把人当保姆使。

    不行,回头去酒店问问还招人不,或者问问邱峰那边……

    想到邱峰,段楚神色不免又暗了暗,猛灌一口热茶,险些呛到,对面递过来一张纸,语带斥责。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段楚手上动作僵了僵,末了还是接了过来。

    抽回手时,段辰视线又重新回到阳台上,柳青衣服已经晾好了,盆子摆放的整整齐齐,正拿着拖把吸阳台上散落的水,一举一动都十分熟络,就好像在自己家里。

    段辰早在段楚应那一声时就皱了皱眉,这下更是眉头紧锁。

    “怎么还在这里?”

    这些天的相处,段楚早把柳青当做自己朋友,这下听段辰这么说和那表情,不免有些不悦,说出口的话不免有些冲,只是顾忌着阳台上了人,将声音给压低了。

    “人生地不熟的,发生那种事你让一个姑娘家流落街头?”

    “你就知道她人生地不熟?”

    “你就知道她熟?”

    “至少不会让个陌生人住在自个家中,段楚,你也不小了,凡事长点心眼儿吧。”

    “难怪在你的眼中,什么人都是恶的。”

    “……”

    屋中陷入短暂沉默。

    段楚话出口后才觉重了,烦躁将杯子中的水尽数饮尽。

    这么多年相处,段楚话中意思她自是明白,她不是几岁的孩子不懂善恶,柳青只是个不信的受害者,作孽的是那些个杀千刀的,至今为止想到柳青刚开始那摸样她就忍不住一阵阵凉意,想起自己跟庄扬那些个纠纠缠缠,愤慨的同时也无能无力。

    那些个人就是个活脱脱的变态。

    挣扎不得还不能互舔伤口么?

    段楚有些恍惚,看了看段辰才缓缓说道:“柳青人其实不错,就是心思重了些,没什么坏心思,不想让她妈妈担心才留在这儿。”话语顿了顿,看向阳台忙碌的人:“你也看见了,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她在张罗。”

    柳青真的挺好的,好的让人挑不出一丝缺点。

    这些天总是一个人在外面,多个人的感觉并不坏,特别是每天回家时都会有个人一起吃饭。

    只是柳青太客气了,什么事都面面俱到,并且总能想在自己前面,话少了点,平时都特别沉默。

    段辰的视线自阳台上的人收回,落在段楚身上,眸光幽深,末了动了动,没有在柳青的话题上继续,正了正身,经这么一闹,平静了不少,想起段楚跟庄扬那事,从新整理过刚刚两人对话,又是一阵烦躁,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头。

    自己当真是太冲动了,听了段楚那话,什么理智都扔了。

    段楚从头到尾都没正面回答那个问题,提起邱峰让她不确定段楚是因为当年的事故意找刺还是什么。

    再抬头朝阳台看去,柳青已经不再了,段楚干脆拖了谢,盘起脚坐在沙发上,干脆脑袋一歪,睡了。

    段辰看着熟睡的人,刚动手准备拿起一旁薄毯给其盖上,柳青却自房中抱着个出来,盖在段楚身上,动作极轻,边角处腋了腋,段辰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没有说话。

    柳青似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扭过头了,后对上段辰清冷的视线后垂了垂。

    “现在天寒,这个比较厚。”

    段辰听罢良久后才‘恩’了一声。

    段辰离开时段楚还没醒,倒是柳青自房中出来送的客,一路将人送到楼梯口,安静的也没说话,就只跟在段辰身后。

    临到楼梯口,踩下一台阶梯,一直沉默的段辰突的扭回头来,眸光凌厉,声音清冷。

    “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要敢在她身上动心思,我绝对绕不了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