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71.你给我穿上,今天我就放过你

71.你给我穿上,今天我就放过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上楼,洗了澡躺在床.上,那张大床是陆锦川新买的,他说以后结婚了要睡一起,床必须要又大又舒服。

    那天她还红着脸骂他了,可他只是笑嘻嘻的,又是亲她又是抱她,让她再多的难为情都烟消云散了妗。

    甄艾睡不着,干脆又起身,回了之前她的卧室。

    手机在掌心里暖热了,她挣扎无数次,最后还是发了一天简讯:你还回不回来?我困了。

    发出去之后就一直迷迷糊糊的等着,他的简讯传回来,只是冰冷的三个字:不回了跬。

    甄艾一下握紧掌心,静默的夜里,仿佛人总是格外的脆弱,也仿佛,被宠了自己那么久的人冷落,忽然变成了无法接受的事情。

    屏幕在掌心里暗掉,房间里重又一片黑暗。

    甄艾,别想了,就这样吧。

    她自己劝慰着自己,却终究还是觉得心里有隐隐的难受滑过。

    *******************

    梁思谆劝他:“眼看就该领证了,你这时候闹什么别扭?传出去,外面又不知怎么乱写,让陆叔知道了又该生气。”

    陆锦川仰首喝光杯子里的酒,起身走到露台上,赤luo着上半身的男人有着精瘦结实却又不显羸弱的强壮身体,只是随意双手撑在栏杆上的动作,那背影看起来都让人心跳加速。

    “锦川。”

    席佑晨却笑:“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见一面你就吃醋,若是人家两个从前还发生过什么,你不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她敢!”

    陆锦川倏然回身,眸子里已是一片冷寂,可收紧的手指却仍是泄露了他的心事。

    甄艾已经23岁,可宋清远却比她大了五岁!

    依着她对他的痴迷和深情,说不定两人真的就……

    席佑晨这话也不是乱说的,他是个男人,当然知道男人的心思,宋清远与妻子不睦,全都是因为那个甄艾,这男人对喜欢的女人,就没有一个不想弄到手的。

    更何况,甄艾又不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宋清远不好下手,她大学都毕业了!稍微开放点的姑娘们,指不定男朋友都换了几茬,他就不信宋清远没打过那个主意。

    说起来,席佑晨是打心眼里不想陆锦川和甄家扯上关系的,甄慕远那个老东西,名声差的可怕,这些年越来越落魄,主意都打到了亲生女儿身上去,若不然锦川也不会和甄艾扯上关系。

    不过,这倒正合了那老东西的心思,锦川有的是钱,手面又大,从前顾忌着甄艾的面子给他几分脸色,当然那甄慕远也没少狮子大开口,只是锦川没让甄艾知道罢了。

    但这次,两人的婚讯一传出去,那老东西立刻就开始大言不惭的自称是锦川的老丈人了,这几天,也没少仗着这个名头出去兴风作浪,还真是糊弄住了一些不知内里的人,捞了不少的好处。

    等真的去甄家提亲,席佑晨敢用自己下半身的幸福起誓,他不从锦川身上撕下来一大块肉他席佑晨以后夜夜不举!

    “锦川,不如你再好好想想……”

    席佑晨话一出口,梁思谆就看他一眼,那目光仿佛在说,要真是听你的劝,还能走到领证结婚这一步?

    陆锦川却不说话,只是想到从前,她为了宋清远做出自杀的傻事,她为了宋清远那么决绝的指责自己,她为了宋清远流的那些眼泪,她在宋清远面前的欢快和喜悦……

    只是,如果她的心里还忘不掉宋清远,为什么要答应和自己结婚?

    为了气他,为了逼他,还是……

    想到那个不可能的可能,陆锦川终是自嘲一笑,他知道,也不在意,甄艾不喜欢他,自始至终,都不。

    可是要放开手……

    这些日子渐渐亲密起来的相处,却像是女巫带着魔力的歌声在蛊惑着他,让他泥足深陷,无法脱身。

    一直没说话的宁淳却有些迟疑的开口说了一句:“我觉得……小嫂子不是那样的人。”

    宁淳与甄艾接触的多一些,了解的也深一些,甄艾那样洁身自好又保守矜持的女孩儿,大约是不会婚前就做出离谱的事情的,而且几次接触下来,宁淳打心眼里觉得甄艾

    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还没开过荤的小丫头。

    席佑晨却瞪他一眼:“你觉得你觉得,你懂什么?你玩过几个女人?”

    宁淳不服气:“你玩的女人多,还不是被骗了一次又一次!”

    “你——”席佑晨瞪着他,宁淳也梗着脖子不服软,到底席佑晨还是败下阵来,谁让人家说的是大实话呢。

    甄艾放下电话,微微踌躇了一下,还是给陆锦川打电话。

    方才婶婶打来电话,要他们晚上一起回去吃饭,她至少也得把这话给带到。

    陆锦川接起电话,声音还有点硬:“什么事。”

    甄艾的声音通过听筒细细传来:“你下午回来接我一下吧,婶婶让我们回去吃饭。”

    她都搬出婶婶了,他还能说什么?

    “知道了。”

    陆锦川挂断电话,甄艾望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澄澈的眼眸里透出了不易觉察的一丝落寞。

    洗漱出来,还未来得及换衣服,就听到了引擎声,心脏剧烈的一抽,下意识的奔向窗边。

    他正下车,身上的衬衫,好像还是昨天那一件。

    甄艾不自觉的抓紧窗帘上的流苏,细细软软的丝线缠绕着她葱白一样的指尖,却又仿佛勒在了她的心上,生出一些微涨的酸疼,还有小小的欢喜。

    他上楼,仿佛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进了浴室。

    甄艾坐在卧房的椅子上,长发微卷着披散下来,从她裸出的肩膀蜿蜒滑落,她觉得心有点乱,就走到窗子边,随手拿了一本书。

    书上墨色晕染的字一个一个在她眼前跳跃,她的目光却凝着窗子外的葱翠碧绿,忽然间想到消夏园自己卧房外的那一棵大树,不知今年的枝叶是否也和去年的夏天一样浓密。

    那时候她整日的待在消夏园里等着她的宋清远,蝉声听了一遍又一遍,她睡着又被落叶惊醒,一天却还是漫长的仿佛不会结束。

    她的青春,她的爱情,要她像是树木一样自给自足的避世在消夏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为了那个承诺,望眼欲穿。

    渐渐回过神来,她此刻在梅岭别墅,她身边的男人,已经是陆锦川。

    甄艾放下书,才察觉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陆锦川赤着上身出来,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浴巾,他也不管湿透的黑发还在往下滴水,只是用一双黑的摄人的眼眸望着她,缓缓开口:“你把我内.裤放哪了?”

    甄艾只看了他一眼,就脸颊绯红的闪开眼神,强稳了心神才让自己看起来还算镇定的往衣柜那边走:“我前几天收拾了房间,重新规整了一下,在左边往下数第二个抽屉里。”

    她说着,已经拉开抽屉,取出一条卷好的内.裤递给他。

    陆锦川却不接,发梢上不断的水滴落下来,打在他的睫毛上,也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甄艾咬了咬下唇,一向性子内敛的她又开始双颊绯红,而那红,却仿佛在他的注视下渐渐弥漫到耳朵和脖子。

    “我给你放床.上……”甄艾微微转身,虽努力保持着震惊,却到底还是透出两分的慌乱。

    陆锦川却伸手攥住她细细的手腕,甄艾下意识抬头,正对上他黑曜石一般闪亮却又幽深的双瞳,她想要拉回手臂,他却加重力道。

    浴巾松垮下来,露出他结实性感的六块腹肌,露出那让人脸热心跳的雄性诱.惑,直到最后,她只在上次慌乱中看过一眼的坚硬如铁,就那样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陆锦川……”

    甄艾难为情的几乎要哭出来,拼命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他却干脆利落的把她拉到床边,指了指那条内.裤:“你给我穿上,我今儿就放过你。”

    他说的气定神闲,她的脸色却一点点的白了起来,而到最后,那总是清冷透彻的眼眸里,渐渐有了雾气氤氲。

    就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与他不对等的一类人,他在羞辱她,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她的“背叛”。

    可甄艾做不到,仿佛是骨子里蕴藏的那些骄傲和清高依旧在坚强的作祟。

    “你放开我!”甄艾使劲儿甩开他的手:“陆锦川,你别这样侮辱人,我不是你外面那些莺莺燕

    燕,为了讨好你什么下贱事都能做出来……”

    “莺莺燕燕……”

    陆锦川重复她话语里的这个词,眉眼却已经冷了下来:“你以为我是你吗甄艾?”

    他站起身,几乎是掐住了她的单薄肩膀一样的用力:“你自己说说看,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外面还有什么女人?”

    “你在外面,和谁在一起,我怎么会知道!”

    “行。”陆锦川嗤笑,在她的心里,他永远都这么脏!

    早知道会如此,他又何必为了她伤了傅思静和云卿的心?

    他转身,兀自在她面前穿上衣服,甄艾别过脸,心里有小小的愧疚,却又无法在这样的时候说出口。

    他随便套了T恤和仔裤就要出去,甄艾看着他下楼,到底没忍住:“晚上还要去叔叔那里……”

    陆锦川停住脚步,转身靠在栏杆上,他望着她,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来,领口松垮的烟灰色T不羁的贴肤在胸口,却露出迷人的锁骨和大片蜜色肌肤,他笑,薄唇斐然:“都到这种地步了,我还得给你面子?”

    甄艾只觉胸口一滞,长睫垂下来,遮住她眸子里隐约的雾气,她觉得难受,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他什么都不问,就生气发火直接判了她的死刑,她已经主动开口求和,他却这般态度,是她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他真的愿意和她好好经营婚姻……

    其实,他只是想把她弄上.床而已吧。

    她不说话,陆锦川也懒得再纠缠下去,转身就往楼下走。

    甄艾看着他离开,眼泪一下就淌了下来,她倔强的想要把眼泪憋回去,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心里憋屈的难受。

    陆锦川一直走下楼梯,都没听到一丁点的动静,心里……到底还是有一点挂念,回过身,却看到她披散着长发赤足站在门外,低了头似在哭泣,却又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的样子。

    他的心,一下就软了。

    除了岑安那一次,他从没见她在他面前这样哭过。

    她的肩膀抖动的厉害,却就是撑着不发出一点点声音,若非他回头,她还不知道一个人要哭多久。

    “快去换衣服,我在客厅等你。”

    陆锦川一开口,声音已经有了松软的迹象,甄艾错愕睁眸,却看到他竟然还在,只觉得心口里微微一跳,那些难受和委屈竟有了烟消云散的意思。

    却到底还是丢了脸面,不肯就这样乖乖的顺着台阶下。

    复又低了头,咬着下唇就是默不作声,只是莹白的脚掌抵在木地板上,十个脚指头犹如珍珠一样圆润粉嫩,一下没一下的扣紧,又松开。

    陆锦川最是知道她,自尊心强,骨子里清高执拗,却又偏偏脸皮也薄的很。

    其实今天,她已经算是主动开口求和了,比以前,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进步,陆锦川抚抚额,“你再耽搁下去就要晚了……”

    甄艾还是站着不动,陆锦川上来几步,目光定在她赤着的两只小脚上:“你不乐意给我穿衣服,我可是特别乐意给你脱衣服的……”

    甄艾惊惶的抬头,清透含泪的眼眸仿若是受惊的小鹿,她瞪他:“臭流氓!”

    陆锦川不在意的耸肩,反正在她这里难听话听的多了。

    “你别进来!”甄艾不让他再上来,转身奔进卧室,又死死锁上了门。

    陆锦川看着她进去,眼底的笑意这才一点点的消散,他转过身,一步一步下楼,步子有点吊儿郎当,可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凝重与阴霾。

    不可否认,席佑晨他们的话还是入了他的耳,甄艾死活不肯让他碰,是不是她已经是宋清远的人?是不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些,早已被别的男人抢先占有了?

    甄艾换好了衣裙,化了淡妆掩饰眼睛哭过的痕迹,这才轻盈下楼。

    她的步子一向很轻,又穿的平跟鞋,陆锦川竟是没有觉察到。

    甄艾看到他侧对着自己站在窗前,他仿佛在看着什么,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看,一动不动的站着。

    他好看的半边脸隐在暗影中,她只能看到他侧面英挺的轮廓,还有,微微皱着的眉宇。

    与方才的嬉笑放.荡,简直判若两人。

    甄艾的步子缓缓停住,她静静看着他,竟觉得心口里滑过隐痛。

    “陆锦川……”

    “甄艾……”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又一起停住。

    甄艾捏了捏手心,那些原本压在心底的话有了倾诉的***,她抬眸看他,眸光镇定而又澄澈:“我昨天去见宋清远,只是为了告诉他……”

    陆锦川夹着烟的手指却缓缓抬了起来,他示意甄艾不必再说:“你们的事,和我无关,你只要记住我昨天的话就行。”

    甄艾怔愣看着他,他却已经转过身向外走去,她的心里渐渐有揪着的酸涩往外冒,他不会在意的,他——也不需要她的任何解释,她又何必,再去浪费口舌?

    ps:两万字奉上,谢谢大家,猪猪希望大家看书愉快!!时间不早了,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