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祸(GL) > 第3章 蛇妖青颜

第3章 蛇妖青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公吸食妖气加上被三郎吐黑蛇的场景一惊吓当场晕了过去,被家仆抬至卧房,很快醒转,醒来第一件事就奔到女真面前差点跪下去:“恳请女真尊者救吾宅上下三十多口人命!”

    桃下微笑着将他扶住:“当务之急请蒋公收集长安城内所有温房的凤仙花,捣烂其根煮酒熬药给府中上下都吃下,以缓蛇妖之毒。”

    “立刻去办!”

    “慢着。”桃下叫住猴急的蒋公,神秘兮兮地对他说,“这件事一定要对图七娘和她在府内的亲信保密,连令郎也不得说,对蒋府的家仆们也别多嘴,若是传出去恐怕长安城一夜之内要变空城了。惊动了小蛇,恐抓拿不易。”

    “女真尊者想要如何抓妖?”

    桃下道:“且让我在蒋府住上几日,我要先摸摸那小蛇的底细。”

    蒋公自然唯命是从。

    春寒料峭,蒋府内的牡丹花却在温室渐渐长成。图七娘今日觉得府内气氛有些怪异,连温房那儿令人讨厌的气味也不见了。绕着温房行了一圈,看着那牡丹花骨儿的时候余光见温房边上长廊内坐着一人。

    图七娘的目光从花骨儿的骨尖上掠过向她瞧去,冬日暖阳之下长廊内女子笑容温婉双臂藏于袖内,一袭石榴红裙脚配凤头高履,臂弯内垂着白色的披帛,寒风中也不忘露出一半酥胸,这正是当今长安城内最流行的装束。

    图七娘目光没从桃下的身上移开,唇语问身边的丫鬟柳儿:“那娘子是何人?”

    柳儿回道:“那位是夫人的远房表亲,刚从扬州来长安城里探亲。”

    “扬州人士?倒是有江南风韵,但这适应力也过强,刚来长安便换上了这一身风骚华服。”图七娘不屑言道。

    由长廊路过往屋内走去,图七娘和桃下擦身而过,只听桃下嘴中神神叨叨地呢喃:

    “奇怪啊,奇怪,当真奇怪。”

    图七娘回头,眼光凌厉如刀,面上覆着一层霜。桃下倒丝毫不被她这等模样吓倒,反而迎了上去,细致地盯着她面庞道:“为什么老鼠不逃?”

    图七娘本无惧意,实因桃下挨得太近,唇都要落到她的唇上了,她只得默默地向后撤一步,当做自己从未妥协,足着底气问道:“什么老鼠?”

    桃下又上前,眼珠一动不动粘在图七娘那双利眼之上:“老鼠见了猫为何不跑?莫非这是一只笨老鼠?”桃下的表情实则玩味,等待着图七娘听到她这句话之后的反应。

    “妾身不明姑姑出的谜题。”图七娘心中厌恶,言语上却压着火,尽量冷淡,一边说一边从桃下的身边离开了。

    桃下回身看图七娘和柳儿的背影,图七娘行了几步察觉不对劲儿,也回头来,正好与桃下对视。桃下耸了下肩膀抛她一媚眼,图七娘泛着恶心,快步逃离。

    图七娘回到房中,越想越不对劲,坐不住,去看蒋宥文。

    蒋宥文已经有多日没起床,今日图七娘去瞧他,发现他一反常态下了地,依在椅子上。

    见到图七娘到来,蒋宥文立刻站起身,摇晃了一下身子差点摔倒,幸而握住了桌角。

    “七娘!”蒋宥文见到图七娘十分欣喜,就连那深凹的墨色眼眶都堆满了笑意。

    “你……身子好些了?”带着疑惑图七娘慢慢靠近过来,绕着蒋宥文转了一圈,看他的确精神许多。

    蒋宥文的目光跟着图七娘打转:“是啊是啊,多亏了七娘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我……我应该很快就没事了!”

    “那倒不急。”图七娘轻声自言自语,似想到了什么,问道,“是你那远房表亲为你治好了病?”

    “远房表亲?”

    “就是那个……”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桃下。

    蒋宥文拉住图七娘的手,像小孩般鼓着嘴:“怎么我大病初愈,你一过来就问东问西,也不见你关心一下我的身子。当初你想要尽早进入我家,还不惜撒出害喜那种天大的谎话,怎么现在嫁过来了,你反倒对我不关心了呢?我生病这些日子,也都是柳儿在照顾我,我全都记得。”

    图七娘不留情地将手抽了回来,垂着眼不去看他:“三郎自重。”说完便往外走,蒋宥文莫名,想要上前喊住她,刚跨出一步房门就迎着他的面拍了过来……

    看着图七娘三步并两步地从蒋宥文的屋内出来,坐在屋顶的桃下用食指指腹轻点自己的嘴唇:“不惜毁了名节也要确定嫁入蒋家……原来如此。”桃下躺平身子,轻轻地呼吸,细细品味那妖气的味道。

    不对,的确不对……

    古怪,古怪得很。

    桃下一面想着那妖气确有蹊跷,一面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等她再醒来竟是被冻醒。

    她打了个喷嚏将披帛紧裹住身子,悲叹:“这人间冬寒夏暑,到底有什么好处,那十二只孽畜非要逃到这里来?在房顶睡了一小会儿竟害了风寒,哎,大概也有三百年没到人间来自虐了吧……”

    桃下坐于蒋府屋顶,太阳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落山。

    元日举国上下歇息七日,今天才是大期的第一日,天刚一黑,从长安外郭城最南端的明德门有明灯沿着朱雀大道一路烧向皇城。东西横贯十四条大街,南北竖插大街十一条,将偌大的长安城分隔成整齐的一百一十坊里。所有坊里都充斥着欢笑声、吟诗声、斗酒声……这是人间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预示着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昨夜除夕,她也是站在高处俯视,见驱傩打鬼的五百名孩童穿着红衣戴着假面扮作侲子,在巫师的带领下,欢呼着,喊叫着,拿着用麻绳编织成的长鞭噼啪挥舞着,绕了长安城的所有城门,一路奔向城门外,好像用这种自欺欺人的热闹方式就真的能把邪魔妖患都驱出城内似的。

    人类的天真千百年未变啊,他们信奉、害怕、讨好鬼神,却从不知鬼神就在自己身边。

    为了庆祝元日,蒋府同样挂上了红灯笼,这诡秘的气氛倒还真的挺符合最近蒋府的处境。虽然蒋公未将家中有妖一事宣扬给家人知道,但那一碗凤仙酒下肚,恶心得全府人都不想动弹,家仆装饰好府内后就回房歇息去了,和热闹的长安城比起来蒋府就像一座死宅。

    桃下就坐在图七娘的房门口,看看今晚她会有什么动静。图七娘卧房的窗户一直都亮着火光,图七娘的身段就在窗户前晃动着。桃下看着图七娘的窈窕婀娜,吹着西北风都觉得别有一番趣味。

    “小蛇,小蛇,小蛇,小蛇……”桃下观着月亮,瞧着漫天星辰,突然想到了什么站了起来,“原来小蛇想着是这事?难怪难怪……可是……”桃下自言自语着陷入了沉思,突然一声尖锐的惊叫从蒋府厢房传来,蒋府上下全都听见,立刻骚动起来。

    “发生何事!?”

    “什么动响?”

    蒋公衣衫都没穿戴整齐就从卧房里跑了出来,揪了一位提着灯笼的家仆问道:“怎么了?”

    家仆也一脸茫然:“不知道呢……听见动响是南边的厢房传来的,大伙儿都往那里赶去呢……”

    蒋公看着家仆们急匆匆地赶去,他却定在原地不敢动弹。

    等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南边家仆们住的厢房时,拨开一层层的家仆往里走,一具瞧不清面貌的人趴在水井边上。

    蒋公脑子里发懵,竟也感觉不到害怕,向那人走去。看这衣衫应该是蒋府家的丫鬟,刚才那叫声也应该是由她发出来的……蒋公蹲下,按住那丫鬟的肩膀缓慢地将她翻过身来……

    那丫鬟的面容一被翻转,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蒋公更是被震出五六步去!

    方才丫鬟还在惊叫,才过多少功夫她就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面目,穿戴还是年轻小娘子的俏丽模样,可是皮肤却全部皱成一团,一道一道深深的沟壑遍布她的脸庞、脖子和所有暴露在外的肌肤,整个人像干枯的树皮,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人气……

    “啊……啊!”蒋公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声呼喊,喉咙却被人用手掌砍了一下,立刻大声咳嗽起来。

    “大晚上的别这么叫唤,多吓人呢。”桃下挽着披帛款款而来,逆着慌张的人群往那干尸迈步而去,毫不介意地徒手翻转干尸,还凑近过去对着她的面庞闻来闻去。

    “女……桃下啊,你这……”蒋公遥在十步之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桃下背对着他抬起手,招了招。

    “啊……啊?”蒋公莫名。

    桃下回身:“过来呀。”

    蒋公左右看了看,家仆们都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他只好硬着头皮挪过去……这时候他真的很想要自瞎双目。

    “你看。”桃下随意摆弄着干尸的头颅,那头颅就像是被柔软的布条连接着身子,稍微一碰脑袋就耷拉到脖子上了。

    蒋公一阵阵地泛恶心,捂着嘴就要吐出来。桃下指着女尸的脖子说道:“看这咬痕,是致命伤……看样子分明就是被吸干了人气。”

    桃下说话的时候看见一抹靛青浮在她视野上方,她抬眼一看,见图七娘站在她身前。

    图七娘含着笑意问道:“姑姑不仅会上梁揭瓦,还懂这么些玄妙之事,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没错,图七娘从蒋宥文房内出来回到自己的卧房后一直都待在房内,桃下亲眼所见,一步未离。

    身后蒋家的家仆都在窃窃私语,蒋公弄不清现在的情况到底要不要告诉所有人蒋府闹妖,那女真尊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倒是说句话啊!

    桃下将图七娘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一遍之后在她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小心点,不要让我有机会踩到你的小尾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妖祸(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远并收藏妖祸(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