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120.京城晚宴上的重遇二四年未尝荤腥的男人太可怕了

120.京城晚宴上的重遇二四年未尝荤腥的男人太可怕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微微垂下的眼眸,遮挡住了神情中的异样情绪,夜色迷离,顾仲勋却清晰捕捉到了她的那一丝不愿。

    心情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但终究还是握紧她的手向前走,甄艾挽起裙摆,有些高的鞋跟,走起来她很不习惯,这四年,她几乎又要忘记高跟鞋穿起来是什么感觉了。

    头发不长,只能低低在颈间挽一个松松的发髻,没戴太多的首饰,只是耳下垂着一对碧玺耳坠,行动间,两点绿光耀眼闪动,却是低调的夺目该。

    迈上台阶的时候,顾仲勋在她耳畔声音低低:“小心裙摆。”

    甄艾应了一声,将裙摆细心的挽好,低头看着石阶,一步一步,走的缓慢,小心蹂。

    赵景予的车子停稳,他却没有急着下车,岑安坐在他的身侧,换了一身白色的礼服,同色系的小尖跟鞋子,头发绾的一丝不乱,妆容亦是精致无比,她乖乖坐在赵景予的身侧,双手放在膝上,一动不动,他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甚至紧张的吞咽口水,手指都在颤抖。

    “安安乖。”赵景予抬手,手掌笼罩住她的手背,轻轻抚摸了一下。

    岑安使劲点头:“我很乖。”她的眼眸亮闪闪的,含着期盼。

    “真的,真的乖乖陪你宴会后,就可以看到宝宝吗?”

    她紧张的手指尖紧紧的陷入腿上的皮肉里,裙子都弄的皱起来,赵景予垂下眼眸,将她的手指拉开,将裙子上小小的皱褶一点一点的抚平:“当然是真的,安安只要乖乖听话。”

    “我一定乖乖听话,一定的!”岑安使劲点头,亮亮的眼眸,要她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赵景予竟是莞尔,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我知道。”

    他带着岑安走进宴会厅的时候,人群中有短暂的静默,但随即,却是有嘈杂的议论声低低响起。

    赵景予充耳不闻,只是挽着岑安的手臂向厅中走去。

    “别怕。”似乎察觉到她的紧张,贴着自己的身体都在颤,赵景予侧过身子,竟是别样亲密的在她耳畔轻哄了一句。

    岑安轻轻点头,卷翘的长睫,却是因为害怕而簌簌颤抖起来,赵景予干脆放开她的手,直接把她搂在了怀中。

    岑安微惊,但想到他来时说的话,想要挣开的动作,到底还是停住,她就乖乖的任他抱着,脸上挂着他要求的浅浅的笑意,在他身畔亦步亦趋。

    “景予啊……你如今真是长大了,安安这孩子,遇到你真是福气。”

    他的做戏,显然还是起到了作用,长辈的赞叹要他赶紧谦虚的摇头:“陈伯伯谬赞了,安安是我的妻子,我自然要待她好。”

    “伯母瞧得出来,安安这样依赖你,可见你平日对她是真心的,不是做戏……唉,可怜见儿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真是让人难受。”

    “伯母别难过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很痛心……可是,如今,也只有好好照顾安安……”

    “……都五个多月了呢……竟就没了……”

    那太太的一句话还未说完,赵景予就觉得心口里咯噔了一声,果不其然,他回头一看岑安,她脸色煞白吓人,整个人已经剧烈颤抖起来,眼眸仓惶的四顾看去,渐渐有泪淌下来:“孩子,孩子呢……我的孩子……”

    “安安……”

    岑安却一把甩开赵景予的手,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却又四处张望:“孩子……宝宝,快过来……妈妈好想你……”

    “安安……”

    赵景予一步上前,将她牢牢抱在怀中,压低了声音在她耳畔:“安安你忘记我的话……”

    岑安却血红着一双眼睛瞪向他,劈头啐在他脸上:“骗子!你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岑安哭着哭着忽然笑起来,她推开赵景予,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几乎是嚎叫出声“孩子死了,孩子已经死了……骗我,你骗我……”

    “安安。”

    赵景予不顾她发疯的时候会伤人,依旧上前,将她紧抱在怀中,他望向周围愕然众人,沉声致歉:“抱歉诸位,内人身体不适,我带她先走一步……”

    岑安拼命的嘶吼挣扎,可赵景予的手臂犹如铁镣一样紧紧扣着她的身体,她根本挣不开。

    甄艾刚与顾仲勋和几位熟识的长辈应酬完,两人还未靠近宴会厅,就听到里面断续传出

    的凄厉叫喊。

    顾仲勋尚不知内情的面露疑惑,甄艾却已经挣开他的手臂快步跑进厅内:“安安,安安……”

    她不顾脚下的踉跄,挤过人群就去搜寻岑安的身影,却只看到赵景予臂弯内露出的半张扭曲侧脸,甄艾只觉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似要生生的被刀子刺出血来。

    “安安!赵景予!放手!你弄痛岑安了!”

    甄艾不管不顾的想要掰开赵景予的手,却被他单手直接推开,那个男人,居高临下望着她,神情是极致的残忍和冷漠,低沉的声音,是只有她和岑安才能听到的阴鹫:“甄小姐,不关你的事,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赵某对你不客气……”

    在他怀中挣扎扭动的岑安忽然却静默了下来,她凌乱的发丝之下,那一双琉璃一样澄澈的眼眸渐渐有了焦距,“小艾。”

    她忽然叫甄艾的名字:“我没事。”

    “安安,我带你走……”

    岑安却不去握住甄艾伸过来的手,她摇摇头:“小艾,宴会就要开始了,你去整理一下头发,好吗?”

    “小艾,我带你去休息室。”顾仲勋从人群中走出来,拉住那个鬓发微乱的苍白女孩儿,将她护在自己身后,对围观的人群轻声却又不容抗拒的开口:“请让一下!”

    甄艾被他拉着离开,却仍不时的回头去看岑安,人群渐渐把小小的岑安吞没,她的眼睛疼的厉害,到最后,离开众人视线那一刻,到底还是眼泪落了下来。

    陆锦川从何部长的房间离开出来时,宴会厅中的插曲早已落幕,只是众人好奇的交谈和嘈杂的议论,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示意陆成去探问情况,陆锦川拿了一杯酒,径自走到一边。

    杯中威士忌喝光那一刻,眼角余光看到一个天青色的纤细背影,在长长昏暗的走廊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放下酒杯,却已经迈开长腿向着那背影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晚上九点,顾子铭该回去睡觉,那孩子却执拗不肯和佣人回去,一定要和他与甄艾一起,甄艾去打理头发的时候,顾仲勋动了怒,亲自带了顾子铭出去车库那边,将眼泪哗啦的他塞上车子教训了一顿。

    顾仲勋要她在更衣室等他回来,可她怎么能这样安心坐在这里?也不知道岑安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方才,怎么会那么突然的发病?

    其实也知道,赵景予要利用岑安来拉拢人心,必定会待她十分好,但心里,终究还是挂念。

    长长的走廊,铺着厚厚柔软的地毯,踩上去,鞋跟几乎都要没进去,她走的有些不稳,只得小心翼翼的挽着裙摆,低头看着脚下,缓慢向前。

    长廊里的灯光不是那么明亮,外界都有传言,何部长是十分低调节俭的人,这一处庄园,还是因为他十岁的爱女喜欢骑马才买下来的,若非如此,何部长竟是连多余的第三处房产都没有。

    廊灯开的很暗,也是因为宾客大约都在前厅,很少有人会来这里。

    四周都静悄悄的,可地上柔软地毯的作用下,甄艾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清。

    远远的,前厅悠扬的音乐声传过来,像是隔着一道水岸的渺茫,她行走的身影依旧袅娜,宛若是雨后江面上,冉冉升起的一道青烟。

    不管经历多少,不管改变多少,而那些良好的教养却是镌刻在骨子里的无法抹去的。

    她依然穿不好高跟鞋,哦,这一点说起来,她还真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淑女。

    可不知怎么了,他就是喜欢她身上这些小小的,不那么规矩的与众不同。

    就跟着她的身影往前走,希冀这一条长廊是永远都没有尽头的,他可以这样在她身后,望着他朝思暮想的人,到天长地久。

    可走在前面的人却忽而顿住了脚步,低头,一只脚小心的提起,却挣不脱——地毯上长长的洁白绒毛缠在了鞋跟上,她想要弯腰蹲下来去解开,可长长的裙摆还挂在臂弯上,鞋跟又太高,她就要站立不稳,短暂的迟疑之后,甄艾干脆轻轻一咬牙,踢掉了鞋子……

    小巧精致却又玉白可人的脚丫踩在洁白的地毯上,却衬的那耀眼的白都有些微微的发黄了,陆锦川盯着她的身影,一秒钟都不愿错开视线。

    她放下手臂上的长长裙摆,蹲下身子,那天青色的浅淡在她身后展开,短了很多的头发遮不住裸露出小半的背部

    ,仿若凝脂一样的肌肤,被不甚明亮的光线映照的犹如上好的蜜蜡,纤细的腰肢,只有盈盈的一握,她柔软的弯下身子,少顷,又扶着墙壁站起来,重又穿好鞋子,拎起裙摆。

    陆锦川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开始猎猎燃烧起来,而身体却是先于意识出动,在他还未曾反应过来的那一刻,他已经几步走到她的身后,结实的双臂箍住她的细腰,将她牢牢圈入怀中。

    甄艾吓了一大跳,最本能的反应就是拼命的挣扎想要挣开。

    “小艾,是我。”

    他的声音,轻呵在她的耳畔,怀中被紧抱的那个人,短暂的停滞了一秒钟之后,却挣扎的越发厉害起来。

    她和从前不一样了,像是长了一身刺的小猫,扎的他竟有些束手无策。

    干脆将她在怀中翻转过来,直接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他结实的手臂撑在她的肩侧,醉后的气息有着微微的灼烧,他离她那么的近,他的胸口几乎就要压在她胸前柔美的起伏上。

    甄艾几乎不敢剧烈的喘息,死咬了牙关怒目瞪着他。

    那个俊美无俦的男人却挑起菲薄的唇轻轻笑了,而那狭长邪气的眼眸里,更是蕴满了无数闪亮的笑意,他倾下身子,离她更近了,闪亮的眼眸里,映出两个小小的她:“小艾……四年前的话,我只说了一半。”

    他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让甄艾根本摸不着头脑,四年前他说的话多了去了,她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陆先生……请您自重!”

    甄艾微微的偏过头,他灼烧的气息就在她的颈侧,让她那里的皮肤都似乎起了一层微微的小颗粒,她的脸颊开始发烫,渐渐的,那烫热的感觉竟是传递到了耳朵和全身来。

    甄艾清醒的知道,她必须要赶紧离开他的桎梏,她不能继续与他保持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

    他,陆锦川,是一个让人感觉不安全的男人!

    “什么自重?”他竟然恶劣的低低笑出声来,甄艾忍不住蹙眉怒目看他:“陆锦川!”

    他的视线却逐渐的定格在她的脸上,目光一寸一寸,自她眉毛一路凝视到她纤小的下颌。

    依旧没怎么化妆,却是因为参加宴会的关系,只是淡淡的施了底妆,依旧没有用口红,唇色是天然的晶莹粉色,仿佛她一如既往,仍是四年前的模样,可他却第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全部变化。

    依旧细腻白润的肌肤,却不再是四年前精致呵护出来的细瓷一样的苍白,依旧乌黑的眉眼,在那水润清秀之下,倔强和坚韧的神色却是渐渐占了上风,他的甄艾啊,在离开了他之后,变的那么坚强起来,他唯一的念头,却只是心疼。

    什么样的她,他都喜欢,可他更希望,她仍是他护在掌心里娇滴滴的宝,而不是要在这个肮脏的社会里撞的头破血流然后渐渐强大却伤痕累累。

    “不许再剪头发。”他忽然抬手,手指轻柔的拂过她额前的刘海,只是指腹无意识的从她眉上滑过,却就有让人心悸的电流击中了四肢百脉。

    甄艾轻轻咬住嘴唇,偏头躲开他的触碰,可颊边双耳,已经是红的要滴出血来。

    “我的头发,想剪就剪,凭什么听你的。”

    她虽然是叛逆的话语,可声调却依旧是柔软的,有些东西,生来具有,上天的恩赐,怎么都无法变。

    他就心满意足起来,眸子里的笑意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是么?”

    她刚欲开口,陆锦川却已经低头,直接吻住了她柔软的两片嫣然。

    滚烫的唇贴上来的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炸开,她的脑子一片空白,视线里也是大片的白光闪烁,她的身体僵硬,却渐渐的滚烫起来,想要推开他,可手臂似乎根本不是自己的,而更可怕的,他沉重结实的胸膛已经压过来,将她胸前的一对柔软压到微微变形,而他的一只手却是捉住她的细瘦手腕固定在她身后,然后,强势的加深了这一个吻。

    她被他压在墙壁和滚烫的胸膛之间,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她却仍能清晰感受到他身体上每一块肌肉的灼烧和坚韧力道,他的舌撬开她紧咬的牙关,搜寻到她的,含住,吮.吸,几乎是要吞入腹中一样的力道吸着她香甜的小舌。

    甄艾觉得疼,忍不住的含糊低吟,他灼烧的惊人的大

    掌却已经不受控制的攀附在她裸着的后背上,然后渐渐的滑入她的裙子内,他的手指在搜寻她的内衣搭扣,可整个后背都是一片光滑,他的黑眸微微的倏紧,忽而想到了什么,呼吸一下变的更加急促起来,他的双掌干脆落在她的臀上,慢拢轻揉,吻着她的唇却放开她早已红肿的水润,移到她的耳畔,惩罚似的重重一咬她的耳垂:“该死的!你竟然不穿文胸!”

    被他吻的已经意识迷离的甄艾,忽地从那几乎沸腾的空气里清醒过来,她羞愧的双眼一下盛满了泪雾,死命的抬手把他重重推开:“陆锦川!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猝不及防被推开的男人,趔趄了一下站稳,高大颀长的身躯隐隐已经有了上位者的压迫气息,甄艾抬起手背,狠狠擦拭自己的嘴唇,她气自己的不争气,气自己的不要脸面,竟然和离了婚四年的前夫,一见面就上演这样的戏码……

    可她更气,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想要轻薄,随处随时就可以轻薄?

    她,她在他的眼里,就这样的轻贱?

    甄艾越想越觉得难受,却死忍着再不愿哭出来,她咬紧自己的下唇,咬的几乎要出血了,转过身,就要离开。

    她没有掉眼泪,可只是那微红的眼圈,就足以让他心疼难耐。

    见她转身要走,他急忙追过去:“小艾……”

    想到方才戛然而止的好戏,陆锦川不由得有些无奈的低头看了一眼。

    西裤被撑的绷紧,那样明显的突兀,他待会儿怎么出现在人前?

    这个小妖精,每一次看到她,他就会失控,更何况,隔了四年!

    一个素爱吃荤的男人,强忍了四年方才看到最爱的荤腥,那反应和胃口,岂能了得?

    “陆先生还要怎样?”甄艾气急,她此刻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她简直自己都没有脸来面对自己了。

    想到方才自己的失控,想到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给他一个大耳光,她就羞愧的恨不得一头碰死!

    “甄……小艾?”

    折返回来的顾仲勋,未料到自己竟会看到这样的一场好戏。

    他的女伴,和她离婚四年的前夫面对面站着,鬓发微乱,红唇肿胀,只要是男人,简直不用想就知道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顾仲勋的忽然到来,更是让甄艾羞的无法自持,她狠狠瞪住陆锦川,澄澈的眼眸里已经有了水汽:“陆先生,我男朋友来了!请你放手!”

    男朋友?!

    陆锦川的眸光落在顾仲勋的脸上,霎时间就变的阴鹫起来,他可从来都不知道,这个直奔四十的老男人什么时候铁树开花成了他老婆的男朋友了!

    “陆先生。”顾仲勋已经恢复了如常的神色,只是眸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甄艾一眼,可到底,还是缓步走到她的身边,摘掉身上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肩上,然后,伸手轻轻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ps:没有想到的大福利吧~~~

    我已经认清你们了!我加更也没有月票!船戏还是没有月票!甜蜜没有!虐了也没有!可我还是那么努力认真的给你们加更,给你们开船!我明天又要加更了,你们看着办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