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祸(GL) > 第32章 殊途

第32章 殊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子一把握住了越红莲的手,双唇急速张合神情激动。距离有些远耳边又被乐声填满,沈青颜只知道他在说话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最让她在意的是……越红莲居然没挣脱。

    男子说着说着潸然泪下,交到她手中一个布囊,走了。

    越红莲将布囊收到腰间的锦袋里,一回头就看见了痴痴相望的沈青颜。

    沈青颜的黑眼眸被灯火照得星星点点,眉目间的愁容穿越热闹的人群擒住越红莲的心。

    “小蛇,”

    越红莲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沈青颜心惊,手里的兔子被她摔在地上。

    越红莲走过来将兔子抱起,拍拍粘了些许灰尘的白毛,“这傻兔子可是你非要大老远从暮雪峰上带下来的,现在又随意丢在地上,这可真教……哎,小蛇?”

    平日里多爱胡言都好,只这一刻,沈青颜不想听见她的声音。

    不顾越红莲在后面呼唤她,沈青颜头也不回地往家走。因为情绪不好脚下步伐也急切,但她明白越红莲真有心追,不可能追不上……

    越红莲根本就没追,只是安静地看着沈青颜离去的背影,手在兔子的头顶细致地摸了一遍又一遍。

    回到越府,沈青颜将自己的东西都用布囊装好,抹去眼角的眼泪整了整衣衫,背上包袱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一女声:“青颜,你什么都没做好这就想跑?”

    那声音在沈青颜的心头炸开,月色下粉裙女子坐于前院树上,手中宝剑剑柄正中镶嵌的蓝宝石即使在夜里也熠熠生辉。

    心里只惦记着越红莲和那郎君执手之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竟被人跟踪!

    粉裙女子从树上跳下来,越府内为合衬上元节而点燃的琉璃灯将她正怪笑的脸庞映照得更加阴森。

    粉裙女子走向沈青颜,沈青颜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正想开口,对方一掌就扇了过来,“啪”地一声打得沈青颜眼前一片金亮。

    “师……师姐……”沈青颜没想到会挨这样的一巴掌,低下头,眼泪在眼中打转。

    “师姐?那可真不敢当,你现在是谁呀,你可是上仙身边的红人,是要和上仙大人双修登仙的蛇仙呢,我风十一娘一介小蛇妖哪里承得了你一句‘师姐’?”

    “是、是师父教您来的吗?”

    “师父?谁是你师父?我师父已经言明,沈青颜见利忘义,乃卑鄙小人,于妖界不耻!遂逐出师门,永不相认!”

    “师姐!”听到这种话沈青颜着实急了,拉住风十一娘的袖子道,“这其中有莫大的误会!我从未攀附上仙,也未想过登仙!双、双修那种事……我和上仙同属阴身,狐一族向来是我蛇族大敌,怎可能与她双修!”

    风十一娘将她的手甩开,冷笑道:“嘴上说的好听,一派纯真模样实则诪张为幻,狡诈虚妄!你整日和那上仙出双入对谈笑风生,根本就忘记师父交托给你什么事了吧?只顾自己过好日子,师父救你养你教你,你就这样报答她?”风十一娘将手中的育龙剑丢在沈青颜的面前喝令,“你自刎谢罪吧!”

    沈青颜看着那育龙剑迟迟没有动作,风十一娘背对着她半晌见身后没动静,转回来质问:“怎么,难道你如此颜厚,觉得自己还有脸面苟活于世?!”

    沈青颜脸上的掌痕已消弭,眼泪簌簌,说话声音却是平静:“我自知辜负师父嘱托,自刎都不足以谢罪,但师父对我恩重如山,青儿想在临死前最后见师父一面,那样青儿就算死也死得安心……”

    “怎么!”风十一娘暴怒,“你还想见师父?师父她老人家有你这样的不肖徒弟早也气病,哪有闲心再来见你?还是说你想要将师父活生生气死才罢休?”

    “师父乃得道灵妖千年来未生过病,后吞食北斗仙君的仙丹,想必往后想要生病更是难事……”

    风十一娘:“听你这语气,你是在怀疑我?”

    沈青颜道:“青儿不敢,只是青儿与师父相依相伴数百年,师父是我在这世上最尊敬的人,我还未来得及报答她就这么死了的话,这五百年光景岂不白活?”

    风十一娘正想再说什么,推门声传来,她嗅到越红莲的仙气急忙向大树隐去。在消失之前风十一娘留下话:师父命你七日之内杀死越红莲,若是无法夺她性命就自刎以告妖灵!

    越红莲抱着小兔子晃晃悠悠地回家,从前院走到中堂都没见着沈青颜的身影,一直到了后院方才发现小蛇居然在继续洗衣服……

    “小蛇,你吃醋?”越红莲顺着兔子的耳朵绕着沈青颜踱步。

    是啊,越红莲何其聪颖,活了三千年要是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那也没有脸面自称上仙了。

    沈青颜一边拍衣服一边在想,虽然吃醋这件事本身她不了解是因为何事引起,但的确形象。她就像是被别人强行灌了一大碗陈醋,五脏六腑全都酸溜溜地,那酸味像水波荡漾,隔一会儿就荡漾一次,拍打在她心尖上,令她难过……

    沈青颜加重了拍打衣服的力道没回应,很难得,越红莲也没再纠缠她,抱着兔子离开了。

    沈青颜抹去眼角悄声无息滑落的眼泪,没注意到手上还沾着皂角的泡沫,这一抹让眼睛更辛辣了。

    杀越红莲亦或者是自杀,这真的是师父交给她的难题吗?

    为什么师父不亲自来找我?却教那品性向来不端的二师姐传话?

    沈青颜不信师父会对她这般狠心,她要见到师父!一定要!

    沈越二人从暮雪峰下来之时连同贾府的房契一并带下来。贾墨怀说了,这次多亏沈越的帮忙她才能恢复记忆并和爱人长相厮守,她身无分文今后也会隐居暮雪峰,为了报答沈越只有房契一张交予她俩,那贾府虽地处大通坊也不算什么豪宅,但长安城内物价地价逐年飞涨,一栋府邸还是值一点钱的。

    越红莲当然好意思收那房契,拿了房契也不买卖,就将贾府租与他人,坐等房价连年翻番。一位在长安城里靠了近五年进士未得的穷书生租下了贾府,即便这处被传有鬼,但越红莲开价着实便宜,穷书生也就别无选择。

    拿到第一笔租钱的当下越红莲就找来木工,将沈青颜破破烂烂的房间修葺一新。为了不与越红莲同房,沈青颜一直住的屋子其实是柴房,就算收拾得再干净利落这大冬天的还是容易被冻着。经过这么一修整后柴房变成了暖房,昏暗的窟窿按上了窗,摆入屏风,挂上字画,玲珑小屋让沈青颜住得很舒坦。

    沈青颜自然是感谢越红莲的细心,从暮雪峰下来之初她根本都忘记和上仙之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只沉醉于和上仙并肩而立同一屋檐下的欢乐之中。

    风十一娘和那位执手男子算是当头棒喝,将沈青颜敲醒了。

    看越红莲每日抱着兔子怜惜的模样就知道她本是多情人,虽不似上仙但实为仙班之首,怎能少了一颗博爱之心?

    当初被留在越红莲身边的就算不是她沈青颜,换做师姐的话,现在也一定被上仙收拾得服服帖帖,邀请一并“双修”吧?

    沈青颜在月光下晒完衣衫回到屋内,正想将屋门关上越红莲就出现在她眼前。

    沈青颜双臂一合要将门重重关上,不过眨眼之间越红莲移形换影已然靠到屋内的胡床之上。

    “小蛇还真是记仇,随意生生气就好,难道还真的要将奴家拒之门外么?”怀里的兔子也不见了,越红莲无骨地躺在沈青颜的房间里,挑逗的话随口而出。

    “上仙多虑,我没什么气可生的。”沈青颜开了门就要走,门刚刚打开一丝缝隙就被越红莲压了回去。

    “小蛇,今夜月朗星稀正是吸取日月精华双修的大好日子,这么美满的时刻你竟然要走?别不识风月,我知道你对双修一事也是满满期待……”越红莲贴在沈青颜的后背上,小巧的下巴轻刮她的肩头。

    沈青颜定了定神,道:“仙君尊为上仙,但这妖狐心性还是难改。”

    越红莲迷醉的双眼定回了原样。

    “一日少了肌肤之亲就好像丢了魂魄……可惜我对这种事情没兴趣,也不想和上仙双修。”沈青颜用力将她环住腰的双臂脱开,“上仙自个儿吸取日月精华吧。”

    沈青颜大踏步地往外走,越红莲说道:“风十一娘带来的话,你大可按着去做。”

    沈青颜猛然停下脚步。

    越红莲依在房门口,虽有仙气罩身,但蛇毒未清加之大战之后的倦怠,现在的越红莲的确不堪一击。

    “你救过我的性命,想要回去的话随时欢迎。”

    沈青颜无法忘记越红莲想要交出生命时那种泰然自若的态度,似乎在谈论今夜晚膳的面点稍微咸了一些,下次还有改进的空间。

    越红莲正是这种不怕天地的洒脱女子,也是外表不正经有着兽性的顽劣却同时拥有一颗仙君善心的矛盾体。

    讨厌她吗?

    如果认真说起讨厌,恐怕真的够不上“讨厌”这个词的程度。若计较喜欢……沈青颜觉得喜欢上越红莲的话真是一件好辛苦的事情……

    越红莲话中有话心性随时在变,要知晓她的真意,恐怕要搭进去三五百年的道行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妖祸(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远并收藏妖祸(GL)最新章节