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衣冠禽獸 > 121 给个耍流氓的机会

121 给个耍流氓的机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21给个耍流氓的机会

    庄扬的身形虽然谈不上什么高大威猛,却也够高够结实,就这么手臂一收,段楚就整个人全部陷了进去,只要轻轻一呼吸,鼻息间尽是男人身上那股子淡淡烟草气息。

    这感觉让段楚皱眉,有些排斥。

    唇上刚刚被咬的地方有些疼,感觉就好像凸起一块似的让人不自在,忍不住用唇舌触碰。低头,金属式的灶台上折射出两人的身影,庄扬那张脸,放大到扭曲,一双眼正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的唇,目光火热。

    段楚愣了愣,当明白过来那视线代表什么后,唰的避开,可惜为时已晚,环绕在腰上的手一用力,整个身子翻转过来,面对着面,这么近的距离,男人眼低那抹欲念更加清晰的落在段楚眼中,避无可避。

    男人薄唇一勾露出白牙时,段楚就有种自作孽的感觉,匆忙申明。

    “我绝对没有那个意,唔!”

    未完的话消失在唇舌间,庄扬搂着人就是一通蛮横索取,急切而霸道,似是要将人整个揉进怀中,直到两人呼吸都有些困难才松开,热烫的舌舔过段楚唇上被咬的地方,从轻柔的试探到舔舐,然后吻上,蜻蜓点水般的啄过,摩擦,灵活的舌沿着边沿绕着圈,挨着上下唇畔滑过,在唇缝之间一下下撩拔,挤了进去,四片唇瓣紧闭贴合在一起,比起刚刚的霸道,这次要来的轻缓温柔,如同品味般一处处摸索……

    段楚被吻的昏昏沉沉的,有些缺氧,唇舌纠缠,彼此的气息被迫分享时,就觉得有些甜,是苹果。原本朝后退的身子抵在灶台上,上半身整个朝后仰,险些仰倒在锅里,幸亏庄扬手脚快,给捞了回来。

    “这种邀请太棒了。”

    一吻结束,额头相抵,炽热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庄扬捧着段楚的脸低语,声音暗哑。

    段楚哪儿顾得上回答他的话,缺氧的大脑空白一片,只能凭着本能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我,我没……”

    喘息稍稍平息后,段楚本来准备说没有邀请,后想想闭了嘴。

    淫者自一淫,在精一虫上脑的男人眼里,你做什么都是带色儿的。

    只是庄扬接下的话就让她镇定不了了。

    “咋们还没在厨房做过吧?”

    段楚脑容量轰一声炸了开来。

    这个不要脸的。

    “你开玩笑吧?”

    这么说着时段楚语气就有些颤抖,身子本能朝后退,结果撞到了灶台上,到把腰给搁着了。

    庄扬的回答很干脆,直接一把将人按在灶台上,高大的身子随之压的上去。

    “咱们试试吧。”

    庄扬本来是没想要的,就被那股子香味给勾了进来,闻着那股子菜香以及厨房咚咚咚的声响,就跟带着勾的线似的,勾的人整个思绪散乱开来,随着那根线瓢啊飘的,被冬子折磨几天的胃里馋虫蹦跶的欢实,电视也看不进去了,干脆扔了遥控器到厨房找点吃的解解馋。

    结果菜还没吃,到被段楚给勾起了邪火。

    那话说出口时在看身下人,脑补了几个旖旎画面,那股子邪火烧的更旺了,直接往那一点冲。

    段楚挣扎的双手抵再两人之间,急红了脸:“外面还有人了。”原本的惊呼被迫压低,扭头朝客厅望去,一墙拐角之隔,什么都看不见,心下却跟有双眼正盯着般,仿若随时都会穿透那一堵墙。

    “你自个带来的人,怕什么。”

    “……”

    这话到把段楚给堵了回去。

    她就知道,莽撞将柳青带来庄扬不乐意。

    可人都来了还能怎么办。

    庄扬看着身下人愤怒却不得不压低声音的小心翼翼忍耐的摸样给招的心痒不几,精致的脸的被忍耐憋的红扑扑的,隐忍的唇畔紧抿,眉头皱起,就连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体内嗜虐的因子被勾起,让人想狠狠对待,忍不住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带着人朝门口移了移,整个身子斜对着门,段楚视线正对着门,至少一抬眼就可看见柳青背对着小半边肩膀。

    段楚险些没惊呼出声,惊慌缩着身子就朝里面躲,整个人几乎都靠近了男人怀里。

    “里面点,你给我站里面点去。”

    得到了预期的效果,庄扬满意勾起眉眼,原本对于段楚私自带着柳青过来的不快也消了不少,段楚脸上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怒的,染上一层红晕,看的庄扬体内那股火烧的更旺了,将幽深的眼底都给燃红了,收起了戏耍也不再为难段楚,脚后跟一带,将厨房的门给关上了。

    厨房的门被关,将里外给彻底隔了开来,段楚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双眼瞪起。

    “你关门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门都给你关了。”

    “门关了也能进来。”

    别说是关着了,即使锁了,想着一墙之隔还有人,段楚就浑身别扭,说什么也不同意,这要搁以前,事头上碰到这么矫情,直接提裤子让滚蛋,他庄扬找个女人那还不是一个电话发的事,可今天却是出奇的耐心,看着怀中涨红脸的女人,手不但没舍得松,反而越抓越紧,火急火燎的恨不得当场将人拆吃入腹,最后把人给逼急了,直接抓住她的手就给按了下去。

    “这火是你勾的,总得负责给灭了吧。”

    意识到碰到什么后,段楚整个人乍起。

    “你!流氓!”

    “流什么氓,脱了衣服又不是没见过,这还穿着了,说这话之前总得给个耍流氓的机会。”

    “……”

    两个人就这么对持这谁也不退让,庄扬始终抓着段楚的一只手不松,青葱十指纤长白皙,修剪整齐的指甲不刺人也没有什么指甲油的味道,握在手中软软的,庄扬握着握着就给握出了点遐想来,突然停下动作问道。

    “你真的不想?”

    “不想。”

    段楚应的毫不犹豫。

    “成。”庄扬点了点:“不做就不做,咱就用手吧。”

    “手?”

    段楚盯着自己手。

    “恩,既然你不愿意就用手帮我弄出来吧。”

    两人床上事都是庄扬主动的,第一次段楚虽然那什么了上来,直接走了高端,真正主动的却是庄扬。

    段楚还从没主动过。

    庄扬咂巴两下嘴,有些不痛快又有些期待,比那在床上滚两圈还期待。

    “……”

    段楚嘴角抽了抽,盯着自己手的视线偏了偏,僵了。

    “……能不能不要。”

    庄扬拧眉:“你想我憋着。”

    “……”

    段楚虽然没说话,意思却很明显,可庄扬那边明显不退让,两人就这么扛着也不是办法,段楚看了眼紧闭的门,伸出空着的五个手指,就觉这个这手不是自己的了。

    庄扬盯着她冷冷的笑:“不同意,成,那我们就做吧,反正今天你总得给我弄出来不可。”

    段楚立马白了脸:“我,我用,用手帮你。”

    几个字憋出来险些要了她的命,庄扬却满意的笑了,猴急的抓着段楚的手,跟个老色狼色似的摸了摸扑上去。

    “宝贝儿,我憋不住了,咱赶紧的。”

    “……”

    手机响起时,两人同时一愣,视线对望,庄扬眼一眯,拉着段楚的手就要朝衣服里钻,段楚哪儿肯啊,拽着不动。

    “你手机响了。”

    “甭管。”

    “那什么,说不定有重要的事。”

    就好像为了映衬她这句话,欢快的手机铃声蹦跶不停,停了又响,一遍一遍的直到将人最后一丝邪火磨光。

    “操!”

    庄扬黑着脸骂了一声,自兜中掏出手机就准备挂了,可看着来电显示后,有些惊讶,最终还是点的接听,只是情绪明显不高。

    “少爷!”

    电话才接通,那边王妈激动的声音炸的人耳膜疼。

    庄扬皱了皱眉。

    “有事?”

    被庄扬这么一问,电话那边声音明显压低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庄扬原本漫不经心的神色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担忧,末了匆匆说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庄扬直接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车开回来,我要用。”

    那边明显不满,似是在抗议,庄扬淡淡说了句就给挂了。

    “给你十分钟。”

    段楚难得看庄扬这么严肃,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到是庄扬将电话挂了后就开始整理衣服,整理到裤子时不悦嘀咕。

    “靠,要多来这么几次非得出问题不可,我有事先出去一会,你给我等着别走了。”

    后面这句是对着段楚说的,一边说一边急匆匆的朝外走,打开厨房门的声响惊动了外面柳青,仰头朝这边看了过来,庄扬看着柳青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心里有些不痛快,回头看向段楚。

    “以后再遇着田少就给我打电话,甭管他什么心思,动手抽了再说。”这人真是长胆儿了,他庄扬的人都敢动。

    “……”

    这什么话。

    “那货喜欢玩养成,就喜欢性子烈外在平常的姑娘,然后将人驯服的服服帖帖,外在包装的漂漂亮亮,看过窈窕淑女没,就那种,然后甩了重新来,乐此不惫,他有的是钱和办法,基本上那些女人也都乐意,麻雀变凤凰的戏码谁不爱,要遇着不乐意的就用强。”说到这里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客厅里的柳青。

    “还记得那次在山庄吗,他那时候就对你有意思了,上次酒会又看见你丑小鸭变天鹅的模样,估计就更加惦记了。”

    人都这样,错过的就惋惜。

    上次在山庄,田少那点心思怎么逃得过他的眼,明面上没点破就是想给段楚个教训。

    段楚听她这么一说才明白田少那句‘可谁知道被庄少捷足先登了,明明记得他不好这一口啊,什么时候换了口味’是什么意思,心里一阵恶心。

    田少第一次见她就对她有意思,这话好像以前听邓海也说过。

    ——听说田少就喜欢这样的,说是什么,对,纯净,没有任何修饰的,说这样的玩着才有意思,呵,到真玩出花样来了。那一天下来暗示了好几次,偏生这女人也不知道是迟钝还是什么,连个正眼都没给,就田少那心高气傲的劲儿,也难怪生气了,怕是找着借口故意整的吧。

    这都什么人啊,一个比着一个的玩变态。

    这是拿着大活人玩游戏啊。

    想到这里她就踢柳青觉得不值。

    庄扬见她皱眉就给误会了:“你也甭担心,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女人,他不敢明目张胆来。”

    说到这里,庄扬瞄了眼段楚,段楚脸上红晕还未退,衣裳被揉的皱巴巴的,围裙掀起一块,那双手还撑在灶台上,被黑色灶台衬的跟玉似的白,看着看着就有些不惋惜,脚下一转大步折回,捧着段楚脸就用力亲了下。

    “真不甘心啊!”

    临走时庄扬还用手在锅里捞了块肉,冬子自车上下来时就看着庄扬在嚼肉,好奇问:“庄少吃的什么?”

    “败火的。”

    “羊肉不是上火么?”

    庄扬一愣,呸的一声将手中肉吐了出来。

    “难怪火气越来越大。”

    ……

    庄扬亲的用力,来去跟阵风似的,亲完转身就走,留下段楚被这莫名的举动闹的半天没回过神来,直到那道挺拔的身影消失还顶着门口。

    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样的庄扬给人一种说出来的怪异感。

    就好像那一晚。

    ——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那天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事后她装作不知,他也没提,就这么一连过了好几天,直到现在。

    那话就好像随口一提。

    “唔!”

    突然身子一滑,被磕伤的腰又给磕了下,连带着牙齿咬了嘴唇,好死不死正好咬在了受伤的地方,伸手在嘴唇上碰了碰,疼的嘶叫,那块儿已经破了皮,用力哈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带着苹果的甜味,段楚原本触碰嘴唇的动作顿住,想起庄扬离开时蹙到她耳边说的那句话。

    “下次继续,你欠的,得补上。”

    继续什么?

    欠的什么?

    得补什么?

    举起手翻转着看了看,张开的五指不自觉的在半空中抓了抓,末了一脸黑线的放下。

    太猥琐了。

    突然感觉一道视线,蓦地抬头,柳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段楚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将手朝身后移了移。

    有种自我嫌弃的感觉。

    两人视线相对,段楚一时张口想说话,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柳青动了动身子,有些迟疑的开口。

    “……需要帮忙吗?”

    听见柳青说话,段楚才回过神来,匆忙拒绝。

    “不用,都差不多了,你去坐着吧。”

    她不确定柳青是什么时候来的,只是想着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段楚有些不自在,加上这种时候,她不想跟柳青单独相处。

    柳青瞄了眼厨房,末了还是走了进来。

    “我帮你吧,比较快。”

    “啊,好,好吧。”

    人都进来了,再赶人出去就有点奇怪了,段楚只得点头。

    多了一个人的厨房不但没有热诺,反而更加安静了。

    庄扬那一亲后,段楚就没敢正眼看过柳青,这下就剩下两人呆在这静谧窄小的空间里,段楚就觉得有点避无可避的感觉。

    自己跟庄扬的事,柳青多多少少也清楚,庄扬去自己那屋不时一两次,柳青刚住进来那会儿两人就遇着过,也就那天柳青才提出长住的。

    可清楚跟亲眼看见那就不是一回事。

    她不知道柳青知道多少,是怎么想的。

    柳青没问,她也跟逃避似的没主动说过。

    忍不住偷眼瞄了一眼,柳青面上挺平静的,就跟平时一样,动作熟练的拿着干净的盘子擦水,一次排开摆放,原本凌乱的厨房被整理的干干净净。

    “那个放着待会再整理吧,等做好了一起。”

    柳青笑着摇头:“简单整理下,待会也比较快。”

    简单两句也就没有了下文,段楚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糊了,糊了。”

    柳青惊呼着过来,夺了段楚手中锅铲关火。

    好端端的一条鱼就这么给毁了。

    刷锅的时候低端都焦了,用力洗了好几遍才干净。

    “你就不好奇我跟庄扬的关系?”

    段楚问的试探,声音不大,几乎被水声压过。

    柳青愣了愣,末了笑道:“这是你的私事。”

    段楚扭头看了一眼,柳青脸上挂着浅笑,眉眼间也不见什么变动,段楚想了很久还是将那个问题问了出来。

    “你一定挺恨他的吧,他跟田少……”

    段楚说着说着就觉得说不下去了,就跟拿着小刀揭人伤疤似的。

    田少那天是直接带着柳青去庄扬小洋楼做的案,虽然不是始作俑者,却也算是一伙的,这事要搁自己身上,那一定得都恨上。

    柳青脸上笑意有点僵,伸出的手摸了摸自己脸,突的一弯嘴角,笑的苦涩:“是我的命不好。”

    段楚看着眼前人单薄的身子,嘴角那抹笑,就觉那话特别让人心酸,哗啦一声扔了手中锅,也没关水,转身就将人紧紧抱住。

    柳青今年才刚二十,比自个还小,说出的话却跟三四十似的苍白。

    段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紧的抱着人。

    水龙头的水还在放在,哗啦啦的响,柳青任凭段楚抱着,站在那里一动未动,透过段楚的肩膀看去,眼中空白一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误惹——衣冠禽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穆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穆水并收藏误惹——衣冠禽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