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70.吃醋,他说今晚不回家。

70.吃醋,他说今晚不回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执拗,却又一根筋,她心里早已认准了他,就一定不会改,只要他努力挽回,他知道,若若一定还会回来妗。

    甄艾用了去陪岑安的借口才得以躲开陆锦川的黏人,岑安出事,是陆锦川顺风顺水这二十多年里唯一的污点,也是他不愿轻易提及的一点隐痛。

    那个对着他叽叽喳喳,又是要签名又是要合照的小女孩,大约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甄艾远远停了脚步,宋清远站在树下,白衣黑裤,一如当年那个清俊温润的少年。

    她忽然觉得眼眶酸胀,几乎要哭出来,多久没有见到他了?她以为她是恨他的,可在见到他的这一刻,甄艾方才明白,对于清远,她仿佛永远都恨不起来。

    可是如果真的心里有怨有恨,那不如就去恨命运的翻脸无情吧跬。

    宋清远看到了她,夏末的季节,她穿他最喜欢的连衣裙,长发梳拢扎在脑后,不施粉黛的小脸晶莹白皙,丁点瑕疵都没有的肌肤吹弹可破,要他忍不住想要像从前那样,低头轻轻的吻上去。

    “若若。”他叫她的乳名,微笑着对她伸出手。

    甄艾的眼泪差一点掉下去,可是,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是甄珠的丈夫,而她,也快要嫁人了。

    嫁了人,她再也不会见他,再也不会把一颗心都留给他了。

    终究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做出大方得体,却生疏至极的笑来:“宋……先生。”

    宋清远清晰的听到一声碎裂的声响,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跌碎了,可他知道的是,他的心口那里,瞬间就空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甄艾缓步上前,不知怎么的强撑,才能让自己克制着没有扑进他的怀中大哭一场。

    从前她有他,所以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发泄委屈的地方,可是如今没了他,甄艾已经长大,变的坚强了。

    宋清远死死的捏紧拳,总是温润清透望着心爱的人的眼眸,有短暂的阴霾闪过。

    没关系的,没有关系,甄艾还没有嫁,他还有时间挽回她。

    “若若,你从来不会这样叫我,你这次,真的生我气了是不是?”

    宋清远努力克制,一如既往的温柔,他走近她几步,甄艾却后退避开。

    “若若,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永远都不会变,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甄艾终是轻笑摇头,如今,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一尘不染的少年,而她,也不是那个傻乎乎一心一意等着他的笨女孩儿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食言了,可是若若,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以后我们可以……”

    “别说了。”

    甄艾实在不忍心把昔日的爱人想的太龌龊,可这些话,她听的多了,真的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厌恶。

    明明是他做了错事,背弃了誓言,可为什么到头来罪魁祸首却成了她?

    为什么她可以坚守,他却不能?也许……

    甄艾想到岑安的话,也许只是爱的并不够深罢了。

    她的心仿佛绞着一样的疼,付出一切倾心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啊,原来却并不如她所想。

    “好,我不说了,那么若若,算我求你,不要嫁给陆锦川好不好?”

    宋清远望着她,满目的伤痛和哀恳,可不知怎么了,甄艾却觉得一颗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宋清远,当初你要娶甄珠,我求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快要死的时候,你又在哪?”

    “我……”

    甄艾不等他开口,继续说道:“我已经想通了,你既然娶了甄珠,那就好好待她,我和你之间,就……到此为止吧。”

    “我不答应!”宋清远忽然一步上前死死扼住她的双肩,他近乎咬牙切齿一般望着她,眸子赤红:“你告诉我甄艾,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变心了,你是不是爱上姓陆的了?你是不是……已经被他睡了!”

    甄艾从未曾见过这样的他,一时之间竟是怔愣的说不出话来,直到肩胛处的剧痛袭来,她方才清醒,他的话,实在

    太刺耳!

    背叛的人是他,做了错事的人是他,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宋清远!”甄艾用力把他推开,宋清远却像是着了魔,双手紧紧攥住她的肩一丝不动。

    “你放手!”甄艾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宋清远仿佛回了魂,慌地松开手,却胡乱把她揉在怀里:“若若,若若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你不要和我分开,我也不能和你分开……若若若若,没了你,我生不如死……”

    若是从前,他不需要说这么多,只要抱着她,她的一颗心几乎都会融化,所有的小别扭和生气都会烟消云散,可此刻,她不知道是不是这颗心被他伤的太透太深还是怎样,她除了些许的心酸,却仿佛再也不会动摇。

    情话说的再动听有什么用?都比不上他做出的一个每一个伤人的举动。

    “清远,你别这样……”

    宋清远抱住她的手臂忽地一顿,他没有想到,他说了这么多,换来的只是她这样清淡的一句。

    “若若……”他红了眼眶,怔愣看着她,声音嘶哑:“你是不是想我死?你对我这样,我真不如死了好……”

    甄艾心中,忽地涌起一阵酸楚,却是为当初那个傻傻去寻死的自己。

    “我来,不是想听这些,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说,我这就回去了。”

    甄艾整理衣服,转身欲走。

    “若若。”

    宋清远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却是突兀的平静和冰冷。

    甄艾的步子一下顿住,脊背上有莫名的寒意涌出,她怔仲回头,却正看到宋清远此刻的脸。

    阴沉,冷凝,却又透着执拗的决绝和说不清的,让人害怕的诡异。

    “我知道,陆锦川比我家世好,比我有钱英俊,你在他身边这么久,他待你又不错,会被他蛊惑也是正常,只是若若,你当真以为陆锦川是因为爱你才要娶你?”

    宋清远望着心爱的女孩儿,却丝丝冷笑:“别傻了若若,陆锦川的风流史多的可怕,等他玩厌了你,你的下场有多惨你想过没有?”

    “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我不想知道未来我会怎样,我只要知道,就现在,一个认识我只有不到一年的男人肯因为喜欢而娶我,比那些口口声声说着爱却娶了别的女人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若若,你还是在意我,在意我娶了甄珠这件事,若若,你心里还有我,你爱的也是我,别再骗你自己了……陆锦川给不了你未来,可我可以……”

    “宋清远,对我说这些话之前,你别忘记自己是有妇之夫,也许你从不知道,我甄艾就算再无能,再懦弱,也不会去做小三。”

    甄艾捏紧手心,不示弱的望着他。

    也许是从前的爱情太简单没有染上尘埃,所以他在她心里简直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最佳代表,可如今这一番深谈,她渐渐开始醒悟,他或许,真的不是她想象的那个样子。

    “若若,我不会放手的,还有,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原本我想等到我们的洞房夜,可是如今看来,怕是要提前与你说了。”

    宋清远忽然神秘一笑,那笑意里,却带着笃定的成竹在胸。

    “什么事?”甄艾觉得心口里微微咯噔了一声,仿佛有说不出的冷意在心底弥漫氤氲。

    宋清远却不答:“若若,你现在可以走了,但是你要记住,很快,很快我就会兑现我们的诺言,带你离开。”

    “宋清远……”

    甄艾下意识叫他,可他转过身,只是略停了片刻,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会是什么事?甄艾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可怕,她绞尽脑汁的想了一路,却仍是想不到,她和宋清远之间,还有什么,是她自己不知道的。

    回程的计程车上,甄艾靠在车窗上,恍惚望着外面飞快闪过的一切。

    时光无情,浮光掠影,曾经的所有期盼,如今想来仿佛自己都开始怀疑,生活进入了她从不曾想过的画面,她只能被动的接受。

    可更让她想不到的却是,竟然有那么一天,宋清远在她心中的重量,开始慢慢的消减。

    而那一个人,甄艾轻轻闭上眼,暖

    阳落在她的脸上,她想到他的笑,在望着她的时候,总会笑的那么放肆,却又那么的暖。

    陆锦川……

    唉——甄艾心里长长叹了一声,从想到他就觉得厌恶讨厌,到如今丝丝纠缠,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车行一半,忽然接到岑安电话。

    “小艾你在哪?”岑安的声音有些急迫。

    “怎么了?”

    “陆锦川刚才来接你,可是你不在……”岑安急的跳脚:“我都不知道怎么圆下去,幸好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甄艾只觉得心口一缩,她知道,陆锦川看起来不羁狂放,实则心思十分缜密,她的谎话被拆穿,待会儿回去……

    竟然有些紧张,夏末的天气,掌心后背,密密麻麻都是一层细汗,甄艾张嘴想说话,却感觉嗓子有点发粘,懵然的挂了电话,心头却有了忐忑。

    若让他知道她去见了宋清远……

    到了梅岭别墅,下车时已近黄昏,佣人殷勤开了大门,还好心提醒了一句:“少爷回来一会儿,瞧着心情不大好,刚才韵梅都被骂了……”

    甄艾点头,低声道谢,心里却觉得自己今日什么都不曾做,说的话也是与宋清远撇清关系的,那原本的几分忐忑也就抛在了一边。

    别墅里冷气开的太足,甄艾辅一进去就觉得全身热汗一消,凉意直接就扑到了心口上。

    陆锦川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笔电,他正在开视频会议,带着耳机神情严肃,并没有抬头看她。

    甄艾先去随意梳洗了一下,然后又去泡了两杯茶,就安静坐在一边等他。

    沙发上随手放着几本书,都是她平日打发时间的,就拿起一本,静默看了起来。

    渐渐看的入神,连他什么时候结束了会议都不知道,直到他走到她的面前,颀长身躯倾覆下来几乎将她整个人笼罩,她才骇然的丢开书,抚了一下微惊的胸口:“吓我一跳你。”

    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微嗔的,陆锦川却觉得心头上烧着的那一团火越来越旺。

    她背着他去见旧情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是不是也用这样的口吻,是不是,也如他们此刻这般离宋清远这么的近。

    “怎么了?”似是意识到他的沉默,甄艾轻轻问了一句,却是依旧有些不太习惯的想把他推开。

    陆锦川却不像往日那样死皮赖脸的纠缠,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甄艾,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甄艾端茶的手微微一紧,旋即却是垂了眼眸缓缓开口:“对不起,我没有去岑安那里,我去……见了宋清远。”

    空气,似乎一下就凝滞了。

    甄艾放下茶盏,抬眸看他:“陆锦川,我只是不想你生气。”

    这个理由听起来多好,仿佛是她在一心一意的为他着想一样。

    陆锦川知道她不会再说谎,毕竟,他走之后岑安一定会给她打电话。

    可他的怒火却没有办法消减,他就是不喜欢她这样清清淡淡的表情,仿佛根本不觉得她去见旧情人是什么不应该的事!

    “既然知道我会生气,为什么还要去?”

    “陆锦川……”

    甄艾不想吵架,声音放的更轻软,甚至,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她的示好,却让他心底一阵自嘲,是因为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才会反常的低声下气?

    “你如果想让宋家更惨,那你就继续去见他吧甄艾!”

    陆锦川不想再看到这样的她,狠绝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向外走。

    “你去哪?”

    甄艾下意识的起身,喃喃轻问。

    陆锦川仿佛听到她的声音里有一点惶恐和不安,他心头微酸,下一秒似乎就要心软,可他掐住掌心,逼着自己向外走,不回头看她。

    “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多的旧情人约会去赴。”

    他丢下一句嘲讽的话,几步下了台阶,高大颀长的身影融在黄昏的迷离光影中,仿佛有些模糊,甄艾隔着落地玻璃窗怔怔望着他走远,不知怎么的,鼻子忽然就微微

    的酸了。

    陆锦川……

    我今天其实并不想,并不想让我和你之间,又像从前那样开始冷战,所以,所以我甚至不顾矜持,主动的去讨好你。

    甄艾缓缓坐下来,也许是她错了。

    不,真的是她错了,已经要和他谈婚论嫁了,她却去见宋清远,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甄艾下意识的想要拨打他的电话,把今天和宋清远的对话说给他听,可几次三番,她到底还是放弃。

    她不是喜欢解释的人,尤其她这样的性子,面对他的指责和刻薄的时候,更是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

    夜了,他还没有回来。

    厨房早已准备好了晚餐,甄艾没有胃口,让他们都端下去了。

    她上楼,洗了澡躺在床上,那张大床是陆锦川新买的,他说以后结婚了要睡一起,床必须要又大又舒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