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穿升级逆袭史 > 第85章最终逆袭-完结下篇

第85章最终逆袭-完结下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奚然终于觉得自己不是在打单机了,她激动地叫道,“求其他玩家一起加入好吗!我等这一天等得肝肠寸断啊!激动cry了!”

    原来她不是一个人,不是唯一一个被卷入这场坑爹的游戏中的人。

    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当她看到眼前的所谓的小伙伴们时,她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光波体,怎么那么像是在游戏开始之前,坐在自己隔壁的家伙?

    还有那个好奇心爆棚,在她被人追杀的时候还问她为什么那么慌张的人?奚然震惊了,还有一个,应该也是后来坐在位子上一起玩游戏的那个人吧!

    天哪,终于看到正常人了!还是与她一齐进入这个游戏的玩家们!

    刚想开口与她们交谈,卓斐却插嘴道:“她们都不是本体。这是系统为此次副本新造出来的虚拟玩家,拥有着与本人同样的能力或个性,而她们本人都还是在各个不同的主题游戏中无法与你见面。当然了,虚拟玩家们与本人接近与否就要看系统制造人物的能力了。恩,我对此表示保留。”

    “我完全同意。”奚然回了一句之后,才发现这根本不是重点。

    重点是……又没有正常人了,奚然一脸失落,卓斐却是在心里纳闷,难道他不是正常人么?

    不管怎么说,副本游戏还是要开始的。

    这次的闯关模式不像是上次的打怪模式那么简单,可以任意选择玩家做攻防,而是系统随机指定。

    奚然听到“随机”两个字就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在第一关里,她被安排为防守。

    她磨磨蹭蹭地站在系统空间不想进副本,“卓斐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我可不想做什么防守工作,是吧,一定会导致我们队输掉的,你说对吧?”

    奚然尝试向卓斐求情,换个别的岗位,谁料卓斐一脸严肃地回答,“你以为我也很想做防守吗!”

    不对,比严肃更多的,应该是恼怒。

    卓斐黑着脸将奚然拖入了副本游戏之闯关模式,奚然一睁开眼后看到那五个小小伙伴们都已经做好出发的准备了。

    从卓斐的话中奚然可以得出,他们俩都是负责防御。没错,奚然没有听错,此次卓斐会与她并肩作战!

    到底该笑还是该哭?

    奚然瞥了一眼卓斐,突然心中一阵忐忑,人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被瞥到的那人回瞥了一眼,接着说,“这位与卖萌系统酱一起参与这次任务的是苏荷,而那个暂时在任务中化为人形与作战小伙伴一起的是艾穆,另外这位,一个人完成任务的是齐瑶。由于她是孤身一人,而系统设置一个队伍中可以有八位成员,所以齐瑶的战斗力与防御力全部x2。”

    “又不是本体,随便系统怎么设置吧。”奚然实是十分落寞,本见到与自己一样的普通人苏荷与齐瑶是高兴的事,但是当卓斐拆穿那是虚拟玩家之后,她又仿佛掉入了一个深渊,而谷底就只有她一个人。

    谁叫卓斐这家伙,太不可靠了,一时就像是系统的走狗,而又一时却像是自己的小伙伴,唉。奚然想着不禁叹了口气。

    不过伤心过后,她还是得开始这个游戏。

    奚然进入配备界面,准备为自己买一个极好的装备。谁料卓斐又是一盆冷水泼了上来,“系统只给你1000酱油币,而你又倒欠了600酱油币,所以……我想你懂的。”

    “贷款,我贷款还不行吗!”奚然咆哮道,顺手点了一套顺眼又不贵的装备,“就这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系统终于看不下去了:“以玩家奚然现在的资产与信用度,玩家最多贷款500酱油币。”

    多500也好,至于信用度什么的……奚然有自知之明。

    卓斐无奈地道:“重新计算,我们队伍一共有900个酱油币。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这900个酱油币,可是整个队伍合用的。”

    奚然刚想点下【确认购买】的手在空中僵了很久,“你说什么!整个队伍合用!哦擦!这一定是在耍我是吧!”

    她看着那套带着青花花纹、淡蓝色的衣裳,最后还是黑着脸选择【取消购买】。又翻了翻其他的,好看的都特么天价!便宜的都特么穿着特别糙汉!

    “这个世界让我如此绝望。”奚然摇了摇头,痛心疾首地道。

    卓斐随意帮她选了一套,“这套性能不错,就是难看了点。你要清楚明白,系统没有钱请服装设计师。而且,你离糙汉也就只有一步而已。”

    奚然愣在原地,直到系统自动将装备套到她身上,“喂喂喂你说谁糙汉?你再说一遍好吗亲爱的指导人?”奚然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

    卓斐也随意买了一套,接着将剩余的酱油币丢给了其余三个玩家,这些事情就让有着人类智慧的虚拟玩家们自行解决吧。

    接着他拍了拍奚然的肩,顺口回了句,“你汉,不糙。”奚然看过去,卓斐显然一张严肃脸。

    奚然默然,她能理解为卓斐再说她是汉族吗……

    ·

    再怎么说,这真的是一件极其难看的衣裳。不过看看属性,倒是还算可观。攻击+100,防御+500,血+1000,奚然看着两件同款的衣裳,双颊不自觉地烧了起来。

    哼哼,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侣装吧!

    卓斐扫了她一眼,接着示意她看看其余小伙伴身上的衣裳。奚然看过去,哦擦怎么长得一样的明明属性不同好吧!

    好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闯关模式的第一局名为“虐后妈”,第一关一向是整个游戏中最容易的,于是作为防御的奚然与卓斐轻轻松松就制造了一个十分强大的防御罩,当然也是多亏身上这套难看却好用的装备。

    在这一局中,艾穆作为攻击倒是人尽其才,一招就将一群“后妈”打死,纵使之后又前仆后继多了那么多“后妈”。

    苏荷和她的系统酱负责补血,而作为所有属性全部加倍的齐瑶,自然帮着卓斐与奚然一起防御了。

    这一关过得轻轻松松,但没想到也得花他们一整天,后来奚然问了卓斐才知道,每一关都是得持续作战10小时,当中有几次将近一小时的休息时间,之后关卡结束便是养精蓄锐的时候了。

    奚然在这次的任务中倒是轻松得多,有卓斐在身边显然觉得安心了不少?她对于自己的感觉报以怀疑。

    第二关的“随机”可真是随机,随机到一个变动都没有。奚然在投诉了几千万遍回后,还是顶着沙哑了的嗓音认了命,乖乖地站在防御区域内准备着第二关,“虐渣男”。

    其实虐谁都没多大区别,都是一堆目标上来大家混乱着一起杀罢了。奚然以前是挺热衷于玩这种游戏的,特别还是在选择装备上,还有与队友们的交流。举个栗子,以前常常做攻击的奚然,每次在棘手的时候,都会被补血的队友嘲笑“XXX你快攻呀还在花时间看我发给你的东西吗你真是233333”什么的。

    就算再处理不过来奚然还是会回一句“你特么快给我补血好吗那么多废话!”

    可是现在……身临其境的感觉真不好,又累又提心吊胆的。庆幸的是还好卓斐在这儿。

    “如果你想聊天,那么我可以。”卓斐又戳破了奚然的心思,淡淡地在她身边说道。

    “你好好防守吧你看那个渣男要从你胳肢窝下面穿过去了你看!”奚然一手撑着,接着另一只手就指了过去。

    卓斐连头都不转一下,“你能有点新意么。”他叹了口气之后,突然严肃地道,“小心你的右边!”

    奚然一惊,迅速回过头去想给右边那渣男一击,才发现自己打了个空。

    “卓斐你你你耍人很好玩吗!”

    “你说呢。”

    奚然决定不和卓斐说话了。

    不过,自从第二关结束之后,他们也就没有任何时间讲话了。第三关的“随机”总算是有了些变化,接连着三关,奚然与卓斐全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于是便也没了调侃对方的机会。

    奚然确实觉得无聊了,这不,她终于开口向那几个虚拟玩家搭讪了。

    第三关时奚然做的是补血工作,所以空闲的时候一定是最多的。看着他们还满着血的状态,奚然安心下来搭话,“你、你是苏荷吧?”

    奚然自认为苏荷最好勾搭,因为苏荷时常和那个系统酱打闹,看起来也十分容易相处。不像是艾穆这个外星人听起来就有些太过神奇,也不像独自惯了的齐瑶,奚然也怕与她们倾谈会冷场,所以还是先向苏荷下手为妙。

    想着想着,奚然突然意识到,四人之中估计就她最弱了吧!不知道她们的游戏主题都是些什么,都容易吗?还是像奚然这样,一直在用金手指才能过关?想到这里奚然又只能叹气了,除了第四个任务勉强能算没有用什么金手指,别的啊……

    或许在这个游戏中,她改变了很多吧。

    苏荷是攻击的那方,因为这关的目标也十分好打,所以她还算空闲,“是啊,我就是玩家苏荷的虚拟宿体。”

    听了这句话奚然也不知道怎么应答,就随口应了句,心中虽是有个问题,但她却是忐忑得不得了,有些不敢问出口。

    “怎么了,你是有什么话想问我吗?”苏荷又问道。

    奚然乍然,“你看得出?”她明明已经学会不将表情显露在脸上了,可苏荷为何还看得出来?的确,奚然在任务中学到,在不能完全信任的人面前,她的脸上必须带着一层面具。

    她根本不想的,原本的奚然认为这是虚伪,可是这层面具在褒义里来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淡定。

    “不,我也是随口问句罢了。”

    奚然不知道苏荷心里怎么想的,只是觉得没话与她交谈。犹豫了很久之后,她才终于将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你知不知道你的本体,就是玩家苏荷,她满级了吗?她完成这个游戏后有没有回现代?”

    她的确很想知道。奚然怕系统说话不算话,就算她满级了也不让她回到现代,更别说什么实现愿望了。

    苏荷立刻回答道:“玩家苏荷还没有完成所有的任务,暂时不能回现代。你是在担心吗?不用怕,我相信系统还是有点良心的。”

    “系统还有良心吗……”奚然无奈起来,“我怕剖开系统的心出来看,后来发现是黑的肿么破!”

    苏荷笑言,“没事没事,系统良心还是有的,只是没有节操而已!”

    哦擦,原来这才是重点。

    不过一向没有节操的奚然,也不好多嘲笑系统些什么。她只是盼着快点完成任务,接着快点回到……嗯,只要是没有系统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奚然唬弄不下去了。在第四关的时候,她还能偶尔和同样作为攻击的苏荷说说话,或者再鼓着勇气搭讪了齐瑶和艾穆,但是在第五关的时候,她明显吃力了许多。

    因为在第五关奚然可是攻击的那个。

    装备自然也换了,而被虐的“贱女”也变成了有武器的那种。虽然不是很难对付,但奚然左边杀一只右边杀一只也是十分疲惫的一件事,更何况他们还得边前进边杀。

    可不,这次还出现了一个变故。

    眼见着“贱女”们越来越接近,奚然突然瞥见身边的小伙伴们都已在不知不觉中失了不少的血,再看看负责补血的卓斐,才发现他只要一有补血的机会,就会补给已经通过时间过度的奚然。

    她看着自己满血状态与其他人奄奄一息的状况,不由大惊,“卓斐你不要总是给我加血啊你是不是有病!”

    在奚然心里卓斐根本不是一个会在这个游戏中加入私人感情元素的。不过想了想她又奇怪,卓斐对她有什么私人元素?别傻了,这只是游戏。

    她明白卓斐心里想些什么她永远不可能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多么想要一个能够读懂别人心思的超能力。

    卓斐这个人说难听的就是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常常挂着一张淡定脸,仿佛这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都与他无关一样。

    这也难怪,在未来的他没有亲人,也没有任何一个能让他牵挂的人,他曾经觉得,他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能够享受这个世界而已。所以他对所有事都很淡然,但是没想到,其实他也是会紧张的。

    因为这关防御的是齐瑶,虽然她已经拥有了加强到两倍的属性,但防御这回事,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是不够的。

    应该说是区域问题。

    一个人的防御,总是有较多的破绽的。那些拥有武器的“贱女”们,不一会儿就从各个地方进入了他们这个队伍精心安排的队形,接着朝着攻击者进攻。

    作为补血的卓斐是站在最里层的。而最外层的齐瑶就算失守了,她自身拥有强大的防御能力也能保全她自己。所以就算她的血在慢慢减少,也不是一时三刻会被打到没血的。

    这局系统“随机”得攻击者较多,艾穆和战斗小伙伴负责攻击左边,而苏荷与奚然便是负责右方。

    与卓斐一齐站在最内圈的还有苏荷的好搭档,卖萌系统酱。卓斐一向对系统没有什么好感,虽然这个会卖萌的系统酱与这个空间里的坑爹系统大不相同,但他也始终觉得系统不靠谱。

    果然,连补个血都那么慢慢悠悠的,卓斐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卖萌不是这个时候卖的!当卓斐强忍着自己变得越来越坏的脾气,冷静地提醒卖萌系统酱时,后者竟还在这个时候与苏荷打打闹闹的!

    卓斐忍不下去了,补血的不好好补血,只靠他一个人怎么行!

    于是卓斐将卖萌系统酱推去了左边,让其为艾穆与战斗小伙伴补血,而自己,却是一心一意帮着右方的苏荷与奚然。

    因为强制分开了苏荷的卖萌系统酱,那只不识相的系统总算是乖乖给他们补血去了,但是却也时不时地来右边客串一下,但也只补血给苏荷。仿佛在那个常常抽风的系统酱的眼里,奚然从来不是他的队友似的。

    卓斐一看到这场景就不由怒了,可能也是替奚然不值,好歹这队伍中与他最亲近的人也是他负责的玩家。再说了,他们只是因为副本游戏而制造出来的虚拟玩家而已,如果叫卓斐在他们与奚然之间选择,那么不用说,卓斐用行动做给奚然看了!

    但谁料奚然却不领情。

    这也难怪,在奚然眼里,她只看到站在身边的苏荷血液越来越少,而站在另一边负责防御的齐瑶也是越来越弱,她再看看自己几乎满血的状态,怎么能不怀疑卓斐是假公济私?

    当然了,卓斐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一定不是只因为如此。他早就在脑中衡量过了,因为这一局奚然是攻击的那方,于是他为奚然选择了一套加攻击多过加防御的装备,而恰恰苏荷自己选择的,是相反的。

    这么说来,他负责补血的那几个人之中,奚然是最有可能被“贱女”干掉的人。虽说队伍里少了任何一位,游戏都会立刻结束,但是若奚然是活下来的那方,那么相对地经验值也会高很多吧。

    卓斐可是处处为了奚然着想,而后者却默默在为卓斐的智商点蜡。

    “你愣着干什么!”奚然又这样吼道,而被吼的卓斐却是一脸好笑地继续帮她补着血。也许是自己高估了奚然的智商,他想。

    奚然想着想着脸又不禁烧了起来,但现在貌似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吧?她回头看着卓斐,一脸严肃地望着他,“你别再给我补血了,听到没有!”

    卓斐轻笑了一声,接着“喔”了一句,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他瞥了瞥身边的苏荷,顺便将手中的技能发了出去。瞬间,苏荷的血就变成了满血状态。果然是那套装备的缘故,卓斐现在才后悔应该让奚然买这套才对。

    奚然见卓斐停止过于保护自己,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但是当卓斐停止补血给她之后,她不停地受到已经围攻而来的“贱女”的攻击,身上的伤越来越重,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也疼得她直哼哼。

    这关,可真不容易过!奚然的动作越来越匆忙,因为血量的减少,自己的力气也越来越弱,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紊乱,奚然一下子乱了手脚。

    卓斐见状,立刻为奚然补血,才让奚然勉强不摔在地上。奚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意料到,没想到在这时候,没了卓斐,她也什么都不是!

    奚然也真够别扭的,瞬间让卓斐不知如何是好。但后者并无表现出任何一样,游戏嘛,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游戏而已,等奚然完成了副本游戏之后,他就能回未来了,他就可以不用再对着奚然这个没智商的假货了!

    可为什么,想起来却觉得有些失落?怎么想这些去了,卓斐摇了摇头,继续投入在了游戏里面。其实在那时候,卓斐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当后方钻进一只“贱女”,挥刀向着卓斐劈来时,他也没有注意到。

    负责补血的人血量本来就低,别说一心为了给奚然加血还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没有注意到自己安危的卓斐了。

    背部猛地一痛,卓斐伸手向背后那人挥去,却扑了个空。没错,补血的家伙总是拥有最低的攻击与防御。

    卓斐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谁知另一个“贱女”却又挥着大斧子朝他劈来!这次的伤还真不轻,血立马就少了一半。但有因为这个游戏不能为补血的荒唐规则,卓斐暂时没有办法通知在一旁玩耍的卖萌系统酱。他也痛得无法动弹。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最后连累整个队伍的会是他自己。卓斐咬着牙,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躲避着。就在另一把斧子就快劈上自己脑门时,后面那人拉了自己一把。

    卓斐松了口气,奚然这家伙,总算有点智商了。

    但他刚庆幸了几秒,却听见了背后阴森森的声音,“你是我的……”卓斐转过头去,看到的竟是另一个“贱女”!

    哦擦,这声音诡异得让他毛骨悚然!卓斐一手挥过去,却被那人狠狠地抓住!她睁大着眼,张开口幽幽地说,“有资格杀我的是你啊,哈哈哈……”

    卓斐咬着下唇,皱着眉头,样子就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拜托,现在可不是钱的问题。

    “你动他干什么!”谁料后方不知是谁霸气地一吼,下一秒那个“贱女”就已经化为了薄烟。

    卓斐诧异地回过头去,他没听错,这真是的奚然?

    转头看到那人一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模样,卓斐本来美好的幻想又破灭了。还以为奚然被刺激了于是变身了,谁料还是原来那副使劲卖萌却一点都不萌的样子。

    谁使劲卖萌了?你那人家欠了钱的样子,又很萌了?要是奚然知道卓斐心里所想,一定会这么说。

    “哼哼,看来你还挺受欢迎啊。”奚然嘲讽道,一手将卓斐扶住。卓斐狠狠瞪了她一眼,“下一局貌似是种马,你要不要试试看‘受欢迎’?我可以帮你。”

    奚然挑了挑眉,哼了一声,“救了你你还不知好歹,哼哼!不以身相许就算了,还狗咬吕洞宾哪!”

    可话音未落,卓斐就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接着抄起脚下的武器便向前方刺去。奚然一回头,才发现另一个“贱女”的那把斧头劈在了刚才她站着的地方。“现在轮到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奚然继续冷哼了一声,“哟,刚刚还虚弱得动弹不得,现在怎么好了?”卓斐却淡然道:“为了保护你,我有什么办法?”这句话使得奚然的双颊不自然地烧了起来。再下去,她的脸就要变成电磁炉了好吗!果然在游戏中她不能自己。现实中的她可不是这样的。想着,奚然很坚定地握住了拳头。

    卓斐慢慢靠近中心,找到卖萌系统酱加至满血之后,拿着“贱女”们掉落下来的武器,随手杀了几只之后用脏兮兮的手摸了摸奚然的头,“小孩子,撒什么谎。”

    “哦擦你手上全是血你特么擦我头上你什么意思你说!”奚然怒,抄起手里的武器就想攻击卓斐,谁料那些“贱女”们却一步步紧逼,让她无法对卓斐动手。

    尼玛!奚然在心中骂了一句,卓斐这家伙,是越来越反常了不是?

    “反常什么?那是以前的你没有了解我。不过也没事,你有的是时间了解我。”说完卓斐才觉得不对劲,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他们就应该分道扬镳的!于是他又加了句,“我是指,我们还可以闯好几关。”

    奚然耸了耸肩,表示不是很在意他说了什么。

    这次的沉默倒是没有换来尴尬,卓斐经过这次被袭击之后,自己也多加了个心眼,不再将注意力全权放在奚然身上了。

    而奚然也不再阻止卓斐偏向她,一直给她补血的举动了。

    这样的相处模式,倒也算是平和,在这充满杀戮的游戏中,未免有些显得格格不入了。

    要不是卓斐,奚然想她应该不会在游戏里活到现在,还过三关斩六将地带着队伍杀到了第八关。

    要不是卓斐,奚然想她在第一个任务时就应该已经失败,接着她再也没有回去的希望了。

    要不是卓斐,奚然想她现在估计也不会有一种想一直打下去,直到将副本打爆、打到尽头为止的念头。

    但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理想什么的也只是存在于幻想里而已。

    奚然他们输了。在第九关的时候,敌人已经变成了混合版的,一批又一批的“渣男”涌上前来,还没等他们除去多少,就又冲来一群“种马”。最后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人永不停歇似的冲上来。

    其实他们不能说是输了,而是投降了。

    这场是硬仗。这次,奚然是负责防御的那个,而卓斐却是攻击的那个。与奚然一起防御的是在防御方面比较弱的苏荷,补血的却是艾穆和卖萌系统酱。

    齐瑶也是攻击的那方,虽然她拥有两个人的力量,但在装备上来说,她选择的却是防御属性较高的套装。

    艾穆被闲置在一边,只能补血的她简直就是大材小用,而没有料到会变成补血者的艾穆,也没有选择补血属性高的装备。

    卖萌系统酱不用说了,一直抽风的他,不给队伍添乱已经很好了。再说说负责攻击的卓斐,他虽然还有着强大的攻击属性,但他却没有花任何酱油币在他的速度属性方面,这样一来,他也无法兼顾四面八方涌来的敌人。

    这次的场景是在深山老林里,而且发生的时间还是有着大雾的夜晚,他们谁都没料到系统如此龌龊,出这个坑的难题给他们,所以他们自然没有购买夜视眼镜之类能帮助他们杀敌的小物品。

    当然,他们也没有酱油币买了。

    说到这茬,可能归根究底,还是少了那几百个酱油币而不得不投降。但是在卓斐心里,这些都不是主要因素。

    作为防御的奚然,在如此艰难的环境底下,自然是最容易被打伤的一方。而更巧的是,这次的关卡可不只是杀敌那么简单,在游戏开始之前系统就将通过的目标告知了他们。

    每位队员的血液值不得少于一半。

    奚然看到这个要求立马就愣住了,其余的小伙伴们虽然是虚拟人物,但他们拥有像玩家们一样的感受。这样一来,先别说是否能成功通关了,他们心中产生的忐忑与慌张已经大大地影响了士气。

    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鱼他们一样,也许本来可以顺顺利利完成任务的,但是看到那些白纸黑字写在自己面前的规则后,他们就会乱了阵脚,一瞬间感觉亚历山大。

    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卓斐就摆明问出口了,“奚然,你要不要放弃这个关卡,直接回系统?”

    谁料奚然却一点都不领情,一拳头挥过去,“怎么,你觉得我们过不了?这怎么可能,我们一定能过的。”说着说着话里还夹杂着颤音。

    自欺欺人。

    卓斐知道她在逞强,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奚然这个小家伙,完成了那么多任务,穿越到各个世界里,都还这么依赖他啊。

    本来卓斐应该是失望的,自己手下的玩家还是不能自力更生,可不知为何他的双眼中却浮现出了宠溺的眼神。他想,没事的,有他在,她就依赖一下好了。

    等他走了,她自然会变得独立。

    最后他宣布投降也是因为奚然。明明都已经被杀到半血以下了,她却还是死撑着。说什么,是通关的时候带着半血以上就好了,所以让艾穆或者卖萌系统酱给她补血就能通关了。

    可前提是,你得杀死那么多冲上而来的敌人啊。

    奚然奄奄一息地靠着墙壁,还死撑着想要防御,那些敌人一见有人阻止,便立刻围攻上来。纵使卓斐不停地用绝招杀那些想要伤害奚然的人,他也不可能杀得了那么多人。

    这个游戏一向是讲究团体合作的,当奚然与卓斐已经离了队伍,阵型也乱得无法重整时,卓斐就明白这个游戏时候该结束了。

    虽说可以怪责于他们两个,但看看那方,卖萌系统酱又抽了,苏荷正在一旁恨铁不成钢地怒骂着,而被大材小用的艾穆见状,一是担心作战小伙伴,二是怕他们这关会失败,立刻使用了一个大招。

    大招完毕之后,敌人倒是杀掉了一片,可她也没有精力去补血了。看着自己恢复得过慢的MP值,艾穆整个人都不好了。

    再看着一直在减少的HP值,艾穆才知道原来这些地球人还果真不靠谱。

    奚然膝盖中枪太多,最后不得不为自己的智商下跪。卓斐见状,立刻按下只有他能看见的按钮,奚然还来不及问些什么,眼前的场景就已经开始迅速消失了。

    之后看见的,还是四堵墙都是白色的空间。

    “你、你干了些什么!”奚然明明心中气他提早结束任务,但是不知为何,却突然间有火发不出。

    也许是看见卓斐脸上那担心的神情吧,她责怪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卓斐帮她把肩上的灰尘拍去,“够了,你的经验值早就够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但为何却每说出一个字,都像是用了最后的力气?

    “够了?”奚然重复了一句,那就是说,她能够回去了?她终于能够逃出这个游戏,回到自己的家里了?

    为什么……却是一点惊喜都没有。

    是啊,反问自己一句,自己的家在哪儿?是现代那个轻而易举就会被仇人找到的,像狗窝一样狭小的破地方?

    那不是。

    除了她,那里有的只有四害,没有任何能让她挂心的人。奚然顿时觉得一种莫名其妙失落感从心底慢慢地浮了上来。

    “加上你,是不是有五害了?”卓斐却在这个时候开玩笑道。说着他还用手刮了刮奚然的鼻子。

    “哎?!”奚然不禁往后一退,“这个时候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平常笑点极低的她,如今却是一点都笑不出。

    卓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完成了任务,还赖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喜欢上这个游戏了?想要继续玩下去?”

    这几句问句更将奚然问得哑口无言。

    是啊,她还在这里干什么?明明可以很高兴地走了吧,却在这里暗自神伤?她一定是有病,得回去治治了。

    “那你呢,怎么还不走?”奚然叹了口气,裂开嘴开心地笑着,“你不会是舍不得系统,不肯走吧,哈哈哈。”

    奚然笑得很开心,纵使是假装的。

    卓斐不想戳破她,他挂起富有意味的笑容,“有什么好笑的?”他的一句话果然让奚然的笑僵在了脸上。

    “是没什么好笑的。”奚然干笑了几声,尴尬得不得了,“那你快点让系统告诉我,我到底拿了多少经验值吧。”

    转移话题的效果果然不错。

    卓斐右手一挥,大屏幕上又显示着他们在副本里没关得到的分数。奚然根本无心看这些,天知道她现今是多么想这个游戏永远继续下去。

    可是,系统不允许。

    “玩家奚然在此次的副本里获得了5000经验值,1000酱油币。”既然那些酱油币得了也没什么用,那为什么还要给她呢?明明她不想要那么多经验值,又为什么给她呢?

    奚然多后悔当初用一个愿望的条件换了这次的副本游戏。

    这个念头,也是在游戏正式结束时才有的。她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错觉,到结束的时候,她拥有的只会是喜悦与庆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浓浓的失落。

    “恭喜玩家奚然完成《酱油使命》游戏,如果有兴趣,下次请多来光顾哦。”系统倒是很愉快的样子,“再见了,奚然!”

    “谁会再玩这个坑爹游戏?你会吗,卓斐?”

    卓斐摇了摇头,接着将手腕上一直戴着的镯子扯了下来。奚然见状,在心中默默地发誓她也不会。但是现在的她却不想那么早离开。

    “那个,这镯子……”奚然明白,她正在拖延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留在这个空间里的时间。

    卓斐将镯子褪下来的那个瞬间,镯子就突然在半空中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了。“这是系统赐予我在游戏中获得特权的镯子。”他早就想将它拿下来了,结果到结局才可以。

    他不是没有试过中途离开这个游戏,可每次他想要离开,系统就会幽幽在他耳边说一句,“没有指导人的玩家,会死的。”

    起初他根本不在意,那个奚然,只不过是二十一世纪几十亿人口里面的一个人而已。纵使她也是一条生命,但一向有些自傲的未来人,根本不在乎一个过去的人的性命。

    虽然他无动于衷,继续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要脱离这个游戏,但最后他还是没有成功。

    每次奚然在任务世界里的时候,他都在试。可后来……“没有指导人的玩家,会死的!”

    某一天起,他放弃了。

    他不是因为没有毅力而放弃,也不是因为多么困难而放弃,而是——会死的。如果他走了,奚然会死的。

    就算奚然不会死,她也休想再回现代了。

    没有了他,奚然真的什么都不是了。她连做一个渺小的人类的资格都没有了。卓斐到最后还是心软了。

    “拿下来了,也代表我再也不能读懂,你心里想了些什么。”

    奚然一愣,她还以为这是未来人的特异功能,谁知道卓斐一直在骗她,这些全是系统搞得鬼。

    “那就太好了,我在心里骂你卓斐是白痴,你也听不到了。”

    卓斐不像奚然,将一切都写在脸上。纵使奚然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戴上面具,但在他面前,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真实。

    所以说,就算不能读心,他对她的一举一动也是了如指掌。

    他不喜欢这种感受。卓斐觉得,脱离了这个游戏,他们就再也不是指导人与玩家的关系了。所以,“如果以前因为游戏的事哪里为难到了你,是我不好。送给你,这是我们在未来的时空,离别时所赠送给别人的礼物。”

    卓斐伸出手来,笑着,“回去再拆。”

    奚然受宠若惊地将手伸了过去,接过他递来的礼物盒。“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呢?话说你这样,让我很是不习惯啊。”卓斐叹气,奚然还是老样子啊,也只有自己能够接受得了她的性格了。

    “那么,走吧。”

    奚然一喜,“走去哪儿?”难道卓斐想和她一起走?这、这……奚然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

    卓斐却说,“你可以走了,回现代吧,再见。”

    他的声音毫无波澜起伏。仿佛这就是一般的分离,仿佛他们只是陌路人,见了一面之后就会相忘。

    “你、你说什么?”奚然突然有些哽咽,“我一个人,能、能走去哪儿?”

    卓斐指了指系统空间里的一面墙,那里已经变成了水墙。“和你每次穿越去任务世界一样,跳下去,你就能离开这里了。”

    奚然的双脚像是被绑了千斤的石块,怎么都动弹不得。

    “我送你。”卓斐一把拉住奚然的手,将她拖去水墙边上。“快点走吧,你走了之后我才算正式完成这个游戏。所以你不走,我就永远不能走。”

    他的话不知道多决绝。

    奚然紧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很温暖,温暖得让奚然不舍得放开。奚然刚想说些什么,卓斐就一把松开了她的手。

    那时候,空间也突然有了动静。卓斐回过头去,看见白色的空间突然变得有了色彩,菱形图案的墙,画满花纹的墙壁,还有本一片惨白的地面上,也突然升起了一个金属柜子。

    柜子上放着的,是一枚晶莹剔透的宝石。而透亮的宝石上,却有一个红色的按钮。“按下按钮,游戏就正式结束了。”系统突然说道。

    奚然看着依旧只有黑白灰的空间,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听到了系统的话,按下按钮,一切就都结束了!

    不可以,不可以!她想要阻止卓斐,却见到卓斐眼疾手快地将右手覆在了按钮上!“轰”的一声,整个空间开始碎裂。

    先是天花板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仿佛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吸进去似的。庆幸的是,那些吸力貌似对人类没有什么作用。只是,那些墙壁的竟全部开始出现裂痕!奚然看着那些碎片纷纷被吸进了那个洞口,顿时愣住了。

    她不知所措地看着卓斐,谁料后者却微笑地说了句,“再见。”接着,像往常一样,卓斐轻轻一推,就可以将奚然推出这个空间。

    奚然大叫一声,全身往后仰去。她穿过了水墙,那种窒息感再一次涌入心扉。她用最后的力气拉着空间的边缘不放。她想说,“卓斐,我们还能再见么?”

    可她说不出口。她的五脏六腑就像是要碎裂般疼痛。她用最后的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尝试从半空中爬上空间,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

    唯一一次,她将自己的身体支撑到视线能够看到空间的高度,她看着卓斐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他又说,“再见。”

    她最后的力气在那秒用尽,松开手之后,她眼眶旁的眼泪与她一起下坠。奚然想,他的意思一定是再也不见了。

    是啊,再见了,卓斐。

    ·

    “玩家奚然,请问你有什么愿望?”奚然在下坠的过程中,耳边突然传来系统的声音。

    奚然这才想到自己还可以奢求系统帮她实现两个愿望。想都没想便答道:“一,我希望我在现代安全地活着,不要再被人追杀。二……我希望能和卓斐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

    重新有了意识的时候,奚然是被旁边的人推醒的。

    “奚然,老师走过来了,别睡了!”入耳的,是一阵有些熟悉的女声。奚然虽是醒了过来,但是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奚然你给我站起来听课,上课睡什么觉!”

    这、这……她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窗外姣好的风景,自己正身处在学校,还是几年前,她就读的高中。

    怎么可能?!

    她之后问当时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就是叫醒她的那位。朋友却说,“你在说什么啊?现在连2010年还没到,你是说你在2013年的是又穿越回了现在?别傻了,你上课睡觉,做梦了吧!”

    自己长大之后报复了养父养母,接着被追杀时进了游戏厅,然后掉入了游戏之中穿越于各个故事里,这些——都是梦?

    怎么会有那么长的梦?

    但当她反复查看,确定自己的确是在几年前的世界中时,她自己也忍不住怀疑。也许一切,真的只是个梦吧。

    奚然不由失落,难道卓斐,也是梦中出现的、自己想象出来的人物吗?

    想想也是,穿越于各个世界里,逆袭、报复,这未免太不现实了。更何况还有什么回说话的系统,坑爹的游戏,未来人,这一切,都太像梦境了。

    纵使她在“梦中”的感受是如此强烈。

    或许一切都是梦,也是一件好事吧。

    ·

    没有人追杀的世界,她还是以前那个苦命的养女。上学、做家务、赚钱,她的世界全被这三样东西填满了。

    只是,她也会选择像梦里一样,再次逆袭。

    不过逆袭的方法嘛,是要改改的了。否则像梦里一样被人追杀,那可如何是好?难道再躲进那家游戏厅吗?

    想到这里,奚然不由惆怅起来。

    原来那个游戏世界,真的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啊。她不止一次地走去那条小街上寻找那家游戏店,谁知,却连游戏的影子都没有。

    那里是一家,很普通很普通的杂货店。

    “请问,你有没有见到过一家游戏店,门口挂着网游《酱油使命》的海报的?”奚然被人当做了疯子。

    “什么使命啊,都没听过这个游戏!”

    的确,在网络上她也找不到有关这个游戏的资料。是吧,原来这一切都是梦,而自己——情愿在梦里,永远不要醒来。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也挺快的。

    每当想到卓斐的时候,她就逼着自己去睡觉。她想,梦里就能见到了吧,一定能的,可谁料……每次都是自己妄想能够见到他而已。

    她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哭得双眼红肿。

    奚然在那刻才发现,是不是梦,已经不再重要了。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般,没了思考的能力。她开始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离家出走,陷害养父母一家。为了不想重蹈覆辙,她这次小心了许多,而且在他们家破人亡之前就离开了那座城市。

    她这些年来赚得钱也足够她一个人生活了,虽然她根本不想活在这个没有牵挂的世界里。因为在这里,她虽然有机会重头来过,但是已经缺少了一直陪伴着她的卓斐。

    奚然在逆袭成功之后,最终却选择虚度自己的生命。

    她受不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她看不下去的事情,每日在发生着,而她不能像在游戏里一样逆袭。

    所以她不想将自己真正的本愿显示出来,她只是想寻求一个真正安稳的生活。

    某一晚,昔日的好友打了电话过来。“奚然,我在H市的XX路上的XX火锅店啊,你要不要过来和我聚聚?”

    奚然挂了电话就出去了。

    或许她也只有这一个朋友了。要不是梦里的自己告诉她没有朋友是多么可怜,她也不会到现在也和曾经的朋友保持联络。成日呆在家里想着游戏里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好事。她想,她早晚有一天会给心理医生钱花。

    奚然慢慢地在街上闲逛,自己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完结。她最多的,就是时间啊。

    欣赏着沿路的风景,走着走着,她才发现自己迷了路。

    奚然反应过来时,自己的双脚已经不听使唤似的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屋檐上残留着的雨水滴在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再见。”夹杂着雨滴声,耳边又回响起卓斐那句决绝的话来。奚然颤抖地流着泪。她看见,黑色的夜空下,窄窄的胡同里,只有那一家店,彻夜开着,从未关闭。

    就像是等待着,它一直等着的人。

    【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open ending

    想看HE的买下章番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综穿升级逆袭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懿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懿羲并收藏综穿升级逆袭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