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98.陆先生,请你管好你的女人,不要让她们随随便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98.陆先生,请你管好你的女人,不要让她们随随便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律师看她签完字,将分居协议拿过来:“……我现在去把协议给少爷送去。”

    他有些好奇,终是没忍住:“少夫人,您就一点要求都没有?”

    甄艾将手里的钢笔合上,放下来,她沉默了一会儿,抬眸,静静望着面前的徐律师:“我有提要求的权利吗?”

    徐律师看着面前年轻漂亮的陆家少夫人,见面之前,可以说,他对她丝毫同情都没有,可是见面之后,徐律师方才觉得那句话真的很对踺。

    通过耳朵认识的那个人,一定不如你亲眼看到的真实。

    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这位少夫人,绝非传言中所说的那样。

    “当然,您有权利提出自己的要求。”

    徐律师只觉得自己仿佛吃了豹子胆,不然,怎么敢身为雇主陆锦川的私人律师,他心里的天枰,却偏向了对方呢?

    甄艾对他淡然一笑,她的眸光有些迷茫:“我不想见他,可不可以以后,永远都不见他。”

    其实她知道,他们或许就没有见面的机会,可是她却还是放任自己这样说出来。

    不见,就不会再动摇,不见,就可以封闭着这颗心,等到离婚那一天。

    他总会再娶,婆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婚事就这样僵持下去,既然已经注定的结局,那就不要再起风波。

    是不是因为知道,她没有守住自己的身,却渐渐的连这颗心都开始丢盔弃甲,所以才想要先把自己封存在一个死胡同中?

    她提出这样的要求,一定会激怒他,他那样骄傲的性子……

    甄艾轻轻闭了眼,徐律师的办公室不朝阳,坐在里面久了,觉得身上有些阴冷,她握紧了指尖,可连手指尖都是冰凉的。

    那样骄傲的他,却一次次在她面前低头,那样骄傲的他,却愿意包容那样倔强而又别扭的她。

    不是一次,而是无数次,无底线。

    每每想起,都忍不住鼻子发酸,不敢再想,不能再想。

    她逼着自己赶快忘记。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可不可以先走了?”

    甄艾站起身,这是他的地方,待在这里,仿佛连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是折磨,她想要逃离,远远的逃离。

    徐律师点点头:“我送少夫人出去。”

    “不用,您忙吧。”

    甄艾拿好自己的东西,本来是要坐火车离开的,所以行李有些多,除了自己的提包之外,还有两只不小的包包,装了衣服和随身物品,现在还在来时坐的那辆车子里放着。

    甄艾走出陆氏的集团大楼,方才发现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了下来,仿佛快要下雨了。

    她从车子上取了自己的行李,司机十分客气的问她需不需要送,甄艾摇头拒绝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是彻底撇清关系的好,她不要再欠他的情。

    只是,从前到底已经欠了那么多……

    徐律师拿了甄艾签好的分居协议去顶层陆锦川办公室找他。

    陆锦川的助理说他正在忙,徐律师就在旁边的会客室暂等,孰料他才刚坐下,助理就过来请他过去。

    “她签字没有?说了什么。”

    陆锦川合上面前的合同书,从巨大的办公桌后抬起头来。

    微有些凌乱的头发,要他看起来越发的有些不羁,衬衫开了三粒扣子,领带也没有系,似乎昨夜睡的不好,他一双眸子有些赤红,下颌处隐约也有胡茬暗生。

    徐律师只匆忙看了一眼,就不敢多看,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少夫人已经签字了。”

    陆锦川霍地抬头看向他,眸子里的光芒似乎骤地暗沉了下来,徐律师只觉得背上一阵发紧,甄艾说的那句话卡在喉咙里,就再也不敢说出口。

    陆锦川却忽然冷笑了一声,伸手把分居协议拿过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名处。

    她的笔迹小巧秀气,甄艾两个字一笔一划,写的十分漂亮,一看就是自小下了苦功练出来的字。

    她习惯写完字时笔顿一下,在白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黑点,这一次,也不例

    外。

    他无声的念着那两个字,仿佛是咬在牙根里才能发出的切齿。

    他真是够蠢,事到如今,竟还对她的绝情和冷漠抱着幻想。

    陆锦川伸手拿过笔,他微微抬了下颌,嘴角勾着,笑容讥讽的潦草签下自己的名字。

    陆锦川三个字,张牙舞爪,似乎要把那两个小小的‘甄艾’给吞没掉。

    签完字,他直接扔了钢笔,‘吧嗒’一声响,徐律师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拿了协议预备出去,陆锦川却又叫住她:“她说什么没有。”

    徐律师正要摇头,陆锦川却倏紧一双漆黑眼瞳直直盯着他,一字一句,阴沉无比:“一个字,都不准隐瞒。”

    徐律师很快就做了决定,这不是他可以干涉和隐瞒的事情,如果真的这样做,他这份工作也别想保住。

    “少夫人说她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

    徐律师只感觉陆锦川的眸光盯得那么狠,他几乎汗湿了衣背。

    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少夫人说她不想见您,也希望,以后都不要再见到您……”

    徐律师恨不得将自己的头低到地缝里去,他说完这句话,办公室里仿佛瞬间就静寂了下来,那种静寂,像是一种沉甸甸的巨石压在人的胸口上,要人喘不过气来。

    不知过了多久,徐律师只听得一声清脆的折断声,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却见陆锦川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的坐着,而他的手里拿着那只被硬生生掰断的钢笔。

    墨水溅在了他烟灰色衬衫上,英俊的脸庞上也有隐约的几滴,徐律师吓的话都不敢说,陆锦川却只是那样沉默坐着,仿佛一樽永远都不会开口说话的雕像。

    窗外有闷雷声忽然响起,办公室里瞬间就暗了下来,他整个人似乎都隐在这暗色的光影中,连唇角下沉深刻的纹路,都渐渐瞧不清楚。

    甄艾提着行李走的艰难,出了陆氏集团大楼前面的广场,要往前再走一截,然后去马路对面才可以打到车,甄艾估摸着快要下雨了,不得不加快脚步。

    可刚刚有些吃力的过了马路,雷声夹着雨点就落了下来。

    她赶忙往公交车站牌下面走,想要去躲雨,却不料手提包的带子断裂开来,甄艾有些狼狈的将东西重新规整好,整个人却几乎被雨淋得湿透。

    有过路的年轻人帮她拎了东西,甄艾冻的有些瑟瑟发抖,颤声道谢。

    公交车过了一辆一辆,出租车都载的有人,眼看雨越下越大,甄艾实在有些冻的受不了,却有一辆红色的MINI缓缓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来,云卿那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庞,透过雨幕,朦胧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甄艾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脸上顿了一秒钟,随即就移开,她抬手抹了一下淋湿的刘海,苍白的脸平静的看着前方,眉目清朗。

    “甄小姐,我带你一程吧。”

    云卿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真诚,甄艾却是神情淡漠,没有应声。

    云卿干脆就熄了火,堵在这里,周围的人渐渐有了不满,她车子停在这儿,待会儿公交车过来,人们就要淋雨上车……

    甄艾一张脸渐渐白的厉害,她咬住嘴唇,这才扭头去看云卿。

    那个美丽的女人,悠闲的靠在车座上,笑吟吟看着她,眉目之间,却全都是隐隐的挑衅。

    世人都说,陆锦川从来不会吃回头草,所有和他分手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重新回到他身边。

    可她云卿偏偏不信这个邪,这不,这是第二次,她到底还是回到他的身边。

    甄艾这个妻子又能怎样?就算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却也可以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甄小姐……”

    云卿叫她,眉目间是骄矜的志在必得。

    甄艾干脆提了自己的行李,转身离开。

    云卿脸上的笑倏然一紧,竟是有些挂不住,她扭动钥匙,狠狠的拍打车喇叭,甄艾头也不回,一口气不停的冒着雨往前走,直到她走不动了,她方才随便找了个遮雨的地方停下来,她拿出手机,打他的电话。

    办公室里没有开

    灯,徐律师早已悄无声息的出去了,他似乎还保持着方才那样的坐姿,只是黑色的墨水在他质地良好的衬衣上缓慢晕开,犹如写意的水墨山水画。

    手机不停的震动,他抬起眼眸,狭长邪气的眸子里,渐渐涌上自嘲的玩世不恭。

    甄艾的名字在闪动,陆锦川修长的手指拿起手机,接起来,不疾不徐的:“喂。”

    “陆先生,我可不可以对您提一个请求?”

    甄艾挺直了脊背站在街头的屋檐下,她的眸子里水气氤氲,却辨不出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过往的行人打了伞形色匆匆,没人注意到她,她干脆在雨水的嘈杂声中,毫无遮拦的暴露自己的脆弱。

    “甄小姐请说。”他挑眉,握着手机的手指,却有些不受控制的收紧。

    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雨下的这么大,阻隔了他的视线,他有些不受控制的恍惚儿想,她此刻在哪里?

    手机里传来的雨水冲刷声十分的清楚,仿佛,她整个人就在那雨中。

    心脏有微微的抽搐,陆锦川甩甩头,神思渐渐的清明。

    “请你管好你的女人,别再让她们随随便便出现在我的眼前,分居协议我已经签了字,离婚的程序已经正式启动,陆先生,我和您,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妨碍不到她们什么。”

    她漠漠的说着,仿佛在背着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脸庞上湿漉漉的,她抬手去摸,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眼泪。

    陆锦川一双眼眸渐渐弥漫阴鹫,他的手掌撑在窗台上,却是用力到青筋毕露。

    忽而一笑,竟是脱口而出:“你说的是云卿?她是被我宠坏了,就是这么任性,如果打扰到你,那我代她说声对不起,甄小姐可要多多包涵。”

    他的话,他的声音,像是冰寒的利剑,穿过层层雨幕,直接就扎在她的心口上,这还不够,他用那些不经意的语调,他用那些随意的词汇,变作盐巴,洒在她鲜血淋漓的伤处。

    她没有再说话,沉默的挂断了电话。

    陆锦川听着耳边传来挂断的嘟嘟声,竟是许久都没有拿开手机。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街上的行人又变的多起来,甄艾拿好自己的东西,拦了一辆空着的出租车。

    陆锦川下了楼,云卿在楼下等着他,一如往常那样喜笑颜开的迎上去,陆锦川却站住脚步,冷漠望着她,忽然间抬手一耳光打在她脸上。

    “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云卿,再有下次,我不会这么客气。”

    他毫不留情面,只用一个巴掌一句话,就把她打入绝望的深渊中去。

    云卿捂着脸,怔然的看着他绕过她走远,竟然忘记了哭。

    大厅里来往的人低着头装作没有看到这一幕,云卿却觉得整个脊背都在发烫。

    陆锦川,你难道还不懂?你对我的所有残忍和无情,从今往后,都要由你的甄艾来买单!

    ************************

    崔婉给陆锦川打电话:“你向伯伯和你弟弟向衡昨晚的飞机,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你早点回来。”

    母子二人有了芥蒂,尤其陆锦川得知崔婉给甄艾说了甄慕远的事,二人更是大吵一架,这段时间陆锦川都没有回家。

    向家的聚会,关他什么事?他原本是张口就要拒绝的,却不料崔婉慢悠悠来了一句:“你叔叔婶婶设宴招待他们父子的,叮嘱了你务必要参加。”

    陆锦川从不会扫叔叔婶婶的面子,漫不经心应了下来,崔婉也不在乎他敷衍的态度,含笑挂了电话。

    陆锦川的车子驶入陆家庭院,司机将车子开到车库停好,陆锦川径自去了会客厅。

    向衡随着母亲这边,叫陆臻生叔叔。

    崔婉对这个幼子十分疼爱,平日也颇有纵容,向衡又最是嘴甜乖巧,也由不得崔婉夫妻这般纵容他。

    而今日不过第一次来陆家,向衡就已经和灵珊打成了一片,两个相差没几岁的孩子,叽叽咕咕凑在一起,议论着欧美的泰勒,麻辣鸡,JB,叽叽喳喳不可开交。

    连萧泽在一边都直摇头,灵珊可算是找到志同道合的玩伴了。

    陆锦川进来时,瞧到的正是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幕。

    “锦川来啦?”锦年一眼看到侄子进来,欢欢喜喜的迎出去,崔婉在一边看着,不由得心里有些发酸。

    而那个歪在沙发上,一顶棒球帽歪着戴的大男孩闻声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扑过去结结实实给了陆锦川一个大大的拥抱:“大哥!”

    向衡笑的灿烂,白皙干净,阳光剔透的少年,有着最清透的眼神,他望着陆锦川时有些羞涩又有些好奇,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来自血缘的濡慕。

    陆锦川低头看看向衡抱住自己肩膀的手,不由得蹙眉,他可不习惯和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就这样亲热。

    “你自己不会站?”陆锦川声音不冷不热的响起,向衡一怔,却是笑的越发灿烂,抓抓头立正站好,方才无尾熊挂在大哥身上的样子,要灵珊在一边笑的咯咯的。

    “好了好了,赶紧坐下来吃饭。”

    锦年生怕陆锦川不给向衡面子,两兄弟头一次见面就落下心结,赶忙出来打圆场。

    众人坐下来,偏生那个没心没肺的ABC左顾右盼,笑嘻嘻的对着陆锦川询问:

    “怎么不见嫂子?”

    向衡刚问出口,崔婉就摔下了筷子,向维民刚忙要阻拦,崔婉却已经噼里啪啦说出口:“阿衡你不知道就别乱讲,你大哥就要离婚了,什么嫂子不嫂子的,她也配……”

    崔婉还没来得及和小儿子说这些,向衡对陆锦川和甄艾的事情知道的也甚少,听得她这样说,差点跳起来;“离婚?为什么要离婚?我嫂子Sobeautiful!”

    向衡根本不把母亲的怒火放在眼里,有些激动的站起身,大声抗议。

    他回国前可是狠狠做了功课的,自然知道嫂子长什么样。

    他在国外有看过大哥的报道,报纸上也有嫂子和大哥的照片,向衡到现在还清晰记得那张照片上的大嫂,温婉文静的坐在那里,一双灵秀的眼眸里,有着秀丽倔强的神情,完全符合他对标准的中国大家闺秀的一切幻想。

    “胡闹!”

    崔婉自来不待见她那个儿媳妇,此刻听着小儿子也为那贱人说话,不由得动了怒,狠狠一摔筷子,厉声道:“你懂什么?长的漂亮有什么用?妖妖道道勾.搭男人的狐狸精,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这饭看来是没法吃了。”陆锦川不紧不慢的站起来,先给叔叔婶婶道歉之后,方才看向崔婉说道:“我和甄艾现在还没有签离婚协议,怎么说她还是我的妻子,向太太说话,还请客气一点。”

    崔婉柳眉一竖,正待要开口,向衡却眼眸一亮望向自己的大哥:“大哥,你不会真的要和嫂子离婚吧?你们要是离婚了,那我可要追求大嫂了!”

    向衡出生就在国外,思想极其开放,在他的观念里,离了婚就是自由身,从前的事情大可以一笔勾销,他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

    “你——”崔婉气的几乎要晕倒,向衡赶忙乖乖的去扶母亲,崔婉却一把推开他的手:“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陆锦川一双黑瞳越发幽深,微微眯起来打量自己这个同母的弟弟,他还真是没料到,他竟然有这样的胆子,觊觎他陆锦川的女人!

    “恐怕不能如向少所愿了。”陆锦川缓缓开口,唇角挑起若有似无的笑,看向那个阳光挺拔的高大少年。

    “Why?”向衡是典型的国外年轻人模样,耸肩摊手,有些夸张的惊讶询问。

    “我和甄艾是在考虑离婚的事,可大约,这个婚是离不掉的。”

    她欠了他这么多钱,一辈子都还不完,还不完,那就用她的人来抵偿。

    ps;向衡不是男二。。。甄艾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二,足以威胁到我们的少爷~~继续打滚儿求月票!大么么送给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