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 123.终于如愿以偿睡在了她的卧室里

123.终于如愿以偿睡在了她的卧室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底还是一起去了医院,医生要他输液,陆锦川就死活赖着她在医院陪他,甄艾上了一天班实在太累,到最后都坐着睡着了。

    陆锦川的点滴还有大半瓶,却干脆自己拔了输液管,走过去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崾。

    甄艾半梦半醒之间,感觉他抱着自己向外走,不由问了一句:“输完了?”

    “不输了,回家去。”

    “我自己走……躏”

    “可我想抱抱你。”

    甄艾纤细的眉微微蹙紧:“……可以把你的手挪开一点吗?”

    陆锦川的眉眼之间,霎时间绽出璀璨的笑来,却是按着她的臀按的更紧,他的脸渐渐的压低,鼻尖几乎触到她的:“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

    “什么?”

    “你那天,真的没有穿内.衣吗?”

    甄艾脸色倏然就红透了:“陆锦川,你还有完没完了!”

    “你要是不实话,那我就是没完了!”

    话间,他已抱着她走出住院部大楼,冷风吹来,陆锦川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你还是放我下来吧。”

    “不放,好不容易才又抱到……”

    “陆锦川,你难道真的要我和你大吵大闹?”

    甄艾声色平静,不看他的反应继续道:“你知道我的性子,我不喜欢争执,所以,一些不伤及原则的事,我都容忍了,可是陆锦川,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至少,也该对我保持应有的尊重。”

    他眼底的星光,到底还是一点点的黯淡下来,沉默着将她放下来,看她整理妥当衣服和头发,恢复冷清疏离的样子。

    从未曾觉得,上海的冬天,竟然也会冷的这样彻骨。

    可这一切,都是他该得的报应,他不会怨她,怪她,他只会,更用心的对她好。

    “好,你什么,我都听你的。”

    不知怎样,才能将心头的难受强压下去,他对着她笑,笑的辛涩,却又努力:“你不让我抱你,我就不抱你,可是,你也不能赶我走……”

    甄艾有些讶异,看他的眸光里也带出了几分的惊异,可陆锦川却已经胡乱抹了一把头发,笑的璀璨起来:“走吧,我们回家去。”

    甄艾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该是冷漠的和他彻底的断绝关系的,若是他一如往年,那么她顺理成章的就可以出那些话,但他偏偏这样的退让,若她再咄咄相逼,反而显得她太刻意。

    回去了公寓,甄艾收拾了一下屋子,就回房间去洗澡,洗完澡换了厚厚柔软的睡衣出来,“你要不要去洗澡?”

    陆锦川自然想去的,他昨晚都没有洗澡。

    “我这里没有衣服借给你。”

    “没关系,我来时带了。”

    甄艾垂下长长的睫毛:“那你去吧,我在客厅看会儿电视。”

    他拿了换洗的衣服进浴室,甄艾有些百无聊赖的换着电视频道,没什么想看的节目,那些热闹的综艺她不喜欢,肥皂剧她也没什么兴趣,除了哭哭啼啼,就是吵吵闹闹,没完没了,最后干脆看旅游频道。

    隐约的,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传入耳中,她怎么都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能借给对方用浴室,是一件十分亲密的事情,其实,如今的她和陆锦川,是绝不该这样的,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接下来的无数次……

    等会儿陆锦川出来,她觉得,他们还是有必要好好谈一谈的。

    陆锦川换了干净衣服出来,她的浴室保暖效果不太好,热水也忽冷忽热的,他洗了这个热水澡出来,好像头晕鼻塞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小艾,我好像头更痛了……”

    陆锦川有些无力的靠在门边,鼻头红红的,一个接一个的打喷嚏,看着她的目光,湿漉漉的像是可怜的小狗,而她,仿佛就是那个狠心的小狗主人。

    “你不听医生的吩咐好好输液,能怪谁?”

    “我今晚可不可以住卧房?客厅真的太冷了……”

    陆锦川不等她开口,就又急忙道:“当然你还是要睡床上,我睡地铺就可以的……”

    “陆锦川,我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甄艾静默望着他,话音里到底还是有了几分无奈,她自然没有忽略到,他这些话时,眼底闪烁的光芒。

    他倒是还算规矩,从进了她的卧房之后,就很老实的躺在甄艾给他铺好的地铺上。

    “没事的话,我关灯了。”

    甄艾的声音离他那么的近,同处一室,她的卧房又小,也因为如此,他的地铺必须紧挨着她的单人床才能铺得下。

    寂静的夜里,她话时,声音仿佛就在他的耳畔,陆锦川恨不得自己此刻不顾一切的将她拥入怀中,可到最后,却还是克制了所有的冲动。

    如果席佑晨看到这样的他,一定会大跌眼球,陆锦川大少爷什么时候会隐忍自己?

    曾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男人,曾经对女人从来不上心的男人,也会有这样想做不敢做的时刻,席佑晨若是知道,一定笑的牙都掉了!

    甄艾关了灯,房间里更暗,就显得更加幽静,静的仿佛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陆锦川毫无睡意,可却因为重感冒,头晕鼻塞的难受,他是很想沉沉睡一觉的,却又舍不得。

    四年。

    那过去的四年,他想她时,只能住在消夏园她的房间里,任由思念把他啃噬的鲜血淋漓。

    四年。

    那曾经要他度日如年的四年,他连她穿过的衣服都可以抱在怀中整夜,更遑论,可以这样近的在她身畔,听着她的呼吸声在自己耳边。

    他的心仿佛被热熨斗熨烫过了一样舒适妥帖,就那样安静躺着,把自己的呼吸放轻,再放轻……

    不知过了多久,上海的月色把她小小的房间铺满。

    “小艾?”

    他低低叫她的名字,没有回应,或许是睡着了吧,她的呼吸自始至终都是均匀而又平稳,他也无法判断出来。

    陆锦川试着坐起身,孰料那躺在床上安静的身影忽然戒备的一下坐起来,拉了被子死死挡住胸口,昏暗的房间里,陆锦川甚至能看到她眸子里戒备的光芒闪烁,仿佛他是急不可耐的狼,而她是可怜的小羊一样。

    “你干什么?我告诉你陆锦川,你要是敢过来,我,我……”

    甄艾忽地想起来,从前去骑行的时候,带队的大哥给了她一把藏地的匕首,就藏在她的枕头底下镇着呢!

    她手忙脚乱的翻出,抽出匕首指着他,双眸睁得大大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我,我可不会客气的!”

    陆锦川忍不住的抚额!

    把那个穿着长裙子,留着长头发,温柔如水,秀美沉静的甄艾还给他好不好!

    现在这个会用刀子抵着自己的女人是谁!

    “你把刀子放下去,别伤到你自己了,我就是有点口渴,起来喝点水。”

    甄艾将信将疑,看他倒了水喝光,重又躺好,这才把匕首放回了枕头下。

    这样一番折腾,甄艾到底还是捱不住困倦,没一会儿,竟然就睡着了。

    陆锦川待她呼吸平稳了,真的睡熟了,这才坐起身来。

    月光映照的她脸庞十分皎洁,陆锦川到底还是按捺不住,低头轻轻吻在她的额上:“小艾,我已经三十二岁,不要让我再等那么久了,好不好?”

    他静静看她许久,方才躺回自己的被子里,唇上仿佛还有她嫣然的香,而伴着那香,他终究也沉沉睡去。

    *************************************************

    “锦川还不接电话?”

    崔婉脸色十分难看,而坐在她对面的傅思静,已然消瘦了大半,面色更是苍白的让人心怜。

    管家点头,“少爷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这个孽障!”

    崔婉气的直喘粗气,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傅思静眼底已经有泪水在微微打转,但她自来都算是克制的人,到底还是没有

    让自己丢脸。

    “伯母,我今日来,就是想和您一声,我,我可能马上就要回法国了,我母亲身体不好,我要回去探病,以后,大约也不会再回来了……”

    她着,声音越来越低,已经含了哽咽:“锦川那里,就拜托伯母替我道一声别,我就不去打扰他了……”

    她到最后,仿佛再也隐忍不住,捂住嘴转身就小跑出了客厅。

    崔婉哪里还坐得住,赶忙上前亲自拉住傅思静,按着她坐下来:“好孩子,伯母知道你是个好的,你别哭,有我一日在,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胡闹!”

    傅思静却只是含笑轻轻摇头:“伯母,我也想明白了,锦川的心不在我的身上,我就是做再多,也毫无作用……”

    “你这孩子,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我知道锦川现在被人迷晕了心,对你不上心,可是好孩子你相信伯母,等他明白过来,就会知道你的好。”

    傅思静却只是垂着头不话,好一会儿,她有些凄惶的抬起头来,双眸红的摄人:“伯母,我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了,从当初陆伯母带他来我们家做客,到如今,转眼就是十五年,我已经三十四岁了,我等不了了,我也没有时间继续等下去了……”

    就在这一刻,她是真的决定要放弃了,她比陆锦川大两岁,比甄艾大六岁,同样的女人,样貌差不多,年纪就更显得重要。

    而这几年,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苍老了许多,从前年轻貌美,陆锦川尚且不把她放在眼中,如今已经直奔四十,她哪里还有资本?

    从前众人艳羡的对象,到如今羡慕那些堂姊妹们都成婚生子,这其中的落差,傅思静算是尝的透彻。

    崔婉也不知再什么好,她其实真的很想不通,甄艾到底哪里好?若长的好,可与傅思静也算是平手,若是性子讨喜,她可知道,从前她没少把锦川气一个半死……

    是不是这就是上天注定?注定了她的锦川这辈子就是来找甄艾还债的?

    可是,她与甄艾之间,已经是彻底的撕破了脸,她更是完全没办法对她产生一丝一毫的好感,如果锦川执意要和甄艾重归于好,她这个母亲,今后该如何自处?

    难道要她纡尊降贵的与甄艾握手言和,不,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崔婉一生心高气傲,要她忍气吞声居人之下,还不如干脆一刀把她给杀了。

    “思静啊,你听伯母……”

    崔婉握住傅思静的手,脸上的神色,却是破釜沉舟的决然。

    陆锦川到上海的第一个周末,是极度郁闷的一个人在甄艾的公寓看片子度过的——

    甄艾和从前旅行认识的朋友约着一起去市郊爬山了,他的重感冒还没痊愈,吹风就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他这样注重自己形象的人,怎么可能会出去?

    只是当甄艾真的撇下他跟着朋友出去之后,陆锦川却又后悔莫及了。

    在他眼里,甄艾哪都好,长的好看,身材也好,外面的男人都如狼似虎的觊觎着呢,他这样放她单独和一群大老爷们出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就忍不住给她打电话发简讯,自己病的快死了,浑身都难受,甄艾还没到郊外呢,就被他的夺命连环拷给催了回来。

    “跟我一起回宛城吧。”

    甄艾辅一进门,陆锦川直接就抱住了她,他身上很暖,甄艾在外面回来几乎都要冻僵了,此刻被他周身的暖意包裹,一时间鼻子里痒痒的,忍不住就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不会被我传染了吧?”陆锦川赶忙把她放开,又避开几步:“你先喝一点感冒冲剂……”

    甄艾却摆摆手:“我没事。”她转身,把包包放在入口玄关的鞋柜上,却迟迟没有回过身来。

    “小艾……”

    “陆锦川,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可是小艾……”

    甄艾缓缓转过身,她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带着毛线帽子,刘海遮在眼帘的上方,长长的睫毛上有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外面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下雪了。

    “陆锦川,你你要重新追我,你也了你会尊重我,那么我问你,你这样做,问过我的意愿没有?”

    她一边,一边缓缓

    逼近他身前,那一双如梦似幻的眼瞳,渐渐水汽潋滟:“还有,你想我回来,好啊,你先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小艾!那是个意外,而且云卿……”

    “是意外吗?陆锦川,那只是你曾经造下的孽报应在了我的孩子身上而已,是啊,云卿死了,你就认为一切都过去了吗?”

    甄艾定定看着他,重逢以来,一直强忍的泪,终究还是缓缓掉了下来:“陆锦川,你从来都活在你自己的世界中,你从来都不懂,到底怎样才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你想要的,就随心所欲的掠夺,你不想要的,就弃若敝履,云卿的所作所为,你当真没有一点的责任吗?还有,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要我回去?四年,这四年来,谁不知道傅思静和你之间所有暧昧的关系?你可以脚踏两只船,但是我甄艾,这一辈子都不会这样做!”

    “我早已拒绝了傅思静,宛城谁不知道?甄艾,我可以不接受她,拒绝她,但是她也有她自己的自由,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行!”

    “所以呢,你要我回去,继续三个人纠缠?你让我重新回到原来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之中?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你所谓的喜欢?”

    四年的时间,连一个爱慕者都没办法处理好,他是真的没有办法,还是只是在他的心里,傅思静终究和云卿是不一样的?

    其实她早已没有心思追究这些,因为她早已笃定不愿回头。

    只是这些话不出来给陆锦川听,他怕是都要自己被自己的痴心给感动了。

    她不愿意把自己珍贵的人生浪费在如何去调教一个欢场的浪子。

    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的。

    而且,哪怕她承认,她现在还未能完全的把他忘记,可她相信,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一定可以!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怎样做。”

    陆锦川抹了一把脸,怔然坐回沙发上,他摸了摸口袋,想要点一支烟,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是,你的很对,我向来不会处理这些事情,也是因为从前的我根本未曾对任何女人用心,但是遇到了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每天都在一起,所以我乱了阵脚了,我从前的那些理智和冷静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看到你想着宋清远,我心里嫉妒,吃醋,我就想用云卿来刺激你,所以才会和她在一起,可是你从来都不在意……不,也许你是在意的,但是你却不愿表露出来……”

    陆锦川望着她,好看的眸子里渐渐有颓丧的情绪溢出:“就这样我追你躲,就这样彼此胡乱猜测着对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一步一步把你推的更远,你的很对,孩子没了,这是报应,但是是我陆锦川的报应!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宁愿死的人是我!甄艾,我要是死了,你也会这样惦记着我,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不是?”

    他从未曾用这样澄澈的眼神看着她,那一片琉璃一样的漆黑,像是平静的夜色下无波的海面,却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甄艾感觉自己的心口疼的就要痉.挛了,她不能再看他的眼睛,她转过脸去,声音低低:“陆锦川,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让我继续我如今平静正常的人生好不好?”

    “那我怎么办?”他的声音嘶哑起来,“岑安让我不要打扰你,让你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好,我可以做到,所以我熬了四年,一直不去打扰你,我等着你想要安定的时候再出现,可你仍然不要我,你可以云淡风轻的开始新的人生,可我不行,我只想要你……”

    ps:明天继续加更~~五月的最后一天了,最后一次给大家求票票。。。自己嚷嚷的也觉得好烦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珠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还并收藏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